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他就是要勾起整個星冥族那早已被痛苦折磨得沉默的那顆躁動的心!卡爾薩斯更是適時的猛然放出他那巨大的蝠翼,高聲喝道:“難道你們被痛苦折磨得變成‘軟蛋’了嘛?!”這一刻他才發現自己的蝠翼與星冥族的肉翅是那麼的相像!

“沒有!”百萬的星冥族一楞過後是憤怒的齊齊咆哮!卡爾薩斯雙目圓睜,喝道:“那還等什麼?!”這時所有的星冥族才反應過來,齊齊單膝着地,一聲聲的“王”不斷的迴盪在整個空間!

冥天睜大了雙眼看着這一切,似乎有些不敢相信整個星冥族,只因爲卡爾薩斯的幾句話就變得心齊如一的忠於了他!其實卡爾薩斯不過是充分利用了他們的心理罷了,這樣擅長近身戰鬥的種族勢必有着一顆好戰的心,而他要做的就是用自己的語言將其勾起,並讓他們從心裏的相信自己有着與他們有着同樣的目標!

ωωω• тт kan• ¢〇

卡爾薩斯輕輕的閉起雙眼,似乎十分享受的張開雙臂,一改當初的激昂,平和的道:“那就讓我們開創星冥族重新的歷史吧!”只是那聲音卻是清晰的鑽入了所有星冥族的雙耳,將他們心底那最後的一絲理智徹底的打破!

頓時‘王’的呼喊再次的達到了一個讓人驚駭的高峯!身後冥天終於流露出一個發自內心的微笑,這樣的‘王’也是有些讓他期待了吧!

衆女相視一笑,雖然她們聽不懂卡爾薩斯到底說了什麼,可是看情形也足以讓她們明白了一切;這一刻她們的眼中只有自豪與驕傲,就連那文韻與小丫鬟晴雲都是如此!

然而這時,一聲高亢的有些憤怒的龍吟瞬間壓下了所有星冥族激動的呼喊;卡爾薩斯微微一愕,皺眉道:“龍?!”這可不是他的火龍的叫聲!

冥天忙的上前解釋道:“是一條黑色的神龍,前不久也不知道爲什麼突然闖了進來,就一直的住在了那邊的峽谷;現在想來神龍顯現的瑞兆果然應驗了!”說着他對那黑色的神龍還是流露出一絲難以掩飾的崇敬!

黑色的神龍?!卡爾薩斯突然想到自己收取火龍時跑掉的那條黑龍,該不會它跑到這裏來了吧?!可是破開空間闖到這裏?!還真的強大啊!

然而卡爾薩斯雙目一亮,一抹邪魅的笑意再次的爬上了臉頰,道:“跑到這裏來了!還真的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冥天一聽不由有些不敢相信的道:“王,您是想….?”

早知道你們對龍這麼崇拜,就不必浪費這麼多口水了!卡爾薩斯邪邪的一笑道:“它就是從我手中跑掉的!”厚顏的說了一句大話,不過無傷大雅!暗暗想着,雙手揮動白光一閃,一聲更加嘹亮的龍吟似乎迴應那條黑龍的叫聲一般,火龍飛身便衝了出來。

卡爾薩斯順手一拉冥天,在後者還處於驚訝得癡呆的情形下,就已經被他拉着站在了龍頭上;頓時所有星冥族齊齊的驚呼出聲,緊接着便是滿眼的崇拜!

卡爾薩斯哈哈一笑,大聲喊道:“老婆們,等我!”說着火龍騰空而起便尋着聲音向黑龍的方向飛去!現在的他應該有實力試一試收取那條黑龍了吧,何況他還有火龍幫忙呢!

這一句話他是用晶靈大陸的通用語喊出來的,憐絲等人倒是沒什麼,只是微笑着頜首迴應;可是其中還有文韻和晴雲呢!二女不由自主的面色微微一紅!

都飛出了老遠,似乎這時冥天才回過神來;驚呼一聲忙一臉虔誠的道:“罪過罪過!”卡爾薩斯怪異的看了他一眼道:“什麼罪過?!”

冥天忙解釋道:“神龍可是星冥族的圖騰,王站在上面也就罷了,可是我…..。”說着有些誠恐的看了看腳下的巨大龍鱗!卡爾薩斯倒是沒想到星冥族對於神龍的崇敬達到了這種程度,搖頭一笑卻是沒說什麼。

也許龍與龍之間存在着某種特殊的感應,火龍根本就不用指揮便直接找到了黑龍的安身處!望着身下那不斷衝冒着黑色陰寒之氣的地裂口,卡爾薩斯不由微微皺眉道:“這是什麼地方?”黑暗屬性,他了解的並不多。

冥天高大的身軀自從站在了火龍身上就沒有動過地方,似乎那樣也是褻瀆了他們的圖騰一般,道:“我們管那裏叫地獄峽!裏面充滿着我們星冥族都不敢靠近的地幽之氣!”

停頓了一下,冥天繼續解釋道:“地幽之氣,具有極其強烈的腐蝕性;我們沒有護體的靈力,所以根本不敢靠近!”卡爾薩斯微微皺眉,看來那黑龍就是爲了這地幽之氣纔來這裏的了。

想着命令火龍停到一旁的地面道:“我去看看,你在這裏等我!”沒有異議,冥天慌忙的從火龍背上跳了下來恭敬的道:“那王一切就要小心了,那裏面我也不知道具體會有什麼!”

卡爾薩斯點了點頭再次的駕馭這火龍高高的飛起,直接想着那地獄峽衝了下去;同時一層紅色的靈力佈滿了全身上下!

然而就算是有着充足的準備,當卡爾薩斯接觸地幽之氣的瞬間還是有些驚訝其腐蝕性的強烈;變異的紅色靈力護罩的表面傳來一陣滋滋的聲音,體內靈力更是以恐怖的速度被消耗着!

卡爾薩斯慌忙的運轉體內的靈力,瞬間濃郁的地幽之氣被他的翅膀吸收進來轉變成精純的靈力補充上了消耗;然而這時他卻驚訝的發現地幽之氣中蘊含的陰寒屬性,即使被轉化成了靈力也依舊存在,但是這卻十分受到自己體內靈力的喜歡。

頓時一股巨大的由地幽之氣組成的黑色龍捲,自卡爾薩斯背後形成;遠遠望去彷彿一臺清掃的機器不斷的吸收着黑暗的‘灰塵’!

感受着修爲不斷的飆升,卡爾薩斯不由暗暗欣喜的同時更加賣力的‘清掃’起來;在這裏他可不必擔心自己的‘修煉’惹來一些麻煩!而且照着他這樣的速度,他就不信那條黑龍不出來! 昏暗的空間縱橫的陸地不會超過百萬平方公里,低沉的天空到處有着沉悶的死寂;百萬星冥族如同蝗蟲一般跳躍着緊隨而來,那強悍的肉身竟是讓他們每次起落都在百丈開外;然而老遠的他們就看到了這壯觀的一幕,一條百丈的火紅色神龍背上馱着一個黑色的超級龍捲,橫衝直撞在地獄峽的上空。

所過之處,地幽之氣無不被清掃一空!再細細看去,那火龍的背上、龍捲之下竟然還有一個小小的紅點;小!卻讓他們升起了無限的敬畏,那就是他們剛剛出現的王啊!

是啊,他是王,而不是人!

卡爾薩斯靜靜的感受着自己修爲的突飛猛進,九級?他已經在剛剛就突破到了!在這裏他就像一臺永遠不會飽和的機器貪婪的吸收着那積攢了無數歲月的龐大地幽之氣,這樣讓他毫無顧忌掠奪天地能量的機會並不多!

旺夫小啞妻

龐大的地幽之氣轉化來的陰寒靈力,如同海納百川一般的注入卡爾薩斯識海中那血紅的丹狀物;血丹如同氣球吹氣一般的迅速增長着,眨眼之間就已經到達了拳頭大小。

然而此刻卡爾薩斯驚訝的發現,那似乎已經漲到了它的極限;然而隨着靈力的繼續注入,一股如同心臟律動一般的現象出現在了那血丹之上,一收一縮,竟然與自己的心臟達到了同樣的節奏。

而這時卡爾薩斯的修爲也已經到達了九級的頂端!神靈士!那晶靈大陸上無數人的夢想,現在他只有一步之遙!但是那在卡爾薩斯的眼裏不過是如同五級、六級一般的一個普通晉級罷了!因爲他的目標絕對不是‘小小’的神靈士!

狹長的地獄谷已經漸漸的露出了它的原貌,黑如煤炭的岩石更是散發着幽幽的黑光;卡爾薩斯眼神中流露出炙熱的瘋狂,仰天便是一聲嘹亮的吼叫,那聲音竟是彷彿穿透九幽一般的壓過了巨大的龍吟。

‘啵’一聲輕如水滴砸石的聲音,偏偏響徹了整個空間;瞬間卡爾薩斯連同着腳下的火龍都靜止了下來,由極動到極靜顯得是那麼的自然;不過這一切只是瞬間,便又如同打破了那時間的束縛一般!

一股龐大的氣勢自卡爾薩斯的身體擴散開來,緊接着整個天地彷彿都沸騰了一般;剩餘的地幽之氣眨眼間便凝結成了一個閃着晶晶亮光的凝實氣團,直接鑽進了卡爾薩斯的體內!

“好恐怖的修煉速度!”這一刻所有的星冥族都滿眼崇拜的看着他們的王,發出了震耳欲聾的歡呼;伴隨着那聲聲嘹亮的龍吟,造成了空前絕後的‘沸騰’氣勢!

這一刻,卡爾薩斯依舊是滿臉邪魅笑意的看着空空地獄谷下,那裸露出來的黑龍纏繞着一把足有十餘丈的巨大黑色斧頭;略微的有些意外!

突破到神靈士的卡爾薩斯發現自己,看待世間一切事物的角度都已經不一樣了;像那還在散發着淡淡地幽之氣的巨斧,他可以清楚的確定,它就是那十屬性神器中的‘冥斧’,屬於黑暗!

只是沒想到它會在這裏!下面的黑色神龍憤怒的咆哮着,可是它卻怎麼也不願意離開那柄冥斧,生怕一離開就會有人搶走一般!

卡爾薩斯靜靜的感受着身體的變化,修爲的連續突破讓他已經有些不適應了;首先是身體的強度與力量的暴增,讓他感受到了憐絲那種輕飄飄的感覺!然後便是識海之中那原本拳大的血丹此刻已經因爲充足靈力的補充,而凝結成了一塊指甲大小的紅色晶體;閃着璀璨的光芒讓它看起來就像是一塊紅寶石!

但是卡爾薩斯清楚的感受到經過紅色晶體提煉過的靈力更加的精純,精純到近乎是原來血丹的百餘倍!神靈士不過是修煉路途上的一個瓶頸罷了,只要突破了,前方的路將更加的寬廣!


輕輕的舒展了一下身體,卡爾薩斯猛然躍下火龍,如同一顆炮彈般的從百餘丈的高空直接落到了黑龍的身前;火龍似乎明白了主人的用意一般,並沒有跟下來,而是繼續的在高空盤旋吟唱,應該是在助威吧!

拔出深陷地下的雙腳,卡爾薩斯顯得極其‘渺小’的站在黑龍的身前,邪魅的笑意充滿着臉頰,道:“是我放你出來的,怎麼的我也算你的恩人吧!知恩可是需要圖報的!”看着火龍的表現,他就知道這條黑龍是‘老朋友’了!

早就通懂人言的黑龍卻是並不買賬的,張開大口衝着卡爾薩斯就是一團黑色的龍息;同時身體一扭,就來了一個黑龍擺尾掃了過來!

卡爾薩斯似乎有意的要試一下自己的實力,身體未動的硬接下了黑龍的這兩道攻擊;龍息先至,陰寒的氣息竟是直接穿過了卡爾薩斯的靈力防禦,帶給了他一股發自靈魂深處的刺痛,讓他大腦之中一陣的空白!

緊接着巨大的龍尾攜帶者千萬今的力量狠狠的砸在了卡爾薩斯的身上;一聲巨大的轟響傳來,措手不及的卡爾薩斯竟是狠狠的砸進了一旁的石壁!

頓時那些圍觀的星冥族齊齊的發出了一聲驚呼,龍的一擊就算是強悍如同他們也是中之必死吧!然而一聲彷彿帶有繼續自嘲的大笑自那崩碎的山石下傳來,緊接着一聲巨響,卡爾薩斯猛地蹦了出來;除了那衣衫的襤褸,哪裏看得到一絲的傷害!

這一刻所有的星冥族再次的爆發出了熱烈的歡呼,本來他們還以爲自己的王是靠着遠距離攻擊的修士,心中多少有着一絲遺憾;可是如此以來整個的星冥族,包括他們的族長冥天,都打心底接受了這個王的統治!

並沒有想到自己無意的舉動會帶來這樣的效果,卡爾薩斯剛剛完全是因爲大意而被黑龍‘暗算’了;不過這也證明了他的身體強悍到了一個恐怖的境界,剛剛他可是完全沒有利用自己身體恐怖的恢復能力,就完好無損的接下了黑龍的轟擊!

這一刻黑龍終於意識到了卡爾薩斯給他的威脅,巨大吼叫聲響起的同時全身爆射出詭異的幽光;它竟然用出了靈術! 卡爾薩斯驚訝的看着黑龍,那黑光規律的波動實實的證明着一條龍在施展靈術!

不敢怠慢,卡爾薩斯雙手連成一片幻影的快速的虛畫着一套繁雜的靈術符籙;這時他迄今爲止所知道的最高靈術了,是一個九級的金靈術!當初要不是他在學院金師傅那裏得到一本高級靈術書,恐怕他現在就要空有一身修爲而施展不出高級靈術了!

九級金靈術‘破殺’,對於一個已經是神靈士的人來說也算是可以勉強用了!靈力翻涌,幾乎同一時間,卡爾薩斯的‘破殺’與黑龍所施展出的黑暗靈術形成!

一條十丈餘長,相對虛幻的黑色靈力龍與一名身披鎧甲手拿大刀的紅色靈力戰士,大吼着衝向了一起;可惜卡爾薩斯的靈力是紅色的,不然‘破殺’所形成的金甲戰士看起來會更加的威猛吧!

卡爾薩斯暗暗想着,這時紅甲戰士大喝一聲,猛地擡起了手中的大刀便向靈力黑龍砍去;那一往無前的氣勢竟是讓在場所有的人都有些驚訝!不愧爲屬性之中攻擊力最強的金!

然而這時狡詐的黑龍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眼珠一動它所釋放的那條靈力龍竟是身體一扭,堪堪的錯過了紅甲戰士‘破殺’的攻擊;同時有模有樣的學着黑龍的樣子來了個降龍擺尾,而身體卻毫不猶豫的向着卡爾薩斯衝來!

破殺全力的一擊全部的砍在了地面,頓時一條巨大的裂痕直向着遠處的黑龍而去!黑龍狡猾,卡爾薩斯就蠢笨麼?!既是攻擊不中,他也不會讓黑龍置身事外!

破殺在靈力龍的擺尾下瞬間消失,可是那蔓延的地裂卻是讓措手不及的黑龍身體一顫;很自然的受它操控的靈力龍身形便是一滯,卡爾薩斯抓住這個機會,雙足運起全力的一蹬,身體便如同離弦之箭的躲開靈力龍直接的向着黑龍射去!那巨大的後坐力竟然讓他腳下的一大塊岩石砰然化作了沙塵!

顯然在黑龍回過神來想要控制靈術救援的時候,一切已然不及;眼看着卡爾薩斯奔來,黑龍張口便是一團龍息試圖阻擋片刻!然而已經有了經驗的卡爾薩斯豈會再次的上當!

還在空中的身體輕輕一轉,背後那巨大的蝠翼正好將他的身體遮擋;這時龍息噴至,竟是被卡爾薩斯利用靈力與翅膀的聯合作用,將那團龍息毫不客氣的給當作天地能量給吸收了!

天地萬物,凡歸屬其中的皆可稱作天地能量;卡爾薩斯連土地都可以吸收,何況這一團本就是能量體的龍息!

電光石火間,吸收掉龍息的卡爾薩斯已經再次轉過身,一拳直接砸在了黑龍的額頭!百萬斤的力量轟擊在堅硬的龍鱗,痛的黑龍慘叫一聲哪裏還顧得上守着那柄冥斧,急速的後退飛到了天空!

卡爾薩斯面上流露出一副陰謀得逞的邪魅笑意,雙足輕點瞬間便將那柄冥斧抓在了手中;七尺的身材抓着一柄十餘丈,上萬斤的黑色巨斧,倒是有一絲滑稽的感覺!

然而這一刻他卻細細的感受着手中巨斧傳來的那神祕而又強大的氣息,冥斧絕對沒有像貝迪所說的那樣被封印!這點卡爾薩斯可以肯定!因爲它內部流動的那股陰寒澎湃的能量,讓如今神靈士的他都感覺一陣的駭然!

如果說地獄峽中的地幽之氣是來自於冥斧長年累月的釋放,那瞬間便提升卡爾薩斯兩個階段的能量也只能算是冥斧中所蘊含的能量的冰山一角了!


而且一股股負面的情緒更是不斷的因爲冥斧內的能量被從心底勾起,勉強的才被他壓制住!這絕對是一把邪惡的可以屠戮世間一切生命的武器,當然那也要使用它的人有足夠的能力駕馭它,至少卡爾薩斯如今是不行的!

這時失去冥斧的黑龍憤怒的再次衝了下來,只是當它看到卡爾薩斯炫耀一般的快速揮舞了幾下冥斧;猛衝的身形頓時停了下來,也許它並不害怕卡爾薩斯,可是它不得不怕冥斧的威力!

而這時在卡爾薩斯暗中指揮下的火龍悄然的出現在了黑龍的身後,在它身形一頓瞬間,火龍猛然的張開四隻龍爪狠狠的抓在了黑龍的身上;同時利用自身的重量將黑龍向地面壓來!

回過神來的黑龍頓時發出一聲憤怒之極的龍吟,翻轉身體便於火龍扭打在了一起;不知道什麼原因,顯然的火龍並不是黑龍的對手,同樣有着龍鱗護體的火龍幾下便被黑龍的巨爪抓掉了幾塊龍鱗,流出了鮮紅的血液!

不過百丈的距離,兩條龍也是瞬間便掉在了地上;卡爾薩斯將礙事的冥斧一扔,飛身便參與到了兩條龐然大物的肉搏之中!靈活的身體一邊躲避着二龍的翻上翻下的身體,一邊專門挑着黑龍的額頭一拳拳砸去!

一聲聲憤怒又夾雜着慘叫的龍吟響徹真個空間,怎奈有着火龍的糾纏黑龍是說什麼也逃脫不開如同跳蚤一般的卡爾薩斯的追擊的。

峽谷之上,百萬的星冥族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們的王與圖騰獸‘虐待’他們一直被奉爲神明一般的另一隻圖騰獸!一時間心裏已經不知道是個什麼樣的滋味了!

這時因爲擔心趕來的衆女中,貝迪撲哧兒一聲樂道:“老公還真的是強悍哦,連鼎鼎大名,龍族中的佼佼者‘黑暗冥龍’也敢虐待!看來憐絲姐現在又制服不了他了呢!”

衆女齊齊的會心一笑,憐絲不服氣的道:“那可不一定,改天真的要找他較量一下,看誰的力氣大!”她們似乎一點都不擔心卡爾薩斯處境的聊起了天。

這時眼尖的蒂斯道:“你們快看,那邊地上那柄冒着黑煙的大斧頭看起來好怪!”冒着黑煙?!恐怕冥斧要是有靈性的話一定會蹦起來,殺過來吧!

衆女尋聲望去,貝迪驚呼一聲道:“冥斧!十大神器之一的黑暗冥斧!”說着不由自主的翻了個白眼繼續道:“它出現在這裏,晶靈大陸上的一些老傢伙還在努力的奮鬥着,企圖將十大神器湊齊呢!”

確實,要不是衆人無意間的打開這個空間而卡爾薩斯又追着黑龍來到這裏;試問這個世上還有誰能湊齊這十件神器呢?! 思想有些單純的比蘇俄滿臉驕傲的道:“這可是老公得到的第四件了呢,看來也只有老公可以將它集齊了!”

憐絲寵愛的看了看比蘇俄笑道:“是,你的老公最厲害了!”比蘇俄面色一紅,嘟着小嘴反駁道:“那就不是憐絲姐的了!”

看着她那可愛的模樣不止憐絲,所有人都笑了起來;比蘇俄狠狠的嗔了一眼道:“不理你們了!”一羣女人倒是在這樣的環境嬉笑了起來。

一時間倒是忘記了注意場中的發展,不過聽着那漸漸從憤怒轉變成慘叫,再到哀求的龍吟;想必卡爾薩斯的目的就快要得逞了!

此刻的黑龍已經因爲卡爾薩斯不斷轟擊額頭的同一位置,而快要停止了掙扎;受傷並不算重的火龍也只負責按在它的身上就可以了!

這並不是卡爾薩斯殘忍,而是這樣厲害的神龍要是在他收取的時候突然的掙扎;那將是一件極其麻煩的事情,搞不好還會來個靈術反噬什麼的,受傷疼痛是免不了的了!

所以卡爾薩斯要將它打到暈厥,那樣他就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將它收取了!

然而就在這時,已經快要停止掙扎的黑龍似乎要做最後的掙扎一般;身體猛然的一扭,頓時將猝不及防的火龍摔了下去,同時已經渙散的眼神瞬間變得凌厲起來。

張嘴一顆人頭大小的黑色珠子便向卡爾薩斯砸來!遠處恰巧看到這一幕的貝迪驚得大叫一聲道:“老公快躲開!”

其實不用她提醒卡爾薩斯也意識到了那珠子的厲害,不過因爲距離太近的關係,哪裏還容他有躲閃的時間。

幾乎在他看到黑龍有張嘴動作的時候,黑色的珠子就已經到了他的面門;下意識的卡爾薩斯放出靈力護住全身,同時雙臂當在了身前。

電光石火間,聲聲清脆的骨碎聲傳來,卡爾薩斯驚訝的發現自己竟然沒有一絲抵擋的能力;眼見着黑色的珠子破碎了他的雙臂,直接奔着他的頭部識海而來。

卡爾薩斯眼神中不由閃過一絲絕望,然而從不放棄的他瞬間便又被激起了無盡的鬥意;無論是遠處的牽掛還是心底的理想,都不允許他在這裏倒下去!

然而就在這時,一聲更加憤怒的龍吟響起;回過神來的火龍似乎因爲自己的狼狽而變得極其的憤怒,張口同樣是一個火紅色的珠子便從偏着的方向飛來。

只是所有人都可以看到,火龍的那顆珠子明顯的要比黑龍的小得多;而且無論是凝實的程度還是帶來的氣勢都是差了很大一截。

然而火龍的勝在有着那一往無前的決然!恰恰的趕在黑色龍珠撞擊到卡爾薩斯的頭部前將其擊飛了出去。

兩聲淒厲的慘叫響徹整個的空間,黑色的龍珠被崩飛變得黯淡無光的掉在了地上;而火紅的龍珠卻因爲那劇烈的撞擊而變得碎裂開來!

黑龍似乎受到了極大的傷害,翻滾着身體不住的慘叫;而那火龍卻是仰天便倒,原本精光四射的眼神瞬間變得暗淡起來。

在死神門前晃了一圈的卡爾薩斯不由長長的鬆了口氣,然而當他明顯的看到龍珠碎裂的火龍,那強大的生命裏在快速流失時。

不由得一陣的感動,一條被自己強行收來的龍卻可以爲了救自己而犧牲掉生命;而他在這之前只不過是拿它當作一條氣派的寵物!這樣的神龍卻要比這個世上大多數的人都值得去那真心交換友情吧!

靈機一動,卡爾薩斯一邊快速的恢復着失去的雙手,一邊不斷的收攏着因爲碎裂而正在慢慢消散的火龍珠;同時一滴滴可以救活無數死亡邊緣的血液滴在了上面。

在他想來,自己的血液既然可以救活任何的生物;那龍也一定不會例外,而龍的體積如此之大必然需要多一些的血液纔可以。

所以當卡爾薩斯傾注在上面足可以讓整個世界爲之感嘆的血液卻發現完全沒有用時,一雙本就血紅妖異的雙眼顯得更加的駭人!

然而這時趕過來的貝迪忙一把按住卡爾薩斯繼續放血的手腕,道:“龍的本名龍珠你是修復不好的,快些將所有碎了的龍珠扔回火龍的口中,它自己才能慢慢的修復!”說着似乎想到什麼的補充道:“老公的血液倒不如滴到火龍的口中,這樣也許它的龍族修爲就不會掉得太多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