其實這是李白和小早川晴子商量之後的結果,李白也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成爲古武界的天才人物,但是小早川晴子卻不想如此,她只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平平安安的度過這一生,平凡點更好一些。

李白尊重了小早川晴子的選擇,所以拒絕了李無名的好意。

“隨你吧。”李無名聳聳肩,道:“反正你有那麼多老婆,多生幾個,總有願意修煉的。”

李白嘴角狠狠一抽,道:“你當我是播種機嗎?”

“難道不是嗎?”李無名撇撇嘴,道:“我現在可是一個女朋友都沒有,哪像是你李二公子,女朋友簡直不要太多,還質量那麼好。”

“你這是嫉妒。”李白呵呵一笑,扭頭在小早川晴子柔嫩的脣上吻了一下。

“要命了。”李無名轉頭就走,這種隨時隨地撒狗糧的事情,簡直人神共憤。

……

李白髮現自己真的成了播種機,因爲趙雯也懷孕了。

當趙雯將她懷孕的事情告訴大家的時候,李白明明確確的感受到了兩股極其深重的怨氣,而這怨氣的來頭,自然是蘇柔和陸傾城兩女,對於此,李白只能選擇裝傻充楞。

四月的天氣已經開始回暖,而已經懷孕兩個月的小早川晴子身材也豐滿了一些,趙雯和小早川晴子兩人整天的擠在一起,討論着育兒經,看到小孩子東西就走不動路了,各種買買買,而就在這樣的日子裏,謝寧找上門來了。

謝寧先是提着禮物恭喜了小早川晴子和趙雯,然後才和李白開始說正事。

說正事之前謝寧還不忘用一種如同久曠怨婦一般的眼神看着李白,她真是羨慕死那趙雯和小早川晴子兩人了,她還在爲打動李白的心而努力着的時候,人家已經要生孩子了,這差距未免也太大了一些。

“有什麼事情,說吧。”李白很坦然的面對謝寧的目光,因爲他對謝寧真的沒有那方面的意思,他真怕自己動了謝寧會被謝雲聯合他老子把他給收拾了。

“我哥要去美帝一趟,希望你可以同行。”謝寧對李白道:“時間就定在古武大會之後。”

李白想了想,古武大會將會在暑假舉行,距離現在還有差不多三個月的時間,這麼早跟自己說這個幹嘛。

“這還有三個月呢,我的時間又不需要預約,到時候跟我說一聲不就好了。”李白笑笑。

“不一樣的。”謝寧搖搖頭,道:“古武大會三天就結束了,但是古武遺蹟的開啓卻是一個月的時間,而我哥肯定不能等到古武遺蹟結束之後再去美帝,所以我們希望你可以不要進古武遺蹟。”

謝寧有些尷尬的看了看李白,道:“我知道這樣會有些強人所難,但是希望你可以看在我哥哥的份上,答應下來。”

古武者最看重的就是機遇和資源,而這兩樣東西在古武遺蹟之中都有,現在他們要讓李白不進古武遺蹟,確實有些強人所難了。

“好吧,不進就不進吧。”李白聳聳肩,他倒是沒有覺得這樣有多麼可惜,他有系統在手,什麼樣的東西得不到,完全沒必要冒險進入古武遺蹟。

提起系統,李白覺得自己應該兌換一瓶體質進化藥劑給小早川晴子使用,這樣對小早川晴子有延年益壽的作用,對他們的孩子也有好處。

“謝謝你。”謝寧很感激李白可以放棄古武遺蹟的誘惑選擇保護他哥哥前往美帝,這樣的犧牲真的很大。

“那我想問一問,你哥哥去美帝要我保護的事情,幹嘛要你來跟我說?”李白十分不解的看着謝寧。

謝寧呵呵一笑,道:“我哥哥哪有臉來跟你說讓你放棄古武遺蹟的好處專門保護他啊,所以這個壞人只能讓我來當了。”

“好吧。”李白笑笑,道:“事情我已經答應下來了,去美帝的事情你就放心吧。”

“你就不問問我哥哥爲什麼要去美帝?”謝寧笑眯眯的看着李白,道:“你難道就不感到好奇?”

“該告訴我的,你自然會說的。”李白當然好奇了,但是他也知道謝雲的身份不一般,有些事情,對方不說的話,他自然不會多嘴一問。

“你還真是沒趣。”謝寧撇撇嘴,道:“有消息稱,教會和第六研究所的聯合攻擊將會在九月份進行,我哥哥去美帝,就是想要和第六研究所談判,阻止他們與教會的聯手,這樣的話,我們和教會之間單對單的戰鬥就會輕鬆很多。”

李白聞言愣了愣,而後道:“你覺得第六研究所會答應?這麼不靠譜的事情是誰想出來的?”

謝寧瞪了李白一眼,道:“是我爸決定的,也是第六研究所那邊的意思。”

“好吧,隨便你們。”李白冷笑一聲,道:“別怪我沒提醒你們,你們這是在與虎謀皮,到時候我只負責保護謝雲的安全,其他人我顧不上。”

“你就這麼不看好談判的事情?”謝寧是瞭解李白的,她不相信李白會亂說話。

李白不屑一笑,道:“我和第六研究所一共交手兩次,每一次他們都是抱着對古武者極大的敵意,甚至還抓走了不少古武者作爲研究對象,你覺得這樣一個對覆滅古武界有着如此大興趣的組織,會和你們和談?”

謝寧沉默了,她皺了皺眉,然後看向李白,道:“這件事情我們會回去再商議的,時間還很充足,等到後面如果有變故,我再通知你。”

李白點點頭,並沒有再多說什麼,談判這種事情他管不着,人家也不會聽他的,他能夠做到的,就是在謝雲有危險的情況下將謝雲保護好,就這麼簡單。

等到謝寧走了之後,李白忽然又有些不解的皺起了眉頭,教會和第六研究所這麼機密的行動怎麼會被如此輕易地讓古武界知道了呢,而且居然還同意了談判的要求,想想第一次和謝雲去科勒城談判的事情,李白覺得,謝雲這個小子好像每一次談判最後的結果都不怎麼樣,看來他還是要做好戰鬥的準備啊。 李白髮現自己的好日子到頭了,就在謝寧找過他之後,院長孫文濤又找上了他。

李白坐在院長辦公室的沙發上,攔着正在低頭認真看報紙的孫文濤一臉的無語,你說您老要看報紙,那就慢慢看,等看完了報紙再叫我過來行不?你一個電話把我召喚過來,難道是想要讓我在這裏看你看報紙?

正當李白在心裏嘰嘰喳喳的時候,孫文濤終於放下了他手中的報紙,笑呵呵的看向李白,道:“李白啊,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

李白撇撇嘴,笑道:“沒關係,等多久都沒關係。

“那成,那你再等會兒,我看完這篇文章。”孫文濤笑呵呵的看着李白,一臉的陰險笑容。

李白一臉黑線的看着孫文濤,苦笑一聲,道:“孫老,有什麼事,咱就明說吧。”

孫文濤看着李白嘆了口氣,道:“唉,李白啊李白,你說你怎麼就成了隱世李家的人了呢?你不是隱世家族的人,該多好啊。”

李白聞言嘴角抽了抽,道:“孫老,你找我來,就是爲了說這個?”

“當然不是。”孫文濤的臉色變得嚴肅起來,看着李白,道:“我發現最近完顏家,有點情況啊。”

李白聞言一愣,心想,完顏家有些情況?他家能有什麼情況?

“你知道爲什麼你們李家和東方家都在秦嶺山脈,唯獨完顏家在大興安嶺嗎?”孫文濤嘆息一聲,對李白道:“當初的時候,完顏家也是在秦嶺山脈的。”

“那是他們舉族搬遷?”李白想了想,開口道:“總不能是被強制搬走的吧。”

“沒錯。”孫文濤點點頭,道:“確實是被強制搬走的,被你們李家和東方家給逼走的。”

李白有些詫異的看了孫文濤一眼,不明白他爲什麼要跟自己說這些事情。

孫文濤沒有注意李白的表情,他繼續說道:“在六十年前,隱世三大家族都是隱居在秦嶺山脈之中,但是隨着秦嶺山脈的資源日漸稀少,李家便和關係要好的東方家聯合起來,想要將完顏家逼出秦嶺山脈,而完顏家自然是不肯的,三大家族一旦開戰,絕對會引起新生的國家出現動盪,對當時的時局會造成非常不利的影響,於是在龍騰的參與之下,晚宴家族被逼無奈離開了秦嶺山脈,舉族搬進了大興安嶺,從此三十年沒有出山,而三十年之後,大興安嶺裏終於走出了一個完顏家的人,他叫完顏絕。”

李白聞言瞳孔一縮,完顏絕,這個人的名字他聽說過,三榜神人完顏絕!

“當時的完顏絕出山之後直奔秦嶺山脈而去,參加了當時的古武大會,技驚四座,一個不到四十歲的宗師意味着什麼,我想你應該比較清楚的,當時的完顏絕無敵於整個古武界,強勢宣告了完顏家的迴歸,而自此之後,完顏家便站在了世家第一的位置,這一站就是三十年。”

“一個完顏絕,讓完顏家走向了輝煌的頂峯,而在完顏絕之後,完顏雄再次散發出耀眼的光芒,成爲了年輕一代的第一人除了你,整個古武界再也沒有別人可以與之爭鋒。”

“我不得不說,完顏家真的是太強了,強到讓人心悸。”孫文濤嘆息一聲,想想當年的完顏家,再想想如今的完顏家,真的不可同日而語。

“孫老,你說這些,究竟是什麼意思?”李白有些迷惑的看着孫文濤,聽了這麼多,他到現在都沒有搞清楚主題內容是什麼。

“前段日子,有人發現完顏雄修煉的功法有古怪,最終通過觀察發現,完顏雄修煉的不是古武,而是教會的聖經!”孫文濤看着李白沉聲說道。

孫文濤的話簡直像是一個重磅**在李白的耳朵裏炸響,完顏雄修煉的居然是教會的聖經?!

“這是真的?”李白還是有些難以之心,完顏雄怎麼可能會修煉教會的聖經呢?

孫文濤點點頭,道:“千真萬確,而且,有一件事情你可能並不清楚。”

“教會有聖子,每一任教會的聖子都是未來的焦黃繼承人,可是這一屆的教會的教皇奧克斯已經擔任教皇二十多年,去一直沒有確立教會的聖子是誰。”

“或者說,他早已經在暗地裏確立了教會的聖子,只是並沒有對外宣揚!”

李白看着一臉陰沉之色的孫文濤,有些不敢相信,道:“難道孫老你懷疑完顏雄是教會的聖子?”

李白感覺自己的腦子有點不夠用了,完顏雄居然是教會的聖子?

Wшw ▪тTk дn ▪¢〇

“沒錯,起初我們也沒有這麼想,但是當發現完顏雄修煉的功法是聖經之後,我們纔開始注意這方面的事情,尤其是在發現了完顏雄的母親是一個歐洲人之後,我們便更加確定這一點了。”


孫文濤看着李白,道:“完顏雄的母親是教會的預備聖女海瑟!”

李白沉默了,這個消息實在是太驚人了,華夏古武界的年輕一代最強者竟然是教會的聖子,如果之前還不肯定只是懷疑的話,在知道了完顏雄的母親是教會預備聖女海瑟之後,李白便可以肯定,完顏雄就算不是教會的聖子,他和教會也肯定有着不可分割的關係。

“孫老,你和我說這些,是想要我做什麼?”李白深吸一口氣看向孫文濤,他知道孫文濤一定是有什麼事情要他去做才告訴他這些的。


孫文濤對於李白的表現十分滿意,道:“我們希望你可以在古武大會上正面擊敗完顏雄。”

“爲什麼?就算你們不說,我也會努力打敗他的。”李白皺眉看向孫文濤,就算孫文濤不說,他因爲成就任務的原因,也會努力在古武大會上擊敗完顏雄的。

“不一樣,我希望你全力以赴,如果可以,我希望你直接將完顏雄斬殺在擂臺之上!”孫文濤的眼睛裏閃爍着危險的光芒,冷聲道:“教會狼子野心,我們絕對不能讓他們得逞!”

李白聞言沉吟片刻,道:“說實話,孫老,你讓我擊敗完顏雄,我拼盡全力應該可以做得到,但是你讓我當場將他斬殺,卻是有些難度了。”

李白雖然對自己的實力非常自信,但是完顏雄從小到大一直都穩穩地站在年輕一代第一人的位置上就足以證明他的優秀,讓李白在擂臺上擊殺這樣一個天才,實在是有些強人所難了。

孫文濤也知道自己的要求有些強人所難,可是他卻不得不這麼要求李白,他苦笑一聲看着李白,道:“李白,我知道這樣要求太過分了,但是我們也沒有辦法啊。”

“爲什麼這麼說?”李白不解。

“完顏雄在被我們發現了他修煉的功法是教會聖經之後,便立刻回到了完顏家,到現在已經一個月的時間,我們派了很多人進大興安嶺,卻一個人都沒有活着出來,而完顏家在外面的重要人物都已經撤回了家族,留在外面的只有一些什麼都不知道的小蝦米,如果沒有這回事的話,我們也不會懷疑完顏家,但是既然完顏家如此小心謹慎的收縮家族力量,並且將我們龍騰的情報員都留在了大興安嶺了,那麼這個完顏家肯定有問題!”

孫文濤冷哼一聲,道:“就在昨天,完顏家遞出了帖子,告訴我們,古武大會的時候,完顏家自然會出現,那個時候,他們將光明正大的奪取古武盟主的位置!”

“如果讓完顏家這種叛徒成爲了古武盟主,我們整個華夏豈不是要丟死人,而且成爲古武盟主之後,完顏家將可以掌握整個古武界的世家和門派的資料,這些資料一旦落入教會和第六研究所的手中,後果可想而知!”

李白這個時候也明白的事情的嚴重性,一旦這些世家門派的資料落入第六研究所和教會的手中,那麼整個古武界豈不是成了毫不設防的綿羊,任人宰割?

“爲什麼不出動軍隊?”李白還是有些不明白,既然事情這麼麻煩,直接出動軍隊滅掉完顏家不就萬事大吉了嗎。

“哪有那麼容易。”孫文濤嘆息一聲,道:“這是教會第六研究所和古武界的事情,出動軍隊算怎麼一回事,難道就只有我們華夏有軍隊嗎?再說了,這是古武界的事情,那就只能用古武界的方式解決問題,而現在只有兩個辦法可以解決這個問題,一個是你在古武大會上擊敗甚至斬殺完顏雄,讓李家成爲古武盟主,自然萬事大吉,另一個就是你如果不幸失敗了,那就讓謝雲那小子到美帝去找第六研究所談判,如果可以談判成功,瓦解了教會與第六研究所的聯手,我們單獨面對教會壓力會很小,而且還有機會將完顏家一網打盡,除了這兩個辦法,別無他法。”

李白聞言嘴角一抽,他算是聽明白了,敢情這兩個辦法都跟他有關係,要麼幹掉完顏雄,要麼陪着謝雲到美帝去冒險,李白想了想,發現這兩個辦法都不是什麼好辦法,一個比一個困難,一個賽一個的難。


李白不禁苦笑一聲,道:“好事你們想不到我,這種爛事都往我頭上推。”

孫文濤難得的老臉一紅,道:“咳咳,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能者多勞,整個古武界,也只有你纔有資格和完顏雄一戰了。”

李白嘆了口氣,心想,看來那二百來點成就點數是不能留了,回去就抽獎,最好能夠直接晉級宗師之境,這樣他就誰也不怕了。 大興安嶺是興安嶺的西部組成部分,位於黑龍省和蒙省的東北部,是蒙省高原和松遼平原的分水嶺。

因爲地理位置偏北的原因,所以大興安嶺很冷,每年的冬天長達七個月之久,除了一些林業人員之外,很少有人會在大興安嶺久居。

張大壯就是這樣一個林業人員,他每天的工作就是在森林裏到處巡查,嚴防有火災發生,而每天在巡查的時候最讓張大壯感到開心的事情,就是打獵。

張大壯家裏世世代代都是獵人,從老祖宗那傳來下的獵術已經有幾百年的歷史,而這一手精湛的獵術也正是張大壯膽敢獨自一人居住在這大興安嶺深處的原因。

一張弓一壺箭就是張大壯賴以生存的武器,張大壯打獵從來不用獵槍,在張大壯看來,用獵槍打獵這種事情太低端了,他不屑與此,用弓箭打獵這纔算是真正的獵人,那些用獵槍的人,充其量也只能算是打槍的,和獵人挨不着邊兒。

不夠也有些獵物是弓箭難以解決的,比如說熊瞎子,想到熊瞎子,張大壯便不可避免的想到了自己在幾年前打獵時的遭遇,他遇上了一隻熊瞎子,一壺箭都射完了,依舊沒能殺死那頭熊瞎子,最後逼不得已,身高足有一米九,渾身肌肉的張大壯選擇了和熊瞎子貼身肉搏。

這場肉搏張大壯爲了求生傾盡全力,最終他贏了,但是他也沒有力氣走回自己的小屋了,天寒地凍,張大壯又冷又餓,他覺得自己的好日子終於到頭了,終日打獵,沒有被老鷹啄了眼,倒是被熊瞎子給一巴掌拍倒了。

ωwш⊕ TтkΛ n⊕ ¢ O

“喂,還能喘氣嗎?”

張大壯有些迷茫的睜開自己的眼睛,他看到幾個年輕人站在自己的身旁,圍着他笑,一邊笑一邊指指點點,道:“了不起啊,一個普通人,居然能正面乾死一頭熊,厲害啊厲害。”


“這算什麼,我九歲那年就乾死了一頭比這個塊頭還大的熊。”

張大壯躺在雪地裏,聽着那小夥子吹牛B,九歲乾死一頭熊?你怎麼不上天呢。


話說回來,麻煩你們在上天之前,先把我給救了行不行?

“喂,獵人,我們想要這頭熊的熊膽,熊膽歸我們,我們可以救你一命,如何?”最初說話的人蹲在張大壯的身旁,笑道:“你可以考慮考慮,我估計你還能再堅持個十分鐘,所以你還有九分鐘的考慮時間。”

張大壯看着這個傢伙,心想,就算是你要一整頭熊我都給你,別說是就要一個熊膽了,兄弟,我答應了,不用九分鐘,我現在就給你答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