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葉青完善的兩個企劃案,做的的確很好,劉元也非常滿意。這兩個企劃案,交給大悅集團,絕對沒有問題了。也就是說,只要這三份企劃案終稿過關,那他業務方面的事情就忙完了,剩下的就是公司生產方面的事情了。

中午劉元拉著葉青下樓找了個小飯店,裡面人不少,臨近中午,裡面還挺擁擠的。

「今天中午吃什麼?」劉元拿著菜單問葉青,他漸漸了解了葉青的性格,估計今天中午也不會點什麼大菜了。

「番茄雞蛋面。」葉青道。

「好的。」劉元給葉青點了一份番茄雞蛋面,又點了倆菜。雖然簡單,但這正符合葉青的要求。

服務員上了茶,兩人坐著閑聊。剛喝了口茶,劉元便感覺胃部有些不舒服,微微彎腰,一手按著胃部,一手撐著身體,面上略微有些難受的表情。

葉青看到劉元的表情,問道:「劉經理,胃不舒服?」

劉元皺著眉頭,道:「老毛病了,連熱水喝了都有刺激的感覺。」

葉青:「我昨天給你說的方法,有沒有試試?」

「昨天的方法?」劉元一愣,過了足足兩秒鐘方才想起葉青昨天說過這件事。好像葉青的爺爺是一個赤腳醫生什麼的,有農村的土方法。

劉元當然不相信那些農村的土方法,所以就沒怎麼在意,此刻幾乎都快忘了。

「昨天回去太晚了,也忘了這一茬了。」劉元隨便編了個謊言,他相信葉青的專業能力,但不代表他相信葉青的醫術。

「現在試試也可以。」葉青道:「你的胃現在已經有潰瘍的趨勢,單憑外力很難醫好。我說的辦法只能暫時緩解,想要徹底治好,得配合內服藥。」

其實,尋經問穴上面有這方面的記載,普通的單憑外力是無法治療潰瘍。但是,如果有內力輔助,勁力透過經脈進入身體,就能夠治好了。只不過,現在葉青沒有內力,劉元更不可能有,就得用內服藥來解決了。

「真的嗎?」劉元帶著狐疑,胃部實在難受,便抱著試試看的心思按住了胸口附近,道:「你昨天說的是哪個位置?」

「胸口左下方五指的位置。」葉青道。

劉元丈量著,摸到了那個位置,試探性地用手指壓了壓。

說也奇怪,按了不到一分鐘,劉元只感覺胃部的不適立時消弱許多,張嘴大了幾個嗝兒,那想要反胃的感覺也立刻消失了。

劉元大為驚奇,便又按了一會。隨著他這邊的按摩,那胃部不適的感覺慢慢消退,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種飢餓的感覺。

「怪了!怪了怪了怪了!」劉元瞪大眼睛看著葉青,道:「我……我怎麼好像很餓的樣子啊?」

葉青點了點頭,道:「這就說明有效果了。」

「這……這也太神奇了吧。」劉元按著那個位置不丟,眼睛都快瞪出來了,興奮地道:「這……這民間的土方法,竟然有這樣的奇效?我怎麼老早不知道呢,這個胃啊,讓我吃了多少苦啊!」

葉青也只是根據尋經問穴上面的記載給他說的方法,其實,這也不是農村的土方法。尋經問穴上面的方法,又豈是尋常辦法?治療一個普通胃病,那實在是太簡單了。

沒多久,服務員把飯菜端了上來。劉元沒有點主食,只給葉青點了一份番茄雞蛋面,他自己平時也就是吃點菜罷了。

「劉經理,您的菜齊了,今天還是不吃主食嗎?」服務員問道,劉元在這裡吃的次數不少,都已經熟了。

「誰說的。」劉元立刻擺手,道:「快快快,給我上兩碗大米飯。」

「啊?」服務員不由詫異,劉元在這裡吃了快一年了,最多的時候就吃了半碗米飯。兩碗大米飯,他這是受了什麼刺激,想用飯撐死自己嗎?

「啊什麼啊,快點,餓死我了。」劉元急聲催促道,他已經很久沒有感受過這樣的飢餓了。看著桌子上的菜,他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哦。」服務員匆忙跑進廚房,端了兩大碗米飯出來。

劉元端起一碗,給葉青打了個招呼,便狼吞虎咽地吃了起來。

一碗吃完,劉元還沒有絲毫停止的意思,端起另外一碗接著吃起來。只不過,這一次速度放慢了一些,邊吃邊和葉青聊著。

「葉兄弟,這也怪了。我平時根本吃不了飯,我還以為我胃小呢。沒想到,真要吃起來,我飯量還真的不錯啊。

… 午飯劉元吃的比葉青還多,兩個菜都不夠,又點了一個菜。若非葉青提醒他不要吃撐了,劉元今天肯定要吃的連走路都得扶牆了。

吃的肚圓,劉元心情無比舒暢。這種感覺,簡直比昨天中了三個項目都還要讓他高興一些。畢竟,這幾年的時間,他都沒有好好吃過一頓飯了。這一次,總算敞開吃了一頓。

葉青用了兩個小時的時間把剩下那個企劃案完善了,又把三個企劃案從頭到尾檢查一遍,確定可以用了,這才停筆。

「劉經理,這三個企劃案應該沒有什麼問題了,你可以送到大悅集團讓他們看一下。如果有什麼需要修改的地方,給我打電話就可以了。」葉青道。

「肯定沒有需要修改的地方了!」劉元一擺手,道:「葉兄弟,這次的事情多虧了你。我想把那提成分一半給你,但你又不要錢,我都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才好啊!」

葉青微微沉默了一下,道:「劉經理,如果你真的想感謝我,能不能幫我一個忙?」

「什麼忙?」劉元看著葉青,道:「你儘管開口,有什麼事,我一定幫忙。」

「那個……」葉青撓了撓頭,道:「我們公司跟你簽的那幾個項目,你能不能快點把預付款打過來?我們公司現在資金有點緊張,需要這筆預付款來投入生產。」

昨天葉青去了慕青榮的廠區,看到裡面的情況,知道慕青榮現在面臨的麻煩。所以,他也想幫慕青榮分擔一些,才向劉元開了這次口。

葉青現在說的這番話,在公司內部可以提起,但對外人可不能提起,尤其是合作夥伴。因為,你這一句話,人家就得思考你這個公司的情況,是否有足夠的實力來跟人家合作。一旦你的資金斷了,生產無法繼續,那人家投資的錢該怎麼辦呢?

不過,葉青這話說出來,在劉元聽來,卻又是另一種感覺。因為,葉青一直都給他一種老實忠厚的感覺。而這一句話,恰恰證明了,葉青的確老實的可愛,連這種話都能說出來!

對劉元而言,就算慕青榮的公司真的垮了,他的預付款打了水漂,那他也絕對不後悔。七百萬的項目,他自己單提成都能提五十多萬。這都是葉青幫他做到的,而給慕青榮公司的預付款還不到二十萬,這根本不算什麼。為了感謝葉青,就算明知道這錢會打水漂,他還是會毫不猶豫地砸過去!

劉元拍胸脯道:「你放心,我馬上就讓財務把錢打過去,晚上下班之前絕對能收到。」


「劉經理,謝謝你了!」葉青誠懇地道。

「咱倆這關係,還說什麼謝不謝的。」劉元拍了拍葉青的肩膀,道:「對了,你也別叫我劉經理了,太見外了。我比你大兩歲,你以後就叫我劉大哥吧。」

葉青點頭,道:「劉大哥。」

劉元大為歡喜,道:「葉兄弟,我這邊得忙個一段時間。等我這邊忙完了,一定請你上家裡坐坐。行了,我也不多留你了,你現在趕緊回去,讓慕總去查一下帳到了沒有。」

葉青剛走進公司的大門,便感覺到公司氣氛有些不對。所有人都在椅子上獃獃坐著,平日這個時候,他們大都該準備下班的事情了。可是,這一次,眾人的表情好像都有些頹然。

葉青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走進慕青榮的辦公室,慕青榮正和王宣面對面坐著。兩人的表情更是難看,尤其慕青榮,面上表情堪稱悲戚。

「慕總,王經理。」葉青走過去跟兩人打了招呼,王宣這一次也沒有挖苦葉青,而是直接把頭轉向了一邊,不理葉青。

慕青榮朝葉青點了點頭,卻也沒有說話,一副有氣無力的樣子。

「慕總,達斯集團的合同已經簽好了,你看看吧。」葉青把合同遞過去。

「先放一邊吧。」慕青榮嘆了口氣,並沒有去看這合同。

葉青微微沉默了一下,低聲道:「慕總,達斯集團說下班之前會把預付款全部打到咱們的賬戶里,你……你要不要查一下?」

「啊?」慕青榮有了些精神,抬頭看著葉青,道:「他……他們今天就打預付款?」

王宣也瞪眼看著葉青,百分之八十的預付款也就算了,這麼快打錢,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是的。」葉青點頭,看了看錶,道:「現在那邊也快下班了,估計應該打了吧。」

慕青榮立時站起身,大聲道:「林娜,林娜!」

財務總監林娜走進來,她表情也帶著沮喪,道:「慕總,什麼事?」

慕青榮道:「你查一下咱們公司的賬戶,達斯集團的預付款有沒有打過來。」

「什麼預付款?」林娜還沒明白。

「達斯集團的預付款,咱們今天簽的那幾個合約的預付款。」慕青榮道。

林娜道:「今天才簽的合約,怎麼會這麼快打款啊,還沒到吧?」


「你去查一下。」慕青榮懶得多說,直接吩咐。

林娜點頭下去,過了沒多久,林娜又跑回了慕青榮的辦公室,滿臉掩飾不住的激動,道:「慕……慕……慕總,錢……錢真的到賬了!」

「多少!」慕青榮急道。

「總共二十萬,比咱們估算的還要多一些!」林娜道。

慕青榮面上的頹然頓時掃去一半,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種幹練,點頭道:「很好,那你準備一下,先把這個月的工資給大家發下去!」

「好的,我這就去統計一下!」林娜高高興興地走了出去,再沒有之前的頹然了。

王宣始終驚愕,百分之八十的預付款,合同簽了。合同剛簽完,預付款就打到了。而且,預付款還比公司預計的要多一些。這三件事,一件比一件不可能,卻又偏偏發生在了自己的身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王宣看著葉青,心中充滿了怨毒。因為,他看得出,慕青榮看葉青時,眼神當中有著異樣的神采。而這種神采,從未對他表現過!

難道,自己真的要被這個連大學都沒上過的退伍兵打敗嗎?

王宣心中充滿了不甘與怨毒,悄悄瞪了葉青一眼,轉頭對慕青榮道:「慕總,雖然飛雲集團的業務沒能簽下來,但是,達斯集團的業務也夠咱們公司這個月發展了。這段時間,咱們再聯繫幾家別的業務,公司的發展肯定沒有問題。飛雲集團的事情,你也不要太放在心上了。生意場上,沒有誰能穩言必勝!」

葉青此時方才知道,公司為何是這種氣氛。看來,應該是飛雲集團這個業務沒了。公司為了這個業務,忙了半個月的時間,搭錢搭時間,可謂是下了大工夫。結果,業務反而沒有拿到,換誰都會沮喪的啊。

慕青榮深呼吸了兩次,點頭道:「王經理,你說的很對。公司的發展還要繼續,有達斯集團的業務在,公司就能度過這次危機。你去告訴業務部的同事們,讓他們不要沮喪,公司的未來肯定會越來越好的!」

「慕總,你能有這種想法就最好了。」王宣點頭,又裝模作樣地拍了拍葉青的肩膀,道:「有葉青這樣的優秀員工在,咱們公司未來的發展肯定會越來越好的!」

慕青榮沒有理會王宣這句話,她很清楚,王宣其實就是在故意試探她,想看看她對葉青究竟有多看重。王宣這個人能力不弱,但嫉妒心太強,做事不擇手段,這也是慕青榮一直防備他的主要原因。

王宣淡笑走出慕青榮的辦公室,臨出門的瞬間,面容立時轉寒。飛雲集團的業務是他故意搞砸的,就是想把慕青榮趕到絕路,然後他再出來拯救公司,以贏取慕青榮的好感。沒想到,葉青竟然先幫著解決了這個難題,自己一手做的事情,反倒只是給葉青做了嫁衣,他心中的憤恨可想而知了。

「葉青,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大的能力!慕青榮是我的,我一定會讓你死的很難看的。」王宣咬牙切齒,在心中暗暗吶喊。

達斯集團預付款打到的事情,讓公司的頹然一掃而凈。至少,人家達斯集團給的是真金白銀,見到了現錢,已讓飛雲集團業務沒能拉到的心情消除不少。

快下班的時候,慕青榮又接到了霞姨的電話。上午她把設計圖修改的地方告訴了霞姨

… 「北華小區的工地爆炸了!」

「樓都塌了,好多工人還在裡面埋著呢。」

「據說是施工方違規在現場放置雷管,雷管爆炸,導致的在建房倒塌。」

「乖乖,那這一次北華公司不得跟著倒霉啊。」

「我聽說,北華公司的新老闆才接手公司不到半年的時間。這接著就發生這樣的事,他也真夠倒霉的啊。」

葉青和慕青榮跑下樓的時候,外面已經開始傳著各種說法。

慕青榮還以為是地震了呢,樓里大部分人都跑了出來。聽到這消息,不少人長舒了一口氣。這個社會,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只要不是地震,爆炸對他們來說最多只是多個談資而已。

葉青知道這個北華小區,距離他們公司不到一公里,不算多遠。不過,這個距離,爆炸的震動這邊還感覺如此明顯,看來這爆炸的威力還真是不弱。

「北華小區,蓋了一半了,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呢?」慕青榮自言自語地嘟囔了一句,抬頭道:「葉青,你那個設計圖……」

慕青榮話說到一半就沒了,因為她突然發現,葉青已經跑遠了。

「葉青,你幹什麼!」慕青榮大聲問道。

「你先回去,別管我。」葉青說完這句話,人已轉過了街角。

慕青榮很是疑惑,遲疑了一下,跟著追了過去。

葉青去的方向正是北華小區那邊,剛趕到這裡,幾輛警車也急速趕到。

「快快快!快點封鎖現場,不要讓任何人靠近。找炸彈專家,過來看看是否還有別的炸彈遺留。」

帶隊的是趙成雙,這也是他第一次帶隊。立了個那個三等功,他在警察局的地位日益攀升,在同事當中也相當有威信。


四周圍了不少看熱鬧的群眾,趙成雙帶隊封鎖了現場。北華小區當中一片煙霧瀰漫,原本高聳的在建樓已經變成了一堆煙霧當中的廢墟。裡面不斷傳來人的哭喊聲,從外面看施工現場,就好似一片世界末日的場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