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斌在方圓幾十里內,都找了一遍,卻沒有任何發現。

鄭歌回到房間,抱起自己弟弟的屍體,幫鄭凱閉上眼睛。

姜斌走進來,說道:「沒有搏鬥的痕迹,也沒有反抗和呼救,和黃伯梁一樣,都是瞬間死亡。連傷口都一樣,都是後腦上開了一個洞。鄭凱和黃伯梁,是被同一個人殺的。」

「古崢!」鄭歌咬著牙,瞪著眼,額頭因為太過激動,而青筋暴露。他仰天大吼,一聲聲叫著雲崢的假名。

「早知道是這種後果,我就不讓鄭凱來學院了。」鄭歌有些後悔的說。

這邊的動靜,引起別人注意。一個曼妙的身影飛進房間,看到鄭凱的屍體,踉蹌一下摔倒在地上。

「鄭凱!」進來的人,是翼氣女武者柔姨,她衝到鄭凱屍體前,悲聲高鳴,語調悲切,如杜鵑泣血。

「我去殺了古崢,給鄭凱報仇!」柔姨站起來,就要去找雲崢麻煩。

鄭歌攔住她說道:「你不是學院的人,對學院學子出手,會被擊殺的。這一次,我們都確定是古崢殺的人,我們要計劃好,不能給他狡辯的機會。不然,他有學院護著,誰也動不了他。」

雲崢快速的往自己的庭院走,並用意念控制黃金甲蟲,也極速的趕到自己庭院。

然後雲崢叫來小胖子魏鵬,讓他帶著自己的守衛出去。說是有事要做,讓他們先迴避一下。然後,雲崢叫來古充一人。


古充來到,雲崢與他正常閑聊,控制黃金甲蟲,接近慢慢來到他的後頸,然後忽然發動襲擊,先用鎮血魔珠鎮壓,然後命令黃金甲蟲攻擊,將古充瞬間殺掉。

殺古充,雲崢也是迫不得已。鄭凱已經想到,要抓住他的家人威脅。而知道雲家所在的,只有古充和他的手下,還有雲煙小萌。雲崢對雲煙和小萌絕對信任。但古充他們,雲崢卻不能冒險。

而更重要的是,鄭歌和姜斌發現了黃金甲蟲。他們一定會按照這個線索來追查。而古充他們,都見過黃金甲蟲。只要查到他們頭上,就很容易暴露。

最恐怖的還是,黃金甲蟲來自閻王殿。若是被人認出來,閻王殿一定會插手。到時候,青城學院甚至都保不住自己。

隨後,雲崢把古充的屍體藏起來,又將古充的兩個手下,一一的叫來。如法炮製的,雲崢將他們一個一個的殺死。

接著,雲崢釋放出血氣罡勁,在房間內肆意揮灑,將房間破破壞的破破爛爛。然後,雲崢將三人的屍體抬出來,偽裝成戰鬥過的樣子。

將這一切做好之後,雲崢慌慌張張的,一邊往外跑,一邊喊救命。

而黃金甲蟲,就在雲崢的身後跟著他。造成一種,黃金甲蟲正在追趕他,而雲崢瘋狂逃命的假象。

雲崢的呼救聲太響了,引來很多人觀看。甚至有人直接衝上來,想要救他。

雲崢一路往書院方向跑,感覺看到的人夠多了,就悄悄的將黃金甲蟲藏起來。

忽然,雲崢覺得不夠保險,靈氣高手神通廣大,說不定能找到。於是,雲崢在一個沒人的地方,讓甲蟲進入自己體內。默念造化烘爐,試著讓造化烘爐吸收甲蟲。

結果,竟然成功了。黃金甲蟲進入了造化烘爐的鼎內,沉在其中,彷彿死了一般。雲崢意念一動,甲蟲動了一下。

雲崢這才放心,存入造化烘爐內,誰也找不到。

雲崢剛剛將黃金甲蟲藏到鼎內,正院長突兀的出現在他身邊。

「發生了什麼事?你為何呼救?」正院長非常焦急,他對雲崢非常重視,不能讓他有事。

雲崢驚恐說道:「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一隻金色的甲蟲想要殺我,我的守衛為了救我,卻被甲蟲殺了。我一路逃跑,來到這裡。那甲蟲就消失不見了。」

正院長焦急的在雲崢全身上下檢查,問道:「你怎麼樣?有沒有受傷?」

雲崢黯然說道:「我沒事,但是我的守衛,都被那黃金甲蟲殺害了。」

正院長打出真氣,包裹住雲崢,說道:「我跟你去,咱們去看看。」

正院長速度飛快,眨眼間就來到雲崢的庭院。這時,雲崢的庭院前已經聚集大量的人,還陸陸續續的有人趕過來。

雲崢的庭院內,滿目瘡痍,到處都是被打碎的碎片。正院長身為靈氣武者,一眼就看出,這是外放的罡氣照成的。

雲崢不是罡氣武者,就排除了這些痕迹,是雲崢照成的可能。走進大廳中,就看到三具屍體,無規則的散亂著。

看到這些屍體,雲崢眼圈立刻紅了,擠出好多淚,悲傷著將他們擺放好。

正院長查看屍體,說道:「傷口上沒有真氣痕迹的殘留,三個人都是一招致命。你說的那種蟲子,很致命啊!古崢,跟我說說,那蟲子長什麼樣?」

雲崢搖搖頭,說道:「我不知道。他速度太快了,我根本看不清。是古充說那是蟲子,我才知道。不過,還有其他很多人也見到了。」

院長於是問其他人,但是所有人都表示,只看到一道金線,看不清具體的樣子。

「他們的死因,和黃伯梁很像啊。很可能是同一個人所為。看來,是有人盯上我們青城學院,想殺戮我們的天才。」正院長沉吟的說道。

聽到院長這樣說,很多人都不寒而慄。就連怪胎古崢,都被那蟲子追著跑。甚至他的三個翼氣守衛,都被殺掉了。他們這些學員,遇上那蟲子,還不必死無疑。

顧先生寵妻有度 ,眾人心驚膽戰,人人自危。


「讓開讓開,不要讓殺人兇手跑了。」

這時,外面傳來很多人叫囂的聲音。外圍的人叫道:「是陳副院長,大家快讓開。」

人群中讓開一條路,陳副院長走在最前面,帶著他的學員們,走進雲崢的庭院。在這些學員的後面,有人抬著一個擔架。擔架上的人臉上蒙著黑布,是一具屍體。

「捉拿殺人兇手古崢,為我弟弟和黃師兄討回公道!」 雲崢跳出來說道:「鄭歌,你不要含血噴人。無憑無據的誣告我,小心我告你誹謗。」

「誣告你!」鄭歌怒哼一聲,揭開擔架上的白布。白布下面蓋著的,正是鄭凱的屍體。

「我弟弟,剛才被你殺了,和黃師兄的死因一樣。他們倆都是與你有仇的,你說不是你殺的。誰相信?」

姜斌站出來罵道:「好你個古崢,真是好歹毒的心腸。」

雲崢說道:「你胡說什麼?我跟鄭凱師弟,早就化干戈為玉帛了。這件事,很多人都能給我作證。我怎麼會無緣無故再去殺鄭凱師弟。」


「對啊,我親眼看到的,兩人把手言歡。」

「不錯,我也看到了。古崢師兄,已經和他和好了。」

在場很多學子,紛紛為雲崢證明。

正院長從房間里走出來,問道:「發生了什麼事?」

鄭歌等人一看正院長也在這裡,頓時一驚,難道古崢又找正院長袒護他?

「院長,茲事體大,必須要查清楚。」陳副院長開口說道。他語氣很生硬,態度很堅決。

鄭歌等人心中大定,有陳副院長撐腰,今天無論如何也要拿下古崢。

鄭歌說道:「院長大人,我弟弟鄭凱被古崢殘忍的殺害了。」

雲崢叫道:「不要胡說,你說我殺的,你親眼看到了嗎?有誰可以證明?」

正院長皺眉問道:「你弟弟是什麼時候死的?」

鄭歌說道:「半個時辰之前!」

正院長的臉色,立刻變得很難看,說道:「半個時辰之前,古崢就和我在一起。還有七位學院丹師作證。就算我說謊,丹師也不會說謊。」

鄭歌神色一變,這個古崢,怎麼又有不在場證明。

陳副院長說道:「或許,他是預謀好的。或許,他有特殊的手段。」

鄭歌喜道:「是了,我弟弟是被一隻金色的甲蟲殺死的。姜斌長老也看到了。一定是他古崢操控蟲子,殺了我弟弟。」

在場眾人,全都臉色十分怪異的看著鄭歌,正院長說道:「你說的黃金甲蟲,不久前剛追殺過古崢。是我救的古崢。這件事,在場所有人都看到了,你可以問問他們。」

「對啊,我也看到了。」

「我可以作證。」

「我也可以作證。」

「我們都可以作證。」

圍觀的學員們,大多數開口表態,願意為雲崢作證。

「你們……」鄭歌憤怒異常。

姜斌開口說道:「是他賊喊做賊,為了擺脫嫌疑,故意讓甲蟲追擊自己。黃伯梁和鄭凱都死了,為什麼他遇卻甲蟲沒有死!」

雲崢冷笑道:「欲加之罪,何患無詞!」

陳副院長道:「其實,證明是不是古崢殺的人,其實很簡單。叫他身邊的人來,仔細詢問,古崢是否有一隻黃金甲蟲。」

「不用問了,」正院長說道,「古崢的守衛,為了保護古崢,已經犧牲了。」

「什麼!」鄭歌大叫。

姜斌盯著雲崢,道:「你真是好狠的心啊!」

「一定死他自己殺的,他為了殺人滅口。」鄭歌高呼,他們剛想從雲崢守衛口中,詢問雲崢家族的所在,他的守衛就死了。還是在這種時候,他們確定是雲崢殺的。

「真是胡攪蠻纏!」雲崢冷哼。

陳副院長冷冷看了雲崢一眼,心中暗暗驚訝於雲崢心思的縝密,竟然生生的為自己擺脫了嫌疑。他又說道:

「他不是還有一個妹妹嗎?把所有和他相關的人,都叫來。」

正院長搖頭說道:「此事和古崢無關,不過,為了證明古崢的清白,讓你們相信,就把和古崢有關係的,都叫來吧。」

不一會,雲煙小萌,還有小胖子魏鵬,都來到現場。他們都表示,沒見過雲崢有什麼黃金甲蟲。

「嗯!」陳副院長注視他們,冷冷說道:「你們,要對自己說的話負責!」

雲煙和小萌,被他氣勢壓迫的簌簌發抖。雲崢擋在雲煙和小萌前面,怒視陳副院長道:「達不到你們的目的,就要威逼利誘嗎?」

正院長眉頭緊皺,輕聲道:「陳院長,過了。」

陳副院長一言不發,只是定定的望著雲崢。

鄭歌叫道:「是他們串通一氣的。我們可以去他的家族調查,一定可以查出來。」

「夠了!」雲崢高呼,「禍不及家人,你想找我的家族,是想要全面開戰嗎?」

「是又如何!」鄭歌針鋒相對。他現在,就想知道雲崢家族所在,以此威脅雲崢。現在知道雲崢家族的人,都死了。雲崢和他妹妹,一定不會泄露的。

「好了,」正院長站出來說,「這件事情,和古崢無關。古崢也是受害者。從現在開始,青城學院戒嚴,不準外人進入,全力追查兇手。」

「慢著!」陳副院長又開口說。


正院長不悅說道:「你還有何事?」

陳副院長說道:「想要知道黃金甲蟲,是不是古崢的,我們用真氣檢查一下就可以。」

「好,那我就叫上他們三個,一起來檢查!」正院長說著,分出一道真氣靈身。然後幾個呼吸的功夫,另外三位院長,就來到雲崢的庭院。

「我們一起出手,讓你徹底死心!」正院長大吼著,他身邊忽然產生巨大的狂風。

陳副院長叫道:「這次,一定讓他百口莫辯!」

緊接著,五位院長身邊,都掀起巨大的狂風。他們身上的衣服,翩翩舞動,頭髮飄動而起。狂風從他們身上,開始向四周蔓延。

雲崢就感覺到,五道不同的意志,在自己身上來回的掃動,將自己每一寸血肉,都檢查一個遍。

雲崢令造化烘爐沉寂,將血氣死死掩藏住。

五道意志中,其中四道在雲崢身上查了一遍,就離開。還有一道,好像不甘心一般,不停的查看,甚至想要侵入雲崢的識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