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過頭來,對陳媛說道。

“陳媛,你放心。彪子是一個極爲細心的人,會好好照顧你的。”只是,我感覺喉嚨有些發澀。陳媛大婚前的一個晚上,我與陳媛所發生的一切,彷彿還歷歷在目。

“周然,謝謝你……”陳媛欲言又止,眼淚在這一刻卻早已流出。

艾麗趕緊催促着衆人上車,之後,我們在江景花園外面分別。陳媛坐着彪子的車走了,我望着遠去的汽車,心裏不是滋味。

一隻柔軟的手將我的手輕輕的握着。

“周然,我從來不去追究你從前的事情。我也看得出你跟陳媛的關係有些微妙,但是以後必須跟她劃清界限,即使沒有我,還有顧琳,還有周璐。我看得出彪子很喜歡陳媛,今天我一提出來救她,彪子比誰都積極。”艾麗的聲音是那麼的溫柔,像冬天裏一縷溫暖的陽光。

“艾麗,你這個人哪裏都好,就一頭讓我感覺害怕!”我笑了一下。

“是嗎?你說給我聽聽。”艾麗踮起腳尖,跟我面對面站着。

“你太聰明瞭,聰明得讓我害怕……”我的話還沒有說完,艾麗卻突然抱着我,將一張火熱的脣吻了上來。


這一刻我忘記了時間,空間,直到有人說我們擋了他們的路,讓我們回家親熱。我才和艾麗分開,這一刻的激情完全是出於我的本能。我也能夠感覺到,我們兩個人都是那麼深深的愛着對方。

只是我一旦想起了周璐和顧琳,心便會一陣陣的疼痛。我和艾麗來到我剛纔停車的地方,汽車安靜的等在那裏。

艾麗的臉通紅,這一刻像害羞的小媳婦。我和艾麗都沒有說話,只是默默的坐進了汽車。剛剛啓動汽車,我的手機卻響了起來。

打電話的人更是讓我感到意外,居然是張飛鷹。張飛鷹從來沒有跟我主動打過電話,自從將他的一個碼頭還給他之後,他跟鐵血會也很少有過來往。

即使他弟弟張飛魚跟我四叔鬧得很厲害,他也並沒有插手。

“張總,你怎麼想到跟我打電話了?”我問。

“周然,我是想告訴你。張曉楠並沒有死,當時的子彈從她的脅下穿過了。所以你回去告訴周璐一聲,讓她不要再去找張黑虎報仇了。張黑虎她惹不起,我們更加惹不起。”張飛鷹的聲音顯得非常蒼老。

“你是說張曉楠沒死,真的嗎?”我這一刻顯得異常激動,不知道周璐得到了這個消息,會興奮的怎麼樣。

“我爲什麼要騙你?之所以我跟你打電話,也是爲周璐好。她畢竟也是我的親侄女,我不想她有什麼閃失。還有周然,你最好也小心一些,這以後會有很多人對付你的……” (新的一年,祝大家萬事如意,身體健康)

(新書上架,求訂閱,求推薦收藏支持,非常感謝,謝謝)

翻閱了一下腦海裡面對於煉器的知識,葉落一臉獃滯,自己還真是大意了。

自己做了一個很傻的決定,竟然天真的往一塊已經成型的火靈石裡面添加另外一塊火靈石,後果就是靈石之間產生衝突,最後粉碎的結果。

不過好在的是葉落是先把后羿弓融開,然後在一滴一滴的靈石的添加,雖然靈性的衝突還是有,不過還算不太劇烈。

而隨著融合靈性的越來越多,衝突也會加劇。

葉落現在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好。

放棄把其他的靈石融進去的話,那麼后羿弓也會失去平衡,結果也是后羿弓粉碎。

繼續融。還是停止融,這是葉落糾結的地方。

停止融,很明顯的就是后羿弓的平衡還沒有到,就算不融了也煉廢了,所以葉落無需在糾結了,竟然不能停止那就只能繼續。

一滴滴的火靈石融化開的液體滴落到了后羿弓裡面。

而後羿弓也變的越來越厚實,渾身透著一股鮮紅的亮光,光芒四射,照耀的葉落的臉龐都紅彤彤的。

而葉落不像他的臉一樣喜慶,心裏面甚至黝黑一片。

后羿弓裡面的靈性衝突徹底爆發了。

頭上的靈石不在滴落液體,直到二塊靈石融化的差不多以後,葉落才把后羿弓從靈石的下來移走。

如果最後時刻連初級靈石都不夠后羿弓補充的話。甚至葉落都會拿那塊中級的靈石出來補充。

而最後沒有靈石的話,葉落也就只能在向煉如玉借了。煉如玉一代煉器大師,不可能連靈石這個用的如此廣泛的煉器材料都沒有的。反正就當自己欠他的人情了。

不過現在感覺的到后羿弓已經夠了,重量和形體都和以前一樣,不同的是現在在後羿弓的身體裡面有二個靈性在爭鬥。

這靈性單獨在一個**裡面不會發生的什麼問題,而現在是二個**融合在一個**,而就在這個**裡面有二個靈性。

不可避免的爭奪**的權利就需要鬥爭。

「要爆發了,看來這小子什麼都不懂,我把他當做敵人真是丟了自己的身份。」劉爺目光陰森的看了一眼,心裏面無聲無息的。

就算葉落在靈性的突破爆發中死去也無關他的事情。

葉落急的一團亂麻,旁人都能夠看得懂。靈性的爆發即將開始,而他這個當事人又何曾不知道,他覺得自己命魂感知下后羿弓就是一個巨大的炸彈。

到底有何辦法,能夠平復靈性下來。

「我命由我不由天,對我還有命魂。」葉落彷彿瘋子一般在喃喃自語。

然後葉落做了一個古怪的舉動,葉落一彎身,竟然就這樣坐到了平台上面。

眼神緊閉,而武力控制著的后羿弓還在一漲一縮如同一個即將爆裂的心臟一般。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葉落的手上已經凝聚出了一個印記,印記越來越快。漸漸的一朵美艷的蓮花出現在了葉落的手上。

那是葉落馴獸師掌握的獸印。

「咔擦」葉落的命魂一聲清脆的聲響響起,葉落的目光都有點無神,不過靈魂撕裂的疼痛,還是讓葉落的軀體在微微的顫抖。

命魂碎片飛入到了蓮花裡面。然後朝著即將爆發的后羿弓而去。

葉落的決定是顛覆性的,他竟然把后羿弓當做是一個妖獸來收服來了。。。。

看到的人都以為葉落瘋了,連葉落自己都以為自己瘋了。


而這時葉落的影子顫抖了一下。然後也隨著獸印而去,沒入到了后羿弓裡面。

而葉落的想法很純真也很簡單。竟然靈石有靈性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靠獸印來收服下來。

獸印沒入到了后羿弓裡面。葉落的臉色一喜,不過很快葉落就笑不起了。

他感覺不到馴服妖獸那時候的感覺,只有二個虛無一般的東西在自己的面前爭鬥,不過看到自己的獸印出現,也只是如同調皮的孩子碰了一下,而獸印也無視那二個身影,那二個身影然後又繼續在自己的面前開始了爭鬥。

葉落苦笑,自己還真傻,雖然靈石有靈,不過怎麼能夠靠獸印來收服呢!畢竟不是真的妖獸。

就當葉落以為自己做的是無用功的時候,一道黑影從外面飛了進去。

黑影一進來就把獸印吞噬在了心上,葉落此刻就有了馴服妖獸一般的感覺,他感覺到自己可以控制那個黑影。

那葉落看向而那個靈性,嘗試的命令了一下黑影去驅趕那二道還在爭鬥的靈性。

果然那道黑影動了,不過黑影來到那二道身影的身邊,他作出的不是驅趕的決定,黑影如同鋪天蓋地一般的籠罩住了那二道靈性。

等到黑影散去,葉落在看,葉落的心裏面涌動一股驚悚的感覺,那二道靈性竟然消失了,而葉落竟然感覺那道黑影凝實了許多,隱隱的葉落彷彿感覺眼前的黑影很像什麼。

突然葉落低下了頭。

一股讓葉落不敢置信的景象出現在葉落的眼前。


葉落猛的從地上站了起來:「怎麼回事?我的影子呢!」

葉落站起身子轉了幾圈,竟然都沒有看到自己的影子,而頭上的太陽還是一樣的照射開來。

「這怎麼可能!」葉落想到了一個可能,后羿弓裡面的黑影的樣子,真的如同自己一般。

自己的影子竟然鑽進了后羿弓裡面。而且吞噬了二道靈性,怎麼會這樣。

「是海妖面具,還是自己學的那個暗影法術。」葉落思考。不過這種雖然能夠控制,還是讓葉落很是無奈。

后羿弓不在抖動,平復在了虛空中,很明顯葉落的融靈成功了。


而煉如玉已經看得目瞪口呆了。

「還可以用這樣的辦法來補充。」煉如玉不敢相信的看著葉落。

靈石都是有靈性的,想要完美的融合在一起那是很難的,所以補靈之技最後的一步,添靈才會如此的麻煩,而在葉落的手裡面,把二塊的靈石融合在一起是如此的簡單,那麼也就是說,葉落能夠把二塊靈石的靈性融合在一起。

而葉落竟然能夠把靈性融合在一起,那麼恐怕添靈對於葉落來說,應該也不是問題。

煉如玉有點看不懂葉落了,從葉落的一舉一動來說,都是無可挑剔的,甚至連他都要驚嘆,那是一道煉器宗師般的架勢,雖然煉製的過程有點坎坷,不過很明顯的都是在葉落的掌握中。

難怪鐵鎚會如此的佩服自己的師傅,這是煉器奇才啊!

煉如玉也有點驚喜的感覺。

鐵鎚叫自己來幫助葉落,而代價就是鐵鎚拜入自己的門下,成為自己的關門弟子。

可沒想到鐵鎚的煉器天賦讓自己驚訝的話,那麼現在看到葉落的煉器手段那就是驚嘆了。

「這堪稱煉器界的奇迹。」煉如玉喃喃自語。

自從黑影入主了后羿弓以後一切都變的很簡單。

后羿弓在葉落的手上變化為形狀,很快再次變成了后羿弓的樣子。

葉落把中級火靈石放到火脈裡面烘烤,然後提取出靈性添加到后羿弓裡面,

而那道黑影繼續的把那道靈性給吞噬掉,葉落此時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這補靈之技到底成功沒有,自己也看不懂了。

等到葉落平息下來,煉如玉才一臉緊張的來到葉落的身邊。

「葉落這是怎麼回事?你怎麼能夠把不同的靈石融合在一起,要知道不同的靈石靈性是不一樣的,如果放在一起只會衝突,甚至爆裂開來,你怎麼能夠做到,這不可能啊!」

看著煉如玉臉上不敢置信的表情葉落心裏面也有淡淡的自豪。

這是和自己搶徒弟的人,事實證明自己是比他還強的,我能夠做到的,他就做不到。

「我也不懂,我感覺很簡單啊!靈石很容易就融合在了一起。」葉落裝傻,確實他也實在不懂是什麼原因,不過自己的影子入主了后羿弓,估計不是什麼壞事。

「怎麼會?靈石都是靈性很足的,不然也會叫做靈石了,怎麼可能不同的靈石那麼簡單就融合在一起,這裡面一定有我沒明白的事情。」|此刻的煉如玉如同一個煉器狂人一般,一躍來到葉落煉器的平台,左看看右摸摸。

臉上一副琢磨不定的表情。

而陸臨的臉上一臉獃滯的看著葉落,剛剛的表現在他的眼裡如同神跡一般,差點顛覆了他的感官。

「這小子一定使用了什麼陰謀詭計,不然怎麼可能那麼簡單就把靈石融合在一起了。」劉爺目光飄過葉落,根本在心裡不相信葉落的所作所為。(未完待續。。) 沒有什麼消息,比張飛鷹的電話更鼓舞人心了。我連連跟他說謝謝,張飛鷹告訴我。那日留下兩個人準備放火將我們燒死的人,其中有一個是他派到張黑虎手下當細作的。若不是他故意將火種扔了,我和周璐幾人恐怕早已葬身火海了。

我一向以爲張飛鷹無惡不作,沒有想到他也有正義的一面。掛了電話,我感到一身輕鬆。我想立即將這個消息告訴周璐,於是拿起了電話。熟料周璐的電話關機,再打其他人的電話,要麼不接,要麼關機。我的心心一下子沉了下去,難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爲什麼所有的人都不接電話。


“周然,你要是心裏着急,不然就回去看看。”艾麗愛憐的看着我,我想要說的話讓她全部說了出來。

“那你呢?”我問。

“我還是不要去了,你大爹和你媽都不怎麼歡迎我。唯一我跟安然說得來,她卻來了蓉城,現在還在安軒那裏。你回去吧!我打的回酒店。”艾麗說道。

“不行,即使,我必須把你先送回酒店。反正我要回去了,晚不了這一會。”我顯得很固執,因爲孫少離開時曾經丟下了狠話,說要爲難艾麗,讓我多加小心。

看着艾麗進了酒店,我仍然不放心,尋思了很久,跟張蕊打了一個電話。我將今晚發生的事情簡短的跟張蕊說了一遍,希望她能夠派人保護艾麗的安全。

張蕊很爽快的答應了,她說她最近也在查孫少。蓉城發生了一起人口失蹤事件,張蕊懷疑跟孫氏集團有關。

安排好了一切,我纔開車往大爹那裏而去。到了大爹所住的這個村莊,卻發現村莊好像是在辦一場節日盛宴一樣。村裏幾乎所有的男女老少,都齊聚在村子的中央廣場,載歌載舞,好不熱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