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在這裏遇到這二貨。

之前在長江大飯店和孟雨欣吃飯時,才修理了一番,這麼快就見到了。

盧應天好事被打斷,陰沉着臉:“歌臺,你知不知道,你讓我覺得很丟臉,在蘇小姐面前大呼小叫的,成什麼體統?”

盧歌臺指着林絕,叫道:“爸,打我的就是他,都到我們家門口了,你讓我怎麼不叫?”

盧應天愣住,“就是他打的你?”

“對,就算他化成灰我也不會認錯。”

盧歌臺咬牙切齒說道。

盧應天立刻朝林絕喝道:“年輕人,誰讓你進我的辦公室的?給我出去。”

要不是蘇小姐在這裏,盧應天都想叫人了。


蘇若雅蹙眉道:“盧會長,既然你不歡迎,那我們就走吧,他是我的人。”

“他是你的人?”

盧應天心頭冒酸水了。

這人不但打了他兒子,還搶了他看中的尤物。

這絕不能忍。

“蘇小姐,恕我直言,以你的優秀,什麼樣的男人找不了,居然找這麼一個流氓。”

盧應天一副說教的口氣。

蘇若雅好笑道:“盧會長,我是來談生意的,不是來聽你教我怎麼找男人的。再說,林絕可不是流氓,我們是夫妻,我很瞭解他。” “你們都結婚了?”

盧應天覺得心裏捱了重重一錘,差點心臟都要爆了。

如此完美的女人,居然名花有主。

天啊,你真是太不公平了。

“不對,蘇小姐你騙我的,我看過你的資料,你未婚。”

盧應天突然道。

長出了一口氣,果然美麗的女人就越會騙人,差點給矇騙了。

蘇若雅點了點頭:“沒錯,我和林絕的確沒領結婚證,但是我們沒有夫妻之名,卻已經有了夫妻之實。”

嘎?

這一擊比剛剛還重,盧應天又是上年紀了的,差點背過氣去。

“蘇小姐,你……你不會是要告訴我,你們都行那苟且之事了吧?”

盧應天的心在滴血。

到這地步,蘇若雅也多少知道盧應天的心思了。

不悅道:“盧會長,請你注意言辭,我和林絕是自願結合的,男歡女愛,睡在一起有什麼奇怪的。”

林絕摸了摸鼻子,蘇若雅怎麼變得這麼霸氣了?

傑森在一旁看得熱血沸騰。

“嫂子,你比林哥還男人,小弟佩服。”

蘇若雅這才臉上涌上暈紅,意識到自己的確過於生猛了。

自從與林絕重逢後,她就有了危機感。

所以隨時都有宣示自己主權的衝動,林絕就是她的,她就要隨時都說出來。

“你們這對狗男女,氣死我啦。”

盧應天暴怒大罵。

他的一腔愛慕,居然化作空流水。

好不容易纔物色到一個極品,正襯得上出入上流社會,帶出去炫耀的虛榮心。

可是,居然已經被人捷足先登了。

狂怒,怒不可遏。

“沒事,反正你們只是睡在一起,不一定做出那事來,我還有機會。”

盧應天不甘心,偏執起來連他自己都怕。

盧歌臺看不下去了,“爸,你別這樣,你這樣太丟人了。”

盧應天怒道:“你別管我,難道老子上年紀了,就不能爭女人了?老子就是不死心”

傑森笑道:“我說你這什麼會長,看你這樣子,快六十了吧?居然還惦記我嫂子,你看看你那逼樣,哪裏能和我林哥比?”

盧應天哼道:“我的確是老了點,但是我有錢,有才華,我什麼都比他優秀。”

蘇若雅臉色古怪:“盧會長,我很感激你的擡愛,但是我已經有老公了,我們很恩愛。”


盧應天強忍住怒氣道:“蘇小姐,離開他,跟我,你要什麼我都能給你,金錢,地位,豪車。”

蘇若雅捂嘴笑道:“這些我都不需要,再說就算我需要,我老公也會買給我,就不勞盧會長你費心了。”

盧應天不屑地瞥了一眼林絕:“就他,能給你什麼?蘇小姐你還太年輕,不過是被他的花言巧語給騙了。就我的經驗看,他這種年輕人,除了活好,還真沒什麼可取之處。”

林絕被這老東西的厚顏無恥給打敗了。

大笑道:“盧會長,你也知道我的活好,還敢在我面前賣弄。不得不說,你有一點我還是佩服的。”

盧應天冷笑道:“哪一點?”

“你的下流。”

林絕的答案,差點讓盧應天暴走。

他沒想到,林絕會如此無情的揭穿他,就算練就一身厚的臉皮,也經不住有些滾燙。

傑森笑得打轉:“林哥,幾年不見,你變幽默了,哈哈,笑死我了,這老東西的下流,的確值得人佩服。”

蘇若雅嬌嗔地白了一眼林絕。

這傢伙,還真是說得出口,也不嫌羞。

林絕一把摟過蘇若雅,面色轉冷:“我勸你死了這條心,人老就要認命,別落得個晚節不保。”

“放肆,這裏是隆盛商會,是我盧應天的地盤。”

盧應天陰沉道:“既然你們這麼不識相,那我也沒必要裝君子了。小子,你還打了我兒子,你覺得我會放過你嗎?”

林絕聳肩道:“你兒子那是活該。”

盧歌臺恨聲道:“都這個時候了,你還敢囂張。不但得罪了我盧歌臺,還得罪了我老爸,小子,你還真是不怕死得更慘啊。”

林絕冷笑:“我們的事,你們要怎麼算都行,但當前,先把我老婆的事辦了。”

蘇若雅搖頭道:“我們走吧,這裏我不想呆下去了。就算不找他這個會長,也能辦成的。”

盧應天聞言冷笑:“蘇小姐,我已經下令,你的事必須我經手,沒有我點頭,你什麼都辦不了。”

“你無恥。”

蘇若雅怒道。

盧應天嘿嘿笑道:“蘇小姐,只要你答應跟我,我就立刻給你辦,而且還會讓你的公司做大做強,就算是你想做這隆盛商會的二把手,我也幫你,怎麼樣?”

“盧會長,你太小看我蘇若雅了,就算公司不辦了,你的要求我也不會答應。”

蘇若雅冷冷道。

盧應天徹底的毛了:“很好,那你的公司,就別想經營下去,我不但不給你辦手續,我還要制裁你。”

傑森這時大剌剌道:“嫂子,理他幹什麼?要辦什麼,我給你辦,又不是非得找他,什麼玩意,我分分鐘滅了他。”

蘇若雅還沒說什麼,盧應天就冷哼道:“你算什麼東西,這京城大小公司上萬家,我隆盛商會都要管,沒有我,你們一事無成。”

“切,一個垃圾商會了不起啊。”

傑森嗤之以鼻,上前就扭住了盧映天的衣領:“老小子,乖乖把事請給我嫂子辦了,不然我送你去醫院住幾天。”

盧應天勃然大怒,“放肆,這裏是隆盛商會的地盤,你特麼敢對我動手,來人,給我廢了他們。”

氣得差點肺都炸了。


在自己的地盤,還有蘇若雅在場,盧應天真沒想到還有人敢和他動手。

門口的保鏢蜂擁而入,足足有十幾人。

“放開我們會長。”

保鏢頭子喝道。

盧應天決定展示一下氣節:“不用管我,給我打,打死算我的。”

在蘇若雅面前,他要表現得像個男人。

“一羣垃圾,人多了不起?”

傑森撇嘴,手上用力,盧應天手臂就脫臼了。

啊!

盧應天沒想到這小子還真下得去手,疼得大叫。

腦門冒汗,臉色糾結。 “給我廢了他,你們還特麼站着幹什麼?”

盧應天暴怒大叫。

盧歌臺獰笑道:“給我打。”

蘇若雅焦急道:“林絕,快救救傑森,他又衝動了,千萬別出事啊。”

林絕輕鬆道:“沒事,這小子就是這樣的。”

蘇若雅叫道:“你就這麼放心嗎?要是傑森出事怎麼辦?”

她就搞不懂了,林絕怎麼就這麼不管傑森死活。

這算哪門子兄弟啊?

林絕嘿嘿一笑:“就算我們都有事,這小子可能也不會有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