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你要走了?”周彤問我。

我點了點頭,說:“有點急事!等會過來!”

“那行,那我幫你看着吧!你給我個電話,有什麼情況,我聯繫你。”周彤顯得挺熱心的。

於是,我把手機號碼給了她,就出門打車,匆匆地去了傢俱公司。

前臺的女孩看見我,朝我笑了笑,我也笑了笑,說:“楊經理在吧?”

“在,這次你可是來的巧,楊經理正好在。”她說。

“她辦公室在幾樓啊?”我問道。

“上樓右手邊第四個辦公室,就是楊經理的。”她指着樓上,說道:“不過,她心情不太好,你注意點。”

我點了點頭,說:“謝謝你啊!”

說完話,我就上樓了。

這個女孩挺好的,只是不知道楊經理怎麼心情不好,那等會我還是看她臉色行事吧!

“砰砰……”

我敲了敲門。 “進來吧!”裏面有人說話了。

我推開門進去,見一個美女坐在辦公桌前,我猜她就是楊經理了。

“楊經理,你好!我是江曉,設計公司的。”我很禮貌的伸出了手。

她表情不太好,但依然站了起來,伸出手來,和我握了握手。

這個楊經理,很有氣質,感覺比葉雪的氣質要好上很多,只是精神上,又有那麼一點憔悴,而且我也好像在哪裏看過她。

“你把你的的設計方案,給我看看吧!”楊經理拿了支筆,看着我。

“這個,我來的匆忙,文案沒帶。”我還真有點不好意思,第一次來,就沒帶文案。

楊經理放下筆,說道:“那你就先把想法告訴我,等你回到公司,再把文案發給我吧!”

我答應了一聲,然後說道:“你們公司做會展,想在會展上獲得更多,更大的訂單,是不是?”

楊經理點了點頭。

“既然你們是賣傢俱的,那麼現在人們的生活觀念不一樣了。不僅需要前衛的樣式,更重要的是,環保!”我說。

“環保?”楊經理晃着筆。

“對,就是環保。”我繼續道:“環保說白了,就是你的產品,對消費者有沒有危害……”

“你等下,我讓你來是給我們設計會展的,不是來探討工藝流程的。”楊經理很嚴肅的說道。

我看着她,說:“我沒說你們的工藝。我的意思是,如果產品有毒物質多的話,別人肯定不會買,相反來說,那買的人肯定會非常多……要是你們的技術過關,在展會的那天,你們可以把傢俱裏的抽屜,都給續上水,然後買些金魚,放在裏面養着。這樣一來,客戶看見了的話,絕對是一個很好的宣傳,也一定會起到一傳十十傳百的效果……”

“嗯!”楊經理本來是靠在椅子上的,此時突然坐直了身子,對我說:“你的這個辦法,說不定真能有着奇效呢!”

她這麼一說,我更來勁了,接着說道:“當然,還不止這些,我感覺你們的會展,應該租一個大點的位子,然後搭個臺子……”

“搭個臺子?”楊經理看着我,說:“要唱戲麼?”

“唱戲肯定沒人聽!”我擺了擺手,說:“我琢磨着,可以搞一個內衣秀……來看會展的人,肯定都是全國各地的經銷商,而他們以男性爲主。你們在桌子上弄些零食,奶茶,然後陪着他們吃吃東西,看看傢俱養魚,再看看內衣秀……到時候,當場拍板的人,肯定不會少的……你想想,內衣秀啊,這要吸引多少人來看啊……”

“內衣秀,你可真能想得出來。”楊經理頓了一下,說:“你的這種理念,我還是比較認可的,不過……”

她說到這裏,就不說話了,可是,這設計到底由不由我們公司做呢?她這個時候還賣起了關子。

我盯着她,有些緊張,手心裏的汗液都出來了,生怕她先揚後抑。

“不過,我們這邊也是要有預算的……”她想了下說道:“這樣吧,你先回去。把你的設計文案,還有報價都給我發過來。我再給你信!”

楊經理已經下逐客令了,沒有辦法,我只得站起來,和她告辭。

不知道爲什麼,這個楊經理看起來很是面熟,但就是想不起來,在哪見過的。

而且,看她好像心事重重的樣子,也不知道,這筆單子會不會拿下來……這沒當場拍板,也沒當場拒絕,機會應該還是有的……

我打車回了帝豪酒店,來到了周彤她們的房間。

周彤不在,那個先前收了我錢的女人,見我來了,立刻走了過來。

“你可算來了。”她拿着手機,問我:“這個電話,還要不間斷的打麼?”

我一看都五點了,還打什麼打?

於是說道:“不打了……不過,那個胖子走了沒有?”

她出了口氣,說:“終於不用打了……呃,你說那個胖子,我的兩個姐妹說,早都走了!而且也沒發現房間號被我們換了……只是……”

“只是什麼?”我看着她問道。

她一臉的戲謔之色的說:“只是他用了不少的泡泡。”

“什麼泡泡?”我沒懂她的意思。

她看了看我的那裏,又給我來了幾個飛眼。

我低頭看了一下,這才反應過來,原來是保護罩啊,不得不說,她做這一行,真的沒有屈才,穿着大膽,言語大膽……只是一想到她男朋友也在,我總感覺有些彆扭,而且很彆扭。

“那我開的那間房,有人來麼?”我又問道。

她搖了搖頭,說:“這個就不知道了,我當時有點忙,哪顧得上看啊!”

不知道葉雪到底去沒去,但是我也不想打電話給她,於是從身上掏出了一千塊錢,遞給那人。

她接過錢,眉開眼笑的說:“我還要謝謝你呢!不過,你下次來玩的話,我給你介紹一個研究生,包你滿意,而且還給你打折。”

“行!我等把童子身破了之後,一定來!”我一邊說,一邊走着。

她聽我這麼一說,像頭狼一樣的在我的身後,喊道:“別啊,千萬別破了!老闆,你來我這,我給你免費……不,還倒給你錢呢!”

離開酒店,我打車去花市,幫沈思雪收了花店,又上超市買了點平常用品,才一起回家。

“你做飯,還是我做飯?”沈思雪看着我問道。

我想了下,說:“還是出去吃吧!”

“算了,等你哪天買彩票中獎了,我們就出去大吃一頓。”她說着,就蹲在地上摘菜了。

沈思雪是個好女孩,江玉出車禍前,她倆就是閨蜜,現在她還想着我妹妹,即使自己辛苦賺到的錢,都要給我妹妹看病,這確實讓我感動了,

“不錯,我確實中獎了。”我當時腦子一熱,就把真話說了出去。 “不錯,我確實中獎了。”我當時腦子一熱,就把真話說了出去。

“誰信啊?”沈思雪白了我一眼。

我接着說道:“真的中了五千萬,五千萬啊,我都不知道怎麼去花?”

沈思雪默默地,摘着手中的菜,說:“江曉,你能吃過飯,再去睡覺做夢麼?現在能不能,給我放一盆水?”

“哦,放水!”我一邊往盆裏放水,一邊接着說道:“我和你說真的,我真中了……”

沈思雪連頭看了我一眼,說:“好好好,你中了……那個千萬富翁,水放漫了……”

“哎喲,臥槽!褲子都溼了……”我連忙關上水龍頭,把水端給了她。

“江曉,你剛纔說的這種投資,好像比較不錯。”沈思雪洗着菜說。

“什麼投資?”我也幫她洗菜。

“買彩票啊!說不定,哪天五千萬真砸到我頭上了,那還不高興死啊?”


“那你中了五千萬,準備怎麼花?”我問道。

沈思雪拿着菜,想了一下,說:“先睡覺,睡到自然醒,誰都別叫我,誰叫我,我和誰發火……花店也不要了,誰愛要誰要……嗯,五百萬先買套房子,一百萬買輛車。然後再買個十間八間的門面房,全款現金支付……這樣,我就是包租婆了,到時候直接收租子就行了……”


說到這裏,她又想了一下,繼續說道:“這樣坐吃等死,好像也不太好,是吧!到時候,你們全家也都搬過來,反正我房子大,我們都住在一起,大家還能做個伴,然後咱們再開幾個店,賣什麼呢……隨便吧,想賣什麼賣什麼,虧錢也沒事,直接倒閉,再重新開張就好了……”

沈思雪揮舞着手中的菜,說了一大堆的理想,到頭來,還是去給我做飯了。

三菜一湯,這對於一個省吃儉用的女孩來說,實屬難得。

“江羽,我明天準備買彩票了,反正我又不像你們男人一樣,特別愛吸菸,所以我全當投資了。”沈思雪端着碗,那神情,就好像下一個中獎的人就是她似的。

“行!”我吃了口菜,說:“幫我也買一張……”

不過,我的話還沒有說完,沈思雪就楞在了那裏,彷彿一座雕像一樣,一句話也不說。


我放下碗筷,湊近了看她,她竟然連眼睛都不眨一下,因爲靠得太近,我又向下瞟了一下……

沈思雪的胸,雖然沒有劉玉瑩的大,但是皮膚卻比她細嫩了百倍。

我嚥了下口水,沒有再盯着不該看的地方,而是把手指,放在了她的鼻子下面,過了幾秒鐘才說:“沈思雪同志,你這樣嚇人就沒有意思了。”

“手拿開……”沈思雪白了我一眼,然後“騰”的站了起來,接着拿着手機,在上面搗鼓了一會,又像一隻燕子似的,飛了出去。

怎麼了?魔障了,還是早上吃錯了藥了?

我站在窗口往下看,沈思雪的速度挺快,在街道上,一眨眼就不見了。

十分鐘之後,沈思雪氣喘吁吁的回來了。

“看看……”她一邊揮舞着手中的彩票,一邊對我說着。


我狠狠地扒了一口飯,說:“就是爲了買它?”

沈思雪小心翼翼地,把彩票夾在一本書裏,說:“聽店裏買花的顧客說,彩票晚上八點結束,一定要在七點五十幾分打出來,這樣的話,電腦就來不及統計了。”

我擡頭說:“你傻不傻?雖然八點結束,但是你忘了,人家九點半纔開獎。這麼長的時間,就算是統計的話,你想想,你祖宗十八代都能統計出來。”

沈思雪一副不服氣的神色,說:“我知道有貓膩啊……”

“有貓膩,你還買?”我笑着說。

“這其實是一種希望!”她在我的身邊坐下,說:“人在很累,很無奈,也看不見未來的時候,就會消極,無法正視生活。如果買彩票的話,等於每次都給自己一個希望……也許這一次希望破滅了,但是,下一次希望又來了,這樣就天天都有希望了。普契尼說過,希望是支撐着世界的柱子,希望是一個醒着的人的美夢……”

其實,我想說的是,希望,只是窮人啃不完的麪包。

不過,我沒有說出來,因爲我現在,有時候,已經有了一種,混吃等死的感覺了。

“你是不是因爲,沒有男朋友才空虛的吧?”不過,我認爲她是沒有男朋友,纔會胡思亂想的,這句應該纔是真諦。

“誰空虛了?”沈思雪噘着嘴,反駁說:“我有男朋友啊!”

“誰啊?”我問道。

“別的女人,現在正在幫我,**未來的老公!”

“你可真行,等着吃現成的啊!”

“不然呢,現在找了男朋友,那我豈不是幫別人**老公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