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洛在那一剎,差點沒有控制住情緒。

他清楚的看到這一對男女的胸口上方都有着顯而易見的蜘蛛標誌。

在這裏,林洛又一次見到了蜘蛛標誌。

這意味着什麼?

他一直在尋找的幕後黑手竟然是地下世界的人!

女子剛纔感受到林洛的目光似乎有些異樣,她看向孤狼問道:“孤狼,這位是?”

“秦總的跟班。”孤狼乾脆的回道。

他的心中隱隱升起一絲不安,若是自己一人覺得林洛有問題,那可能是錯覺。

但‘火鳳’和‘金龍’似乎都察覺到秦丘軍的這小弟有異樣,那問題就大了。

林洛暗道不好,剛纔看見蜘蛛標誌那一刻,他眼神出了一些波動。

對方或許已經看出了什麼。

氣氛在這一刻陡然變得緊張起來。

金龍與火鳳兩人同時朝樓下走來,在他們身上林洛終於是感受到了那股強大的氣息。

這三人均是高手。

難怪孤狼有恃無恐。

就憑着三人的實力,哪怕不借助地利。一般的警察也絕對奈何不了他們。

“秦總,怎麼以前沒見過你帶這麼俊的小弟過來啊?”

火鳳走到秦丘軍身邊,當着金龍的面直接依偎在秦丘軍的身上,不斷的挑逗着他。

而金龍對此視若不見。

林洛也搞不清這兩人到底是什麼莫名其妙的關係。

他只看見秦丘軍呼吸變得急促起來,一雙手緊握成拳,似乎在努力剋制自己。

這樣下去秦丘軍這老色魔絕對堅守不住。

火鳳的姿勢越來越大膽,連林洛都看的有些口乾舌燥。

“嗷……”

忽然,秦丘軍舒適的長嘆一聲,猶如泄了氣的皮球一樣軟倒下去。

“秦總不行呢,讓我試試你小弟如何。”

火鳳身子柔若無骨,剛脫離秦丘軍又往林洛身上纏來。


林洛不敢妄動。

他感覺孤狼與金龍已經形成了合擊之勢,只要自己稍有異動,兩人就會以雷霆之勢發動攻擊。

自己必須尋找機會。

至少也要趁機擊殺或者重傷一人才有可能逃出去。

不然面對三人的圍攻加上樓梯拐角那位的堵截,自己必死無疑。

做好決定後,他任由火鳳的身子纏上自己。

“你叫什麼名字?”火鳳嬌媚的問道。

同時,她的身體已經開始動了起來,弄得林洛渾身酥養。

不過林洛精神上卻並沒有太大的波動。

火鳳雖然媚意十足,但她更多的是靠身體來引誘他人。

這種媚意相比於何家姐妹身上那種天生媚意差了太遠。

那種媚,纔是真正深入骨髓的魅惑之力。

“林藍!”

林洛隨意報了個名字。

“想要姐姐嗎?”

火鳳的身子又朝着林洛貼近了一分,洶涌之處幾乎要將林洛淹沒。


她的話語非常的露骨。

不過林洛的注意力卻完全不在這女人的身上,他時刻注意的是在旁邊虎視眈眈的金龍和孤狼。

他能感受到兩人身上的氣勢越來越盛。

若是普通人的話,應該早就在火鳳的媚意之下繳械投降了。

但林洛卻依舊保持着冷靜。

“動手!”

孤狼與金龍同時動了,兩雙拳頭前後殺向林洛。

但是林洛的速度比他們更快。

在兩人出手的同時,林洛毫不猶豫一掌拍在火鳳的背上。

不過用了七成力氣的一掌並沒有重傷火鳳。

火鳳的身子骨太軟了,似乎在瞬間就轉移了部分掌力。

林洛這一掌並沒有造成實質性的傷害。

“弟弟好壞!”

火鳳嬌笑一聲,從林洛身上脫離,同時反手一掌打向林洛的腦袋。

三人合擊,林洛似乎一下子就陷入了死地。

但下一刻,令他們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林洛竟然直接放棄了防守,反而是左右手分別抓向了孤狼和金龍。

“絕對防禦!”

三人的攻擊殺到,卻全部落在了絕對防禦之上。

“噗!”

林洛一口鮮血噴出,他感受到一隻手掌拍在了自己的後背之上。

絕對防禦竟然失效了!

在這之前林洛就懷疑過絕對防禦是有承受上限的。

沒想到今日孤狼、金龍、火鳳三人的圍攻就將絕對防禦破了。

好在另外兩人的攻擊被抵消了,林洛只受了一掌。

“什麼!”

比起林洛,孤狼三人更爲震驚。

他們三人的全力合擊竟然只是讓眼前這個小弟受了輕傷?

震驚之餘,他們發現自己的手臂已經被林洛抓住。

“絕脈擒拿手。”

林洛瞬間就施展了自己唯一的招式,先將兩人的脈穴封住再說。

不過火鳳並不給他完美施展的機會,再次朝着林洛殺來。

林洛只能放棄,剛纔那一手,應該能夠封住孤狼和金龍數秒的時間。

“逃!”

林洛自知雙拳難敵八手,繼續戰鬥下去,簡直自找死路。

至於秦丘軍他根本無暇顧及了。

他迅速往外竄出。

隱藏在樓梯拐角的那道身影以爲林洛並不知道他,正準備蓄勢一擊。

哪想就在他殺出的同時,林洛一個閃身,反手就抓住了他的手臂。

再一招絕脈擒拿手瞬間將其封住。

追擊的三人臉色大變,他們本以爲隱藏在暗處的‘冷蛇’可以輕鬆襲殺林洛。

沒想到林洛早就已經察覺。

這到底是什麼人?對此地的形式瞭如指掌。

就連幾處極易觸碰的機關,這個人也一處都沒有碰到。

兩三秒的時間,林洛已經逃出很遠。

“這裏不能呆了,我們撤!”

火鳳見勢,知道自己再追也趕不上林洛了。


而且對方既然如此有目的性的潛入,肯定已經通知了警方。

他們要是再衝過去,那就是自尋死路。

雖然他們厲害,但也沒有達到超凡脫俗,金剛不壞的地步。

功夫再高,也怕菜刀。

狹隘的通道里,警察絕對把他們當活靶子打。

“走!”

四人當機立斷,迅速收拾了重要的東西,不帶絲毫猶豫,立刻撤離。

當然,走之前他們還不忘在秦丘軍的脖子上劃過一刀。

秦丘軍也沒想到,自己會這麼死在這裏。

偌大的房間只留下一具屍體,還有一堆的藥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