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小鷗也擠到了顧臻樺的身邊,厲聲對着那個小個子吼了一聲,“趕緊給我電話拿出來?”

“你憑什麼賴我?我沒拿?”那小子一副窮兇極惡的樣子,眼裏透着兇光。

車上另幾個男人一看是大美女手機沒了,也都圍過來,顧臻樺依舊沒撒手,“你不拿出來對嗎?”

其它幾個男士也都厲聲說,“趕緊的!別TM的找二皮臉!不然我們報警了!”

突然一個女人又一聲驚叫,“哎呀!我的錢包也不見了,報警報警,不能放過他!我的貨款啊!”說着就撲過來,車上的人都翻着自己的包,結果又一個呼喊的。

顧臻樺對着司機喊了一聲,“師傅,附近前面的路口右轉二號橋下就是公安局,你直接開去那裏。”

車上所有的人都異口同聲的說,“對,師傅,開公安局去!”

“好!”司機一聲應,車速真的快起來。

那小子一看要壞事,突然就從口袋裏掏出一把刀來,。

周圍的乘客一聲驚呼,趕緊向後躲去,空間一下大了一點。

顧臻樺的眸子一緊,一把推開葉小鷗,一側身,那小子刺空了,顧臻樺一把鉗住那小子的拿刀的手。

把他逼到車門處,顧臻樺一聲喊,“師傅開門!”

司機趕緊按開開門鍵,顧臻樺一腳就把那小子踢下車,隨即自己也跳下去,身後的幾個男士也隨後跟着一起跳下去。

那小子被顧臻樺一腳踢飛出去之後,重重的摔倒在地上,還沒來得及起身,就被顧臻樺一腳踩住他拿刀的手,另幾個上前按住他。

顧臻樺告訴身邊的人報警,一邊問那個小子,“到底拿還是沒拿?”

葉小鷗嚇得也跑下來,抱着顧臻樺的腰,她是怕那小子拿刀碰見顧臻樺。

那小子即便是躺在地上,還在破口大罵。

那幾個人要搜那小子的身,顧臻樺制止他們,讓他們等警察。

沒幾分鐘,警察到了之後,顧臻樺把那小子移交給警察,警察果然在他身上搜出兩部手機,就有葉小鷗的一部,還有錢包,還有大量的現金,估計都是在車上偷的。

顧臻樺拿回葉小鷗的手機,歡喜的不得了,因爲手機裏有大量的貨品照片,那可是她們一下下午的成績。

顧臻樺與警察簡單扼要的說明了事情的經過,幾個丟錢的一起跟警察去了附近的公安局。

葉小鷗與顧臻樺還有幾名男士重新回到車上,車上的大家一陣的讚揚。

葉小鷗趕緊的上下打量顧臻樺,“哥哥,他沒傷到你吧?快點給我看看?”

“怎麼會!放心吧!”顧臻樺看到葉小鷗這樣的關心自己,上上下下的檢查他是不是傷了,心裏那個美。

可是葉小鷗着實嚇壞了,她後知後覺的是真的害怕了,這要是傷到了顧臻樺,那可就沒法交代了。

大家也都驚歎不已,都說好懸。

到了地鐵站,大家下了車,葉小鷗還驚魂未定,“嚇死我,要不是電話裏有拍的圖片,我寧可不要了!”

顧臻樺心裏暖暖的,也美滋滋的,畢竟今天英雄救美,加分啊!

也確實加分了。

他藉機跟葉小鷗上了一趟地鐵,直到給葉小鷗送到了那她下車的那一站地,暗暗記下。顧臻樺覺得,他了解葉小鷗越來越多了。

你看看,現在都知道葉小鷗在那一站下車了,那離知道她具體的駐地還會遠嗎?

顧臻樺是真真的對葉小鷗心動了。 顧一凡從市場回到了商場,腦袋裏還一直想着葉小鷗的那檔子事,怎麼的也順不下這口氣。

他總覺得葉小鷗本就應該是他的菜,可這塊肥肉,卻輾轉反側跑到了顧臻樺小兔崽子的碗裏了。

這老天爺也特TM的不是東西了,怎麼什麼東西都往他顧啓航家裏跑?

他這個叔叔想當年也是他爸打工才供他完成的學業,要不他能出息到現在當了大律師?也把自己兒子扛上了著名律師的排行裏,害得自己回家老爺子就罵他不着四六,不幹好事?


顧家老一輩兄妹三人,老大也就是顧一凡的父親顧啓發,老二顧啓航,他們還有個妹妹叫顧遠征。

想當年顧家是在京城做生意的,他們的父親**的時候,被打癱在炕上,後來咽不下這口氣一賭氣喝藥自殺了。

那時兄妹三個都在上學,老大顧啓發就是不喜歡讀書,父親死後也就名正言順的不在繼續唸書,早早的就混入了社會東遊西逛到處賺錢,他得幫他的母親養家啊!

老二顧啓航就不跟他一樣,眼睜睜的看着父親就這樣死了,一根筋就想好好讀書,將來做一個執法者,一定要把那些違法亂紀的都收進去。

可是,他也目睹了好多冤假錯案。於是,勵志做個大律師,爲這些人討回公道,目標明確就這一路前行,讀書讀到了忘我的境地。

他也跟哥哥說了這樣的想法,哥哥當然也支持他,就賺錢供他上學。家裏什麼事情都不讓弟弟做,只要讀好書,能當上律師,爲父親找個地方說理。

顧啓航還真的不負衆望,考進了政法學院,大學畢業正式做了一名律師,可是從業後一直默默無聞,一直都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律師。

但是顧啓航就是有個韌勁,皇天不負有心人,打了一場沒人敢接的也不願意接的官司,之所以不願意接,就因爲業內人都認爲,必輸無疑,結果還真的就讓顧啓航打贏了,從此一發不可收拾。

漸漸的成爲了京城的最知名的律師。

因爲顧家人顏值都很高,所以顧啓航也給自己的妹妹找到了一個業界很優秀的律師做了妹夫,一家人都掉進了律師的坑裏。

大哥顧啓發因爲文化程度太低,一直都沒有辦法如願,也沒有什麼前途可言,就早早的找了個媳婦居家過小日子。

國產陰陽師 ,不但給哥哥買了房子,保管一切費用,還讓自己的哥哥在自己的律所做後勤工作。

並把侄兒顧一凡與大兒子顧燁樺一起培養,希望他們子承父業,將來也都成爲一名律師,也好讓大哥揚眉吐氣,怎奈顧一凡是真的不爭氣,起初還心高氣傲的很求上勁。

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就跑偏了,竟然開始貪戀起了女色,每天的混在女人圈裏,成天的做那些見不得人的事情。

作爲男人,只要拔不出這條腿,那就沒有什麼大出息,成爲了一灘扶不起的爛泥。

直到換了三個媳婦,顧啓航徹底失望,在他眼裏,這就是個敗類。

顧一凡這個人就是那種自命清高,卻主觀不成器的主,耍的也是小聰明,他不在自身上找不足,總是找客觀原因,久而久之有些恨上了自己的叔叔一家,心胸狹隘偏激,仇富。

而且就仇叔叔一家的富。

尤其他鑽到女人堆裏之後,他明知道叔叔顧啓航正眼都看不上他,也就與顧啓航的一家更是漸行漸遠,早就沒有了回頭路。

一切的目標都只是爲了做給顧啓航一家看,總想牛逼後打擊一下顧啓航,讓顧啓航低頭認錯,說他看錯了人,看錯了他顧一凡。

顧啓發也只能看着自己的兒子敗在了女人身上,卻管不了,恨鐵不成鋼,除了看見顧一凡就添堵,束手無策。

今天當顧一凡看到葉小鷗跟叔叔的小兒子顧臻樺在一起,他的心裏又不平衡了,心裏一直在怒罵,老天爺瞎了狗眼,就是看不見他顧一凡,怎麼什麼東西都給了他顧啓航一家?

剛剛回到辦公室,屁股還沒坐穩,就接到了樓上洪文彬的電話,讓他去他的辦公室。


他只好趕緊站起來,心裏咕噥着,怕是沒什麼好事,他有預感,這位爺一直對自己不爽,也沒有之前那麼放手了,沒事總TM的找點事給他添堵,這幾個月他就沒有以前那麼自在滋潤了。

他可不能丟了這份工作,這個可是一個肥差,沒有了這裏,那他飯可以戒,第三條腿的食卻不能斷。

三步兩步的上樓,敲了洪文彬的辦公室門,聽見裏面懶洋洋的一聲進,他趕緊推門走進去,化被動爲主動。

要說他哄洪文彬還是有一套。

“我說彬少,今天您怎麼有時間過來了,嗨!還就巧了,我正想找您呢!”顧一凡進門就把洪文彬嘴裏的話堵回去了,來了一個先入爲主。

洪文彬懶洋洋的坐在自己的大班椅上,不屑的看向顧一凡,心裏罵了一句,孫子!

顧一凡一看洪文彬沒言語,裝作很隨意的坐在了洪文彬辦公桌的椅子上,繼續說道,“彬少,你知道我今天看見誰了?”


洪文彬挑了一下眉毛,語氣很冷漠的回問了一句,“誰呀?”

“葉小鷗!”顧一凡只能把葉小鷗遞了出去,他心知肚明,也就這個妞,能勾起他的欲/望。

“誰?”

果然,洪文彬往起坐了一下,他當然記得這個妞。

“葉小鷗啊!”顧一凡裝的很淡定的樣子,“彬少,你可別說你忘了!”

“哼!忘是沒忘,可是名花有主啊!根太壯了!”洪文彬又躺了回去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

“那可不一定,我看見他今天跟我堂弟混在一起呢?要我看啊,早就過了鮮勁了!沒準宇少嚐了鮮就放手了呢!”

“你堂弟?”洪文彬看向顧一凡,“大少還是二少啊?”

“老二啊!”顧一凡不憤的說,“別把這小丫頭想的那麼純… …她也真的長眼睛,竟往有礦上的靠。彬少,你就這樣看着?”

顧一凡給洪文彬下了猛藥。 洪文彬斜眼掃了顧一凡一眼,“他可是你堂弟?”

“嗨!你也知道我與我叔叔的過節!”顧一凡也不掖着。

“操!你還真六親不認,你不也看上了準備留着嗎?怎麼不下手啊?下不了手?”洪文彬果然有仇必報,這就找上了。

顧一凡心裏這個罵,你TM的嘴不饞?好的我就不能留?

可是表面上卻說道,“彬少,我就知道,你小心眼了,我顧一凡是那樣的人嗎?我們兩個一個平臺上,有我惦記着的嗎?你還真的錯怪了你老哥了!”

“哈!”洪文彬冷哼一聲,他心知肚明顧一凡的話裏有多少的水份。

不過顧一凡這樣說,他到也是很受用。

心裏罵到,諒你也TM的不敢吃黑食,今天我就算給你個警告。

還一個平臺,你TM的是誰呀也配說跟我一個平臺。

不過面子上也沒太讓顧一凡下不來臺。

“是嗎?那說說,怎麼個情況?”洪文彬慵懶的看着顧一凡,可是心裏卻已經有些癢癢了。

本來他今天來這裏是想戳他顧一凡的軟肋來的,早就有人暗中跟他彙報,說顧一凡跟進店的廠家勾搭密切,養他自家的小魚。

現在來看,只要他手不伸向洪家的鍋裏,那就暫且讓他浪,有機會收拾他。

洪文彬也明知道,換了誰來幹這個位置,也都跟他一樣,沒準比這孫子還黑,這孫子只是小聰明,三瓜倆棗的也發不了他。

“依我說,我看葉小鷗也沒多大的靠,真清高真有腕,就不會混上顧臻樺。”顧一凡是這樣想的,他寧願葉小鷗落到洪文彬的手,也不能讓她落到顧臻樺的手。

如果落到洪文彬的手裏,等這個主玩夠了,沒準自己還有機會撿個漏,哪怕嚐嚐鮮也是好的,要是落到了顧臻樺的手裏,那他還怎麼伸手,本來那一家就黑眼白眼的看不上自己。

再說了,這葉小鷗要是跟顧臻樺胡說八道,那顧啓航一家更TM的鄙視自己了。

還不如用葉小鷗來個一箭雙鵰,這邊賣洪文彬的情,那邊再給二嬸報個信,就說老二跟一個不良女胡混,他們家最怕這一點。

那到時候自然就會把葉小鷗一竿子打死。

主意一定,顧一凡有了計劃。

他開始跟洪文彬一頓神侃,出的都是餿主意。

洪文彬聽的也欲罷不能,卯足了勁只想向葉小鷗下手了。

葉小鷗今天是真的累了,回到家,洗了個澡還沒等吃飯,就想躺在牀上休息一下,結果就睡着了,這一覺睡的特香。

李姐上樓來喊她吃飯,一看她就這樣蜷曲着牀上睡了,輕輕的給她蓋了被子就悄悄的下樓了,再等一會在吃吧!

結果她被顧臻樺的信息給吵醒了,也飢腸轆轆的了,她趕緊給顧臻樺回了幾條消息,起身下樓。

她睡眼惺忪的問,“宇少沒回來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