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我知道有一個地方,平常沒有什麼人出沒的。那,走吧。”墨厥知道冰月和彬星是想試一試他的魔法到底進步了多少。可他會的依然只有六階和以下的魔法咒語吧了。不過其實他也不太確定自己的魔法到底到了什麼程度。

想着想着,不知不覺就到了一片空地。說是空地,不如說是廢墟更爲貼切,這地方的確很適合作爲打鬥練習的場所。冰月看了看四周,滿意的點點頭。彬星則一直關注着墨厥,他對墨厥越來越感到好奇了。

“厥,我們要試一試你的魔法到底加強了多少,所以你現在使用你會的最強的魔法攻擊我。”冰月轉頭對着墨厥說,爲了避免墨厥和彬星擔心,冰月脫下披風,露出〖守護之夜〗這條項鍊。

“我明白了,我來了。大地之母創造萬物之靈,充斥在空中的土元素,請藉助我你們的力量,容許我以墨厥之名使用你們最純潔的能量,暴動吧,地刺!”墨厥將特意帶來的魔法杖伸到前面,然後開始詠唱咒語。

就在墨厥唸完最後的兩個字時,地面開始震動,“咻”出現一根又一根長短不一的地刺攻向冰月。而這一個過程,也不過用了短短的三秒鐘就完成了。墨厥頓時嚇了一跳,這…他以往使用這一招時,所花費的時間是二十秒,現在呢,未免太快了。

冰月閃也不閃地,直挺挺站在原點,而就在地刺即將要傷害到冰月時,墨厥想要收回地刺已經來不及了。不過墨厥再看真一點兒,地刺根本沒有辦法攻擊到冰月。因爲地刺在冰月前面的二十公分就已經停止,正確來說是被一些能量制止了地刺的前進。這股能量正是由〖守護之夜〗散發出的能量壁障,能阻擋一切魔法進入壁障內。

“不錯,你已經能掌控月之光和星之能的力量了。”冰月笑着對墨厥說,從他剛纔使出的魔法當中,冰月已能略知一二。


“什麼意思?其實我也不是很明白那八個字的意思。”墨厥尷尬地低下頭,雖然他們說自己進步了,可是他完全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從你剛纔施出的魔法中帶有星月的氣息,證明你體內有星月的能量和土元素的結合體。你剛纔的魔法如果用階位來算的話,它的威力已經是八階了。就這點看來,父神給的手鐲還是有用的。”彬星向墨厥解釋他現在的狀況。

“那如果只有兩種能量,我又會怎樣?”墨厥回想起之前修煉時,兩股能量互相拉扯的情況,不禁哆嗦了一下。


“你會死。難道你…”彬星迴答着,而後纔想到墨厥該不會也遇到這件事了吧。墨厥苦澀地點點頭,說起這一個月內的修煉過程,引起冰月和彬星的驚叫連連。而冰月和彬星也在他說完後,告知他,他們這一個月內發生的事。

冰月在〖武〗工作的這一段時間內,打造出幾套的防護用具和幾把武器。她打造的武器都以月字爲名,現在是帝國內許多貴族名人搶着要的東西。而〖武〗的老闆,唐之自然高興,因爲冰月打造武器的方法是他從沒見過,也從沒聽過的。他還苦苦哀求冰月收他爲徒,冰月不肯,他也沒有辦法。所以每每冰月打造武器時,他必定在旁觀看。

聽着冰月的敘述,墨厥呆着了。唐之的鑄劍功夫是有目共睹的,他是全帝國最好的鑄劍師。由於高超的鑄劍能力,使唐之有些目中無人,而這樣的他,卻願意放下自己的自尊,拜冰月爲師。

輪到彬星,彬星非凡的廚藝替〖臨夢樓〗創造出許多的新菜色。現在的〖臨夢樓〗比以前更多人,導致時常滿座,據說這三個月的預約都滿了。最開心的莫過於是鈴雅了,她現在忙得不亦樂乎。可是一旦她空閒了,就一直在念着墨厥的名字。還說,如果見到墨厥必定對他大罵一頓。說到這裏,彬星還同情地拍拍墨厥的肩膀。

其中唯一一件不值得高興的事是冰月和幽冥之間的誤會。兩人每次一見到面,臉色立刻往下沉。再不然就是一左一右,絕對不和對方碰面。不要說和好,彬星覺得兩人沒有打起來已經很好了。他勸過冰月,也勸過幽冥,但兩人誰也不肯先低頭向對方認錯。連瀾曉和優欣也毫無對策,這件事讓家裏的氣氛一直十分沉重。 墨厥聽完了彬星講完這一個月所發生的事情,才知道在他不在的時間,竟然錯過了如此多賺錢的機會。墨厥現在心裏正盤算着該用什麼辦法勸服冰月協助他鑄造魔晶首飾,以冰月的能力,那一定可以提高店中物品的素質以及知名度。至於冰月和幽冥的問題,以他對幽冥的瞭解,幽冥不是如此小氣的人,所以誰對誰錯,他還是不要插手的好。

墨厥望了望眼前的兩人,他們與自己初相識時,有點不同了。冰月的表情不再過於冷淡,讓人較容易接近,彬星也變的開朗許多,這樣的改變讓他們原本就不錯的外貌,更添加幾分生氣。原以爲身爲聖光大陸的主神,他們有自己的驕傲,對於工作,冰月和彬星應該會不習慣甚至嫌棄,但意想不到,冰月成爲了出名的鑄造師,而彬星的廚藝也爲〖臨夢樓〗帶來財富。也因爲工作的原因,他們必須接近人羣,這讓冰月和彬星有了機會認識並適應這個帝國。

至於天鏈,自從偷吃魔晶闖禍了過後,它顯得安分了許多,而且進入睡眠的時間也越來越長,冰月原本很擔心它的安危,但天鏈卻說這是修煉。原來當天天鏈吃進肚裏的魔晶,可以化爲它的能量,在消化期間,爲了專心一致,天鏈才一直讓身體休息,以減少體力的消耗。

“你只要繼續修煉,不用多久,你就可以進入下一階段了。”冰月分析道。原本並沒有抱太大希望的冰月,看到墨厥如此神速的進步,也開始相信神眷大陸確實是有人才的。

“看到你沒有事了,那我們也放心。走吧,回去了,就快要到〖臨夢樓〗的用餐巔峯時期了,我再不出現,鈴雅一定會將我給宰了。小厥,既然你回來了,月也正好要去添飽肚子,那你跟我們一起去〖臨夢樓〗吧!”彬星臉帶笑意的望着墨厥。

“好吧!反正我也想試一下現在讓帝國人民瘋狂的菜餚,究竟有多好味。”墨厥不明白彬星的笑意爲何而來,但回想起自己已經有一個月的時間沒有吃過任何東西,也有點餓了,便接受了彬星的邀請。

沿着商店街,墨厥發現街上的酒樓人煙稀少,有些甚至沒有人,若換成平時,較出名的已經毫無空席,其他的至少也有些人正用着餐。當墨厥正爲如此的情況感到好奇的時候,一陣陣的吵雜聲吸引了他的注意。墨厥只看到一羣人正擠在〖臨夢樓〗門前排隊,手上拿着一張小紙張,上面還有號碼。

“因爲人數太多了,鈴雅就發號碼給要進〖臨夢樓〗用餐的人,現在他們正排隊等待着。”彬星注意到墨厥的視線,便解釋道。

“有沒有興趣加入阿蘭提斯魔武學院?有沒有興趣加入………”重複又重複的詞句雖然沒有比人羣的聲音來得宏亮,但規律的音調,反而引起了冰月的注意。

“厥,什麼是阿蘭提斯魔武學院?”冰月對此非常的感興趣,就向身旁的墨厥尋問。

“阿蘭提斯魔武學院是中央帝國的一間可以練武功和魔法的學院,它位於帝國的北部,我也曾經是那兒的學生,但因爲學費太高,我當時沒有能力負擔,因此就退學了。學院周圍擁有豐沛的元素,加上有嚴厲的導師,是修煉的好地方。因此可以從學院畢業的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墨厥解釋道。

“高手嗎?”一個計劃在冰月的腦海裏形成。

冰月一想到就馬上行動,她一邊用心靈相通術告訴彬星,一邊走向聲音的源頭。穿過了人羣,冰月看到發出聲音的是一位身穿紅色魔法袍的男生,手上還拿着一疊紙,每當他看到年紀尚幼的人,他立刻走向前去尋問並遞上一張紙,他們拒絕時,他臉上就會露出失望的表情。

“女神!”當男生正重新振作準備繼續招生,他一擡起頭,就被冰月的臉孔佔滿了整個眼瞳,男生不知覺的脫口而出,連手中的紙張以散落滿地也不知道,看來是被冰月的樣貌給震住了。

“我是男生。”冰月摸了摸她頭上的披風,才發現到因爲剛纔與人羣的碰撞,披風在不知不覺中掉落了下來,她立刻拉好並確定披風安穩的躺在她頭上。

“月,怎麼了?”這時彬星終於來到冰月的身邊,他只看到一尊雕像停格在那裏。

“我們兩人要進入阿蘭提斯魔武學院。”冰月對着〖雕像〗認真的說道。這就是冰月的計劃,從墨厥口中得知阿蘭提斯魔武學院是訓練人材的地方,那說明了他們要找的幫手,在那裏,有可能會有發現。

“噢……咦……嗄……”〖雕像〗發出各種聲音,呆了一會,他重複冰月講的話,纔回神過來並興奮的叫道,“你們要加入?真的嘛!!”

“耶!我找到人了!耶!”他蹦蹦跳跳地到處拉人羣的手,希望可以將自己的喜悅傳染給人。

在一旁的墨厥聽到冰月的決定嚇了一跳,但當知道這是爲了尋找幫手,墨厥立刻贊同她的作法。唯有當學生才能進入學院到處打聽,看來他們的同伴當中有人是他的學弟妹了。

“你好,我是敖翟,阿蘭提斯魔武學院火系魔法班六年生,你們是……“敖翟介紹了自己。原本被冰月和彬星加入的消息衝昏了頭腦的敖翟,看到了冰月,他纔想起冰月是男生的事實,一股沒來由的沮喪浮現在心頭。

“冰月。”“彬星。”兩人同時回答道。

“你們填了這些表格,三天內到阿蘭提斯魔武學院報到,然後,五天後是入學考試。”敖翟深怕冰月和彬星後悔,立刻將表格塞入他們手中後就開溜了,臨走前留下了這麼一句話,“我們在入學考試時見。”

冰月和彬星拿着手中的紙,與墨厥向〖臨夢樓〗門前走去。 “二十三號!”一股刺耳的聲音從站在門前的女生口中發出,接下來從人羣中傳出了歡呼聲。只看到有兩個人向門口前進,停在女生面前,然後將手中的號碼交給了她。女生決定了號碼後,才讓他們進入。

“花薰姐,我回來了!你快去通知老闆,說她天天嘮叨的人回來了。”彬星擠進了人羣,走到女生的面前,並笑盈盈地叫着她。

“你可回來了,老闆正在生氣當頭,你快進去。”花薰看到彬星,立刻將鈴雅找他的消息告訴他,“還有誰來了?”當她心裏正想着時,墨厥和冰月此時也隨着彬星走到了人羣前頭。一看到墨厥,花薰當頭一醒,明白了彬星所指的人是誰。

“墨老闆,你可來了,來,進來。”也不理會人羣的反對聲,花薰馬上請墨厥等人進入酒樓,“舞加,帶墨老闆去〖鈴墨花間〗。通知老闆墨老闆來了。”呼喚從身邊經過的丫頭招呼墨厥和冰月,後面那一句花薰小聲地在丫頭耳邊吩咐道。以墨厥和冰月的功力並沒有錯過後面的嘀咕,但他們只是奇怪爲何不可以大聲的說,反而要如此神祕。

“月,小厥,我先去廚房了,等一下來找你們。”彬星預測鈴雅現在應該已經收到墨厥的消息,因此一定沒有時間教訓他。知道自己不用受鈴雅的怒氣,而是另有他人時,彬星腳上的步伐也不知覺的變輕盈了,嘴上邊哼着歌,邊向廚房的方向邁進。

舞加將墨厥和冰月請到了〖鈴墨花間〗後,就離開了。這時,天鏈發出了呼嚕聲,引起了墨厥的注意。之前他一直認爲這只是普通的魔獸,但以冰月的身份,加上他的認知,並沒有魔獸是會吃魔晶的。墨厥現在才仔細的觀察天鏈的外形,他越看天鏈越覺得它似曾相識。

“月,天鏈它……是不是上古時代的神獸?”墨厥打破了沉默。

“它是獨角獸。有什麼問題嗎,厥?”冰月發覺墨厥倒抽一口氣,然後摒着呼吸,讓她也不知覺的認緊張起來。

“神獸,天鏈他真的是神獸,而且還是最頂級的獨角獸。想不到我竟然有機會看到傳說中的神體,”墨厥知道自己的猜測沒有錯誤,“月,我可以……”墨厥將雙手朝天鏈的方向伸去,作勢要抱起它的樣子。

冰月點了點頭,算是默許墨厥的行動。冰月有些驚訝墨厥也有除了微笑以外的表情,看來天鏈給他帶來的驚喜不少。“原來天鏈在神眷大陸這裏也蠻有名的。”冰月心想道,望了望墨厥手中的天鏈,它現在口邊有一條透明的液體正往下流,腳還不停的搔癢,說有多可愛,就有多可愛,哪裏還有神獸威武的樣子呀?

“原來獨角獸是長這個樣子的,與書上寫的有點不一樣。但它是不是小隻了一點?還有胖了一點?”墨厥原以爲獨角獸應該是有威懾衆魔獸的外表,就像書上所描述的一樣:獨角獸頭上有着會發亮的角,牙齒尖銳無比,四肢被火焰所包圍,兩雙刺眼的翅膀,當它揮動雙翅飛翔時,身後尾隨着一道彩虹,它發出的光芒,讓所有的魔獸都不自禁地朝它下跪以表敬意。當看到天鏈現在的模樣,短短的角,鈍鈍的門牙,胖胖的腳和身體,小小的翅膀,連飛翔的能力都沒有,墨厥說不失望是假的。

“天鏈還在成長中,所以是這樣的。”冰月出聲安撫墨厥,現在的天鏈,說是神獸的確讓人難以信服。

特種兵痞在都市 哦~~~我還想說,怎麼和我知道的不一樣。”墨厥恍然大悟地應答,個子小小的天鏈長大後應該會和書上描述的一樣。

“兩位。”一道輕柔,悅耳的嗓音從門扉後傳來。門被推開了,粉紅色的倩影映入冰月、墨厥的眼裏。鈴雅走入房內,“很久不見了。”柔柔的聲音中有藏不住的怒氣以及淡淡的思念。

“墨•公•子,冰公子,不知兩位想吃些什麼呢?”鈴雅有禮但疏遠的稱呼,讓墨厥不自覺地打了個冷顫。而且,不只是不是他的錯覺,他怎麼覺得鈴雅叫他的時候,有些咬牙切齒。

“兩位很久沒來了吧,那就讓小女子代各位作主,可以嗎?”鈴雅看着冰月,眼睛從進入房間的那一刻起,就沒再看過墨厥了。

“嗯。”冰月淡淡地應到,雖然察覺到氣氛有些不對勁,不過一向淡漠的冰月並沒有插手。畢竟,她自己也有一個到現在都還沒解決的問題。

鈴雅得到冰月的許可後,自作主張地替他們點了一些〖臨夢樓〗的新菜色。冰月是彬星的“哥哥”,鈴雅自然要對他好一些了。彬星現在可是他們〖臨夢樓〗的主廚。點完菜,鈴雅也坐下來打算和他們聊聊。她也有一個月不曾看到墨厥了,表現出不滿的樣子,不過是爲了讓墨厥能更在乎自己。

“鈴雅姑娘,這次來除了用餐外,我還有一件事想和你談談,是有關星的。”冰月想代彬星開口,畢竟他們已經決定了要到魔武學院去。

“請說。”鈴雅聽到冰月語氣中的認真和凝重。

“如果星辭職的話,我想應該不會對你們〖臨夢樓〗造成太大的困擾吧。”冰月緩緩地道出。

“爲什麼?”鈴雅愣了一下,不明所以地問冰月。難道彬星對他們〖臨夢樓〗有什麼不滿?


“我和星想到阿蘭提斯魔武學院去學習。所以,星可能沒法兼顧〖臨夢樓〗的事,我也不希望星太辛苦。”冰月爲了避免鈴雅胡思亂想,也只好將計劃好的事告訴她。

“哦,原來是這樣。我還以爲彬星對〖臨夢樓〗有所不滿。既然是那樣,我也不好阻止彬星。如果彬星想要的話,他隨時能回來。”鈴雅並沒有阻止彬星的辭職

彬星忙完廚房的事後,趕緊到〖鈴墨花間〗和冰月他們會合。可當他到〖鈴墨花間〗的時候,冰月和墨厥都已用餐完畢。冰月一見到彬星進來,就站起來,準備和彬星一起到〖武〗去。而且她想墨厥也許要和鈴雅聊聊。

“星,我們走吧。厥,你就不必去了。”冰月對着彬星和墨厥說。

冰月和彬星兩人攜手離開〖臨夢樓〗,到冰月工作的地方──〖武〗。走到〖武〗,兩人沒有一絲絲的猶豫,迎面而來的唐之見到冰月來了,興奮地跑到冰月前面。

“冰月,你怎麼那麼遲纔來呢?。”唐之的語氣中有藏不住的興奮。

“我們是想向你辭職的。月和我要到阿蘭提斯魔武學院去學習,所以再也無法在你這兒工作。” 溺寵鬼醫毒妻 。在旁的冰月也沒有出言阻止彬星。

“那……你也可以兼顧啊!”唐之想不到藉口留着冰月,只好希望他能留下來做兼職。

“我不想她太累,自然不會讓她兩邊兼顧了。”彬星繼續說道。

“那好吧,不過如果你需要工作,可以再到我這兒來。〖武〗的大門隨時爲你而開。”唐之見兩人如此堅持,也不好再出言挽留。

“謝謝。”冰月向唐之道謝。

而另一方面,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在瀾曉家,來人正是小漭。他手裏拿着一封由邁德所寫的緊急書信。當幽冥看完了那封信後,他輕嘆了一口氣。然後回到房裏,隨手書寫了一封信給小漭,讓他帶回去給邁德,並囑咐小漭說他遲些再回去。 冰月和彬星辭去〖武〗和〖臨夢樓〗的工作後,兩人便回到瀾曉家。不同以往,這次優欣並沒有以歡樂的聲音歡迎他們兩人的歸來。而佈滿客廳的奇怪氣氛也感染了剛剛歸來的冰月和彬星。

“發生什麼事了嗎?”由於幽冥在場,彬星深知冰月的個性,也唯有由他開口發問。在加上,平常這時候瀾曉都不會在家,今天卻出乎意料地出現在客廳。瀾曉、優欣、幽冥三人都在客廳,優欣也示意冰月和彬星坐下。

“御龍騎士傭兵團那裏發生了一些事,我這幾天內必須趕回去。”幽冥回答彬星的問題,他的眼睛始終沒有看過冰月一眼。

“需要幫忙嗎?”彬星再次詢問,雖然冰月和幽冥鬧翻了,但御龍騎士傭兵團幫過他們,這是一件無法抵賴的事實。所以冰月也就沒有阻止彬星幫助他們。

“不必了,只是小事吧了。邁德大概不爽我離開太久,所以才讓小漭來,催促我回去。”幽冥以開玩笑的口吻訴說着。

“的確,你到帝國來也有一個多月了吧!不能怪邁德“想念”你的。他做副團長的在那裏忙進忙出,而你這個身爲團長的卻在這兒喝茶、休息。如果我是邁德,早就將你抓回去大刑伺候了。”彬星見幽冥如此輕鬆的態度,忍不住調戲幾句。

“那我應該慶幸你不是邁德了。”幽冥反駁道。

“你幾時走?”優欣以輕柔的聲音問幽冥。

“四天後。如果拖太久,某人會殺上來帝國的。”幽冥經過一番考慮後決定在四天後啓程回杜剌艮村。他希望能解決他和冰月之間的事再回去,他不想讓自己後悔。

“四天……”彬星低下頭,“啊!對了!我們還沒告訴你們,我和月要到阿蘭提斯魔武學院學習。”

“你剛纔說阿蘭提斯魔武學院!別看我這樣,我也是那裏的畢業生。”一直保持沉默的瀾曉在冰月和彬星迴家後第一次開口,他後面那句話倒是引起了冰月兩姐弟的好奇,一個將軍的母校,究竟會是怎樣?

“那裏的學費雖然很貴,不過確實是帝國最好的學院。不管是貴族還是平民,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是這學院的學生。能進入這學院的人,都會被釘上優秀人材的封號。那學院有一個特點,那就是入校的人都必須靠自己的實力,決沒有靠關係的空降部隊。”潤了潤喉,瀾曉繼續說道。

“就是說,你們也要離開了,對嗎?一旦成爲阿蘭提斯魔武學院的學生都是需要住在那裏的宿舍。”優欣想起學院的規矩。

“嗯。”冰月也打破沉默,除了彬星,只有優欣知道冰月的真實性別,所以冰月對優欣沒有拆穿她是女生的事,一直心存感激,也因此她對待優欣也比較溫和,沒有那麼冷漠。

“雖然不清楚你們的實力,不過我想你們應該可以成功通過入學考試的。”瀾曉拍拍彬星的肩膀,笑着說。

“你們還需要到學院去嗎?”對此,幽冥深感疑惑,無論是冰月的武技,還是彬星的魔法都極爲厲害,非常人所能比擬的。

“當然啦,這是我們來帝國的目的,不是嗎?”彬星口裏說着邁德爲他們打造的新身份,無辜的紫色眼珠轉也不轉地看着幽冥。

“是,是。”幽冥除了點頭以外,想不到任何的詞句來反駁彬星的理所當然。

“入學考試什麼時候舉行?”瀾曉想去替他們打打氣。

“三天內要到學院去報到,五天後是入學考。”冰月回答瀾曉的話,依然是一貫的淡漠。

“哦,我去幫你們打氣好了!”瀾曉提出自己的意見。

“你?算了吧!你還是別去的好,你的樣子很容易嚇到小孩子的。萬一他們和他們的父母告狀說,學院有熊!那該怎麼辦?”幽冥在說最後那句的時候,還特意裝作無奈的語氣。

“我看你是在妒嫉我吧!難怪我聞到酸酸的味道。”瀾曉反譏笑幽冥是在吃醋。

“我妒嫉你!!!別笑死我了,小曉。”幽冥白了瀾曉一眼。

“好了,好了。聊了那麼久,都餓了吧,我們去用膳吧。”優欣趕緊轉移話題,中止兩人充滿孩子氣的對話。這一天,就在五人帶有些不捨和凝重的氣氛下結束了。

第二天

冰月和彬星很早就起牀了,他們穿戴好衣物和披風后,就出門了。兩人手中拿着昨天敖翟給的表格,準備到阿蘭提斯魔武學院去報到。由於不認識路,所以他們也只好先到〖爾菲〗找墨厥。

經過墨厥的講解,他們順利地找到阿蘭提斯魔武學院。走到校門口,兩人只有用兩個字來形容學院的門口,那就是──誇張。一個足以容納百人同時進出的門,那證明這門到底有多大。米色的籬笆門上,還烙印着阿蘭提斯魔武學院這幾個大字。

走入校院,冰月和彬星沒想到只不過是報到而已,都有那麼多的人,大約估計都有三、四千人。人羣中爲數最多的是年齡介於十三至二十的男女。每一個人的臉上都流露出興奮以及喜悅。

好不容易擠到報名處,冰月和彬星才輕輕地鬆了一口氣。一個似曾相似的身影出現在他們的面前,身影的主人正是敖翟。他的眼神一接觸到冰月的披風,就忍不住變得癡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