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風無奈的搖搖頭。卻也沒辦法。

肉在砧板上,由不得自己。

「試試這個『感應器』。」林風取出一個水滴形狀的奇異物體。

血紅色淡淡的光澤。感應器擁有一股奇特力量,林風右手微微一握,心神頓時沉浸在其中。

霎那間——

嘩!眼前畫面極是清澈。

就好似一幅地圖,星羅棋布處處都是光點存在。

「這就是第四重天。」林風暗忖,頗是驚訝。

心神沉浸,好似進入腦海中的世界。每一個光點都有著獨特的能量感應,差別極大。

「這是『雲境』。」林風輕輕辨別,「而這類光點則是『星境』。」腦海中的光點異常清晰,每一個地方都好似近在眼前,自己伸手便可觸摸。包括各種怪物、星兵、星將。都能清晰感應。

「還有這些光點,擁有生命氣息,應當是進入第四重天的武者。」林風點帶你頭。

卻是掌握甚快,很快便是能簡單的使用『感應器』。

這對自己來說,沒什麼難度。

「雷猙說的果然是真,這雁翎尊府恐怕真是歸它所有。」

「儘管如今它已是無法再掌控『雷猙星境』,但所擁有的『權利』還是相當之大。」

「有這感應器在,雁翎尊府再無秘密!」

林風心中微凜,充透著一分興奮。

有這感應器的存在,自己便能輕鬆掌握這裡每一個變化!

擊殺星兵、星將,找到各種寶物所在,甚至,找到殺死猛火、花少的幕後黑手!

一刻鐘后。


「噢?竟能不斷深入探測。」

「不止連雲境和星境中有沒有武者都能知道,更是能進一步感應這些光點……」

「連氣息和模樣都清晰無比!」

林風心中感到一絲興奮,卻是不停感應著一顆顆光點。

天之晶石也罷,地之碎片也罷,倘若自己要尋找輕而易舉,很快便能獲得。哪怕是各種稀罕的寶物,珍奇靈寶,自己同樣能輕易得到。但經歷過紫色星境,獲得大批財物之後,這些對自己還有用么?

作用甚微。

自己現在需要的,是時間。

需要足夠的時間去尋找幕後黑手,替猛火和花少,替厲雁門眾無辜弟子報仇!

倏地——

「嗯?」

「這是?!」

緊閉著眼睛,林風猛的睜開。

表情極是凝重,霎時間寒光凌厲,射出兩道濃濃殺意。

自己,剛才竟是發現三道熟悉無比的氣息,心神沉浸入光點,仔細感應,浮現在腦海中的,竟是那三張讓自己深惡痛覺的臉龐!

斐鹿鳴、鍾柏、金蟬!

叛徒!!

「果然不是冤家不聚頭。」

「當日設計暗算我,出賣厲雁門,這一次再遇到我……」

「算你們倒霉。」

林風嘴角冰冷一笑。

嗖!瞬時間疾馳而去,消失無影。

(第三更到~~忙碌的國慶第一天,累死人。明天如無意外四更,第一更在早上9點左右。)(未完待續。。) 第四重天,面積極大。

哪怕是林風身上擁有感應器,同樣有不少路程。

「六星靈寶、魄器、仙果,還有秘籍……」

「這第四重天還真是應有盡有。」


林風淡然一笑,卻是一路疾馳,一路『搜刮』著財物。

並未花費太多力氣,只是順便而已。

第四重天每一天都會降落許多怪物、星兵、星將及寶物,散落在第四重天各處,有緣者得之。而如今這一千天的時間進入尾聲,若是耐心尋找,自是找得到寶物。

畢竟,第四重天太大!

沒有武者能挖地三尺的翻尋寶物。

總有許多漏網之魚存在。

「收穫不小。」

「不過加起來恐怕還比不上一顆七星仙果。」

林風笑了笑,自己的炅紫戒中此時可是有十顆七星仙果,四顆八星仙果。

珍貴如七星仙果,都是被自己一口吞食,在蟠木大陸時,自己足足吞食了十八顆七星仙果。若按斗靈幣來算,那是吞食了2000萬斗靈幣,何等驚人!

這是急速提升實力的代價。

有得,必然有失。


「若真計算斗靈幣,哪還算得清。」

「錢乃身外之物,只要有足夠強的力量,多少錢都能賺回來。」

林風點點頭,心情平靜。

單單是自己給予『翼』的木靈之心,價值恐怕便難以估算。

還有自己喝下的『星力泉水』,更是用錢都買不到的寶貝。

「一年內,要將戰神之道提升至星主級。」

「決非易事!」

林風眼眸爍然,雖感壓力。

但這,同樣是促進自己提升的動力所在!

「不過眼下。這事先擱置一旁。」

「在紫色星境等待了九百多天,修鍊了九百多天,只為現在。」

眼中閃動著粼粼光芒,右手感應器散發出淡淡光澤,林風此時已是越來越清晰的感應到斐鹿鳴三人位置,距離自己越來越近。感應越來越深刻,近在咫尺!

「這一次,看你們往哪裡逃。」

「受死。」

蓬!蓬!蓬!!

戰鬥正是激烈,斐鹿鳴三人咬牙冷喝,此時正是激戰連連。

三人圍攻著一個高約三米,全身覆蓋著精亮鎧甲,手持方天畫戟的『鎧甲人』,帶著一副冷酷的面罩,鎧甲人面無表情。然而無論攻擊、防禦均是相當犀利。濃烈的星力圍繞在體外,面對三人圍攻依然遊刃有餘。

仔細看去,在那精亮的鎧甲上,赫然刻著一個如遠古象形的文字。

一個圓形的『將』!

它是星將!

「轟!」斐鹿鳴此時已是殺紅了眼,一馬當先。

擁有七星靈寶,他的實力在三人之中絕對是最強的,鍾柏和金蟬以牽制輔助,而他則是主攻。

「叮。叮~」然而每一次攻擊都是無功而返,星將左手光芒輕耀。一面金黃色的細小盾牌好似無處不在,輕鬆的抵擋著斐鹿鳴一次一次的殺招,絲毫不顯費勁。

斐鹿鳴三人眼中無不流露出貪婪之色,恨不得將這佔為己有。

星將,身上必有寶物存在。

眼前這個星將,所擁有的定是防禦系七星靈寶無疑。

「上。我們一起上,殺了這個星將,我們就發了!」斐鹿鳴眼中儘是精光璀璨,「他剛才已經經歷一場惡戰,我們只要全力相搏。定能殺死他!鍾師弟、金師弟,到時這件七星靈寶就歸你們所有!」

斐鹿鳴的話霎時使得鍾柏和金蟬心之激動,動作更是瘋狂許多。

這般誘惑,沒人抵得上。

「好一個驅狼逐虎。」淡淡的聲音響起,回蕩在空中。

霎時間,斐鹿鳴三人面色頓變,尤其是斐鹿鳴身體一踉蹌,面色更是難看一分。

卻是被道盡心中所想!

鍾柏和金蟬何其人,一經點撥頓時回過神來,兩雙精目互望一眼,無不選擇性的向後退去。霎時間只剩斐鹿鳴一人抵擋星將神威,招招受限,看起來極是狼狽!

「誰在隔岸放火!」斐鹿鳴氣結怒罵道。

回過頭,斐鹿鳴瞪大眼睛,咆哮道,「鍾師弟、金師弟,莫要被他人離間!」

然而,斐鹿鳴卻是震鄂無比。

此時哪還有鍾柏和金蟬的身影!!

他們,竟然不見了。

驚駭的,又豈止斐鹿鳴。

鍾柏和金蟬兩人,此時面色一片慌亂蒼白,背靠著背,緊張的望著四周。

此時,他們身處一片白雪靄靄之地,滄桑的氣息有著落寞感覺,空中淡淡的雪花飄揚,給人種寧靜中帶著凄涼的氣氛。淡淡冷意沒入心口,鍾柏和金蟬兩人無不輕顫連連。

「誰?!」

「是誰,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