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了,有什麼事情嗎?”身前的衆人都在行走,葉軒突然發現男人不見了,有些詫異,見他聽到您在原地,也是不打擾,片刻後,見其搖頭,方纔小心翼翼的說道,這個男人他說話先來都是小心翼翼的,不爲別的,就是因爲這個男人的實力。

這個男人是他夫妻年花費中勤請來的保鏢,實力非凡,尋常的幾個武宗借別人無,在其手下也是撐不過幾招,因此,對於這個傢伙,即使像葉軒這樣浪蕩公子式的人物,也只好套好咯額,畢竟他的日子還指着他保護着。

“不知道,剛纔我明明天減了一陣不同尋常的腳步聲,現在想起來好像不太像是人類的腳步聲,倒像是別的聲音。”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男子將心中的感覺說了出來。

“好了,老師,你總是這麼的疑神疑鬼,我一定會沒事了,現在可以走了吧,我還等着去看我的那幾個小娘子呢,那幾個小囊字的滋味,可是相當棒的,比起帝國的那些小金庫雖然差了一點,但是滋味可是相當好的,師傅,要不要我送你一個。”聽到心中的疑惑接觸,葉軒毫不在意的笑了笑,對着這個老師,輕輕一笑,笑道。



“呵呵,還是不要了吧,大少爺的娘子,我可是不敢。”擺了擺手,男子苦笑道。

微微點了點頭,葉軒也不再停留,帶着一臉的換魁岸感覺,和**燃燒的內心讓衆人賈逵阿蘇,畢竟這個小山,和他家府邸的距離也是不近的。

“嗖嗖嗖”

突然將,無數的石子化作漫天的攻擊,對着行走的衆人撲面而來。

正在行走的男子,臉色陡然一變,身體內的鬥氣立刻暴涌而出,但黃色的鬥氣從他的身體內縈繞而上,旋即分出一本分,將葉軒的身子覆蓋,金黃色的鬥氣,使得原本就有些英俊的葉軒,看起來更加的光彩照人,只是此刻他的表情有些讓人不敢恭維。

“嘭”

一顆石子,猛然打在其中一個護衛的腦袋上,沒有任何防備的烏黑,腦袋被帶着淡藍色氣體的雷電擊中,身子陡然江景,旋即,在衆人驚訝目光中,瞬間爆炸開來,豔紅色和白色的混合味,散發出的噁心氣味,瞬間瀰漫開來。

與此同時,更多的石子撲面而來,將衆人的沈子龍趙氣餒,是自上所散發出來的強大氣勢,讓衆人的臉色陡然一面,心中的壓抑感覺瞬間提升到極致,就連那個被葉軒乘坐老師的男子,也是一臉驚駭的看着攻擊,旋即衝着衆人大吼道:“快,快保護好自己,將鬥氣化作鎧甲,快。”

可是,話音還沒有說完,一絲手指般粗細的淡藍色的閃電,在空中劃過一道痕跡,從他的喉嚨洞穿而過,帶着驚訝和憤怒的眼神,瞬間消失了神賽,自拔顫動,卻是一絲兒話音都沒有發出,被東川的紅龍,上靠中書監擴大,眨眼間的時間,鮮血井噴而出,王若血紅色的噴泉一般,奪人眼球。

“着,這是怎麼,怎麼回事。”望着突然打下的那男子,行走中的葉軒,眼瞳陡然一縮,對着衆人大吼道:“快,快保護我。否則的話,我叫我老爹,一個個的將你們全部殺光,快,快保護好我,保護好的人,將的黃金前兩,賞,賞美女五個。快。” 此話一出口,衆人的眼睛都紅了,他們這些跑江湖,在刀口上混日子的,那個不是圖一個功成名就,而功成名就最終的結果,就是擁有無數的美人和黃金,此刻都有了,那還等什麼,當下身形移動,都擋在葉軒的身前。

“哈哈哈,葉軒,你這個卑鄙無恥的傢伙,死都零頭了,居然還想走吹水的掙扎,既然你們那麼忠心,我今天就爲民除害,先殺掉你們這個爲虎作倀的爪牙。、”一道虛無喵喵的聲音響起,衆人的不由自主的起了一身雞皮嘎達。

“啪啪啪”

三個石子不知道從哪裏報社惹來,直接洞穿了三個護衛的胸膛,鮮血宛若點點硃紅,立刻從中井噴而出。

“你們在看什麼,還不趕快給我,保護好我,快。“葉軒語無倫次地叫着,但是,已經沒有人和他中心了。

“砰砰砰砰”

最後剩下的四個人,胸膛發出一聲悶聲的響聲,旋即胸骨破碎的聲音應聲而起,帶着一臉的不敢,身子緩緩套取。

“噗”

煙塵飄起,人影都已經躺下,出了一個呆呆的葉軒。


“你到底是賀歲,避孕藥裝神弄鬼,快給我出來。”葉軒望着四周的私事,心中大海,嘴巴都有些不利索了,雖然他也殺過人,可是從來沒有見過這麼詭異的方式,就連那個保護她的人都被一棵石子凍瘡了喉嚨,這樣的陣仗…太可怕了。

“哼。”冷哼聲響起,一個人影從天空的遠處慢慢巔峯花醒過來。

聽得這個聲音,葉軒眉頭一皺,旋即長大了嘴巴,扛箱天空,待得任英傑金額時候,身子一震擦汗的耨,腿腳一軟,一屁股跌倒在地上,“陳凡,你別,別,別殺我,我給你錢,給你很多很多的錢,我們家有的是錢,你要多少有多少。”

天空的不遠處,在那裏,一個銷售的少年,身披紫袍,緩緩飄過來,眨眼間,就到了跌落在地上的葉璇面前,臉色品經,沒有說話。

“你別這麼看着我,我保證,絕對給你錢,要不然,給你女人於無形,我的校園裏面有很多的美女,各種各樣的人體挑選,他們都是我從各個家族裏面奪過來的人,有的我還沒有碰呢,大家都是男人,如果你壓迫的話,我都給你怎麼樣?”

陳凡依舊不說話,眼神平靜,好像看死人一樣。

葉軒被陳凡的視線盯着,麼鞥的打了一個哆嗦,半跪在地上,不斷地顫抖着,眼淚嘩啦啦的留下,泣不成聲:“求求你,求你,放過我吧,你想要什麼我都給你,對了,這是我的空間戒指,裏面都是錢,有很多很多的錢,只要你放過我,我現在就給你。”說着娿,急忙的將食指上面的空間戒指拿出來,攥在手中,對着陳凡急聲道。

“這裏面會有多少錢,我就不相信你這麼一個大少爺,沒有事情會把錢帶在身上。”眼光沒有在空間戒指上停留,陳凡冷冷的望着他,不屑的說道,可是眼神卻是稍微動了動,直覺告訴她,這個傢伙,很有可能將金錢戴在身上,並且金錢還不是少數。

“有很多錢,很多錢,真的,你不相信,我現在就將這些錢取出來給你。”葉軒急聲道,他現在很明白自己的處境,他不過是陳凡倒下的一塊肉,想怎麼樣就怎麼樣,根本沒有一點談判的餘地,想要逃走,就要付出極大的代價。

“呵呵,也加大公子果然是出手不凡,竟然可以拿出這麼多的東西,來換取你的一條命,你覺得你的這條命,就只這麼一點錢嗎?”

聞言,葉璇一愣,旋即狂喜,陳凡的這句話,令他恍然大悟,他趕忙手掌一翻,一塊寶玉出現在手中,恭敬地說道:“這塊寶玉,是我們家族的牀架之寶,只要將它戴在身上,吸收天地靈氣的感覺,就會加強很多倍,這些年我一直將它戴在身上,所以才修爲提升的這麼快,這個東西絕對是無價之寶,只要你放了我,我就可以報他給你,對了,連帶着財寶設麼的,你要多少就有多少。”

聽得這話,陳凡不僅不輕輕一笑,望着也選手中的這塊玉,泛起了波瀾,傳聞中,作爲天地間的靈寶,的確有這麼幾塊寶玉,只要被帶在身上,就可以增強吸收天地靈氣的速度,這些對於一些歌實力低微的人來說,算得上寶物,可是對於他來說,也只是療傷語無了。

現在陳發的境界,已經達到了武王后期,只要再來一點突破,就可突破到無蹤的級別,雖然如此,他的實力在京過了那麼多的白骨後,依然可以和一般的武尊戰鬥,紫色的詭異鬥氣,再加上各種各樣的神器功法和攻擊手段,還有魔界王者的那個累點出阿城,只要不出意外的話,它可在透體情況下,殺死任何一個沒有多少防備的武尊。

紅花婆婆的實力,他感覺挺厲害的,可是經過了那個吞噬祕法的提煉之後,得到的能量和那個閃雷也差不多,因此他推斷出紅花poop的等級差不多在吳尊初級,可是,宗師陳凡總名義上,還是算錯了一點,紅花婆婆的實力既然可以在紅咯的天榜上面擺上名次,那麼保命的手段怎麼會低呢。

這次不過是因爲疏忽大意,才讓陳凡得了空子,如果真正的單打獨鬥的話,怕是十個陳凡都不是他的對手。

“你的東西,受石化,並沒有讓我長生多大的興趣,相反,我對你這個人到是挺感興趣的,我真的不知道你是哪裏來的那麼多的錢財,可以僱傭紅樓裏面的殺手來殺我,聽說那個殺手的實力還是挺強的,他到底是誰呀?”陳凡裝模作樣的疑惑道。

“你,你多想了,我沒有找喉嚨裏面的殺手,殺,殺你,我只不過是讓我的嚇人,隨便找一個人…”說着話,他突然一愣,趕忙捂住自己的嘴巴, 可是看到的卻是陳凡的笑臉。

“讓你的嚇人去找人來殺我,我想你的這個嚇人,應該狠的你的寵愛吧?”陳凡冷笑道:“我告訴你,葉軒少在這裏跟我裝蒜,你是什麼樣的東西,大家都知道,仙子阿我擠壓殺了,爲民除害。”

宇軒已經,剛忙跪下身子,對着陳凡不住的刻着相投,急聲道:“不要殺我,不要殺我,我這裏還有一個好東西,我姓你一定會稀罕的。”

“居然還有好東西?”陳飛那小隱隱的道,旋即看着剃頭米索着空間戒指的葉軒。

葉軒低下頭,摸了一把鼻子上面的鮮血,左手的手指微微張開,眼神一動,旋即手掌猛的一握,一柄通體紅火的寶劍突然竄出,紅箭上面,疑慮白色煙霧緩緩飄出,嫋嫋青煙票當初,葉軒的臉上閃過一絲後怕,趕忙將手掌一拋,長劍對着陳發飛出,而他身子在地上猛的一頓,體內的鬥氣加速運轉,加速逃跑。

心中對葉軒的行爲冷冷一笑,陳凡手掌一擡,淡藍色的閃電陡然出現,一股磅礴的威壓從其中傳射而出,淡藍色的閃電雷絲自其手掌尿尿而上,吱吱的聲音,在耳朵旁響起,乾笑一聲,屈指一彈,閃電驟然加速,對着撲面而來的赤紅色長劍攻擊過去。

“喀嚓”


閃電在赤紅色的常見周圍,繞了幾圈之後,只聽得一聲脆響聲因自其劍聖中響起,閃電動作一停,長劍頓時斷成兩截,旋即一絲手掌張文版粗細的裂痕,在意肉眼可見的速度,驟然增大,只是一瞬間的功夫,在一聲巨響中,化爲陳燕。

動作雖然發雜,但是隻是一眨眼的功夫,瞬息之間,閃電將長劍擊破後沒有任何的停頓,在空中劃破一道長痕,對着這腳底抹油一般逃走的葉軒,毫不留情的轟擊過去,死死**聲,將也選的心頭弄得七上八下,身上的雞皮嘎達驟然出現。

“吞噬祕法,給我出。”

間的閃電即將攻擊到葉軒,陳凡那手掌一抓,閃電停頓住,任由一臉淨額爲的葉軒,向着遠方逃走,陳凡手掌合攏在一起,嘴巴腫的聲音,宛若雷音一般,在空間中,閃現而出,瞬間,書店化作一個血盆大口,絲絲冷氣,從其中涌動而出,宛若地獄般的使者一樣,靈讓奔跑中的葉軒,心中咯噔一下。

“去”手掌一揮,陳凡的臉色平靜,嘴巴中擠出一個字,血盆豆蔻得到命令。像離弦的弓箭一般爆射而出,帶出人人的血腥問道,瞬間追趕上,噴跑這薛璇,好評不留情的長大嘴巴,讓的原本就可以容得下一個人的嘴巴,擴張的更大。

“噗”

在醫生吞噬的聲響中,嘴巴瞬間閉合,葉軒的那個俊美人影盡數被包裹其中。

順毛中,包裹着葉軒身影的那個淡藍色的血盆大口,以肉眼可見的距離慢慢縮小,伴隨着葉軒的淒厲慘叫聲,血拼的普遍爲,從中闖蕩而出,陳凡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手掌的微微一伸,旋緊猛然收緊,那個正在慢慢蠕動的藍色光影,瞬間收縮,在一秒鐘的短暫工附件,將一個人影,瞬間化爲虛無。

“葉軒,這個世界上以後就沒有你這一號人物了。”陳凡望着在藍光剛剛的那個地方,在那裏,沒有一絲地骨頭架子,只有蔓延在空中的氣態血氣迷霧,還有殘留下來的空間戒指,冷笑一聲,陳凡走上去,沉吟了片刻,袖袍一揮,將東西盡數收緊空間戒指中,人影一頓,紫色的鬥氣翅膀瞬間浮現而出,微微震動,人影漸漸消失。 客棧中,三個人對立而坐,蘇子安徽你一臉的擔心色賽,沒怒凝視着一旁的哥哥,焦急道:“哥哥,你說陳凡他到底幹什麼去了,等了這麼久都還沒有回來,是不是出現了深額爲限,那個葉璇是一個記恨的人,陳凡他辭去一定是凶多吉少……”

“妹妹,不要擔心了,車翻他從收留我們開始,都是有着大運氣相伴的,每一次遇到危難都可以逢凶化吉,這樣的人,應該是不會….“說着話,也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沉吟面課後,剛要開口,卻被端木邪刀給打斷了。

”你們都不要胡亂猜測,陳凡這個人,是一個擁有者非常神祕色彩的男人,它擁有着從始至終都看不透的感覺,每當我和他站在一起的時候,都爲他的氣魄所震懾,一個這樣的男人,絕對不會被區區一個葉軒所壓倒,我相信等待他的會是更廣闊的天空。“

兩個人聞言,都是一愣,但是剛想反駁的時候,緊緊光着的房門突然打開,一個人影閃身而入,挺直身子,望着焦急等待的衆人,微微一笑:”想不到還有人對我做出了評價,說實話,傲雲,你們兩個兄妹的評價我不剛農工委,可是端木額寫道這個傢伙的評價,我受之有愧啊。”

間的陳凡歸來,衆人都是已聯繫色,讓陳凡坐好之後,蘇傲雲甩開開口詢問道:“你不會是真的去攻擊那個叫做葉璇的傢伙了吧?”

“對啊。”陳飛那不置可否的點惡劣帶年頭,將目光望向桌上的酒杯,端起來喝了一小口,進軍你的品着,不是的觀察這種人,他知道,這個事情遲早都是要曝光的,那些個帝國的傢伙,沒有一個是吃乾飯的,一定會根據蛛絲馬跡找到他,是導入突進,他也不懼怕那些個人,之所以對這些人說出,還是因爲他們都是陳凡所信任的對象,絕對是這一輩子可以講背後,講給他們的夥伴。

淡淡的言語,從陳凡的嘴巴腫緩緩長當而出,使得原本熱熱鬧鬧的環境,頓時寧靜非常。

“嘶~”的ide看到陳凡的肯定目光之後,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也選的實力,在這麼多天的勤修苦練之下,已經隱隱有快呀要突破道武王中期的失禮了,這還不算最厲害的,他身旁的那幾個護衛,聽說都是武王級別的保鏢去,而他的那個所謂的老師,更有着接近吳尊的實力,這些人的實力,即使放到單個對戰,都不是他們可以應對的,況且,幾個人的實力相加,可不是一家一的感覺了。

“葉軒他們幾個人,一路行走,待得他們走到一個僻靜的蕭山的時候,我發動了攻擊,先將那個叫做什麼傢伙的葉軒師傅,給是啥了,然後就將葉軒那孫子,給抹殺掉了。”臉色平靜,陳凡i淡淡的抿了一口酒水,望着衆人,輕聲道。

“什麼?”沉靜了片刻過後,端木邪刀的聲音,瞬間打破了空間裏面的沉靜,粗糧的三門,使得整個小包間裏面,都是他的聲音。

“你竟然將那些個人完全打敗了,而且擊殺掉了。”

聽到端木邪刀的話,陳凡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心中卻是有些無奈,他本以爲那些個護衛或者也選的身上可以有什麼好東西,或者有什麼可以提供給他能量的高級人物的存在,可是到最後,才發現居然什麼都沒有。

那個空間戒指裏面,只不過是一座小山一樣額度金子,企圖的什麼都沒有,想到這些,陳凡不自覺的摸了一下自己的空間戒指,他在將金山搬出來之後,就把葉軒的那個戒指給丟掉了,畢竟留下這麼一個不知道有沒有禍害的東西存在,可不是什麼好事情,沒有危險的話還好說,若是其中的某些東西將他的心宗曝光,那麼他的身子絕對會想葉軒一樣,徹底消失。

“呵呵,氣勢你們不用這麼擔心的,那個也選的實力,不過普普通通,倒是他的那個師傅實力還可以,電腦室還是讓我給打敗了。”陳凡話音一轉,道:“對了,先不說這些歌不開心的事情了,給我說說,這些天我哥他到底在幹什麼呀,還有,端木邪刀,你的實力到底進步了沒有,我可是等着你的挑戰額?”

聞言,端木邪刀苦笑一聲,不自覺的摸了一下腰間的長刀,苦澀道:“你現在的實力都已經那麼厲害了,我還和你有什麼戰鬥的勁頭啊,不過,你放心,我一定回去找你戰鬥的。”

微微點了點頭,陳凡將目光看向蘇紫涵,蘇紫涵見到陳飛那看着自己,新你啊你移動,笑道:“你是想問我的情況呢還是你哥哥的情況。”

“都想知道。”無奈的撓了撓頭,陳凡怒了努嘴道:“當然,要是你都不告訴我的話,也沒有辦法,因爲,你要是不告訴我,我就不因娶你了,去找別人。去找…..

華軒兒。”

“華軒兒?”聞言,兩個人一愣,旋即無奈的,道:“華軒兒,這個小搖頭,字啊你走了之後,彷彿是沒有了什麼樂趣一般,成天鵝和紫涵瘋玩,可是,還是有時候會獨自一個人坐在一旁,我想他的心裏已經有了你了。”

聽到這話,陳飛你們能貢獻的一愣,華軒兒在他看來不過是一個還沒有呈現的逍遙兔罷了,和他作對什麼的,不過是對了玩鬧而已,可是今天的蘇傲雲的話,明顯是有些嚴肅了。

間的氣氛有些詭異,陳凡訕訕的笑了一聲,道:“華軒兒的這個小妮子,還是一個沒有長成的小葉頭騙子,我可是不惜和他有什麼記過的,相反,我還是比較喜歡我們家紫涵這樣的人呢?”

聽到陳凡的話,蘇紫涵冷哼一聲,沒有理會他,雖然臉色依然冰冷,可是內心依然是美滋滋的,片刻後,inzuiyixiao,道:“好了,現在的事情,先不去說了,和你說說你大哥陳軒的事情吧。”

“他現在天天裹着深居簡出的生活,聽說他已經突破到了無望的層次,現在正在加速鞏固期初,按照時間的估計,這個時候,應該可以出關了,但是,我們曾經去探望他過,發現還沒有出關,相比時間會要拖延兩三天。”

蘇傲雲,聞言,也是點了點頭,笑道:“對啊,陳軒這是的實力提升,都被遠方大力看重,再加上也選的這個傢伙已經死了,到時候,你大哥陳軒一定是我們帝國學院的第一個天才了,年紀輕輕就可以突破道這個層次,實在讓人驚歎啊,當然,你這個妖孽級別的人除外,你已經不屬於人類了,我想你可能渠道魔界和他們混上了一段時間。”

衆人都是嘩嘩的一笑,沒有在這個話題上做太多的計較。

可是,陳發卻是不通,聽到素要的話,心中明顯異動,魔界的生活,對於他來說,真的是一個大大的驚喜,不說成爲了魔尊的請傳弟子,有了那麼多的法術,但說在魔界和閃雷翔宇,然後吸收了他的全部能量,是的他體內的那份王者天賦轉接到了自己的身上,這樣的機遇,是有的人一輩子都換不來的。

王者天賦,這個詞在他接受了那個東西之後,方纔明白了,顧名思義,這個東西,只要得到了就會擁有望着一樣的能量,這樣的人,不說全部,就說大本服的人,只要開啓了的話,那麼那個時候摩羯的望着一定是他們,因爲王者天賦的力量,獅子啊好似太強大了。

大雷電術,這個事陳凡經常用的法術,可是他每一次使用的時候都有些北愛,因爲他的那個記憶中,總有個冥冥中的聲音告訴她,這點力量不過是萬分之一,如果得到了全部的力量,那麼在真個爲面,成爲成吧,都不是問題。

“或許,再吸收幾個王者天賦,會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兢兢的喝着酒,陳凡臉上飄起了一抹嫣紅之色,讓他看上去有着一股獨特的魅力。 幾天的時間說過去就過去,陳凡天天的和這幾個好朋友呆在一起,帶也是其樂融融的。

一天,太陽高高的怪哉天空上,火辣辣的陽光照射的陳凡的眼睛有種灼燒的感覺,陳凡在魔獸森林出行走,路過一條僻靜的小街道,無奈的擡頭看了一眼太陽,一股非常不詳的感覺使得他沒有辦法再次安靜下來,再次閉上眼睛,虛詞同時。他很明顯的感覺到到了有一股殺氣從不遠處奔襲而來。

“嘭”

倡導看來,陳凡也不懼怕,側身閃躲而拉開,雙臂一伸,鬥氣堵塞你好i保用而出,化作一個淡紫色的鎧甲將和走神包裹的嚴嚴實實的,旋即猛的一緊,頓時形成一幅竟敢不開的銅牆鐵壁,長刀看在鎧甲上,隱隱約約有叮叮噹噹的聲響傳出。

“是誰?給我報上名來。你家陳飛那大爺懶得和你這等無名鼠輩糾纏。”側身山躲開攻擊,陳飛那一個後天,旋即腳步在地上一個跺動,身子後方的鬥氣立刻,凝聚而成一對妖異顏色的鬥氣雙翼,身子騰空而起,站在半空中,俯視着下方的人。

來人很明顯是一個男人,明顯的后街,只是他的腦袋上帶着一個大斗笠,一身的蓑衣,非常令人奇怪的是這個傢伙,此刻明明是夏天,他卻吵了意見所以,真道是並不可怕,最爲可怕的是,這個人的手臂上竟然纏繞着一條通體銀白色的三尺長毒蛇。

毒蛇和它的主人,看樣子怪系不錯,市場的在手臂上擾動,擾動見,一對三角眼睛,冒出陣陣冰冷的歹毒,看樣子,確實是一個不好對伐的傢伙。

陳凡把眼睛一眯,眉頭稍稍皺了起來。腦海中的念頭飛速的翻滾着,現在他眼前的這個人,他可以肯定他從來沒有見過,不僅是那種打扮,就連身體內的那一股氣息,也是和他所見過的任何一個人都是不同的,這樣的極品人物,他可是認爲自己沒有這個福緣人士。

這個男人,一身的黃色草皮蓑衣,不知道是用什麼東西做的所以,此刻發出陣陣的異味,但是,這種味道,可是和一般的人身上的味道不一樣,這個味道,像極了那種傾向的定下滑,又好像是正在盛開的蘭花,分享的感覺,讓人忍不住吸了一口氣。

“我的名字,你不用知道,只是我這次是奉命來殺你的。”那個男子冷聲說道。

“來殺我,怕是你連我到底是誰,家住何方都是不知道吧。”陳凡笑呵呵的看着他,腦海中的念頭u幣住的翻滾着,這些天來,她所見識的東西,早已經超出了他的想象,那個處在天榜裏面的幾個巔峯人物,腦包會是他前幾天啥的那個紅花婆婆的老師,而眼前的這個男子,打扮的怪異程度和那個傢伙有的一拼了。

“呵呵,你的名字,我很是清楚,你叫做陳凡,自由習武的天分一般,大師不知道怎麼的特別喜歡女人,打小以偷看女字洗澡維繫好,但是張大了之後,似乎對女人沒有什麼興趣了,哦,不,應該說你只對一個女子有興趣,那個人就是現在就就讀於化纖帝國頂級學院的頭號美女,蘇紫軒。”

“蘇紫軒的名號,這個你肯定是知道的,但是,我很納悶這幾個月來,你居然沒有怎麼去見他,前幾天採取見了他,而且見了他之後,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應,所以,我可以肯定你是一個很善於將i幀記得感情隱匿在心裏面的人物,這樣說的話,似乎是太過於抽象,簡單易idandehua,你是一個很有城府的男人。”

陳凡皺了皺眉頭,望着斗笠裏面的那個腦袋,淡淡的說道:“沒有想到你瞭解的韓式挺清純的,可不可以告訴我你來找我到底是幹什麼的?”

“你猜呢?”斗笠裏面竟然傳出了一個小女孩一般的聲音。

“呵呵,你不會也是紅樓裏面的吧?”陳凡小隱隱的試探道,但是,說話的時候,拳頭已經捏的很近了,一絲絲沒有任何感應的鬥氣在周身上漫步開來,檯球案很清楚,現在是什麼情況,一個恨你沒有任何過節的人,竟然可以將你的行爲掌握的這麼通透,這隻有兩種可能。

一種是這個人有求於你,啪突然找到你,很不方便,所以用盡各種辦法將你的各種行蹤,資料調查清楚,這是大多數的可能,但是這樣做雖然很容易,可是缺點也是避免不了的,首先資料到底準不準確,沒有人知道。再者說了,如果那個人知道你的這種行爲後,幫不幫你辦事,那就更別說了。

第二種可能,就是這個人要找你的麻煩,而眼前的這個人恐怕就是後者了。

“陳凡,氣勢我來找你是想和你談一宗生意的,不知道你同故不同意。”那個兜裏裏面,忽然又變成了沙啞低沉的那聲,聽到這兩種聲音的轉化, 陳發的眉頭陡然一皺,他覺得自己音好像在那裏聽說這這樣的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