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通沒有使用任何武技,只是簡單的元氣攻擊,看似平凡,但卻內藏殺機。

風鎮天定睛一瞧,隨即也是雙手握拳,凝聚靈氣在雙拳手上,雙拳散發著淡淡的灰色「破天拳」風鎮天直接用破天拳擊打在牛通釋放過來的元氣。

「鐺」

風鎮天的雙拳猶如打在金屬之上一般,發出金屬的撞擊聲,風鎮天被震的後退十大步,而牛通卻毫無影響的站在那裡看著風鎮天。

「哎呀,你這小白臉倒是有些本事啊,竟然可以抵擋住俺的元氣,看來你這小子還挺厲害的。」那牛通瓮聲瓮氣的說著。


隨後牛通身上的元氣忽然爆發,在牛通的前方忽然出現一個與牛通長的一模一樣之人,站在那裡,而那長相如牛通之人,身上則是散發著土黃色的光芒。

猶如鎧甲般的保護著那長相似牛通之人隨即瓮聲瓮氣的牛通說道「小白臉,這是俺的武技,乃是土神降臨,讓你見識見識。就算你這小白臉死在這武技下,你也死而無憾了。」

風鎮天依然帶著那淡淡的笑容。隨即口中說著「既然你用了武技。那我也得用一種武技來破了你這土神降臨了。」

隨後風鎮天雙手成掌,舉過頭頂,手掌前方出現了三寸淡淡的灰色光芒,猶如利劍般豎立在手掌之上

「破天斬」

順勢,斬擊直接斬出,斬向「土神降臨」

ps:繼續更新,還是老規矩不定期加更,還有就是求打賞,求收藏,各位請支持武仁。今日剛恢復先來一更。 「轟」

一聲巨大的聲響,傳遍整座軒轅宗,在軒轅宗每一處都回蕩著。而擂台之上則是席捲著恐怖漣漪,當那恐怖的漣漪消失不見時,

擂台之上那土神降臨無絲毫損傷,只是身上的土黃色的光芒有些暗淡,而風鎮天這邊則是喘著粗氣,讓風鎮天沒有想到的是,「破天斬」可以破除一切攻擊。

而打在「土神降臨」的身上卻沒有絲毫的效果,隨即那牛通瓮聲瓮氣的說著「哎呀,小子不錯啊,竟然能把我這土神降臨的身上的光芒打的暗淡一些啊。嘿嘿,那就來吧。」

話落,土神降臨則是動了,風鎮天只見那土神降臨瞬間便到達了風鎮天的身前,對著前胸就是一拳,風鎮天動用雙臂,在胸前交叉合十。

「鐺」

風鎮天倒退出去,而風鎮天的雙臂也在顫抖暗想「沒想到這土神降臨不僅防禦高,攻擊速度也不慢,而且攻擊的力量卻是大的出奇。」


風鎮天倒退二十來步,才停了下來,但沒想到的是,還沒等風鎮天停歇之時,那土神降臨再度出現在風鎮天的面前,風鎮天臉色一驚。

「嗖」

這次風鎮天沒有反應過來,因為那土神降臨的速度太快了,而且還是連續的攻擊過來,風鎮天的胸口重重的吃了這土神降臨一拳。

「哇」

風鎮天倒飛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待風鎮天站起身來之時,嘴角流著一絲血跡,而這卻讓牛通一愣,隨口說道「哎呀,小白臉。別看你體格單薄,但是卻還挺耐打的。基本沒有人能中了俺的土神降臨兩次連攻下,只受了點輕傷啊。」

風鎮天擦了擦嘴邊的血跡,然後帶著淡淡的笑容說道「師兄過獎了,在下不僅只是受點輕傷,而且還準備打敗你。」

「哎呀,小子,你還真狂啊。」牛通瓮聲瓮氣的說道「那讓俺看看你有什麼本事吧。」

言罷,牛通的土神降臨則是向著風鎮天奔去。

這時,風鎮天身上的氣息暴漲,淡淡的灰色光芒頓時光芒四射「逆天殺神。」

風鎮天的氣息暴漲,從武靈四階的修為直接提升至武靈六階,當土神降臨接近風鎮天的同時,風鎮天也是凝聚靈氣於雙手之上,這時雙手握拳。

「破天拳」

雙拳奇出,有著破天毀地的攻勢。

「鐺,鐺,鐺」

風鎮天的破天拳與牛通的土神降臨,頓時擊打在一起,誰也不退讓,誰也沒落入下風。這樣你來我往的持續了半盞茶的時間。

隨後風鎮天往後跳去,呼吸有些零亂,而在看牛通跟沒事人一樣。牛通自然是沒有什麼事情,這個土神降臨相當於牛通的一個分身,只有使用這武技之時會失去本人的一半能量。

而土神降臨的能量相當於這本人的七成能量,而且還帶著土屬性的防禦於身上,雖然現在的風鎮天落入下方,但是如果要是長時間的這樣消耗下去,那落入下方是遲早之事。

就算風鎮天把這個土神降臨給破了,如果沒有再戰之力的話,那想贏牛通根本就沒有任何勝算。

風鎮天也在苦惱到底怎麼樣才能破了這土神降臨。自己現在與土神降臨這個能量人暫時不分上下,如果要是用破天斬的話,應該可以破開這土神降臨。

但是那也需要付出很多的靈氣,很有可能會導致自己靈氣枯竭,所以風鎮天遲遲沒有使用破天斬。

忽然,風鎮天靈機一動,想到,自己已經達到了突破的臨界點,只差一個契機。隨即風鎮天便凝聚靈氣,保護著自身。

隨即,風鎮天直接沖向土神降臨,這次的風鎮天沒有使用任何的武技,只是舉起雙拳打向土神降臨,而土神降臨也是用雙拳來回擊風鎮天。

「鐺」

風鎮天應聲而出,倒退十餘步,隨後穩了穩身形,便繼續向土神降臨攻去。風鎮天每次都被打飛出去,而後又沖向土神降臨。

其實要是仔細的觀察的話,風鎮天身上的傷勢已經很嚴重了,雖然沒有致命的危險,但是也應該很疼才對,而風鎮天卻無視這傷勢,繼續向土神降臨衝去。


風鎮天的這種行為,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是驚訝不已。


「這是瘋了,名知道自己不敵,還繼續的沖。」

「這時自殺的方式,他好像不想活了。」

「就是,就是,趕緊送死吧。」

雖然所有人都驚訝,但是自己有很多人都在陰鳳陽為的說著些漂亮話。

但有些人卻是驚訝的看著風鎮天,這都是些修為不低的老者,而現在感覺最真實的便是與風鎮天對戰的牛通,雖然這土神降臨只是牛通的一個分身。

但是牛通卻能感受到土神降臨所受的傷害。牛通瓮聲瓮氣的說著「哎呀,這小白臉還真厲害啊,越戰越猛啊。」

而此時的風鎮天好像進入一種玄妙的狀態,風鎮天現在眼中只有一個信念那便是把前方的這個土神降臨給打倒。隨後風鎮天的氣息也是在漸漸的增長。

雖然每次風鎮天都會被擊飛出去,但是每次後退的腳步在逐漸的減少,而就在這時,風鎮天的氣息忽然暴漲。

「轟」

一聲巨響,土神降臨竟然與風鎮天雙拳擊打在一起,而風鎮天只是身形晃了晃,並沒有被擊飛出去。

風鎮天臉上這時便帶著淡淡的笑容隨後說道「終於突破了。」

而此時那些在台下說風鎮天是送死的那些人,各個都是睜大眼睛看著風鎮天。因為風鎮天竟然在戰鬥當中突破,這可是聞所未聞的事情。

而那些在暗處的老者也是驚訝不已,就算他們活了這麼長的時間,但是也沒有見過像風鎮天這樣通過戰鬥來突破之人。

這時,牛通則是瓮聲瓮氣的說著「哎呀,小白臉,你行啊。」

隨後,風鎮天則是向後跳去雙手聚集靈氣,舉過頭頂,手掌之上散發著三寸灰色光芒。

「破天斬。」

破天斬的兩條斬擊,漸漸的合成一條斬擊,極快的速度,擊打在土神降臨的身上。 「轟」

破天斬擊打在土神降臨上,發出巨大的聲響,當戰鬥的漣漪漸漸的消失后,擂台之下的所有人吃驚的看著擂台上。

如今土神降臨已經一分為二,而那牛通則是瞪著那如牛般的大眼睛發獃的看著土神降臨。

風鎮天則是依舊帶著那淡淡的笑容觀看這發生的一起,修為頗高之人會發現風鎮天的氣息有些變弱了。因為這個破天斬可是風鎮天的八成靈氣所凝聚而成的。

牛通愣了一會瓮聲瓮氣的說道「小白臉,你行啊。既然土神降臨已經被你破了,那俺就讓你看看,俺的武技吧。」

牛通從剛開始到現在一直也沒怎麼用過武技,除了土神降臨外,沒用過別的武技,隨即,只見牛通的手上泛起淡淡的土黃光芒。這光芒乃是元氣凝聚而成。

淡淡的光芒在雙手之上形成一座小山,將雙手包裹起來。

「元氣成形,這小夥子天賦不低啊。」

「沒錯,這可不是一般人可以練成的。」

這元氣成形是什麼那。這元氣成形乃是到達武元境界之人,用自身的元氣,來凝聚出一種形態,比如說有的人可以凝聚出刀或者劍。有的人可以凝聚出一座山或者一條河。

可以說,元氣成形可以通過個人的意念形成各種狀態,天地萬物,無一不可,但卻只可以形成一種形態。

隨即,牛通帶著手中的小山,直接沖向風鎮天,口中喊道「山之峰」隨後那小山漸漸的變成一座菱形的山峰。

風鎮天一愣,這是要鬧啥,這東西還可以變換形態,就在風鎮天一愣的時候,牛通攜帶著那山之峰直奔風鎮天的胸口。

風鎮天頓時提升自身的速度,左躲右閃,雖然不知道這山之峰到底有多鋒利,但是風鎮天感覺這山之峰自己絕對是硬抗不下來的。

牛通雖然是土屬性的武者,但是速度卻不慢。風鎮天的速度本身就很快,但是卻只能勉強的躲開牛通的攻擊,連還擊的機會都沒有。

這牛通瓮聲瓮氣的說道「小白臉,你別躲啊,來來試試看看是你的武技厲害還是我的武技厲害。」

這下把風鎮天給逗樂了,隨即說道「師兄,這不是論武技,這時比武啊,難道你還想讓我站著被你打嗎?」

突然,這牛通停下了攻擊,站在那裡瓮聲瓮氣的說道「哎呀,你這小白臉說的也挺對啊?」

瞬間擂台周圍之人全被逗樂了,雖然牛通這聲音不大,但是聲音也不小,而且修武之人的聽力要比平常人強數倍。

隨即風鎮天心想「這師兄還挺有意思的。」

風鎮天說道「師兄,既然這樣,那師弟也用一武技,請師兄來指教。」

言罷,風鎮天雙手舉過頭頂,散發著淡淡的灰色光芒,手掌之上形成了三寸光芒。猶如利劍一般。隨後風鎮天說著「師兄,接招。破天斬」

雙臂奇出,兩道三寸光芒漸漸的變長,然後漸漸的靠攏,合在一起,徑直的奔向牛通。

這牛通說道「哎呀,俺就喜歡你這種小白臉。」

這句話說出后,讓風鎮天渾身一哆嗦,這時要鬧哪樣啊,我對男人可沒興趣啊。

再看牛通,雙手之上的山之峰,沖著風鎮天的破天斬斬擊

山之峰對上破天斬。

「轟」

巨大的聲響猶如天雷一樣。震耳欲聾,在擂台周圍那些修為稍微弱一點之人都是用雙手捂住自己的耳朵。

而巨大的聲響伴隨著漫天的灰塵,那漫天的灰塵把人們的視線全都遮住,只見灰塵不見人啊。

過了半盞茶的時間,那漫天的灰塵,漸漸的消散,而那擂台之上只見兩個人影對立而戰。當漫天的灰塵消散后。

見風鎮天的嘴角流著一絲血。而牛通則是怒目金剛的看著風鎮天。本是吵鬧的擂台四周現在安靜的燕雀無聲,就連喘氣聲都聽的清清楚楚。

現在所有人想知道到底是風鎮天勝了還是牛通勝了,就在人們等待的時候,風鎮天單膝跪地,捂住胸口「咳!咳!」咳了幾聲,吐了口血,然後大口喘著粗氣。

而那牛通則是依舊的站立在那裡,瞪著那牛一般的大眼睛,看著風鎮天,隨即張口虛弱的說道「小白臉。~~~你還真厲害。」

話落牛通徑直的倒在擂台之上。

「嘩」

擂台周圍開始沸騰起來。

「風鎮天竟然贏了四師兄,這不可能。」

「怎麼可能那,風鎮天竟然會贏。」

「武靈五階打敗武元一階的武者,這絕對是不可置信。」

到現在還是有很多人不相信這風鎮天會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