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寬猛然回頭,果然看到一個身影正運球向三分線而去,那動作幾乎就是之前的翻版。

狂吼一聲,葉寬果斷的轉身向夜星魂追去,他絕對不允許對方再次從自己手上得分,至於球是怎樣丟的已經沒有閒暇去想了,他現在滿腦子都是將球搶回來,阻止夜星魂得分。

聽着對方的狂吼,感到身後逼近的人影,夜星魂微微一笑,既然求到了我手裏,那就由不得你了!

依舊將球運到三分線外,停球,轉身,起跳,投籃,動作一氣呵成。

與此同時葉寬也終於趕到了,高高的跳起,寬大的手掌高高升起,想要封住夜星魂的投籃。

然而葉寬卻驚訝的發現自己和夜星魂的距離並沒有拉近,反而在拉遠,後仰跳投?!


確切的說,應該是三分線的轉身後仰跳投!!!

這種即使在職業籃球中也算是高難度的動作,居然出現在了自己的眼前!葉寬雙目圓睜,一臉不可置信,難道對方爲了躲避自己的封蓋,才勉強爲之嗎?對!一定是這樣的!

“不可能會進的!搶籃板!”

剛一落地,葉寬就迫不及待的轉過了頭,看向空中旋轉着的籃球,同時對着在籃筐下和張石頭卡位的同伴高聲呼喊。

刷!

然而他話音還沒落,籃球就掛着美妙的弧度,再次應聲落網!

此時葉寬的臉色要有多難看就有多難看,三次進攻,三次三分,三次命中,如此神射手居然說自己不會打球,而自己則更是想通過籃球去踩對方,現在踩人不成反被踩。打臉的啪啪聲不斷在葉寬的腦海中響起。

“老大,沒看出來啊,還真有你的!”

張石頭走上前來,狠狠的和夜星魂來了個對撞,表示了對老大隱藏身手的不滿。


凌菲則是一臉花癡的看着夜星魂,眼中桃心氾濫,太帥了,那轉身跳投的風姿,是那樣的俊逸不羣,太美了!

其實夜星魂也挺無語的,前世雖然籃球打的不錯,但也就如今葉寬的水準而已,但這一世的他卻真是第一次摸籃球。

可今世是修煉了天魔錄的他,不說那變態的身體素質了,就連對事物的掌控也是極盡其能,將籃球扔進籃筐簡直是再簡單不過了,如果不是怕會嚇到別人,他甚至可以做到百發百中不帶失誤的……

場邊的氣氛也被徹底的點爆了,原本那些女生只是來看帥哥的,且不說夜星魂這種校草級別的帥哥,葉寬也算是一個小帥的陽光男孩。

可沒想到居然看到了這種在電視上才能看到的精彩進球,現在視訊那麼發達,這些女生也許動手不行,但眼力都不差,特別是籃球這種運動,在女生羣中也有很大的受衆。


漂亮的假動作,進球的完美弧度,火鍋,灌籃,這種力與美結合的運動同樣深深吸引着女生們的眼球。

否則怎麼會那麼女生喜歡上籃球打的好的男生呢,這當然不乏籃球打得好的男生大多身姿矯健,但也絲毫不能掩蓋籃球帶來的魅力!

相比夜星魂這邊的輕鬆熱鬧氣氛,葉寬那邊卻是低沉了許多,葉寬滿臉氣急敗壞的瞪着夜星魂這邊,雖然有心要抱怨幾句,但這三個進球可都是夜星魂和他單對單的進球,壓根就和同伴沒半毛錢關係,雖然有心將那個安排去陪凌大小姐聊天的隊友找過來一起協防,卻又拉不下臉面。

一時間葉寬都快被憋出內傷了,只能不停的打算用眼神殺死夜星魂。

比賽很快再次開始,隊友還是將球交到了葉寬手中。

這次葉寬吸取了前兩次的教訓,不在猛突猛打,而是背靠着夜星魂,一點點的往內線擠,在他看來夜星魂這種小竹竿又怎麼擋得住他這種長期壓槓鈴的人的運球推進呢。

看到葉寬的動作,夜星魂輕蔑的一笑,比身體素質?!亮瞎了他的狗眼,班門弄斧都已經不足以形容葉寬的白癡了,簡直就是老壽星上吊——找死!

不過既然對方都被逼的用這種強打的手法了,那不妨就讓他得意一小會兒。

沒有和葉寬角力,夜星魂依舊保持着防禦的姿勢穩步的後退,在外人看來,就像是被葉寬一點點往內線擠的模樣。

葉寬本人也是暗自興奮,看到了吧,這種銀像蠟槍頭,也就只能乾乾放冷箭的事,籃球可是有着激烈身體碰撞的運動,這下你們知道了誰纔是真正的男人了吧!

對於夜星魂的行爲,張石頭也是很不解。

在他看來,葉寬這種貨色怎麼可能可以強打老大,他老大可是連正規軍人都可以過肩摔的強大存在,過肩摔對於整個腰腹和腿部力量要求可不是一般的高啊,就憑葉寬這種小白臉也能擠動老大?!

當不管外人怎麼想,葉寬已經來到了三角區附近,這種位置是他最舒服的得分區域,基本上只要出手就能進球,這點自信他還是有的。

這不,再一次用力頂了夜星魂一下,葉寬緊接着一個後撤轉身,高高跳起,標準的投籃姿勢立刻施展開來。

一定進球了!

這種動作他做過無數次,幾乎是無往不利,趁着那一撞和對方拉開的距離,緊接着後撤轉身跳投,動作一氣呵成,這是很難被攔截的進攻手段。

葉寬想的是沒錯,這種進攻方式確實是很難攔截,防守方在抵擋撞擊的同時是很難發力起跳的,就算勉強起跳,也很難達到以往的起跳高度,更何況進攻方還通過撞擊後的後撤和防守方拉開了距離,這就更加難以攔截進攻方的投籃了。

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然而葉寬知己卻不知彼,他一直將夜星魂定位在銀像蠟槍頭的小白臉的位置上,卻不知道眼前的人從身體素質來說的簡直是一隻人型兇獸!

還沒等葉寬露出得意的笑容,一個身影再次高高的躍起,修長的大手突兀的出現在籃球前進的軌道上。

啪!

一聲巨響幾乎蓋過了場邊的各種聲音,籃球以完全相反的方向倒飛了出去。

看着眼前那張恨不得千刀萬剮的斜邪魅面臉龐,葉寬滿臉猙獰的都快抽搐了,自己居然再次被蓋帽了,還是一個驚天大帽! 不但是葉寬驚呆了,就連他的兩個隊友也都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葉寬什麼水平他們自然是清楚,就他們兩人全完是被葉寬完虐的份,這也是爲什麼他們發球總是將球交到葉寬手中的原因。


但就這樣一個籃球好手,居然在對方手上連連吃癟,就連三次進攻居然就吃了兩記火鍋,而且還不是那種擦邊干擾的那種小火鍋,是那種整個扇飛、摘球的大火鍋。

在籃球中被普通蓋帽就已經很丟面子了,這種大火鍋簡直可以說是奇恥大辱也不爲過!

趁着對方球員震驚於這個驚天大火鍋的時候,凌大小姐終於發揮了此次比賽一來,除了發球以外的第一次作用。

籃球被扇飛後,飛行的軌跡居然是向着她那個方向,也不知道是巧合還是夜星魂有意爲之,但不管怎麼說,籃球卻是向她飛來。

雖然凌大小姐以前過的像個非主流,但怎麼說也是軍人世家出身,雖然不會打籃球,但運動神經還是不錯的。

快速上前幾步,牢牢的將籃球抱在了懷中。

凌大小姐今天穿的是較爲塑身的緊身運動上衣,原本就初具規模的乳鴿已經相當可觀了。

如今她緊緊的將籃球抱在懷中,籃球很自然的就和兩隻小乳鴿之間產生了親密的擠壓,形成一道誘人的弧度。

場邊的色狼們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甚至有一個猥瑣男居然掏出了隨身攜帶的望遠鏡!讓人不得不佩服他的敬業精神……

就在狼狼們大呼,就僅憑這一幕今天就值回票價了的時候,凌大小姐再次將球傳給了夜星魂。

看着眼前雲淡風輕的運着球的夜星魂,葉寬眼中都快要冒出火來了,他怎麼也想不明白,原本計劃的好好地踩人計劃,怎麼會演變成這樣一幕。

他幾乎能想到,從今以後他在東海大的人氣一定會飆升,但卻肯定不是他想要看到那一方面……

不管葉寬腦海中那些猶如過山車的各種念頭,夜星魂運着球打算開始今生第一次的突破。

經過剛纔三球的熟悉手感,他已經完全找回了前世的感覺,再加上如今出類拔萃的身體素質,如今的他完全可以媲美NBA的一些超級明星球員,這還是他不能在大衆面做的太出格的情況下。

葉寬也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應對着夜星魂的進攻,如今他再也不敢將夜星魂當成一個小白臉了,雖然不願意承認,但事實的耳光讓他不得不正視眼前的對手。

看着眼前如臨大敵的葉寬,夜星魂眼中只有嘲諷的神色:你想要你泡妞我完全沒意見,但是你要是想靠踩着我來擡高你自己,那你就打錯算盤了!人都是要爲自己的行爲負責的,這纔是剛剛開始而已!

既然已經到了對立面,那就沒有必要再給對方留面子,就算現在停手對方也不會感謝你,還不如直接將對方踩到底,這纔是他夜星魂的做事風格!

一個胯下,夜星魂將球交到左手,在籃球剛剛觸碰到手時,夜星魂已經一個大步前跨,來到了葉寬的身側。

這一下的突破堪稱電光石火,沒有任何的假動作,完全靠的是完美的爆發力和瞬間加速!

葉寬心中大驚,有心要攔住夜星魂的突破路線,奈何對方已經超過了他半個身子,根本就無法通過側移來擋住對方的進攻!

無奈之下,葉寬只好側身後移,希望能跟上夜星魂的步伐,這樣也許還能補救也說不定。

爲了跟上夜星魂突破的速度,葉寬一邊轉身一邊後退,同時還在加速,否則根本就不可能追上對方。

廢話,一個在正面加速,一個卻要轉身後在加速,在籃球這種零點幾秒都能產生一個絕殺的運動中,已經算是不小的時間差了。

然而他再次錯誤估計了雙方的差距,夜星魂突破的速度太快了,急於跟上的葉寬,在還未穩定身形的時候就忙着加速,很自然的失去了平衡,一個屁股蹲摔坐在了球場上。

禍不單行福無雙至,在突破了葉寬的防線後,夜星魂並沒有想象中那樣急停跳投,反而一腳用力的踏在了罰球線上高高跳起。

然後夜星魂就像是一隻大鳥,整個人完全施展開向着籃筐滑行。

沒有人知道夜星魂在空中滑翔了多久,一秒還是兩秒?

衆人只聽到“哐”的一聲巨響,籃球被狠狠的砸進了籃筐!

夜星魂單手抓着籃筐,並沒有第一時間落回地面,回過頭看着坐在地上仰視着自己的葉寬,嘴角勾起一道邪魅的弧度。

譁!

整個籃球場瞬間沸騰了,罰球線起跳扣籃!雖然國內的罰球線比NBA的要近一些,但那也是一個了不起的扣籃,何況看夜星魂那輕鬆愜意的模樣,衆人心中不由都產生了一個想法,也許這並不是他的極限!

男生們也許只是驚訝於夜星魂的華麗表演,女生可卻都再也矜持不住了,如此的一個完美王子就在眼前,怎能不盡情的爲其歡呼加油呢!

一陣陣又一陣的聲浪從場邊傳來,更多的卻是女生那特有的尖銳叫聲,幾乎可以穿雲破日。

我們的凌大小姐就更不用說了,夜星魂剛一落地,她就一個跳撲衝向夜星魂。

看着“來勢洶洶”的凌大小姐,夜星魂真有種想要閃開的衝動,但看着凌大小姐那一往無前的架勢,他絕對有理由相信,如果他一旦閃開,我們的凌大小姐一定會應爲剎車不及,摔一個狗啃泥……

不管從哪一方面說夜星魂也不能讓這掃興的一幕出現,只好愣愣的站在原地,任由凌大小姐撲在他懷中,然後像個樹袋熊一樣掛着不肯下來……

場邊的謝敏慧等人,雖然沒有向凌菲那樣瘋狂,但也滿眼桃心的看着場中的俊逸男子,張丹妮更是臉色潮紅,似乎被什麼刺激到一樣,她從沒有想到過,運動場中的男生是如此的有魅力!

葉寬一臉灰敗的坐在地上,如果之前他還有想要和夜星魂一絕雌雄的想法,現在他是徹底的絕望了,如此扣籃不要說國內了,就連NBA也沒有幾個人能做到,可笑自己狂妄自大,居然還想在籃球方面完虐別人。

然而這種想法,也只是轉眼即逝,很快心中嫉恨就衝散了對自己無知的後悔,看着夜星魂的眼神中散發着莫名的陰鬱光芒。

“繼續吧!”

將球拋向已經站起身的葉寬,夜星魂邪邪的一笑,葉寬那嫉恨的眼神他自然是看到了,但他又會在意嗎?到了現在,居然還心存惡念,那就將你徹底的踩在腳下!

葉寬隊再次發球,這次那個叫小張的同伴沒有再跟在凌菲身邊了,也加入到了進攻的序列中,看樣子葉寬也豁出去了,反正已經到了這種地步,在壞又能壞到哪去?


這次葉寬沒有在自己帶球突破,而是和兩個同伴之間來回傳球,以期打破夜星魂和張石頭的防線,至於凌大美女被完全無視了。

凌菲也不生氣,乾脆站在三分線外給夜星魂加油,看的夜星魂滿頭黑線,偷懶偷得如此光明正大的還是第一次見到,居然還有空兼職當拉拉隊……

不過這也只是夜星魂惡搞的想法,他原本也就沒有將凌菲算入在戰力之中,自然也無所謂凌菲從“職業球員”轉變成“拉拉隊長”。

葉寬三人還在相互傳球尋找進攻機會,夜星魂和張石頭則縮小了防守範圍,形成了聯防。

然而夜星魂一方只有兩個人的防守,而且夜星魂又不能施展太過變態的運動能力,防守終究竟會存在漏洞,很快就被葉寬找到了一個機會,趁着夜星魂和張石頭往同一邊移動的時候,一個長傳球,將球拋向了另一側的隊友小張。

然而葉寬卻沒有看見夜星魂眼中的那一縷譏諷之色…… 籃球還在空中飛着,爲了防止攔截,葉寬將球拋得有些高,但是應該正好可以落在場地另一邊靠近底線三分線上的小張手中。

小張也擡起頭注意着籃球的軌跡,做好了接球的準備,他籃球雖然沒有葉寬打的好,但也算是打的不錯,一手底線投籃更是他的拿手好戲,他已經準備接到球就直接投籃,在沒有防守的情況下,扳回一球應該不是問題!

“小張,小心!”

然而就在籃球開始下落,小張準備接球的時候,一聲高呼在球場上響起。

是葉寬的聲音?!小張頓時一愣,小心?小心什麼?

突然間發現眼角的餘光處,有一道人影正在飛速向自己靠近,簡直比飛人博爾特的百米衝刺還要快。

還沒等他看清來人是誰,來人已經高高跳起,提前將籃球攔截在了手上!

來人自然是夜星魂!沒錯,之前的漏洞是夜星魂故意留給葉寬的不然葉寬又怎麼會做這種長傳球呢?

儘管爲了以防萬一,葉寬已經儘量將球拋高了,但他還是低估了夜星魂的運動能力和彈跳!

“剛剛他跳了多高?似乎超過一米了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