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腹疑惑的秦洛沒有多問,只是打開了那個文件夾,仔細地看了起來。

第一頁幾乎空白,上面只有五個字——張忠濤檔案。

只看這五個字,秦洛頓時就恍然了。

怪不得老爺子一直舉棋不定要不要交給白起呢!

只不過這檔案裏究竟寫了什麼東西?

秦洛翻開第二頁,仔細地看了下去。

等看完整整十張關於張忠濤的檔案資料之後,秦洛整個人的臉色也陰沉得可怕。

裏面不光說明了張忠濤的生平,而且他近些年所做的一些勾當也清清楚楚的寫在上面。

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也就算了,畢竟是紈絝嘛,誰身上還沒點腥味呢?

就算秦洛自己,也不敢說完全沒做過違法的事情,只不過在原則上,他覺得自己應該那樣做罷了,他做得問心無愧。

可關鍵就在於,這檔案的最後,居然還說明了有關於一年前夏月然的事情。

夏月然之所以死亡,的確是自殺。

但卻是張忠濤有意安排之下的引導性自殺,也可以定性爲逼迫自殺,相當於謀殺了!

我的冷豔總裁房客

以白起的性格,如果看完這份檔案,不直接殺上張家把張忠濤碎屍萬段纔怪!

“爺爺,這份檔案,您是從哪裏得來的?上面所說的證據,可信麼?”許久之後,秦洛緊皺着眉頭問道。

“一年前,月然那丫頭出事之後,白起這小子就跟瘋了一樣。我這個當爺爺的看着也心疼啊!雖然我表面上沒有插手這件事,但我還是忍不住暗中找關係調查了張忠濤。資料的真實性你不用懷疑,我現在想知道,你要怎麼做!”白煥苼一臉認真地詢問道。

秦洛聞言,不由得沉默了下來。

實話說,秦洛現在就想宰了張忠濤那個王八蛋!

可如此一來,跟白煥苼直接告訴白起一切,又有什麼區別呢?

老爺子是希望自己能夠以儘量溫和的方式來了結這件事。

既能夠爲夏月然討回一個公道,同樣也能夠讓白起釋然。

“爺爺,你還真的給我出了一個大難題啊!”秦洛不由得苦笑了起來。

“是啊,的確是個大難題。我到現在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我不是沒想過通過官方的力量來解決,直接送白起上軍事法庭。可……大世家之間的利益牽扯實在是錯綜複雜。就算真的有人管這個案子,說不定還得拖個十年八年的。到時候誰還記得你?”白煥苼不由得點頭感慨道。

“以爺爺的身份,還不足以引起有關部門的重視麼?”秦洛有些不解地問道。

“你啊還是太年輕了!老頭子我雖然有點能量,但畢竟快入土了!跟張繼國比起來,我可能在短時間內能夠穩壓他一頭,可一旦我走了呢?人心都是複雜的,沒有人願意放棄今後的利益,而選擇討好我這個快要進棺材的老骨頭的!”白煥苼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那您把這個東西交給我,我又能怎麼辦呢?我也沒權利拿張忠濤怎麼樣,最終還是隻能找相關部門來制裁他!”秦洛提醒道。

“呵呵……你啊,是當局者迷。別忘了,你現在的身份可不一般。最上面的那兩位,我不好意思開口,即便開口了,他們也會以穩定爲藉口來敷衍我。我又何必自討沒趣呢?更何況我也不想讓他們爲難!”白煥苼輕笑了一聲,也同樣提醒了一句。

“您的意思是,讓我直接把這份東西,交給那兩位?”秦洛聞言,頓時雙眼一亮。

“沒錯。我想來想去,或許只有這個辦法了。你小子就是個寶,上面那兩位一定會想盡一切辦法來滿足你的要求。畢竟他們還指望着你呢!而我這把老骨頭,他們是指望不上嘍!”白煥苼笑呵呵地點了點頭。

“我明白了爺爺。明天的事情,我知道該怎麼處理了。”秦洛點頭答應道。

“很好!來,繼續下棋。”白煥苼滿意地點點頭,然後就將這篇給直接翻了過去。 第二百零六章 極品御姐

快吃晚飯的時候,秦洛這纔拿着文件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先將所有內容全部用電腦存檔,然後再備份到一個U盤當中。

做完這一切,秦洛纔將那檔案全都給撕了,順着衛生間的下水道直接衝了下去。

不管怎樣,這份東西在張忠濤完蛋之前,是不能讓白起看到的。

放在電腦和U盤當中,自然是最安全的,不會引起他的注意。到時候自己交給上面,也能更方便一點。

正巧這個時候,白靈玥跑來叫秦洛一起去吃飯。

在吃飯的時候,秦洛在白起面前並沒有表現出任何異樣。

但他心裏卻琢磨着,是不是應該將這件事情在時候向白起和盤托出。

如果告訴他真相,白起又能否接受呢?

如果不告訴他的話,這件事情估計會成爲他心裏的一個疙瘩,一生都揮之不去吧?

吃過晚飯,白煥苼沒有過多的交代,就直接回房休息去了。

張忠濤和夏冰的訂婚宴,安排在了明天中午11點,在燕京飯店的主宴會廳。

兩千平米的場地,可見規模又多大,到場的人能有多少。

如果訂婚宴上出點什麼幺蛾子,張家和夏家的臉,估計真的要丟盡了!

秦洛和白家兄妹倆個可不會管張家和夏家丟不丟臉。

他們要的僅僅是將夏冰給搶回來。

三人約定好,明天早上九點從白家出發之後,也各自回房間休息去了。

不過秦洛回到房間沒多久,房門就被人給敲響了。

“靈玥?不是說好今晚好好休息,明天一起出發麼?你怎麼跑我這來了?”秦洛看了一眼時間,已經是晚上八點了。

“現在還睡不着。而且……我有些不放心。之前我是擔心白起,現在我反而更擔心你!”白靈玥搖了搖頭,美眸盯着秦洛緩緩地說道。

“傻丫頭,先進來吧!”秦洛將白靈玥拉進了房間,摟着她在自己腿上坐了下來。

白靈玥倒是沒有掙扎,就靜靜地坐在秦洛懷中。

“你忘了我現在是什麼身份了?有什麼不放心的?更何況明天兩位叔叔也在場,他們是不會看着我出事的!”秦洛輕聲地安慰道。

“我是擔心張家會狗急跳牆!而且事後完全可以安排人背黑鍋,將自己給摘出去。”白靈玥一臉擔憂地提醒道。

“他們不會有這個機會的!你真以爲老公我吃乾飯的呢?”秦洛聞言,卻是一臉自信地冷笑道。

“我知道你明天一定會去,我也不會勸你。但……你一定要保證自己的安全。如果情況不對,我們就先退回來!反正就是訂婚罷了,又不是真的結婚!”白靈玥依舊滿臉擔憂地叮囑道。

“放心吧,不會有事的!真正需要擔心的,應該是張家,應該是張忠濤和張繼國父子倆。我倒是很期待,明天他們看到我的時候,會是怎樣的一副表情?”秦洛笑道。

“要不然,你陪我出去走走吧?”白靈玥這時突然說道。

“你想去哪裏?”秦洛挑着眉毛問道。


“陪我去後海吧。我有一個好閨蜜,在那邊開了一家酒吧。以前心煩的時候,我經常會去找她喝酒!”白靈玥想了想,便說道。

“行,沒問題!”秦洛點頭答應了下來。

兩人隨即坐着那輛紅色的捷豹離開了白家,來到了位於後海的一家名叫‘幽蘭’的音樂酒吧內。

這裏是清吧,並沒有一般的酒吧迪廳那般喧鬧,也沒有重金屬音樂和激動人心的DJ舞曲。

相對比較安靜的輕音樂,更能讓人放鬆。

適合三五好友在此談天說地,聊人生,聊理想。

軍官老公,是頭狼! ,笑着就從裏面走了出來。

“我說你今天怎麼捨得跑姐姐我這來打秋風了,感情帶着自己的情郎一起來的?不給姐們介紹一下?”宋清雅嬌笑着對白靈玥就調侃道。

“以前也沒發覺你廢話這麼多,來你這裏就是喝酒的,不然還能幹嘛?”白靈玥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道。


秦洛不由得打量起面前的這個女人。

年紀比白靈玥稍微大一點,在25到30歲之間。

一身黑色的緊身長裙很好的勾勒出了她上半身豐滿的身材,同時也有種高貴典雅的氣質。

十公分左右的高跟皮鞋也是純黑色,將她整個身形凸顯得更加修長高挑。

精緻的臉上畫着淡妝,並不顯得妖豔,但卻能給人一股成熟女人嫵媚的味道。

這是一個和白靈玥風格迥異的女人,屬於絕對的御姐範。

秦洛不明白,這兩個女人爲什麼會成爲好姐妹。

她們應該是兩個世界的人。

“你看什麼呢?”見秦洛盯着宋清雅直打量,白靈玥立馬瞪起了眼睛,沒好氣地問道。

“咯咯……我還是第一次見你吃醋的樣子。”宋清雅頓時咯咯嬌笑了起來,那風情萬種的模樣,更讓秦洛覺得眼前一亮。

“我叫宋清雅,靈玥丫頭的姐姐,你也可以跟她一樣,叫我一聲清雅姐。”宋清雅倒是很大方地對着秦洛伸出了自己的柔荑。

秦洛握住那修長而滑嫩的小手,那冰涼的觸感讓他有種觸電般的感覺。

“我叫秦洛,很高興認識你清雅姐!”秦洛笑着說道,立馬就鬆開了宋清雅的小手。

“有意思,你是怎麼把白家大小姐給勾搭上的?我還是第一次見她身邊有白家以外的男人出現呢!”宋清雅嬌笑着問道。

“可能是個人魅力吧!”秦洛不置可否地聳了聳肩。


“宋清雅,你查戶口呢?趕緊給我找個位置,本小姐要喝酒!”白靈玥對宋清雅很是隨意地表達着自己的不滿。

“不就是跟你的小男人說兩句話嘛,瞧把你給急的!跟我來吧!”宋清雅有些哭笑不得,帶着兩個人就來到了角落靠窗的一個卡座位置,安排他們坐了下來。

從窗戶往外看去,還能看到夜色下水波盪漾的後海,和時不時從街道上走過的行人。

“這裏倒也別緻,挺有情調的!”秦洛不由得讚歎了一句。

“喜歡的話以後可以常來姐這坐坐,看在靈玥丫頭的份上,酒水一律給你打十二折!”宋清雅一本正經地說道。

“我去,人家是越打折越便宜,怎麼你家是越打折越貴啊?”秦洛聞言,瞬時就瞪大了眼睛。

“誰讓你是靈玥的小男人?我這小酒吧原本就生意不好,我這姐們能看上的男人,自然也不會差到哪裏去,想必接濟一下的實力還是有的吧?秦家大少爺還在乎這點錢麼?”宋清雅咯咯嬌笑道。

“你早就認出我來了?”秦洛聞言,不由得苦笑起來。 第二百零七章 秦洛被賣了

“大名鼎鼎的第一富二代,而且還是現在的網絡紅人。像不認識都難啊!”宋清雅解釋道。

“宋清雅,警告你別勾搭我男人。不然我跟你沒玩!”白靈玥沒好氣地警告道。

“喲,我家靈玥什麼時候化身成護崽子的母獅子了?你怕我勾搭你的小男人,幹嘛還要帶他來姐姐我這裏?”宋清雅聞言,卻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般,雙眼不由得一亮。

一開始如果僅僅是調侃的話,那白靈玥這句話無疑已經是承認了她跟秦洛之間的關係了!

“我只是想找個地方喝酒罷了。你要是再廢話,我大不了換地方!”白靈玥說着,就打算起身走人。

“哎……還沒說兩句呢,你還真走啊?得了,姐姐不逗你了!等一會啊,我去給你們拿酒!”宋清雅白了白靈玥一眼,這才扭着性感的腰身望着吧檯走了回去。

“你這個姐們看來也不一般啊!”秦洛看着宋清雅的背影,若有所思地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