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屍體傀儡再次被切中,頓時撕開一道比先前大了兩倍的豁口,差點擊斷屍體傀儡的頸椎,

何三兒和魔御九秋的舉動被秦凡看在眼裡,心中淡淡一笑,

秦凡用力踩住面朝下的屍體傀儡,死死壓制住屍體傀儡,任其咆哮連連也難動分毫,

屍體傀儡身上堅硬如鐵的骨肉已經融化了小半,失去人形,

「爆,」

顯然,大局已定,

秦凡吞下一枚恢復源氣的丹藥,手腕一抖,兇猛的火之力在屍體傀儡的體內爆發,

旋即,那屍體傀儡不成人形的身體散亂一地,成了一堆融化的爛肉,

既然有了經驗,他們三人很快解決完剩下的幾頭屍體傀儡,

「兩位,在下先行一步了,」

秦凡與這二人並無多大的交情,也沒有打算一起探尋煉聖墓府,

擊殺屍體傀儡后,秦凡立刻起了分開的心思,

「哈哈,」何三兒差不多快要徹底擊殺屍體傀儡,聞言哈哈大笑著不以為意,說道:「這煉聖墓府遼闊廣大,各自分開也好,」

然而,那魔御九秋未曾說話,

聞言,秦凡回應道:「那好,後會有期,」

突然間,秦凡收回視線,朝著魔御九秋說道:「這裡恐怕很危險,怕是又有許多變化,魔御九秋,你的修為可是有些低了,」

聞言,魔御九秋淡淡的回應道:「你還是想辦法保住自己的性命吧,進來的煉尊之境強者可是很多,蕭青等高手也進來了,」

「嗯,那好,我走了,」

旋即,秦凡的身形一閃,竄入其中一條通道中,消失無影,

煉聖墓府內通道四通八達,探尋的路上,

秦凡看到不少煉帝級別以及煉尊級別武者的屍體,


他們有的是互相殘殺致死,有的是被不知名生物吃了腦髓,還有的被拍在牆壁上,成了一片血肉,血腥之氣瀰漫,

「唉,進來的人即是機緣,也是殺劫,能有一半活下來就算不錯了,難怪有人說,強者都是踏著屍山血海走出來的,手上人命無以計數,」

秦凡微微感慨,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只有一步步強大才能保住自身,

雖然,那些凡人看似安然無憂,與世無爭,但遇到天災人禍,如果沒有自保之力,一樣悲慘異常,

畢竟,秦凡也不願意平凡的活著,武者的世界才展開冰山一角,遠遠沒有看到精彩的地方,

在秦凡看來,此生若是不能轟轟烈烈的活著,該是多麼的遺憾,

而且,古人常說:生當為人傑,死亦為鬼雄,在哪裡都要活的精彩,活的痛快,

不知不覺,秦凡來到一個巨型的通道前,而且,在通道盡頭有一扇石質大門,大門兩旁分別矗立著兩尊面目兇惡的獸雕,獸雕頭頂平坦,兩盞燃燒的蠟燭釋放出幽幽光芒,

「呼,」秦凡微微吸了一口氣,手握斬龍劍,一步步走向大門,

嗖,

隨著,嗖的一聲響起,旁邊的小洞里突然竄出一道小巧的黑色影子,

寒光閃爍,朝著秦凡襲擊而來,

然而,秦凡感知敏銳,一劍擊中黑色影子的頭部,

「噗嗤,」

此時,那黑色影子掉落地面,尖叫一聲,落荒而逃,

秦凡心中喃語道:「看來,這煉聖墓府古怪的東西還真多,這裡沒有食物他們到底怎麼存活的,」

黑色影子的體貌特徵早已被秦凡看清楚,卻是一頭形如老鼠,身體乾癟無毛的怪物,

秦凡剛才的那一劍只是在對方臉上劃出一道深深的劍痕,並未徹底被擊殺,

緊接著,又有八.九隻鼠形怪物向著秦凡發動攻擊,結果無一例外,受傷而逃,

詭異的是,它們臨走時的怪叫聲給通道增加了三分恐怖的氣氛,

此時,距離那扇大門還剩下最後十餘步,秦凡停止住腳步,一劍側身轟擊而出,

這攻擊力道,足以讓蠟燭火焰失色的,血色劍芒兇猛擊在牆壁浮雕上,

旋即,浮雕破碎,一頭更大的鼠形怪物竄了出來,胸口有深深劍痕,

「嗯,這是魔獸還是屍體傀儡,」

如果秦凡猜得不錯,不管之前的鼠形怪物,還是眼前的鼠形怪物,都是被人封存在牆壁之上的屍體傀儡,聞到生人精血,便會破壁而出,吃人血肉,


此時,這頭鼠形怪物體格巨大,足有一丈多高,身上並無毛髮,乾癟的皮肉硬如金鐵,劍芒難殺,

「唧唧……」它的嘴裡發出恐怖的尖叫,鼠形怪物一爪擊向秦凡,

雖然它的速度急快,但是秦凡的速度更快,

秦凡的斬龍劍猛然攻擊而出,狠狠刺進鼠形怪物尚未閉合的嘴裡,火之力也猛然間輸了進去,

「爆,給我爆,」秦凡心中冷喝道,

「轟,」

緊接著,爆炸應聲而響,鼠形怪物節節敗退,臉上的皮肉被火焰掀飛融化,難以反抗,

秦凡雙手發力,持著斬龍劍把鼠形怪物重新頂進牆壁浮雕中,活生生燒毀了對方,


秦凡見到鼠形怪物已死,拔出斬龍劍,來到石門前,

這石門旁邊有扶手機關,秦凡抓住扶手,推了下來,石門緩緩被打開,裡面是一間密室,密室一側有書架,書架上擺放著幾本秘籍,

秦凡直接走到書架旁,伸手拿起一本秘籍,

「擎陽指,天階中級指法,有融金化鐵之威力:」

旋即,秦凡又拿起一本秘籍,

「冥水勁,天階低級指法,一指出,敵手血液凍結,傷其五脹六腑及經脈……」

這裡一共有兩本天階武學秘籍,六本地階武學秘籍,這幾種功法帶回家族絕對是一比巨大的寶藏,

秦凡收起武學秘籍,目光四下一掃,

此時,在另一側牆壁上,有一個尺許長的青色葫蘆,用一根紅色線條系著,

隨即,秦凡的手輕輕一揮,青色葫蘆落在秦凡手中,

秦凡搖了搖,葫蘆中響起細物體的滾動摩擦聲,

…… 「嗯,難道是丹藥,」

秦凡來不及細想,撥開葫蘆塞子,

頓時,一股清香撲鼻而來,

秦凡倒出一枚放在手上,定睛一看,丹藥有龍眼般大小,通體青色且晶瑩剔透,表面處有淡淡毫芒散發,清香味更盛,

秦凡剛才只是吸一口香氣,體內的源氣都有更進一步的味道,

秦凡雖然沒辦法認出丹藥的名字和作用,但是秦凡知道肯定不是俗物,

緊接著,秦凡收了武學秘籍和丹藥,密室里再無它物,

「呼,」

秦凡微微吐出一口氣息,抬步往外走去,

畢竟,這煉聖墓府大的匪夷所思,裡面的通道四通八達,根本不知道有多少條岔道,彷彿一座迷宮一樣,

秦凡剛開始還有些獵奇之心,但是到了後面,已經厭煩了,

任是誰在七拐八拐的通道里瞎轉悠,也會惱火,

而且,這座煉聖墓府的寶物沒有想象中那麼多,

秦凡能夠找到一處走過一條岔道,旁邊忽的射來一道劍光,


秦凡看也不看,反手一劍絞了回去,狂暴的紫色能量頓時劈中那偷襲的傢伙,

噗嗤,

隨之,一名九重煉帝境界的武者捂著脖子倒在地上,眼睛睜得大大的,

秦凡從對方身上搜出一本地階武學秘籍,苦笑一聲,

此人應該也是被困在煉聖墓府之中,難以出去,可惜到了這個時候,他不但不找路出去,反而干起殺人奪寶的行當,死了也是活該,

與此同時,煉聖墓府的另一邊,一座牆壁倒塌,何三兒低吼道:「TMBD,到底哪裡是出口,啊……」

何三兒的運氣沒有秦凡的好,只從被困住的宗派高手身上得到一本地階低級武學秘籍和四五本靈階武學秘籍,其它一無所得,

若是,精僅是這樣倒罷了,等他想要出去的時候,現根本找不到來時的路,徹底被困在了煉聖墓府之中,

「啊,我就不相信有多少牆壁擋在我面前,」何三兒終於發起狠來,不管不顧,沿著一條直線行走,有多少牆壁,他便轟塌多少牆壁,

然而,相較於秦凡和何三兒,魔御九秋顯得從容許多,

魔御九秋從懷裡摸出一隻精緻巧的木頭老鼠,在其腹部鑲嵌了一塊高級元晶石,

吱吱,

木頭老鼠轉過頭朝著另一個方向跑去,緊隨在木頭老鼠身後,王盛洪很快到達來時的路口,那裡,也有著兩隻木頭鳥兒,這兩隻木頭鳥兒湊在了一起,

瞬間,變活了,嘰嘰喳喳的叫著,

此時,魔御九秋說道:「鳥兒,給我尋路,」

……

「嗯,這木靈鳥兒果然巧妙過人,」

魔御九秋收起木靈鳥兒,抬步走進巨大的漩渦中,身形消失不見,

時間飛速流逝,兩個時辰過去看,

好在,功夫不負有心人,

秦凡終於找到了出口,雖然不是來時的入口,但是此時哪裡管得了那麼多,一腳就踏了進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