肩膀上還淌著血的軒轅劍雨從裡面走出,古劍上出現了一道裂縫,裂縫小到以至於軒轅劍雨都沒注意到!

可龍魂卻捕捉到了!

靈機一動,龍魂想到了一招能夠擊敗軒轅劍雨的辦法!那就是把軒轅劍雨手中的古劍擊碎,造成軒轅劍雨瞬間的愣神,那時自己就能賦予軒轅劍雨致命一擊!只是現在雲雷九重決的三倍戰力已經流失,自己的戰力現在連一個乾坤人階三級都不如,更別說打敗這麼一個乾坤人階九級的變態,儘管這個變態已經傷痕纍纍,可瘦死的駝鹿比馬大,變態就算瀕臨死亡他也是變態!

『怎麼,是不是你的增幅戰力的效果退去了,然後你的戰鬥實力急退啊?』軒轅劍雨冷笑,『可能再過不就我們的煉體功法的增幅作用也會消失,到時我們就能公平一戰了!』『公平一戰?哈哈哈!』龍魂哈哈大笑,『我的實力只有人階五級,而你的修為卻是人階九級,怎麼公平一戰?』『你……』『說到底你還不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孬種,一個只會仗著自己修鍊時間比我多可天賦卻比我弱的白痴!』龍魂罵著,現在只有用激將法把軒轅劍雨激怒了!雖說人暴怒的時候戰力會成倍增長,可智商也會等於一頭野獸,你和野獸玩陰謀,野獸能識破你的陰謀?

既然現在情況是敵強我弱,自己實力方面佔了弱勢,那就要在戰略上占回優勢!龍魂已經打定了用計謀取勝了!

『想用激將法,沒門!』軒轅劍雨冷哼。

『切,我還不屑於去對你使用激將法,別那麼自作多情,自以為是地以為別人會浪費口舌地去激你這麼一個螻蟻!你只是一個天賦比我差幾十倍的螻蟻而已!』龍魂鄙夷地笑著,『你我就像一個魯莽粗漢與一個聰明少年的差距,大漢只是多活了幾年,多了一些肥肉,而當少年活到大漢的歲數時,他活出的就不是像你和大漢一樣的是肥肉了,而是肌肉!我這麼說你懂嗎?』『我……』『我他媽看你也聽不懂!你這個螻蟻!』『你找死!』軒轅劍雨的雙眼頓時一片血紅,古劍發出絲絲猶如地獄的幽光,發出『吱吱吱』的聲音,就如死神在微笑!

龍魂往後一仰,手撐地,腰挺直,使出鐵拱橋來躲避古劍的直刺!

軒轅劍雨卻如發狂的猛獸,雙眼血紅,手臂條條青筋暴起,直刺不成,又向下斬去,龍魂急忙翻過身,躲過這次攻擊,騰身翻起,一劍斬在古劍的裂縫處!


『咔』地一聲,古劍上的裂縫擴大,因為龍魂砸得力氣過大,古劍的半個劍身都鑲進了地面!

破雷一個彈起,龍魂借勢,一個後空翻將破雷插進土裡,可后坐力太強,大片土地被翻裂出來,足足這樣重試了幾次后坐力才變弱,可也令得自己的手臂一陣發麻!甩甩了有點發麻的左臂,這麼用力的撞擊,那后坐力可不是開玩笑的,要不是那后坐力消去了大部分,自己的手骨可能都會被弄碎!

『可惡!』軒轅劍雨的臉已經憋成了醬紫色的了,『啊!』一聲大喝,軒轅劍雨將古劍拔了出來,眼神一凌,再次沖向龍魂,龍魂原地不動,死盯著那把發出幽黑光芒的古劍,他要尋找最恰當的時機,給予那把劍最大的重創!

『啊!』軒轅劍雨跳上高空,古劍高舉過頭頂,當空斬下!

古劍冰冷的殺機鎖定了龍魂,龍魂還是一動不動!

距離漸漸縮短,十米,八米,七米……最後,古劍離龍魂的腦袋僅有一米之距!可龍魂還是沒有移動分毫,凌厲的氣流刮到他的臉上,龍魂雙眼微眯,哪怕氣流颳得眼膜生痛,可龍魂還是沒有眨動雙眼,雙眼這麼一閉,可能就是永遠這麼閉上了!

『魂!快躲開啊!』南宮雪大喊,軒轅劍雨的劍這麼斬下,可龍魂就像個傻子一樣一動不動,這讓她非常擔心,如今見劍都快要斬到龍魂了,可龍魂竟還是不為所動!

『雪兒!』拓跋千瀟扶住搖搖欲墜的南宮雪。

即使如此,龍魂也沒有扭過頭來,現在是最關鍵的時刻,要是自己速度滿上哪怕半個呼吸的時間,自己都會被這把猶如死神鐮刀的古劍劈喂兩半!

近了,更近了!

古劍離龍魂的髮絲僅有一寸之距,下一刻就要斬下去了一些女生驚恐地大叫著捂住雙眼,這時,龍魂動了!

就像瞬移一樣,龍魂僅瞬間就測過了身,古劍從他眼前劃下,他甚至能夠看到古劍上的那極小的裂縫!呼呼而過的氣流刮過他那帥氣而又如刀削般堅毅的臉龐,一道血痕出現一道,鮮血緩緩留下!

將破雷豎直放於古劍將要斬下的地方,龍魂鬆開了破雷!

『鏘!』足以震破人們耳膜的金屬撞擊聲響起,破雷完好無損,可古劍卻裂開了兩半,軒轅劍雨呆愣!恰時,軒轅劍雨的身體輕微一顫,那是**強度增幅效果的消失!

『就是此刻!』龍魂大吼一聲,緊握右臂,體內所有的元力都灌注於右拳之中,一拳轟在軒轅劍雨的小腹之上!

『噗!』軒轅劍雨大吐一口鮮血,龍魂歪過腦袋,躲閃過軒轅劍雨的鮮血,半弓的右臂猛然伸直,北鬥氣玄使出,二重之氣爆發!

『轟』地一聲,軒轅劍雨飛出幾十米之外,倒在了地上一動不動!

現場頓時鴉雀無聲!能夠把人一拳轟出幾十米之遠,對於他們修真之人來說簡單至極!可這個被轟飛的人是個實力深不可測的變態啊!他**的防禦力可是極強的!可還是被轟飛了!可想而知這一拳的威力有多大! 這時候葉青藤也道:“你們也不妨一試,能瞧見便是冥冥中註定的緣分,錯過了實屬可惜。”

辛迷瞧着梅九式心癢難耐,但卻忍不住道:“風林暖十年才學會八式,我們哪有時間去學它。”

葉青藤嘖嘖笑道:“風林暖當年只用了幾個時辰便學會了八式,但以後的十年時間卻是寸步難進,瞧來她也僅止於八式了。”

辛迷道:“那葉前輩學會了幾式?”

葉青藤臉上一紅,不由彆扭道:“七式……”

“前輩也是很厲害……”朱七七由衷讚道。

“厲害麼?”葉青藤臉色突變,正待發火,卻瞧見朱七七燦爛的笑容不似譏諷,不由得心下一嘆。想來知秋比眼前的姑娘還大個好幾歲,也不知性格會不會如此。

橫豎也不急於一時上去,當下沈浪和辛迷靜下心來一起研究起梅九式,而朱七七卻被葉青藤纏着講述葉知秋的事情。其實朱七七對於葉知秋的瞭解也僅限於是位長得不錯的姑娘,且武功高強,若要娓娓道來還真不容易。但朱七七架不住葉青藤的拳拳愛女之心,也只得把知道的事情填充再三,細細描繪給她聽。對於葉青藤,朱七七有的只是深深的同情,試想一個人有多少年華可以如此消耗,爲了愛女平安成長,她甘願被困十幾載,而性情雖暴戾但沒有太離譜實屬不易。

葉青藤凝神聽着葉知秋的事情,心中滿是暖暖的愛意。沒有了她的呵護,知秋還是長成了大姑娘,而且還有一身高強的武功。夠了……已經很知足了,老天待她不薄!沉迷親情中,葉青藤恍惚忘記了一切,待到她回神之後,卻瞧見朱七七抱着肩膀揉搓。她臉一紅,當下嘿嘿一笑道:“好姑娘,老身出手有些重了,你可別介意。”


朱七七搖了搖頭道:“我不介意……”

葉青藤喜道:“好姑娘,你當真不介意?”

“我是不介意,若您耿耿在意的話,不妨給我們找些吃的,我……真的好餓!”說到最後,朱七七的聲音已經細不可聞了。

來來回回折騰,朱七七他們已經兩天沒有進食了,如今沈浪和辛迷沉迷武學,她卻已經餓的不能支撐了。

瞧着朱七七的囧樣,葉青藤不由哈哈大笑起來,而朱七七卻更加不好意思了。好半晌,葉青藤才止住笑聲吩咐阿捨去取吃的來。

阿舍很機靈,不一會兒抱着東西進來了。朱七七定眼一瞧,竟然是一把香蕉。

朱七七奇道:“這裏難道還出產香蕉?”

葉青藤燦燦一笑解釋道:“這裏不產香蕉,香蕉是天涯海閣從外面採購回來的。我這裏的食物都是定時從上面放下來的,還要耐儲藏,基本上也都是果子一類的,你可不要嫌棄啊!”

能夠填飽肚子有的吃已經很不錯了,朱七七哪有嫌棄的道理,自然是接過阿舍遞過來的香蕉興沖沖吃了起來,順便還剝了根香蕉感謝阿舍,阿舍自是很欣喜的吱吱亂叫手舞足蹈了一番。

葉青藤瞧着朱七七隻吃了兩根香蕉就不在吃了,不解道:“這就飽了麼?”

朱七七嫣然一笑,朝沈浪的方向眨巴眨巴眼睛卻也不說話,而是起身拿着香蕉走了過去。

朱七七來到沈浪身邊蹲下一邊剝香蕉一邊說道:“武功不是用來練的麼?你們怎麼盡是坐着瞧,難道能瞧出花樣來麼?”

接過朱七七遞過來的香蕉,沈浪柔聲道:“你吃了麼?”

“嗯,吃了。”


“那……飽了麼?”

朱七七正待開口,沈浪卻搶先道:“說實話……”

朱七七本來就想敷衍沈浪,沒想到沈浪先下手堵了後話,所以只好低頭吃吃地笑着。沈浪嘆了口氣也不說話,迅速吃完手裏的香蕉又重新剝了一根遞給朱七七吃。

一旁的辛迷瞧着兩人眼中壓根就看不到自己的影子,只好自己動手自己吃,一邊吃一邊還重重地嘆了口氣。

聽到辛迷誇張的嘆氣,朱七七眉頭一挑道:“什麼意思啊,難不成還要我也剝給你吃不成?”

辛迷一聽,立馬澄清道:“千萬別,小的哪敢起這種心思啊!”

“那你嘆氣做什麼?”

“嘆氣是因爲——像我這麼厚道俊美怎麼就沒有遇到過能爲我甘願剝香蕉的姑娘呢?”說罷,辛迷又是一聲誇張的長嘆,還伴隨着一臉的憂傷失落。

朱七七聽罷臉上一紅,拉着沈浪嬌嗔道:“沈大哥,你瞧啊,辛姐姐……在笑話我……”

沈浪卻笑道:“七七,吃飽肚子纔是正理?”

“對啊……”瞬間反應過來,朱七七擡手就抓向剩餘的香蕉。她雖然動手快,但速度卻及不上辛迷,結果是兩人的手同時碰上了目標。一番打鬧之後,朱七七隻搶到一根而已。

瞧着辛迷得意的姿態,朱七七不由噗的笑出了聲,於是大大方方一擺手道:“先讓你保管着又能怎樣?我知道辛姐姐一定不會讓我捱餓的。”

朱七七再明顯不過的意思辛迷怎能不知,當下只得苦笑道:“怎麼感覺橫豎都落不着好,苦也!”

朱七七明白辛迷又在耍寶,只得笑着拉着沈浪道:“咱們不用理他……讓他一邊呆着去。”

沈浪自然是相當配合,點頭應“是”。

朱七七滿意地笑道:“那你現在訴我怎麼可以坐着練武功呢?”

“也不是坐着練武,而是用心用意念在比劃。”

朱七七恍然大悟道:“是不是腦海中想象着武功招數演練?”

“嗯,就是這樣!”

“那我可以麼?”

沈浪點頭道:“只要你想學,自然也就可以。”

朱七七眉眼帶笑欣喜道:“真的麼?”

“是真的。”

“可是,我沒有內力?”

沈浪笑道:“沒有內力一樣也可以練,只是發揮的威力不同。”

朱七七不由氣餒道:“也就是說沒有什麼殺傷力?只是花拳繡腿罷了。”

看着朱七七眼眸暗淡,沈浪不由笑着安慰道:“學武之道,哪一個不是一朝一夕從基礎開始練起,你現在的身體筋骨已經成型,練武不但辛苦而且效果一般。就算有人肯爲你增加內力,而你卻沒有相應的筋脈去承受那也是不行。”

朱七七一陣失望,嘟噥道:“照你這麼說,我就是練了也不成啊。”

“你可以練一練試試,最起碼可以起到強身健體的效果。”

“只有這樣麼 ?”

“那不成你還想成爲高手女俠?”

朱七七似乎只是一說而已,轉眼就已經釋懷了,於是憧憬道:“如果可以,噹噹女俠也不錯,可以高來高去,自由自在……”

沈浪瞧着朱七七瞬間陰轉晴,不由揶揄道:“你雖不是高手,但高手該做的事情你是一樣也沒有落下;高手沒做的,你也做了許多,這還不夠麼?”

“嘻嘻……夠了,但我還想再進一步,如果能幫到你不是更好麼。”

“七七?”

“好了好了,我要練功了,咳咳,那個……你教我怎麼練?”

朱七七雖然擺好了架勢,但瞧着眼前的圖案,看不懂得多,只好扭頭向沈浪求助。

沈浪站起來抽出斷玉劍遞給朱七七道:“你不用走內息,練起來就簡單多了。要按照梅花的路線走勢起劍,在一吸之內能夠完成一朵梅花就可以了。”

“就這麼簡單?”

“嗯……”

“好,走起……”

看似簡單的一朵梅花,朱七七練了好久才挽出了一朵梅花。瞧着成果,朱七七不由得心下一喜,扭頭瞧向沈浪。沈浪點頭道:“可以練兩朵梅花了。”

在一個呼吸之間挽出兩朵梅花對朱七七來說就比較不容易了,但經過努力,朱七七還是勉強達成了。

“是不是可以練三朵了?”

“嗯,你可以試一下。”

三朵梅花朱七七是無論怎麼練也練不成,最後只得停下來歇息。還不住地向沈浪抱怨道:“怎麼就練不成呢?” 「魂!」南宮雪急跑過來,淚眼汪汪地看著龍魂。

「乖!不哭!」龍魂擦去南宮雪眼角的淚水,輕聲安慰。

「嗯。」南宮雪乖巧地點了點頭,拖著龍魂的手,嬌聲說著,「我再也不會讓你離開我了,免得下一次你真的死了,我可怎麼辦?」

「呵呵。」龍魂只是一笑帶過。

眾人拍手,女的是真的祝福龍魂和南宮雪,一些崇拜龍魂的少年也嘩啦嘩啦地流著淚,雖然還有些不服龍魂,覺得南宮雪這個女神被龍魂給勾去魂很不爽,可他們也還是拍手了,人家可是戰神一個,不拍手被看見瞭然后被狠揍一頓可不好玩!至於何少燁這個傢伙,早已經在知道自己不用考核時高傲地離開了!

兩人走著,就像在走結婚禮堂的紅地毯一樣,突然一個少女尖叫起來,一道光也反射在了龍魂的眼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