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麼就生了你這麼個不孝的女兒。你不同意和卡丁斯奧.喬林的婚事也就罷了,可你爲什麼要帶着那臭小子到卡丁斯奧家去耍什麼威風啊?耍威風也就罷了,還把人家的家丁也殺了,這……你讓我這個莫家族長怎麼去向人家交待?”

莫紫涵只是低着頭一語不發。

莫宇來回走了幾卷後,開始變得焦躁不安了:“今天是最後一天了,如果不把那臭小子交出來,卡丁斯奧.西本那老傢伙肯定會撕破臉,以此相要挾,要我們莫家賠錢賠土地,他早就在打我們的主意了。”

“爸!我們就這樣任由卡丁斯奧家欺負嗎?不就是死幾個家丁嗎?賠點錢不就得了?”一位十一二歲的少女揚起臉不服氣地答道。

“住嘴!你這死丫頭。如果你不學好,和你姐姐的一樣的話,我會打爛你的嘴。”莫宇將一腔的怒氣發到了他的小女兒身上。


莫紫涵一下護住了妹妹,揚起臉:“爸!你要打就打我吧!都怪女兒不好。”

“不好?現在才知道錯了。你要是不和那流氓小子在一起,哪會有今天的麻煩,要是……”

“爸!冷公子不是流氓。”莫紫涵打斷了父親的話。她容不得別人說冷毅一丁兒壞話,也正因如此,她死活沒有說出冷毅的下落。當然,她不知道,冷毅已闖下了驚天大禍,若赤焰幫追究起來,足可以讓莫家家破人亡。

莫宇氣得臉色青紫,一巴掌朝女兒臉上打了過去。“到這時候還在爲那臭小子說話,看我不打死你。”

莫紫涵揚起臉,迎了過去:“你打吧!反正在你眼裏,我不過是換取榮譽和麪子的工具而已。”

“嘖嘖!父女倆的戲演得不錯嘛!”門外忽然闖進來一隊人馬,正是卡丁斯奧.西本帶着他的寶貝兒子和家丁們進來了。

“老爺!我攔他們,沒攔住。所以就進來了。”莫家的護院家丁向莫宇解釋道。

莫宇淡淡揮了揮手,示意家丁退下。面對來勢洶洶的卡丁斯奧.西本,他反而變得平靜了:“既然西本老爺來了,那我們乾脆坐下來,好好談一下賠償的事吧!”

卡丁斯奧.西本得意地笑道:“哦!是嗎?那你打算怎麼個賠償法?”

莫宇使了個眼色,示意家丁爲客人沏茶,爲不管如何,禮節一定要做到。這是莫宇的待客之道。

他給客人請坐後,淡淡地說:“這次錯在莫家,我這不孝女兒,不該動手打死西本老爺的下人,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我們就應該主動承擔起這個責任,這裏是二十塊金磚。您先收下,至於那臭小子,我們一旦發現,立即會把他抓起來,交給西本老爺您來處置。您看如何?”

說罷,莫宇從儲備戒指當中,取出一個檀木箱子往桌上一放。 卡丁斯奧.西本淡淡地瞟了木箱一眼,“如果九天前,你開出這個價,我肯定會樂意接受。可是今天,那臭小子的身價,大漲啊!看來!莫家是真的沒落了,午陽城內出了這麼大的事,你居然會不知道。”

卡丁斯奧.西本從懷中取出一張通緝令,遞給了莫宇:“老兄!你好好看看吧!通緝令上的人,就是你所說的臭小子。他親自動手斬殺了赤焰幫幫主曹洪的戰獸,赤焰火龍。現在整個午陽城內都在通緝他。”

莫宇接過通緝令一看,一下軟攤在椅子上,嘴裏幽幽地嘆道:“完了!完了!莫家徹底完了。”

一旁的莫紫涵聽了,臉色一下變得蒼白,心中莫名地多了一份擔憂。爲冷毅也爲莫家。得罪了赤焰幫的後果不堪想象,這是所有午陽城內的人都知道的事。

卡丁斯奧.西本狡黠一笑:“莫族長!我想如果讓赤焰幫主曹洪知道那臭小子和你女兒是舊相好的話,一定會找人打上門來,要你交出人來吧!”

莫宇的臉像霜打的茄子一樣,他默默地閉上了眼睛,長嘆一口氣:“一切聽天由命吧!”

卡丁斯奧.西本捻了捻嘴角的鬍鬚,“老兄!這事也不是完全沒有辦法,就看你願不願意去做了?”

莫宇忽然一下像抓住了救命稻草,激動地握住了卡丁斯奧.西本的手:“快說!有什麼好辦法,只要助我渡過這次難關,我莫宇感激不盡。”

卡丁斯奧.西本站了起來,負手而立,淡淡地說:“你只要把莫家染布坊給交給我們卡丁斯奧家族來打理就行了。我保證不向赤焰幫主告祕。只要莫家和卡丁斯奧家把好口風,不把你女兒和那姓冷的事說出去。這事赤焰幫就不會知道。你也就可以放心當你的族長了。”

“不行!染布坊可是莫家的經濟命脈,他要養活莫家三五百號人。這是我們莫家祖上的產業,我怎麼可以把它讓給你?”莫宇搖了搖頭答道。

卡丁斯奧.西本站起身,搖頭嘆息:“那你就等着赤焰幫的人打上門來問你要人吧!”


說完一招手帶着家丁和他的寶貝兒子揚長而去。

莫宇呆立着,木然片刻,忽然他大聲喊道:“等等!這事讓我再考慮考慮好嗎?”

卡丁斯奧.西本轉過身來,走到莫宇身邊,滿臉奸笑地拍了拍莫宇的肩膀,“這纔像一個族長說的話,正所謂,識實務者爲俊傑。我想你對那臭小子也一定是恨之入骨,他是我們共同的敵人。如果我們把他抓住交給赤焰幫,那豈不是大功一件?”

莫宇若有所思地望着卡丁斯奧.西本。

“如果你能夠把那小子抓到,交給我來處理,我可以不用你讓出染布坊,卡丁斯奧家與莫家一如既往,你好好想想吧!”

卡丁斯奧.西本附在莫宇耳邊低聲說了句:“或許你女兒能將他引出來。至於能不能抓住那小子,就看你的了。”

說完,那傢伙一陣得意地哈哈大笑,帶着他的那幫人馬揚長而去。

屋子裏留下莫家上下,在那裏唉聲嘆氣。

正所謂同一片天空,有人歡笑,有人哭。

在南酋部落的邊界古塔鎮的一處莊園內卻是一片喜慶。冷毅回到了“義莊”立即召集“義幫”弟子開會,安派了大小事務後,便是給“義幫”弟子們來一次實質性的福利改善,每人上古塔酒樓大喝一頓。

此時“義幫”弟子已發展到三百多人,光七級聖光武士就有一百多位,一級聖光武師五十名,二級聖光武師三十名,三級聖光武師五名。短短一個多星期的時間,在陸小天的帶領下,便順利拿下了附近兩個鎮的地盤。

冷毅見陸小天竟取得如此成績,當場獎勵了他兩顆中階七級魔晶核,所有“義幫”弟子記二等功一次,每人獎勵金幣一枚。

稍稍與兄弟們拉攏感情後,冷毅又開始着手新的工作安排了。

次日,冷毅便召集幾名核心弟子在義莊召開了緊急會議。

冷毅自然聽說了午陽城內的事。只見他端坐在太師椅上,用大拇指叩響了每個手的指關節,“羅森、卡爾,你們說一說此去午陽城的戰果吧!”

羅森先站了起來:“報告幫主!此去午陽城,在兩個小鎮上各建立了一個據點,收羅了五十多名義幫弟子。我認爲,目前午陽城內已有五大勢力,我們若進城發展的話,太過招搖,必然會遭到大幫派的打壓,所以我決定從小鎮開始,遂步往城市發展。”

“很好!你這種思路是正確的。”冷毅又朝卡爾擡了擡眉:“卡爾!你呢?說來聽聽。”

卡爾摸了摸腦袋,答道:“報告幫主!我的想法和羅森大哥差不多。不過,我覺得要想壯大起來,必須往城市發展,只不過,我目前還沒有找到好的落腳點,不知從何下手。這次我在五大勢力掌管的地盤內安插了十名‘義幫’弟子,他們負責收集五大勢力的情報,等時機成熟,再發展自己的力量。”

冷毅露出了滿意的微笑:“很好!看來,你們此次去午陽城的收穫不小。落腳點會有的,只要肯動腦子,午陽城的明天會是我們的。目前五大勢力當中,莫家和雷家受到赤焰幫和卡丁斯奧家族的打壓,如果我們給予他們足夠的信心,將他們拉籠,我們的勢力會在午陽城內得到鞏固和發展。”


“赤焰幫是午陽城內最大的幫派,我們自然不敢動,但我們可以利用卡丁斯奧家和莫家的矛盾,拉籠莫家,找到一個合適的機會,對卡丁斯奧家進行致命的打擊,以此來壯大我們的勢力。當然,卡丁斯奧家是赤焰盟的成員,處理起來會比較麻煩。”

冷毅頓了頓,說:“我們可以建議莫家想辦法加入赤焰盟,然後對卡丁斯奧家進行打擊。到時,赤焰幫就不便插手了。”

說到這,冷毅不禁想起格雷斯家族也曾是赤焰盟的成員。不過至今,他還沒有收到任何的威脅。大概是因爲山高皇帝遠,亦或是赤焰幫爲查赤焰火龍的事,正忙得焦頭爛額吧!哪還有時間去管成員的死活。

想到此,冷毅提高了聲調:“兄弟們!別忘了,格雷斯家族曾是赤焰盟的成員。赤焰幫遲早會找到我們的。所以,我們必須在赤焰幫對我們動手之前,先出手,只有我們強大了,對手纔會尊重我們。”

羅森和卡爾點了點頭。陸小天更是打心裏佩服,他發現眼前這老大去了一趟午陽城,好像又變成熟穩重了許多。

冷毅停了一會兒,忽然向卡爾叮囑道:“記住!你叫午陽城內的弟子時刻打探五大勢力的動靜,尤其是赤焰幫和卡丁斯奧家,一有消息立馬彙報。”

“幫主放心!我已在午陽城內安插了八名弟子,他們時刻關注着五大家族的動靜,一有新消息,立即會放飛報信鳥,把消息帶到義莊。”卡爾自信滿滿地答道。

冷毅點了點頭,表示贊同。就在這時,忽見窗外落了一隻滿身黑羽的巨嘴鳥,不停地朝卡爾在啼嗚。

“幫主!有新消息,報信鳥來報信了。”說罷,卡爾朝報信鳥一揮手。

那隻巨嘴鳥立即飛了進來,眼睛滴溜溜地轉了一圈後,竟用人聲說話:“主人!”

卡爾點了點頭:“說罷!這裏全是自己人。”

那鳥便說起人話來:“報告主人!卡丁斯奧家和莫家打起來了。卡丁斯奧的族人把莫家包圍住了。好像是莫家小姐把卡丁斯奧家的寶貝兒子的命根子給咬了。兩家正在拼命呢!喳喳!兩家正在拼命呢!喳喳!”

卡爾將手一揮,“行了行了!知道了。”那鳥兒便乖乖地煽忽着翅膀,往窗外飛去。

冷毅臉色微略一沉,沉默了數秒,說:“也好!兩虎相鬥,必有一傷,我們一旁觀望即可。”

話音剛落,窗外立即又響起一陣鳥啼聲,緊接着一隻通體墨綠的報信鳥,飛了進來。

“報告主人!赤焰幫的人已趕往莫家,說是要莫家把那姓冷的‘臭小子’交出來。”

冷毅心中一驚,看來事情已經敗露。如此說來,莫家是真的要遭遇不測了,那莫紫涵豈不危險。可是難道爲了一個女人就要讓整個“義幫”去冒險?

冷毅在內心掙扎了幾十秒,搖了搖頭,在心裏告誡道:“不!不是爲了一個女人,而是爲朋友,既然朋友是因爲自己而受牽連,那麼死也要幫她出那口氣。既然不能讓‘義幫’弟子去送死,那就讓我一個人去拼命吧!

想到此,冷毅毅然決然地站了起來,鄭重其事地對陸小天說:“兄弟,‘義幫’交給你了。我去一趟午陽城。若今天不能回,你便代我去一趟洪荒衛兵團,你告訴團長,冷毅不忠,辜負了他的好意。”

衆人一陣驚訝。不待他們反應過來。冷毅又朝羅森和卡爾命令道:“冷毅若有不測,今後陸小天便是幫主,你們要全力以赴地協助。”

“遵命!”羅森和卡爾異口同聲答道。聲音卻有些哽咽,他們不知道冷毅和莫家到底有着怎樣的恩情,竟值得他如此孤注一擲,但內心裏明白,幫主決定了的事,九頭牛也拉不回。

冷毅不敢多看一眼眼前的兄弟,只見他忽然轉過臉,一個飛身便飛了出去,直奔午陽城。


身後的兄弟們一個個悲壯地喊道:“幫主!我們願追隨你。” 午陽城,莫家大院外,被數百名卡丁斯奧家族成員,團團圍住。卡丁斯奧.西本手持一把三尺長的雷公戟,朝莫宇吼道:“莫宇老賊,你斷我西本的後,今天我要殺了你全家。”

一旁的莫紫涵,怒目而瞪,不卑不亢地答道:“那是你寶貝兒子咎由自取。”

ωwш _ttkan _C〇

想想剛纔發生的一切,她仍心有餘悸。卡丁斯奧.喬林那畜生竟然買通莫家的奴僕在茶裏給她下了藥,趁父親與西本談判之際,這畜生竟闖進了他的閨房,對她欲行不軌。好在她入藥不深,誓死守住了己身。畜生!斷了命根活該。

卡丁斯奧.西本怒不可遏,揚起手中銀戟,便朝莫紫涵砸了過去:“臭丫頭!現在我就殺了你。”

“住手!我莫宇的女兒,還輪不到你來教訓。”莫宇臉色一沉,從腰間甩出玄鐵三節棍,只聽呼啦作響,他兩手架起三節棍迎着那銀戟往上一格。

“砰!”地一聲巨響,一棍一戟在半空中相遇。你欲向前,我偏不讓,兩股勢力相對,定格在半空中。

剎時,兩團紅光從二人背後升起,紅色光芒在體表外,來回縈繞。就這樣,兩名一級聖光宗師,鬥了起來,暗暗較着內勁。

卡丁斯奧家和莫家兩邊的人馬相互觀望,不敢有絲毫的進舉,生怕一不小心,便驚擾了兩位高手之間的決鬥。

只見兩團紅色光團越來越濃烈,在空中相互碰撞,越碰越激烈。卡丁斯奧.西本和莫宇的臉上滲出了豆大的汗珠,光芒四周開始散發出熾熱的能量,將兩人的臉映得通紅。

幾乎在同時,卡西斯奧.西本與莫宇道了聲:“氣旋波……爆!”旋即,“轟”地一聲巨響,將兩人震飛七八米遠。

卡丁斯奧.西本疾速退了幾步,定了定身子,望着莫宇險些跌倒的樣子,不由得發出一聲冷笑:“莫宇老賊!老夫就要突破一級聖光宗師了,這些年,你還是一點進步也沒啊!”說罷,再次凝聚體內聖光,揚起手中的銀戟,朝莫宇砸去:“老匹夫! 主播嬌妻 !”

話音落,一道紅色氣旋卷席着地上的塵土朝莫宇蓋了過去,莫宇提起聖光,舉起三節棍咬着牙,硬生生地接下了這一招。

只聽“蓬”地一聲巨響,莫宇一個踉蹌,向後退了幾步險些跌倒。卡丁斯奧.臉色一沉,有些意外地冷笑道:“哦!竟然沒死。那就再來一次吧!”

正當卡丁斯奧.西本欲再次向莫宇發動氣旋波時,忽聽外門傳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緊接着一隊騎兵出現在衆人面前。

“給我包圍起來!一個也不許跑。”循聲望去,一名身着赤焰勁裝的青年正指揮着隊伍。

不久,莫家大院外便聚集了上千名赤焰幫弟子。


赤焰幫的堂主柳迪。他來做什麼?卡丁斯奧.西本心中一疑,朝那名帶頭的青年點了點頭,“柳堂主好啊!您也上這兒來了。”

柳迪只是淡淡地瞟了一眼,“嗯!”旋即,他大喝一聲:“押上來!”

很快,兩名赤焰幫弟子便押着一名光頭男子,往地上一扔。

光頭男子擡頭向前掃了一眼,目光落在了莫紫涵略顯蒼白的臉上。“是她!那塊玉佩就是她給我的。”

莫紫涵一陣驚慌,心情一下落入了冰谷,該死的,那天介紹冷公子進赤焰幫時,交了一塊玉佩給光頭作押金,竟然忘了去贖回來,上面可是刻了莫府專用的字樣啊!

柳迪從懷中取出一塊玉佩往莫宇身上扔了過去:“這玉佩,我想莫族長不會不知道吧!”

莫宇接過玉佩一看,滿臉狐疑地答道:“這玉是莫府的,怎麼了?”

“怎麼了?哼哼!你還是問你的寶貝女兒吧!”柳迪冰冷的目光落在莫紫涵的臉上。

這時,光頭男子用手指着莫紫涵破口大罵:“柳堂主!是這賤女人,是她求我幫忙介紹那臭小子進赤焰幫的,後來我才找了馬副堂主的。”

柳迪跳下馬,一腳踹在了光頭男子的胸前,破口大罵道:“你他媽的就是個禍害,害幫主損失了赤焰火龍,害馬副堂主被問斬。”說罷,他朝手下一揮手:“來人了!拖出去亂刀砍死。”

話音落,兩名壯漢上前,將光頭男子架起,拖了出去,不一會兒,門外便傳來一陣慘叫。

柳迪一抹嘴角的唾沫,朝莫宇冷冷地說:“莫族長!這玉是你們莫家的, 帝君的小萌后又來偷心了 。今天如果你交不出盜殺赤焰火龍的兇手。赤焰幫將血洗莫家。”

莫宇臉色一陣青紫,轉過臉一巴掌打在莫紫涵的臉上:“你這畜生!說,這事到底是不是你乾的?快說,那小子到底在哪裏?”

莫紫涵揚起臉,眼淚一下涌了出來,不屈地答道:“這玉是我給的,這人也是我介紹進去的,可我根本就沒有叫他去赤焰幫幹壞事,更不知道他去了哪裏?”

柳迪微微眯了眯眼睛,狠狠地答道:“哦!如此說來,莫府是不肯把人交出來了。來人給我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