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起了身,他又說道:“幾位老闆,你們慢用,我先走了。”

“火哥你等等我。”謝麗趕緊追上去。

“等你媽,滾蛋,老子跟你不熟。”

“火哥,我知道錯了。”

“你知道個屁,我們分手了。”

分手?

捱罵這事謝麗還沒弄懂,捱打就更不懂了。

平常對自己千依百順的男人,突然說動手就動手,無法理解。

可是,物質優越的生活還需要依賴這男個人來提供,捱打就捱打了,不算什麼。

分手,卻是太嚴重了,她直接嚇哭了,猛地拉住金火南的臂膀哀求。

“火哥,我不分手,分手了房子誰給我供啊?”

“你說什麼?”

錢錢錢,眼裏只有錢,自己算個啥?取款機嗎?金火南火大了,一手把謝麗推在地上。

“謝麗你這噁心的東西,你給我聽好,咱們正式分手了,你給我有多遠滾多遠。”話畢,金火南快速離開了酒吧!

謝麗坐在地上哭成了淚人。

哭着哭着,發現整個酒吧數百人看着自己,嘲笑自己,太丟人了,她這才爬了起來,捂住臉,大哭着衝了出去。

很快,酒吧內部恢復了該有的氣氛,林川也刷了卡結了酒錢。

“老大,菲菲,謝謝,謝謝。”倒了酒,大水牛就要敬林川和歐菲菲。

“別謝我,我只是演員,川哥纔是導演呢。”歐菲菲說道。

“玩嗨了吧?”林川和他碰了一下杯子。

“還行,不過支票是哪來的?”大水牛對這個事情感到很好奇。

“金馬的支票,給新僱的智能手機研發團隊的安置費。”歐菲菲解釋說。

“啥玩兒團隊?”

“跟你說不清楚,川哥懂的。話說你這傢伙,當年怎麼那麼瞎,會看上那麼渣的女人?”

“我還看上你了,你搭理我麼?”

“你要是不想被我灌醉,你最好正經點說話。”

“剛開始她挺純的,後來才變了,交友不慎被帶偏了。”大水牛苦笑了一下。

“好像有點揭傷疤的意思,不說了,喝酒,咱們三個好久沒有一起喝酒了。”

“還是上半年有過,老大還喝醉了。”

“有這事?”林川完全沒印象,畢竟對他而言,上半年的事,其實是十二年前的事了,時間太久,真記不住了。

“川哥你真是貴人多忘事。”

“真沒印象了。”

“罰一杯。”

“幹!”

喝酒,聊天,吃零食,三個人一起廝混到十二點多才搭着肩走出了酒吧。

“夜宵去不去?”大水牛提議。

“減肥。”歐菲菲直接搖頭。

“你還是回家陪孕婦吧!”林川也沒興趣。

攔了一輛出租車,把他們塞了進去,林川說道:“到家了給短信。”

“川哥你不一起走嗎?”歐菲菲關心的問道。

“我住的比你們近,我走走路。”林川關上車門,揮手。

車子開走了,醉了四五分的林川,搖搖晃晃往家的方向走。

沒走幾百米,停在路邊的一輛車裏,突然探出一顆腦袋來。

“林先生。”

林川眯着醉眼看着她,很面熟。

想了好一會,想起來了,這是呂晴的人,保護黃安琪的保鏢之一。

“百合,你怎麼在這?”

“回林先生的話,我工作呢!”

對,這項工作,自己還沒喊停!林川四處看,卻沒看到黃安琪的身影。

還有另一名男保鏢的身影也沒發現。

百合本領高強之餘,也很是聰明伶俐,看林川這左顧右盼就知道林川在找什麼了。

“黃小姐在對面酒吧,韓剛負責近距離保護,我在這外面支援。”

“方祕書在不在?”

“沒在,就黃小姐一個人。”

“那方祕書知道麼?”

“這不屬於危險情況,我們沒給方祕書彙報。”

自己要不要進去看看?林川有所遲疑!

黃安琪爲何心情不好他是知道的,黃安琪信任金夢祥,結果被金夢祥騙的團團轉,她肯定很失望。

尤其重要的還在於,她信了金夢祥,沒信他,差點好心辦了壞事。

除了失望,應該還很後悔,很痛心吧?

想着想着,林川心軟了。

“告訴韓剛,我進去。”

“好的林先生。”

林川往對面馬路走,還沒到門口,韓剛就已經出來迎接了。

“林先生好。”

“辛苦了。”

走進酒吧,林川很快在韓剛的指引之下找到了黃安琪。

那女人一個人坐在角落裏喝啤酒,從瓶子數,她叫的是一打,已經喝掉八瓶,看上去迷迷糊糊的模樣了。

眼看她要開第九瓶,林川急忙走過去,把酒瓶奪了下來。

“我心情不好,別惹我。”黃安琪本能的罵人,擡起頭才發現搶自己酒的是林川。

“差不多行了,別喝了。”林川坐了下來。

黃安琪酒醒了幾分,取而代之是幾分緊張。

林川也緊張,不知道說點什麼好,彷彿突然間不懂得怎麼跟黃安琪進行溝通了。

這種感覺很奇怪,也很痛苦。

之前兩人可是無話不談的。

還能回到過去麼?大概只有上帝知道,反正林川是不知道!

把剛纔搶下來的酒,自己又打開了,咕嚕咕嚕喝了起來。

喝了半瓶,林川才放下了,思路也打開了:“我不接你電話,不是生你氣,我不怪你,畢竟金夢祥真的很會演,我就是……怎麼說呢,感覺很疲憊吧!”

黃安琪像個做錯事在進行檢討的孩子,一副惶恐相:“我明白的,我是個很爛的學生,不好教,還自以爲是,還把好心當成了驢肝肺,我對不起你!” 秀兒肯定是過來阻止我的,結果段平一個用力就給秀兒給推倒了。

“秀兒、、”雪峯在邊上叫了一聲,連忙去攙扶秀兒去了。

我瞅着段平:“連個女的都打,你還有沒有人性?”

段平冷着個臉:“是她自己上來擋的,我要算賬的是你。”


“你大爺!”我嘀咕了一聲,便朝着段平撲了過去。

我是真的很看不爽段平,她欺負夏沫在先,現在又推倒了秀兒,我心裏的火氣不免的更加大了。

我和段平兩人纏在了一起,我一拳他一腳,打的不可開交。

“哎呀,雪峯,你還看着幹嘛了,趕緊上去幫忙勸架啊。”我聽見邊上的秀兒吼了一句,然後雪峯朝着段平就撲了過去,拉着段平就開始往外扯:“好了好了,段經理,你們這裏鬧事這麼多人看着了,多給咱們公司丟臉啊,再說了這樣打下去不得兩人都受傷啊。”

秀兒也一瘸一拐的走過來拉住了我,我喘着粗氣盯着秀兒:“你沒事吧?以後別這麼傻,你放開我,我今天就是要教訓教訓他。”

秀兒抓着我的手臂一動不動,眼睛直直的盯着我,不說話,只是搖了搖頭。

世上爲什麼會有這麼善良的姑娘,會有這麼懂事貼心的姑娘,會有這麼,這麼愛管閒事的姑娘了。

我嘆了一口氣:“好了,我不打了,也不鬧了。”

秀兒的手依舊沒有鬆開:“真的嗎?”

我重重的點了點頭:“真的。”

“我不信,你得和我一塊出去,我才肯放開。”

看着面前這個姑娘如此堅決的眼神,我打心眼裏佩服她。

我轉過頭盯着被雪峯抱着的段平,一臉怒氣的盯着我,現在纔有了些許生氣,不像剛纔那麼冷冰冰的了。

我冷哼了一聲:“怎麼,我還以爲你是一個沒有脾氣的人了。”

“顧南,我他麼的跟你沒完!”


“今天要不是秀兒在這裏,我非得打死你,你他麼就是個畜生。”我瞅着段平一字一句的說道。


段平朝着一邊吐了一口口水:“走着瞧。”

我正準備回幾句話了,一邊的秀兒抱着我的胳膊就開始往外面拽了。小小的身軀卻有着大大的力氣,連反抗都會顯得窒息。樓外穿梭過各色的車輛,燈光無暇,我側過頭,看見對面鏡子裏的身影,那是我自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