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在她知道這個閨蜜凡事誇張,不想活的大事么,無非就是沒買到趁手的包包。

許諾顏愁眉苦臉:「早上去得太早,我不想在賓館碰見記者粉絲什麼的拿手機拍照亂髮,萍姐去買早點,我就等在路邊,都戴著帽子了,不知哪裡冒出來的一個老太太,你知道我最煩老太太,想躲,沒來得及,她上來就說我說面帶孤星桃花,我那個氣啊。」

去接新工作,最講究好意頭,這是行規,信不信的都願意遇見好兆頭。

趙寶萱從鏡子里看了看許諾顏的表情,氣得咬牙切齒語無倫次,清純甜美的萌系人設崩塌,那個菜樣還真不是裝的:「你發火了啊?」

許諾顏咬牙:「老子要是能發火就好了!她大爺的,老子真想一個巴掌甩她臉上,打得她說不出話來,就不用聽她詛咒老子了!」

趙寶萱拿夾子把碎發往頭頂固定住,露出又高又寬的額頭,開始往臉上塗卸妝油,輕描淡寫的:「那就把老太太的詛咒說出來讓我開心開心!」

許諾顏噴煙長嘆:「唉,那個老太婆說我這個面相,已婚的會離婚,有男朋友的會分手,單身狗會孤獨終老。」

趙寶萱瞠目結舌,這話夠狠,她差點沒法接了:「犯桃花不是你去禍害別人嗎?或者是別人看上了你的美貌要來霍霍你!從字面上來說,我這麼理解沒錯吧?」

許諾顏愣住:「是這麼理解嗎?不是別人來搶我的男朋友嗎?」

趙寶萱滿臉油光,拿著化妝巾的手停在空中,提高了聲音:「姓黃那個娘炮還有人想搶?」

許諾顏有點煩躁:「都說了黃奇宗跟我沒什麼咯,你都說過他是為了蹭我的熱度,上個工作結束之後我跟他都沒聯繫過。」

「這還差不多!」趙寶萱湊近到鏡子,小心翼翼的用化妝巾潤濕眼睫毛:「那你還有什麼好擔心的?」 許諾顏猶豫片刻,帶著決然的口吻說道:「萱,我想跟宋南柱公開!」

「宋,宋南柱?」趙寶萱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表情瞬間炸裂:「你什麼時候跟那個棒槌開始來往的?」


「噗~」

在她們身後的隔間里,突然傳出一聲極其輕微的笑聲,一聽就是男子發出的嗤笑。

許諾顏看看手裡的煙,已經來不及藏,於是迅速低下頭,垂下長發遮住半邊臉,抬起另一隻手捂住口鼻,假裝咳嗽。

趙寶萱從鏡子中看到自己身後不遠處虛掩著的隔間門板,眼角餘光瞄到自己腦袋頂上亂七八糟的碎發,嘴唇上塗了一層灰白的磨砂膏,黑色眼線被卸妝油暈開在眼睛周圍擴散……

滿滿的貞子即視感!

她一瞬間臉色白了又紅,紅了又白。

隔間門打開,一個穿著T恤牛仔褲的年輕男子走出來,目光和趙寶萱在鏡子里對上,揚了揚手裡的扳手和工具包:「水箱壞了。」

目光淡定,沒有被她的模樣嚇到,語氣還很自然,熟稔得像跟自家人說話。

趙寶萱氣不打一處來,怒視著年輕男子:「你修水箱怎麼不在門口立個牌子?聽見我們進來也不出聲?」

大爺的,修水箱開著門修啊!

關著門算怎麼回事?

變態佬!

「阿成知道我在裡面,我以為他會看著。」年輕男子淡淡的掃了一眼快把眼睛都給捂上的許諾顏,繼續對著鏡子里的趙寶萱笑笑:「我戴著耳機聽歌。」

他偏偏頭,給趙寶萱看他耳朵上戴著的藍牙耳機,摘了一隻下來給她們看。

耳機里的聲音不小,隔著一支胳膊的距離都能聽見鬼步舞曲的強節奏。

許諾顏放心了,沒聽見她們說什麼就好:「咳,水箱弄好了嗎?要不我們出去!」

「還有點漏水,要換水閥,暫時不能用,你們要用就用另一個。」年輕男子說完就大搖大擺的開了洗手間的門走出去。

許諾顏躥過去重新鎖上門,拍了拍震驚余慍中的趙寶萱同學:「喂,回神了!」

趙寶萱跳腳:「你就這麼放他走了?」

突然在洗手間里冒出一個男的來,正常一點的女孩子不是該花容失色驚恐萬狀的尖叫,或者出去喊人問問是怎麼回事的嗎?

這兩個人一個走一個送是怎麼回事?

許諾顏噗嗤一笑:「是哦,他長得蠻正點的,要是我拍張他的照片發到非死不可,我的粉絲一定會封他最帥修馬桶小哥哥。」

趙寶萱氣急敗壞:「仙女顏,你就不怕他在裡面偷拍偷聽嗎?」

許諾顏完全沒想那麼多:「他不是說是阿成叫他來修水箱的嗎?」

趙寶萱抓頭髮,狂躁:「親,你,不需要防著狗仔隊什麼的嗎?剛才要是我不用卸妝,動作稍稍快一點把衣服扯下來正在換,那不就走光了么?或者換成你在這兒換衣服,那些照片和視頻要花多少錢才能擺平啊?」

許諾顏眨眨眼睛:「我還沒紅到能被狗仔隊追著跑的程度啊!走在路上有粉絲能認出我來找我要合影要簽名我就謝天謝地了好不好!他戴的音箱耳機我也有一對,立體聲超贊的,聽音樂的時候簡直能隔離全世界啊,就算是不聽歌,光是戴著就有隔音的作用。」

趙寶萱咬牙切齒:「走光!我在說走光的事!」

為什麼話題總會奇異的歪掉?

好無奈!

許諾顏聳聳肩:「看他的樣子,是不認得我的吧,都沒多看我一眼!你看,我是叉開手指遮臉的,他要看最多看到我的指甲雕花,他應該沒聽出我的聲音,咳,萱,你你你,咳咳,你包得嚴嚴實實的,唯一露在外面的就是你的大腦門兒。放心,等會兒只要把劉海放下來,換上我剛買的裙子,我保證你走出去,連阿傑都認不出你來!」

趙寶萱都已經沒法正視自己的妝容,說是萬聖節妝也不為過:「我無所謂形象不形象的了啦,我只是想說你就一點懷疑也沒有嗎?」

「有啦有啦我思考過的啦!」許諾顏極力想安撫趙寶萱的怒氣,胡亂找著說辭:「嗯,剛才那個修水箱的,嗯,是他先在裡面修水箱,我們後進來的,我們兩個一進來就說話了,水盆這裡水聲太響,我們就沒留意裡面有沒有其他人,要說沒道理,也是我們吧!」

趙寶萱服了:「你這麼單蠢,你舅舅知道嗎?」


遇到這種事,總是女孩子吃虧啊!

在這種情況下,就是沒理也要找回場子啊!

哪有找自己錯的?

就顏顏這智商,何時能混到女主?

許諾顏捂著心口:「扎心了老鐵!歐歐,萱,那你在這裡換衣服,我出去找阿成問問?」

「算了。」趙寶萱放棄了追出去問清楚的打算,正事兒還沒說呢:「顏顏,你說下那個棒槌,你是怎麼回事啊,我不是一早就跟你說過棒槌不適合你嗎?你之前還說你們沒聯繫了的!」

許諾顏大言不慚:「萱,我見過宋南柱的家人,他雖然是單親家庭長大的,可是他媽媽是個非常善良非常溫柔非常樂觀的人,以後我們婆媳相處肯定不會有問題的。」


趙寶萱驚呆了:「你偷偷的去見家長了?什麼時候?」

許諾顏也不隱瞞:「就是你上個月去歐洲的時候,我陪我表姐去那邊整鼻子嘛,醫生約的時間有富餘,我們就去購物,我還給你買了小粉瓶,呵呵,恰好碰到宋南柱媽媽在精品店。」

解釋就是掩飾!

哪有那麼多恰好?

趙寶萱懶得追問細節,直接說道:「你們約好了在那裡偶遇是吧!」

許諾顏沒有否認:「我就是跟他們打了個招呼,都沒坐下來喝咖啡,就算是被記者拍到或者粉絲看到也不怕,連我表姐都以為真的是偶遇。」

趙寶萱嗤了一聲:「你還想讓我表揚你演技好啊?鬼鬼祟祟的對你有什麼好處?」

偷偷摸摸的,氣場會變小!

許諾顏努起嘴:「所以我想公開啊,以後就不用遮遮掩掩的了啊。現在情侶檔很賺錢的!」

「你要賺錢就回你家去上班啊!去找門當戶對的,能養得起你的!」趙寶萱兇巴巴的再來了一句:「那個棒槌會拖累你!」 「你妻子的身體,已經被『蠶道』吞噬得支離破碎,我可以肯定地說,只要沒有了這股寒氣的影響,『蠶道』一定會破體而出!」

東方修哲說到這裡停頓了起來,那雙陰陽眼極速地運轉著。

古盟緊張得都快要窒息了,他知道眼下能夠帶給自己一絲希望的人,只有東方修哲了,如果東方修哲再無能為力,那麼就等於宣判了他妻子的死刑。

「我有一個辦法可以一試,不過,卻有著一個十分重要的前提!」東方修哲說到這裡,兩眼鄭重地盯著古盟。

「什麼前提?」

「我必須要與你的妻子簽訂主僕契約!」東方修哲表情認真。

古盟身體一震,沒有立即做出回應。

「你不要誤會了,我這可不是趁火打劫,而是我要嘗試的這個辦法,必須是與我有契約關係的人才行。」

說到這裡,東方修哲伸出手掌,剎那間,一顆由植物編織而成的跳動心臟赫然出現在掌心之中。

「不瞞你說,利用植物構製成身體器官,只有與我有契約關係的人才可以持續維持,不然的話,這種植物的破壞力,絲毫不比『蠶道』弱。」

「但是你也知道,契約一旦完成,便無法再廢除,要不要進行這種治療,需要你來決定!」

話已經說到了這個份上,剩下的事情就留給古盟抉擇了。

古盟在沉默了數分鐘后,突然堅定地說道:「請少主救治我的妻子!」

東方修哲對於古盟的這個決定很欣慰,伸手拍了拍古盟的肩膀道:「放心吧,我一定會盡全力的,而且你也不要想太多。就算與你妻子簽訂了契約,你的妻子還是你的妻子!」

接下來便是救治的準備工作了,為了確保萬無一失,東方修哲雙手結印,在四周布置起結界來。

與此同時。數百張咒符懸浮於水晶罩之上,散發出詭異的光芒來。

古盟神情緊張地站在結界之外,他除了在心中祈禱,什麼忙也幫不了。

東方修哲的陰陽眼高速運轉,幾個呼吸之後,靜靜躺著的水晶罩緩緩飄了起來。

東方修哲站立於水晶罩的下方。手臂一揮,無數條頭髮絲般的植物鬚根直接將整個水晶罩連同裡面的女人包裹成了一個粽子。

「刷刷刷~」

舞動著雙手,將一道耀眼的光柱投射到這個巨大的「粽子」之上。

「嗡!」

一聲嗡鳴之後,就聽見「咔巴」一聲,水晶罩竟然碎裂開來。

「就是現在!」

東方修哲的眼中暴射出一道精光,在他的意念控制下。那些髮絲般的鬚根,如針一般刺入了女人的身體里。

「吼~」


就在這時,一聲沉悶的怪異吼聲突兀地傳出。

緊接著,就見女人的腹部一陣劇烈的起伏起來。

「噗~」

一道黑影破體而出,詭異的是,竟然沒有一滴鮮血流出。

這個時候,東方修哲的植物能力發揮出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就在「蠶道」破體而出的那一刻。那些鬚根已經將女人的傷口修復到肉眼無法分辨的地步。

「吼~」

蠶道破體而出,再一次發出一聲嘶吼,比剛剛的那一聲響亮了很多。

這是一隻外形乳白色,猶如一根鞋帶的蟲子,它的下腹,長著密密麻麻的觸角,身體的前與后,各有一個紅赤色的圓圈。

蠶道從沉睡中醒來后,立即表現出對食物的饑渴。


猶如一道白光,它急速向著東方修哲衝來。

在這結界裡面。東方修哲這個活人,遠遠要比那個女人更所有吸引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