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林大哥,別人攤着這事,一個億萬富翁過來認親,不得樂死?我怎麼感覺你不太高興捏?”

林茂並沒有擺脫龍江的手臂,相反卻大大嘆了口氣,並沒有說話。

龍江意味深長眯着眼,看了看遠處正向這邊張望的秦海洋,又轉回了頭:“讓我猜猜?你是不是和別人不太一樣,只想過平平常常的日子,不想做有錢人,也不像自己的生活被過多的打擾?”


林茂爲難地推了推眼鏡,回頭看着一屋子人羨慕嫉妒的目光,輕輕點了點頭:“在瘋人院那會兒,我暗暗發誓,如果能讓我出來,天天再去教那些可愛的孩子們,回到過去的生活,我就是立刻死了都值。

因爲那就是我最高的理想。我這人窮命,從來不愛攀親附貴,也過不慣享福日子。唉,現在心裏好亂,真不知道咋辦纔好。”

龍江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輕輕放開了摟着林茂的手臂,鄭重地爲他整理了下皺巴巴的衣服領子,嚴肅道:

“別把他看成是億萬富翁,就當他是個從小被父母拋棄的孤兒,如今,他馬上要老了,想落葉歸根,他沒有別的要求,只想找到父母的墳頭,磕個頭,只想聞聞故鄉的泥土的味道。

去吧,林大哥,我知道你是個有大慈悲的人,不管他啊誰,也別管他有木有錢,去幫幫他吧。你能行的。”

林茂擡起了頭,看着龍江鼓勵的眼神,還是有點困惑:“可是,我……”

щшш ⊙тт kán ⊙℃ O

龍江向林茂舉起了手,鄭重看着他:“沒什麼可是,林大哥,我向你保證,你的生活不會變,你看,縣委書記、市長、省領導都在,他們說沒人敢打擾你,就沒人能打擾你!我保證,真的。”

林茂認真看着龍江,不知怎麼的,心裏突然一軟,輕輕地點了點頭。

……

龍江終於忙完了,坐在自己的奧迪車裏,拿着手機打電話:

“老媽,我小江,啊?我沒事,就是有點想你了,真的沒事!那我,我掛了。”

“老爸,身體怎麼樣了?啊,什麼,我真的沒惹禍,不信你問老媽,我剛給他打完電話,真的,哎,你咋不信呢?喂……”

“老姐,生意怎麼樣了,是啊,好長時間沒給你打電話了,別心疼錢,咱家現有不缺那玩意,活的高興就行!真的!啊,我怎麼了,沒怎麼啊?真的,就是有點想你了。真的,不忽悠你……”

老蘇邊開着車邊撓着頭,奇怪道:“你們說老大這是受啥刺激了,怎麼跟剛從外星迴來似的?”

“就是,自從離開那個秦老頭家的祖墳,他就一直奇奇怪怪的,對了,肯定和大校花有關係,難道是有了小龍江了?”陽痿越發胖了,小川妹把他上下收拾的十分利索,他捂着腮幫子呲着牙,和咪咪相互擠着眼睛,邪惡地猜測着。

咪咪推了推下滑的眼鏡,一本正經道:“別瞎說,老大怎麼能是這種人?我猜啊,他肯定怕晚上同學聚會,某人揭了他的老底,把什麼大小姐啊,曾姐姐啊,外國小蘿莉什麼告訴大校花,說不上,許梓倩一氣之下會切了他!”

“喔!”陽痿和老蘇同時點了點頭。 「哈哈,就算你東山再起了,你到修仙界如何找我報仇?你盛凌雲打又不會打,論陰謀也比不過我,拿什麼報仇!再說修仙界是那麼容易過去的!」江帆冷笑道。


「哼,女人的武器不一定是刀和劍,女人的身體就是最好的武器!江帆,你以後會後悔得罪我盛凌雲的!」盛凌雲冷哼道。

「呵呵,盛凌雲,我就在修仙界等著你用最好的武器來報仇!恐怕你這個最好武器在這裡就耗損完了!」江帆譏笑道,他悄悄彈了下手指,一顆細小的冰球射了出去,擊中盛凌雲的腹部。

突然噗的一聲,盛凌雲的大小便流了出來,盛凌雲驚慌道:「肯定是你做了手腳!我,我不會放過你的!」

盛凌雲急忙朝酒店側面奔跑過去,屎尿流流了一地,樣子十分狼狽。江帆忍不住搖頭道:「哎,看來我們真是前世的冤家呀!」


因為盛凌雲正是三百年前告密的宮女轉世的,所以他們之間才會有這麼多的恩怨,這種恩怨是與生俱來的。

回到了滿庭芳,黃富、陳麗都在客廳里等候,「帆哥,你可回來了,我們可以出發了吧?」黃富焦急道,他是天天盼望著去修仙界。

「今天走不了,冰倩還在京城,她明天回來,我們明天就一起去玄天宮,然後在去修仙界。」江帆道。

「哎,還要等明天呀!」黃富嘆息道。

江帆笑道:「小富,胡莉才離開你多久呀,你就急成這樣!」

「帆哥,你是飽漢不知餓漢飢,你身邊還有陳麗、趙冰倩,我身邊就我一個人了,我當然著急啦!」黃富愁眉苦臉道。

「呵呵,你著急沒有用,就算到了修仙界也見不到胡莉!因為她們都在縹緲峰上呢!」江帆笑道。

「等到了修仙界我肯定會偷偷地摸上縹緲峰,把胡莉帶下山!」黃富道。

「呵呵,你當那個絕情師太是吃素的呀!她可厲害著呢!就怕你還沒上縹緲峰就被人家發現了!如果被她抓住,以她的個性,我估計她要折磨死你呢!」江帆笑道。

黃富頓時傻了眼,一把拉著江帆的胳膊道:「帆哥,你還是把那個絕情師太搞定吧!搞定了她,我們就可以常駐在縹緲峰上面了!」

帶球媽咪你不乖 呃,你以為絕情師太是熟女呀!我還沒看到她是什麼樣子的呢!萬一她是個石女,我還真難搞定呢!」江帆搖頭道。

「呵呵,帆哥,就算絕情師太是石女,你也可以石破天驚!」黃富曖昧笑道。

「去,你以為我是金鋼鑽呀!」江帆搖頭道。

「呵呵,帆哥,你那個比金鋼鑽還要厲害!」黃富笑道。


穿書後我嫁給了短命大佬 哎呀,你們少肉麻了!門外有人敲門了,你們快去看看是不是冰倩妹妹來了。」陳麗笑道。

江帆和黃富急忙探出窗外看樓下,站在門外的人是劉鳳儀,江帆頓時吃了一驚,沒想到她找到滿庭芳來了。

黃富偷笑道:「帆哥,那個少婦找上門了,肯定是要你幫她疏通管道的!」

「呃,她怎麼找來了?」江帆吃驚道。

劉鳳儀抬頭看到了窗口的江帆,立即興奮喊道:「江帆!」

「呵呵,瞧她興奮樣!就像已經疏通了管道似的!」黃富偷笑道。

「那個女人是誰呀?」一旁的陳麗不悅道。

「哦,她是我的病人,她肯定是有什麼事情找我,我下去看看。」江帆急忙跑下樓,打開大鐵門。

劉鳳儀見到江帆就要撲上去,江帆急忙旁邊一閃,悄聲道:「上面有人看著呢!」

劉鳳儀這才停止動作,滿臉嬌羞道:「你最近到哪裡去了,我多次去醫院找你,都沒看到你!你知道人家有多麼想念你嗎!再看不到你,我真的無法活下去了!」

哎,看來這個劉鳳儀對自己迷戀很深呀!江帆無奈道:「鳳儀,你還是忘記了我吧,我馬上要出遠門,不知道何時回來呢!」

劉鳳儀臉馬上沒了喜色,「帆,你是不是嫌棄我?想避開我嘛?如果你要去遠方,那我就跟著你走!無論天涯海角,我都跟著你!在你感到寒冷的時候幫你暖被窩!」劉鳳儀說著眼裡流了出來。

江帆頓時不知道說什麼好,「鳳儀,我去的地方不是你所想象的地方,那裡很危險,隨時都可能喪命的!你還是呆在東海市比較好。」

「你大概多久回來?」劉鳳儀道。

「呃,大概一兩年就回來了。」江帆胡謅道,他只能騙她,要不然她肯定會跟著去的。

「一兩年就回來,我等你回來!」劉鳳儀堅定道。

「鳳儀,你不用等我了,我們這樣曖昧關係,對你很不公平的,你還是找一個合適的男人嫁了吧!」江帆勸慰道。

劉鳳儀搖頭道:「這世界上除了你,我不會再喜歡別的男人!我常常恨自己與你相見太晚了!如果我早點認識你,我就可以名正言順地做你的女人了!」

江帆頓時傻了眼,沒想到這劉鳳儀對自己這麼痴情,無奈搖頭道:「鳳儀,何必弔死一顆樹上呢!我可不是什麼好男人呀!」

劉鳳儀堅決搖頭道:「我就是喜歡你,為你痴迷,你可以不接受我,但是你不能阻擋我對你的愛!」說完淚水流了出來。

「哎,鳳儀,你何必如此呢!」江帆從兜里拿出一張銀行卡,卡裡面有一千多萬,「鳳儀,這是送給你的卡,裡面有點錢,你拿去用吧!」

劉鳳儀搖頭道:「我知道你很有錢,我和你在一起不是圖你的錢!」

「鳳儀,我知道你不貪圖我的錢,這可是我的一片心意,你總不會不接受吧?」江帆微笑道。

「好吧,既然是你的心意,我就接受了!」劉鳳儀接過銀行卡。

「帆,你怎麼不請客人進來坐坐呢?」陳麗在窗口喊道。

劉鳳儀抬頭看到了陳麗,悄聲道:「她是你的女人嗎?」

「是的。」江帆點頭道。

劉鳳儀臉上流露出尷尬神色,「哦,那我明天再來吧,我回去了!」說完轉身就走。

江帆沒有挽留,他望著劉鳳儀的背影,心中有種說不出的酸楚,哎!多情自古傷離別!明天她來的時候,自己已經走了!不知道何時再見面了!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到! 從京都到柳原沒有辦法直接坐飛機回來,都是從濱州機場中轉。

機場2號航站樓第一齣口,很多接飛機的人們都翹首以待,等待親人朋友領完行李出來。

幾個少女紛紛議論着:“喂,你們快看,有人抱了好大一束鮮花,蘭花,百合,玫瑰,還有我最喜歡的康乃馨。”

“他好帥啊。就是長的黑了點。”

“喂,有人拿這麼大一束花向你表白,你同意嗎?”

“我纔不同意呢,哎呀,你要死了。”

少女們的嘻嘻哈哈聲盪漾在寬闊的候機大廳。

……

陽痿夾着個金色小包,拿着愛瘋手機,脖子上掛着三斤重的大金鍊子,頭皮刮的鐵青,戴着墨鏡,一副成功人士做派,一邊用眼神撩着那幾個少女,一邊和咪咪聊着天。

“老三,怎麼感覺我這感情太專一了呢,和老大一比,是不是有點傻?”

“切,我特麼要是有個水靈靈的小川妹子,白天給我掙錢,晚上給我暖牀,我特麼傻死都幹。” 大神又又又上熱搜了 ,帶着滿頭亂糟糟的頭髮,不屑道。

“老三,你猜老大和校花進展到了什麼程度?”陽痿嘚瑟地撫了撫肚子,嘿嘿笑了,鬥嘴說不過咪咪,只好換了個話題。

咪咪犯了愁,呲着牙道:“唉,這拉手、親嘴,打波,幹炮,泡妞四步曲不好說啊,啊痿,你經驗豐富,你說呢?”

“俺看老大抱着那束花樂的那賤樣,估計就差最後一步了,喂,快看,有人出來了,是大校花!我靠,不會吧?”陽痿一下摘了墨鏡,看着遠處那個妖嬈走來的麗人,有點傻眼了。

旁邊咪咪倒吸了口涼氣,喃喃自語道:“老二,你快看,這腰條,這白腿,還有還有,這妞胸怎麼也大了,尼瑪不愧去了趟京都,該不是會是整形了吧!”

他轉頭推了把陽痿:“靠,你倒是說話啊。”卻見陽痿耳朵旁掛着墨鏡,大張着嘴,胖乎乎的手指頭塞進了嘴巴里,口水正一絲絲地流了出來。

標準的一副豬哥樣兒。


許梓倩拎着一個小小精緻的紅色行李箱,白色蕾絲邊小衫兒,鑲鑽墨綠色牛仔褲,黑色小皮靴,紮了個乾淨利落的小馬尾辮,笑意茵茵地走了出來,離開柳原不到一個月,這妞居然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終於看到了,那個笑眯眯的壞傢伙,一想到柳兒美容院,二人忘情纏綿的那一晚,不知怎麼的,兩朵紅暈悄悄爬上了她的臉頰。

“哇,好大啊!好香。”許梓倩興奮地接過了獻花,伸出白皙的脖頸,嗅了嗅,高興看着龍江稱讚道。

好大?陽痿和咪咪互相望了一眼,不懷好意地笑了。

龍江穿着件白色緊身dj襯衫,藍色印度蘭牛仔褲,耳朵上掛着個最新的藍牙耳機,這套泡妞裝備都是秦小雨發動小弟們搞定的,雅而不俗,高端大氣,相當有品位。

他張開了雙臂,做擁抱狀:“來,大校花,我的財務總監,讓老闆抱抱,看你瘦沒瘦!”

許梓倩紅了臉,重新把那一大束鮮花塞給了龍江,笑吟吟道:“龍江,幾天沒見,你還是那麼油腔滑調,不過,這衣服穿的可是帥了很多。”

“喂,某些人怎麼眼裏只有老大,我們這老二,老三乾巴巴站了好久了,怎麼沒有人搭理呢?”旁邊陽痿陰陽怪氣喊了起來。

許梓倩扭頭笑了:“楊達偉,廖波波,謝謝你們來機場接我!”

“嘿嘿,這還差不多,來,大校花,讓哥哥們也抱一抱!”

“滾!”

……

簡單在機場吃了貴的離譜的午飯,一行五人向柳原開去。

“小倩,我真沒想到你能給李大少這麼大面子,親自回來參加同學聚會。”龍江在後面悄悄握着許梓倩軟綿綿的小手,笑嘻嘻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