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洛站起身,終於要輪到自己登場了。自己好像還是第一次在這種場合裝逼,有點小刺激。

“如果我們一定要見呢?”他語氣一沉,盯着值班小弟問道。

那小弟被林洛的氣勢嚇到了,又看了看林洛手裏提着如死雞一般的兩個同黨,完全升不起阻擋之心。

“大……大哥,你別爲難我。”小弟嚇得語無倫次。

林洛徑直往前走去,同時幽幽說道:“不想和他們下場一樣,就老實待着。”

咚!咚!咚!

顧詩詩的一雙高跟鞋踩在木質長廊上,聲音迴盪,顯得格外的突兀。

小弟終究是不敢阻攔,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兩人順着長廊往裏面走去。

此時,長廊裏頭的會議室中,大大小小坐了二十多人。

其中又以兩人爲首。

一位是坐在主位的一名男子,他約莫四十多歲的年紀,留在粗厚的絡腮鬍,整個人看起來十分精神。

此人便是水天一色的話事人之一,孫豪。

而另一位坐在對位的男子,年紀稍大,他頭髮有些稀疏,隱隱有幾分要形成地中海的趨勢。但他一張嘴談吐有序,精神矍鑠,倒不像他的頭髮一樣頹廢。

雙方正在激烈的商討爭論着什麼。

就在這時,一聲怒吼帶着女性獨有的尖叫音從外面的長廊傳來。

“孫豪,給我滾出來。”

聽到這聲音,會議室在座的衆人皆是臉色一變。

因爲這聲音的主人便是他們這場會議的重點討論對象。

沒想到會還沒有開完,對方就先找上門來,而且大有幾分來者不善的意思。

“這羣廢物,不是叫他們攔住顧詩詩嗎?這點小事都辦不好。”孫豪怒拍桌子,頗爲生氣。

他也正想着要怎麼應對來勢洶洶的顧詩詩,另一個領頭者卻站了出來。


“孫總,既然顧詩詩這女人都找上門來了,我們再回避也說不過去了。不如就此和他攤牌算了,他能拿我們如何?”

孫豪沉疑片刻,眼中露出一抹狠色,咬牙道:“說的也對,既然我們已經結盟。還怕一個小小的娘們不成。”

兩人都是有血氣的,加起來快過百的人了,還能被一個二十幾歲的小丫頭壓了氣勢? 水天一色,總部會議室外。

林洛順手解決了幾個看門的小弟,將他們堆成一團,扔到會議室門口。

門開了,孫豪氣勢洶洶帶頭衝出,剛想罵人,他就看見被堆成一團、表情痛苦的小弟們。

“顧詩詩,你什麼意思?”他怒喝一聲。

“孫豪,你敢用那些卑鄙手段,還不敢承認嗎?你的狗腿子們都替你招了。”顧詩詩冷笑道。

她本以爲自己當面戳破了孫豪的陰謀,對方至少也應該慌亂一下。

但是她錯了,被戳穿的孫豪非但沒有絲毫慌亂,反而是大笑起來。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也不裝了。就是我乾的,你又如何?”孫豪厚顏無恥的說道。

與此同時,門後又走出來一人。

顧詩詩瞳孔一縮,看着標誌性的地中海頭髮,她一眼就認出了來人。


聽雨樓的話事人之一,陳風華。

兩家話事人同時出現,同一時刻雲海集團又遭到針對。

這意味着什麼她心裏很清楚。


她沒想到兩家竟然會在這種情況下聯手對付自己。

是因爲二代產品的出現,讓他們意識到了危機嗎?

“顧總,好久不見。沒想到顧總小小年紀就能把雲海大酒店經營的如此紅火,實在令我等慚愧又羨慕。”陳鳳華笑着誇獎道。

只是這看似溜鬚拍馬的話語,卻滿是不甘。

被一個小丫頭壓了風頭,他們一張老臉在業內實在沒處擱。

“所以你們就聯手了?”顧詩詩冷笑一聲,她可懶得和兩隻老狐狸彎彎繞繞。

“商業合作而已,正常行徑。”陳鳳華回道。

林洛本來站在一旁,本來也不想管三家的事情。

但兩個老狐狸對顧詩詩咄咄相逼,他實在有些看不過去了。

“我管你們合不合作,先賠錢再說。”

突然想起的聲音,令孫豪和陳風華心裏一驚。他們三大話事人說話,這裏還有其他人敢插嘴?

他們轉頭看向聲音的來源,頗爲詫異,竟然是一個二十幾歲的年輕人。

雖然林洛穿的精神,但畢竟一身行頭不值錢。

兩個老狐狸一眼就看出來林洛不是什麼大人物,心中自然有些輕蔑,都懶得與其搭話。

“顧總,這是你手下的人?”

孫豪避開林洛,直接向着顧詩詩問道。

意思很明顯,在他眼裏,林洛沒有直接與他談話的資格。

“你們可能弄錯了,他並不是我的下屬。而且他說的很對,我不管你們聯不聯手,先賠償我的損失再說。”顧詩詩冷聲道。

孫豪眼中閃過一絲戲謔的神色。

“好!既然你說這小子不是你的手下,那我把他轟走沒問題吧。”

他倒要看看,自己真把這人轟走,顧詩詩要不要求情。

顧詩詩嘴角上揚,轟走林洛?就憑這點人手恐怕還不夠。

林洛站起身來,伸了個懶腰,漫不經心的說道:“你們轟走我,還是擡走我都無所謂。先賠了錢再說。”

這小子,太囂張了。

水天一色和聽雨樓的人都露出一抹憤然之色。

“對了,你們的小弟現在一個個都動彈不得,想趕我恐怕還得叫些人來。”

林洛賤賤的又補充了一句,將孫豪他們氣得不輕。

孫豪這才反應過來,這個場地又沒有其他人。

顧詩詩一個弱女子自然不可能輕易放倒這麼多身手矯健的小弟,難道全部是眼前這個年輕人乾的?

他有些不敢置信的看向林洛。

林洛笑着朝他眨了眨眼睛。

孫豪眉頭緊皺,神色不安,眼前這個人解決自己這麼多小弟並且毫髮無損。

這得什麼水準?

“想好了沒有,賠不賠錢?”林洛又催促一句。

“你TM的……”

孫豪後面,一個經理想要趁此出個風頭,順便拍下孫豪的馬屁,當即站了出來。

啪!

但他話還沒有說完,一個巴掌已經掀在了他的臉上。

“穿的人模狗樣的,怎麼這麼喜歡爆出口呢?”林洛幽幽道。

衆人完全沒有看清楚林洛的動作,只感覺影子閃過,林洛又回到了顧詩詩身邊。

這一下,孫豪也有些怕了。

他咬牙看向顧詩詩,頗爲不甘,但還是忍了下來,低聲道:“你們要多少錢?”

孫豪心中已經有了盤算,今天勢弱,先把錢賠給顧詩詩再說。

反正兩家聯手,遲早要將雲海擊垮。

到時候錢還不是自己的。

這樣一想,他瞬間就舒服多了。感覺不是在賠錢,而是在投資。

陳風華的想法和他差不多。

兩人想着就先這樣將顧詩詩應付下來。

“兩百萬。”顧詩詩伸出兩根手指,直說道。


本來按照損失,百萬賠償絕對已經足夠,但是她心裏忽然很不爽,就是想加價。

三巨頭的事情他們也很少上報到官方法院解決。

因爲大家都是有背後支持者的,到時候判決下來,也會不了了之。最終還得私了。

所以,這種談判三方已經很默契了。

只是顧詩詩這一下將賠償額漲了兩倍,已經屬於獅子大開口。

就算賠償,也不是這麼個賠法。

“不可能。”孫豪果斷拒絕。

林洛知道該痞的時候還是要痞一下,不等顧詩詩開口,他又插話了,“怎麼?就允許你們亂搞破壞,我們收拾爛攤子不要點精神損失費?”

“你……”

“你什麼你?想打架啊?”

孫豪氣結,不再與林洛爭論。

他主要還是怕林洛打自己。自己可不想在一幫小弟面前出醜。

何況確實是他們作惡在先。

講理講不過,打架打不贏。再繼續爭論也是打自己臉。

“好,我們賠你。”陳風華幫着應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