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什麼之前經過幾個人的時候沒有這樣的意外發生,卻是在我王妹經過的時候偏偏發生這樣的意外,風愈同學,我嫩鞏固聽你好好的解釋一下麼?你能夠給我一個滿意的解釋麼?”

風愈覺得自己的身後似乎正站着一個剛剛從地獄過來的修羅,整個人嚇得連開口的力氣沒了。身上闊大的魔法袍,被他那不斷冒出來的冷汗浸溼。

“我,我……我……我……我……”危機,絕對的危機。風愈感覺自己像是一艘處於暴風雨中的獨木舟,有一種隨時會翻倒的可能。

“沒想到有了暮雪老師和莫蓓爾老師還不滿足,居然還對暮月公主出手,啊啊啊,爲什麼這個人的命這麼好,爲什麼這個人的運氣這好啊。”

“我的暮月公主,我的女生暮月公主被玷污了啊啊啊。”

各種哀嚎聲在四周響起,伴隨着那能夠將世界毀滅的嫉妒視線,風愈只感覺自己像是在一個巨大戰場中無力反抗的農民。

“啊,大哥,你真的是我心目中的偶像啊。”唯有那個少年是一臉敬佩,眼中冒着閃亮的小金星,“沒想到現在就給我上了這麼寶貴的一棵,大哥你真的是太厲害了。”

“我的風愈同學喲,如果你不能給我一個滿意的解釋的話,嘿……嘿……嘿……”暮雪一步一步的靠近風愈,似乎是在給風愈解釋的時間。

但是風愈卻感覺身後不斷飄出無數的黑氣,周邊的光線似乎都要被吞噬了。

爲作爲另一位當事者暮月公主,現在還維持着之前的發出尖叫的那副樣子,眼睛裏面滿是讓人同情的淚水。

再加上那副和以前那副剛毅完全相反的柔弱,更激起了所有人保護的慾望。

“不可饒恕,不可饒恕啊,居然讓偉大的暮月公主露出這樣的表情,絕對不可饒恕啊。”

“死刑,必須死刑啊。”

“你那不過是單純的嫉妒吧?”

“混蛋,當褻瀆我們偉大的暮月公主,絕對要執行死刑啊……”

爆發的人不僅僅只有三班,就連隔壁諾楓的二班都跑出來了很多人,開口發出對風愈的聲討。


不過在這騷亂在持續的時候,場中還有近十餘人沒有參與其中,而是在繼續着三十分鐘的晨練,“一羣無聊的傢伙。”

“你們這羣人,跑步的時候一點幹勁都沒有,一遇上這樣的事情……”諾楓無力的捂着自己的腦袋,雖然這麼說,臉上卻是帶着笑意。同時還看向了正在訓練三班,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好奇的看向這裏的莫蓓爾。 被一羣人圍着,風愈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個掉進了狼羣的小綿羊。艱難的吞了吞口水,用着有些孱弱的語氣說,“各位,事情不是你們想象的那樣,真的不是你們們想的那樣,真的只是一個意外,真的只是一個意外啊。”

哪怕風愈的語氣已經滿是哀求,也沒有人相信他。就算有人相信他,也不會有人在這個時候會站出來爲他說情。單單是昨天兩個女神級老師因爲他而大吃醋,就已經足夠讓這一羣人羨慕嫉妒恨。但是因爲兩個老師的護短,和身份的問題,他們根本無法對他做些什麼。

而現在的暮月公主事件,更是讓他們昨天的妒火中燒。有了兩個女神還不滿足,居然還將爪牙伸向了暮月公主,真的沒有幾個人能夠忍下去。現在難得有這樣的一個機會,他們不趁機落井下石,怎麼對得起自己的純真之心?

“侮辱我們偉大的暮月公主,一定要嚴重懲罰。”

“沒錯,一定要……”

“這只是意外,大家能夠放過他麼?”一個空靈的聲音傳入他們的耳中,讓他們有些飄飄欲仙。一羣半大少年都在這個時候說道,“那就,那就放過他……誒?”

這個時候,所有人驚訝的看向這次事故的受害者暮月公主。剛剛的聲音,顯然是暮月公主的。

就連暮雪都一臉驚訝的看向暮月, “王妹,難道你……”

作爲暮月的姐姐,她太瞭解暮月了。若是有人真的這樣做,無論是故意而爲還是真的意外,她都不會做出這樣的舉動。

但是現在,她不僅沒有追究風愈的過失,臉上居然還帶着羞澀,請求其他人放過風愈,這是她這個姐姐絕對想不到的。

“姐姐,我相信剛剛的確是一個意外,這件事情就到這裏了好麼?”暮月看向暮雪,一點躲閃都沒有,破有一種挑釁的意味。

“呼……”暮雪呼出一口氣,“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這件事情就到此爲止了。”看了看時間,距離六點半不到兩分鐘,暮雪讓第一天的晨練提前結束了。

“混蛋,難道我的女生就這麼被攻陷了麼?”

“爲什麼,爲什麼那個混蛋有了暮雪老師和莫蓓爾老師還要對暮月公主下手啊,難道他不知道哦啊這樣做會引起所有學生的憤怒麼?”

“不過我覺得這樣纔好啊。”

“對啊,明天開始,其他年級的學長也回來了,要是知道他不僅有了暮雪老師,還有莫蓓爾老師,現在還異想天開的想要對暮月公主出手,一定會有學長……”

三班和二班的男學生在此刻,團結起來,一起發出“嘿嘿”的陰沉笑聲,似乎在計劃着什麼恐怖的計劃。

風愈只感覺自己的背後涼颼颼的,似乎有什麼不好的事情要發生了。

“大哥,你真是太勇敢了,你真是太強大了。”早上就纏着風愈的那個少年出現在風愈的身前,一臉崇拜的看向他,“不僅是暮雪老師,還有了莫蓓爾老師,現在更是對暮月公主出手,真的是太過偉大了。果然我的我將來就要靠你了大哥。”

看到眼前的這個身影,風愈心中的怒火頓時爆發出來,“混蛋,要不是你這個傢伙,我怎麼會遇上這麼倒黴的事情啊。”

“ 之前所發生的事情,都是因爲這個傢伙,都是因爲這個傢伙我纔會這麼倒黴啊。”風愈猛然站起來,朝着眼前這個半跪着的媞阡陌踢了過去。

毫無防備的媞阡陌毫無所覺,突然低下頭,“大哥,你一定要教我啊,你一定要教我啊。”

但是媞阡陌的低頭在風愈看來,就像是知道他會出腳一樣,恰到好處的躲過了他的腳踢。

一踢不中,風愈摔倒在地上,一臉哀傷, “知道就不把精神力量都撤走,又或者起碼看看周邊的情況再做決定啊。”

“媞阡陌,現在是早飯時間,趕緊去吃你的早飯。”暮雪那有些尖銳的聲音傳來,帶着一絲陰冷,完全沒有以前那種親切,“還有風愈,在七點之前,你的晨練還沒有結束,難道你想要讓你的晨練變成一天麼?”

面對發飆的暮雪,媞阡陌猛然站起來,朝着其他人離開的背影追上去,不敢停留半分。

“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情了?怎麼你們兩個班級這麼熱鬧?還有爲什麼我的未來夫婿要在這裏繼續晨練?”莫蓓爾在這個時候來到兩個人的身邊,看向剛剛準備開始奔跑的張博和暮雪疑惑的說道。

因爲中間有二班的學生擋着,莫蓓爾不知道整件事情的起因。再加上兩個班級都提前離開,只剩下她那個班級還在按照規定的時間在晨練,因此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可是聽到了她的話,暮雪滿臉通紅的看向莫蓓爾,有些結結巴巴的說, “什……麼……時候……他……又變成了你的夫婿了?”

莫蓓爾雙手合十,看着風愈那噴灑着汗水的背影說道,“雖然現在還不是,但是我會爲此而努力的。”

聽到這個,暮雪松了一口氣。不過看到莫蓓爾那一臉花癡的盯着風愈,說道,“莫蓓爾,我認真的問你一句話。”

莫蓓爾看着風愈的背影,並沒有回頭,“什麼?”


暮雪艱難的說道, “你真的喜歡上那個叫做風愈的學生了?”

莫蓓爾沒有第一時間回答,而是思考了一下,這個等待的時間,讓暮雪有些緊張。艱難的吞了吞口誰,莫蓓爾給出了答案,“暮雪,你知道麼,愛情真的是一個不可思議的東西呢。以前看書看到那些公主見到一個平民,愛的不可開交,連公主之位都能夠放棄的時候,我心中的感覺就是,那個公主一定是一個傻瓜。一個平民,有什麼值得公主喜歡的呢?

平民什麼都沒有,沒有地位,沒有財富,就連騎士該有的騎士精神都沒有,這樣的一個平民,有什麼值得公主喜歡呢?

以前的我不明白,但是現在,見到了他之後,我明白了那些公主是什麼心情了。”

“可是爲什麼你會喜歡上這個傢伙?明明你們兩個只見過一兩次面吧?”

“我們是隻見過一臉次面,但是他卻是最懂我的那個人。”說道這裏,莫蓓爾臉上突然出現一絲笑容,一絲讓太陽頭要遜色的笑容,“他是我見過的第一個明白我對布匹喜愛程度的人。”

在莫蓓爾的回憶中,出現了當天兩個人在衣店裏面的種種交談,“當然了,如果僅僅是那樣,我也不會將他這樣一個小屁孩放在心裏。

但是薩諾的出現,卻讓我將自己的心都放在了他的身上。”

“面對一個比他還要強大的人,他面不改色,沒有一絲的畏懼。面對到來的決鬥,沒有任何遲疑的拒絕……”

見到莫蓓爾不說話,以及那一張花癡的臉,暮雪捂着自己的額頭,用着可惜的語氣說道, “完了,這個傢伙搞不好真的喜歡上那個傢伙了。”

看向那個身影,暮雪懷想起那段一起度過的日子。印象最深的,就是風愈不斷欺負娜爾莉亞的生活, “真不知道那個傢伙身上有什麼地方值得你喜歡。”

“那爲什麼小雪也喜歡風愈呢?”莫蓓爾突然問向暮雪,似乎對暮雪的感情也十分在乎,“難道是五年前那次外出就愛上的傢伙?”

說完之後,她突然一個人自言自語,“不過,那個時候風愈應該才十一歲吧?難道小雪是那種興趣的人?”

而陷入回憶的暮雪並沒有注意到她的自言自語,而是一邊回憶一邊回答她的話,“我並沒有喜歡上他,不過卻很……



想到風愈來到這裏的目的,她停下了即將要說出口的話,看向莫蓓爾,“既然你是真的喜歡他,那可是要主動一點哦,不然那個傢伙不會把你放在心上的。”

暮雪臉上的笑容湯莫蓓爾有些奇怪,那句話也讓她在意。但是沒等她問,暮雪已經走遠了。

“難道小雪不是喜歡上這個混蛋?”不過這個疑惑也僅僅一個剎那,“不過沒有小雪和我爭,那你就是屬於我一個人的了。”

暮雪站在樹蔭底下,看向那個因爲不斷奔跑而滿頭大汗的身影,再看看那個如同情竇初開,眼中只剩下那個奔跑中的身影,留下了一個意義不明的哀嘆。

“看來你是沒有機會了。”暮雪站在樹蔭下,對着一個人都沒有的地方說道。


一聲狠戾的聲音傳出來, “爲什麼,就因爲那個小鬼?我哪裏比那個小鬼差?我是王子,我是她的青梅竹馬……”

“莫蓓爾那個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一旦她決定了的事,很難改變。”暮雪有些遺憾的說道,“雖然我一直希望你們兩個能走到一起,但是現在,你還是放棄吧。”

薩諾從樹上跳下來,“我……”

暮雪拉着他的手,摸上那張有些狠戾的臉,一臉柔情的說道,“我的好弟弟,不要做出讓王姐爲難的事情好麼?無論你做什麼,王姐都支持你,但是唯有這件事情,你能放棄麼?”

“王姐,我不會放棄莫蓓爾的……”

這個回答,似乎是在暮雪的意料之中,她嘆了一口氣,“王姐不會阻止你的事情,但是你要記住一定,就算你要橫去莫蓓爾,也只能用正規的手段,不要用其他的手段,唯獨這一點,王姐希望你能夠對答應。”

薩諾點了點頭,讓暮雪露出了笑容。

“王姐甘心麼,你不也是喜歡那個混蛋?”

薩諾的話讓暮雪愣住了,“誰說我喜歡那個獨裁者了?”

說完這句話,暮雪意識到自己似乎說道了某些不該說的話,第一時間轉移了話題,“好了,明天開始你們也要回學校了吧?最好在兩個月之內爭取突破聖級,拿到進入學府的機會。”

薩諾疑惑的看向暮雪,有些在意她之前說的那句話。不過隨後,他的視線就被訓練場上那兩個孤零零的身影所吸引了。 “王姐……”

耳邊傳來熟悉的聲音,暮雪有些意外的擡起自己的頭,看向眼前有些不知所措的暮月,“你不是說在學院裏面不會以姐妹的身份相稱呼麼?”

“接下來要說的事情,是必須要以姐妹的身份才能說,所以……”暮月抿着嘴,臉上帶着一點歉意,似乎是因爲自己在最敬愛的姐姐面前所說的強硬之話而有些不自在。

暮雪疑惑的看向這個打小就十分崇拜自己的妹妹,這麼強硬的暮月,她還是第一次見到,“我們到那邊去說吧。”

周邊的學生臉上帶着好奇,想要知道兩個人談話的內容是什麼。但是被暮雪一瞪,還有邊上諾楓的凝視,所有人都變成了乖學生,正埋頭和眼前的食物做爭鬥。但是那時不時擡起的頭,時不時瞄向兩個人逐漸遠去的身影,讓諾楓無計可施。

走在林蔭下,暮雪伸了一個懶腰。以前當學生的時候,以爲沒出現幾次的導師很輕鬆,但是現在成了導師之後,她才知道原來導師也是很累的一個工作。想到這兩天讓她煩心的事情,腦海中出現一個未曾改變的身影,“都是那個混蛋的錯啊!”

注意到有些拘謹的暮月一言不發的跟在她身後,不由的嘆了一口氣問道,“好了,你要這麼慎重,甚至打破自己的規定而要說的事情是什麼呢?”

暮月抿着嘴,看的暮雪都有些着急。但是她最後似乎打破了自己心中最後的一層枷鎖,“王姐,我想問一下那個傳言是真的麼?”

“傳言?什麼傳言?”

“就是昨天開始的那個,那個風愈和王姐,還有莫蓓爾姐姐之間的傳言。”

暮月的話讓暮月整個人僵硬了,就是這個傳言,這個說她和莫蓓爾爲了風愈這個學生爭風吃醋的傳言煩了她一個晚上。現在會這麼疲憊,也有這個傳言的功勞。但是最主要的,還是她那個弟弟薩諾。其他人不知道風愈,她卻清楚的明白風愈。想到五年前的事情,她到現在還有一些害怕。如果風愈被激怒,就算是奧比大人又或者娜爾莉亞大人過來都沒有用吧?

“還好風愈大人並不是那種小氣的人,不然那個混小子早就沒命了吧?”想到以前和風愈一起度過的日子,她嘴角露出一個暮月沒有看見過一次的笑容,一個發自心底的笑容。

“王姐,王姐?”暮月咬着自己的嘴脣,看到那個笑容的瞬間她心中突然有些落寞,“果然王姐是喜歡那個叫風愈的人麼?”

“啊?”聽到暮月的話她才意識到自己開了小差,摸着剛剛長過肩膀的頭髮,帶着不好意思的傻笑說,“剛剛發呆了,不好意思。”

“王姐果然是喜歡那個叫風愈的人吧?”暮月沒有因此的放過她,“爲什麼王姐會喜歡上那個平民呢?不過是一個六級的魔法師,一點身份背景都沒有,就算是長相也不過普普通通,而且,而且……”

不知道她想到了什麼,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臉頰粉紅粉紅的,讓人忍不住想要上去咬一口。略微停頓之後,再次說道,“不僅是姐姐,就連莫蓓爾姐姐也一樣,爲什麼你們會喜歡上這麼一個普通的人呢?”

暮雪有些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唉,爲什麼你們就認爲我喜歡上那個混蛋了呢?”

“他現在可能是一個平民,他可能長相普通,但是他的實力可不僅僅是一個六級魔法師啊。他的真正實力,可是連我們家兩個老祖宗也不一定能夠比得上的啊!”她看着暮月,心中也有些無奈。這些話她很想說出去,但是她不敢說。說出去之後她不知道會發生什麼,而且就算說出去,也沒有幾個人會相信吧?

不知不覺中,兩個人走到了林蔭的邊緣,正好看到那個還在操場上奔跑的身影,還有那個一直等待着的背影。

“小月,先和你說一聲,姐姐對那個傢伙真的沒有一點意思,不過你莫蓓爾姐姐似乎是真的喜歡上了那個傢伙了,就像是那些騎士小說裏面的公主一樣。愛情,真的是一個很奇妙的東西啊。”

暮雪能夠理解爲什麼她會這麼在意這個問題,自己最喜歡最崇拜的姐姐喜歡上一個身份差距巨大的平民,就算是她自己也會在第一時間做出反應,因爲這是自己關心的姐姐,這是自己最在意的姐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