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破海的表情並不是太好,他心裡不太喜歡這個只聞其名,卻未曾謀面的陌生青年,根深蒂固的思想,還是讓他把雷岳劃歸到了泥腿子的範疇。

所以面對蔡晨的建議,還是忍不住皺起眉頭道:「蔡賢侄,這個人的確有著幾分陰謀狡詐,但要說他能擊敗北蒼耀,不,是重創北蒼耀,老夫還真是不信。」

「二長老,我也只是個傳話的,這消息,也是我家大人告知於我,想來,以他一軍之統帥的身份,斷無大放厥詞的道理,你說是吧?」

「這倒也是。」百里破海下意識地點著頭,這時,在他身前的傳訊玉牌忽然劇烈地抖動起來。

他一把將之抓起,還未湊到耳邊,對面便是傳來著急的聲音,「二長老,北蒼耀正率人在大門鬧事!快來看看啊!」< 「什麼?!」百里破海猛地放下玉簡,「這北蒼耀,還沒開始呢,就如此囂張!蔡賢侄,麻煩你幫我通知一下刑法堂,帶人前去處理!」

「樂意之至。」蔡晨鞠躬致意後退下。————

百里部族西大門處。

北蒼大軍雲集在此處,整齊劃一地武裝配備還有清一色的跨天駒千里駿顯示著浩大的聲威。

北蒼耀地腳下,正踩著數個百里部落的守城士兵。

他們口吐血沫,目光黯淡,咽喉內發出斷斷續續地摩擦聲,明顯是想要說話,卻說不出。

其他的百里軍士想要上前解救,卻被北蒼軍隊擋住,雙方勢力分處兩陣,劍拔弩張。

「噠噠……噠噠。」急促的馬蹄由遠至近。

來者是一頭紅色束髮的百里飛火。

他正是奉了刑法堂的命令,前來處理此事。

剛剛走進,他便毫不客氣地對北蒼耀高喝道:「給我住手!你把這當成自己家了不成?」

後者聞言,抬起頭來,掛著一絲淡淡地微笑,譏誚地吐出了四個字,「管你屁事。」

「呵,還真管我的事!」百里飛火氣極而笑,嘲諷道:「不知道誰被一個大部落的子弟重傷得胸口塌陷,在床上躺了半年,哈哈哈哈。」


他這話說出口,北蒼耀立刻變了臉。

在雷岳這條陰溝裡翻船,乃是他一生的恥辱,雖說因禍得福,實力暴漲了不少,可依舊動搖不了他內心最為介懷的事實。

「你是找死!」北蒼耀目光變得陰鷙至極,那模樣簡直就是想將百里飛火就地斬首。

不過後者也不含糊,感受到撲面而來的殺氣后,一躍便從馬背上跳下,化作渾身浴火的神將,提著一柄長槍朝北蒼耀衝刺殺去。

「不堪一擊!」北蒼耀蔑然一笑。

他隨即召喚出裂山神牛,人則是雙手環抱在胸前,動也不動。

竟然是直接祭出最後一重戰鬥狀態對敵,這在真身境強者的較量中很是罕見,明顯是想直接一舉擊殺百里飛火。

「哞!!!」

烈山神牛鼻腔內喘出兩股灼熱的鼻息。

鐵蹄在地上跺了幾跺,把青石地面踩出道道裂紋,低下頭把粗壯的雙角指著百里飛火方向,化成一道極粗的流光,速度之快直接將根本來不及避讓的後者擊中。

百里飛火的烈焰戰甲熊熊燃燒,他揮舞著槍桿,一下又一下地抽在裂山神牛厚實粗糙的背上,然而這個大傢伙力大無窮,直接是將頭一甩,狠狠地將他頂飛。

「砰!」砸在地上,塵土揚起。

這一幕,讓在場的百里軍士皆是倒吸涼氣,士氣頓時大減。

「哼!廢物一個,還敢在本少爺面前班門弄斧,實乃可笑之至。」

出人意料的是,北蒼耀並沒有趁勝追擊,而是召回裂山神牛,同時鬆開踩著士兵的腳,這畢竟是百里部落的地盤,他搗亂是一回事,可殺人就嚴重了,他傲然地瞥了百里飛火一眼,大搖大擺地帶著軍隊揚長而去,臨走之餘,還猶自放出狠話,「告訴百里飛雲!讓他今年準備好墓地……」

「還有那百里青陽,嘿嘿!」

與此同時,在他身旁的一位白髮蒼蒼的老者皆是哄堂大笑。

「飛火大人,沒事吧。」待得北蒼大軍朝著住宿區遠去,消失在視野之中后,眾多族民還有百里部落軍士圍了上來,一個個擔憂地看著火焰消弭,略帶狼狽的百里飛火。

這位驍勇的青年戰將此時此刻滿臉的不甘,卻有夾雜著發自心底的驚懼之意,「北蒼耀的實力,怎麼會……暴漲的如此之快!」

「這樣的話,百里飛雲鐵定不是對手!」他的表情很是難看,咳嗽了幾聲后,強自站起身道:「我得把這件事告訴給族長!」————

西大門發生的事情,被一傳十十傳百,沒有多久,便被傳到了很多人的耳中。

剎那間,北蒼耀這個名字,成為了這次四族大比的最大噱頭。

另外一處,北蒼采萱則是和族長北蒼燭龍率領另一支軍隊步入北蒼部落的住宿區中,她和北蒼耀向來不對味,故而特意要求分道揚鑣。

這令一直對她有意思的北蒼耀窩火不已。

當她得知自己這位追求者在西大門的壯舉時,當即便厭惡地唾棄道:「有意思么?張牙舞爪,恃強凌弱。」

「萱兒。」坐在她不遠處的北蒼燭龍說道:「北蒼耀是跋扈了點兒,不過要天賦有天賦,要智謀有智謀,要魄力也有魄力,的確是未來族長的上上之選啊。」

北蒼采萱聽了父親的話,沒好氣地翻了翻白眼,「爹,你又來了。」

「哈哈,好好,我不說了,這是這次參加四族大會人員的名單,你看看,也好有點掂量。」北蒼燭龍哈哈大笑了幾聲,將一本花名冊遞了過去,這是靠各種途徑搞到的拓印本。

「我就先走了,你看看就準備開始修鍊了,臨陣抱下佛腳也是有必要的。」他微笑地點了點頭,便轉身離去。

北蒼采萱美眸中閃過一絲複雜之色,沉默了少頃,繼而翻開了手裡的花名冊。

一個個熟悉地名字如走馬觀花的略過。

「咦?」她的目光落在了雷岳二字身上,「姓雷……這人的名字好像就是和那雷威說的一樣啊。」

「或許是巧合吧。」北蒼采萱笑著搖了搖頭,在她看來,雷岳傷了北蒼耀,應該是唯恐避之不及,別說還如此堂而皇之地參加四族大比這種盛會了。


「不對!」想到這,她當即反應過來,北蒼耀重傷之後,在部族內吐露的信息,似乎便是和百里部落有關。

難道這個名字真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人?

她又陷入了沉思。

「不可能,趕來參加四族大比,都是對自己實力頗有信心之輩,這才多區區一年左右的時間,他即便在這,又能強到什麼程度。」北蒼采萱兀自是能想起那個操控植物類法相的弱小部落的青年。

那時候,自己光憑雷神鞭和紅雲飛梭就打得他們一群人喘不過氣來,更何況這麼長時間過去了,出身超級勢力的人越來越強,而他享受的修鍊資源,又能有多好?

細想之下,更讓她覺得這個想法應該是正確的。

「應該真是巧合吧。」北蒼采萱將花名冊放下,也懶得繼續往下看,閉上雙眼,進入了修鍊狀態。< 青陽軍中。

百里青陽的面前站著蔡晨。

前者向後者問道:「給百里破海講了?」

蔡晨點點頭,「不過他沒有流露出要給雷先生較多資源的意思,畢竟之前的那事兒,長老堂還是心懷芥蒂。」

「不怕,讓他知道有這麼個人,待得分配資源的時候,總是會多加考量。」百里青陽沒有在意,只有有些不明白,為什麼百里芙蓉會給雷岳報名參賽。

就憑後者那三腳貓的功夫?

要知道,這四族大比可不止四大超級部落的年輕人,還有其他大大小小的部落參加啊。

「哎,黃金級分配只有三個名額,白銀級分配只有五個名額,赤銅級分配也只有十個名額,加起來也就十八個名額,二長老願意拋開成見,把其中一個名額給雷先生的希望的確是相當渺茫。」蔡晨道,「雷先生論硬實力應該不如其他各族精英。」

「所以諸如藥品,甲胄,各類工具以及大比專用錢幣這種資源就顯得尤為重要,有了這些,他或許能夠安然活下來。」

百里青陽道:「不好說,這次據說競爭很激烈,遠遠不是我們所想象的那樣,這些輔助東西,也不見得就能保住性命,只能說有總比沒有好罷了。」

「報!!!」

一個士兵急匆匆地推開門沖了進來,「西大門發生打鬥,北蒼耀率先挑事,然後……然後百里飛火大人前往阻止。」

百里青陽忙站起來,連問,「結果如何?」

「百里飛火大人慘敗,僅僅只有兩個回合不到!」

「什麼?!」百里青陽獃滯地張大了嘴。

百里飛火什麼實力,幾乎和他處於伯仲之間,即便有差距也不算太大。

而在和北蒼耀在最近的一次交手中,後者表現出來的實力,也是和他不分上下。

這才多久沒見?

竟然就能做到兩個回合擊敗百里飛火?

想著想著,百里青陽暗自凜然,心道,「這實力,精進了不少啊。」

「看來這次四族大比,有得看了。」他猶自嘟囔了起來。

紅蓮軍駐地,雷岳對外界的事情充耳不聞。

他也是知曉了北蒼耀鬧出來的動靜,卻無暇管那麼多。

因為他正面對著五名實力在虛相期巔峰的青翎軍官圍攻。

處於正面位置的是一頭風狼和一隻幽暗魅影,而兩側則是黑色猿猴還有赤紅色的大熊,背後還有一頭虎視眈眈的怪力熊羆。

其中,風狼和幽暗魅影都是靈階法相。

而怪力熊羆則稍遜一籌,雖無靈階法相的特質,但看那壯碩的個頭,還有粗壯發達的四肢,就知道其蘊含的本體力量絕對不俗。

黑猿和赤色大熊是五個法相之中最差的,可這並不妨礙它們能對雷岳構成威脅。

畢竟這幾名青翎將士,每一個都是紅蓮軍的精銳,是真正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的貨色,都有著與天雷部落中雷震東相仿的實力,他們對於法相的運用,遠不是一般的修士可比。

即便是人階,用好了,也足以殺人。

幽暗魅影這個法相很特殊,沒有固定的形體,在陽光底下就看得到一個透明的影子,而且速度極快,行蹤飄忽,這令雷岳相當頭疼。

而眼下的情況是,他在同時面對五個訓練有素的法相操縱者的圍攻,並不僅僅是一頭幽暗魅影,還必須分心他顧其他四個對手。

幽暗魅影只是其中最為顯著的一個攻擊點。

所以菩提古樹即便配合地煞級的相力,也只能在它這種無處不在的運行軌跡之下,用無數綿長而堅韌的枝條嚴嚴實實地護住雷岳本尊。

他不是沒有嘗試過反擊。

只不過卻屢次被這幽暗魅影逮到機會,從護罩的豁口處破進咬得他皮肉生痛。

一來二去,吃了無數次癟,雷岳當即也不敢再輕舉妄動了。

風狼汗毛炸立,根根銳利的尖毛從毛孔脫出,如同絲絲急速飛梭的氣流,密密麻麻地釘在菩提樹光膜上。

但這樣的攻擊還無法刺破光膜的防禦,輕輕波動之下,便將這些毛刺盡數抖落在地。

與此同時,怪力熊羆不住的用鋼鐵般的身板對著樹枝護罩肩沖背靠,這蠻力,的確讓得處於其中的雷岳左搖右晃,重心不穩。

這怪力熊羆的力量固然驚人,但與兩顆從五百里陡坡上砸落的滾石相比,還是差了些,在相力尚未完全轉換成功的時候,雷岳便能承受住兩顆滾石的衝力而不至於失去重心,更別提現在體內充斥著精粹的地煞級力量,所能發揮出來實力,自然更是驚人。


「小子,為什麼不用你傷鄭狂羅剎戰紋時的那種力量?連羅剎戰紋都能直接燒沒了,更何況這幽暗魅影?」陸聿明見雷岳處境窘迫,不由出言提醒。

雷岳卻搖頭說道:「不行,那能量殺傷力太恐怖,不是我所能控制的,他們是我的戰友,不是敵人。」

「好吧,那你自己掂量。」陸聿明隨即閉口不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