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羽心中通通直跳,一個念頭在心底油然而生,游目四顧,喃喃道:「如此多的珍寶,究竟是混淆視聽,還是有著其他的目的?」

正當蕭羽疑惑之際,隨機走到了另一具玉棺前,卻發現這玉棺上空無一物。

「奇怪?怎麼是空的!」蕭羽心中疑惑——從石室的陳設來看,這四具玉棺應該是此地最珍貴的東西,先前那根極品靈石雕琢的玉笛位於一具玉棺上,按理來說,其餘三具玉棺上也應該都有珍貴之物。難道是自己猜錯了?!

忽然間,蕭羽的目光被玉館上的一樣東西吸引住了!

「又是玉牌!」

蕭羽拿起玉牌,只見玉牌上寫著:「三絲蠶袍。天下第一袍,乃由天、地、人三蠶之絲編製而成的護體長袍。無懼刀劍水火,為修鍊第一防護之袍!」

果然……

看到玉棺上的玉牌,蕭羽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果然是這樣!

隨即他又走到令兩具玉棺前,發現那上面也是空無一物,既不見有任何物品,也不見玉牌存在,不過從棺面上那細小的變化可以看出,原本玉棺上確實存在物品,只不過後來被人取走了。

只是……

看著身後那堆砌如山的財寶,以及手中的玉笛,露出了一絲疑惑——既然有人進入這裡取走玉棺上的寶物,可他為什麼沒將這些財寶帶走?

如果取物者乃是修鍊者,因為看不上這些金銀之物的話,那他為什麼不將這神農鼎與玉簫帶走,也許這神農鼎太過巨大已至難以攜帶的話,那麼這玉簫呢?

蕭羽可不相信,這支由極品玉石做成的玉簫,會不入對方的眼界!

正當他疑惑之際,忽然間,他似乎感覺到了什麼,隨即側身一躍,竟是跳到了一座玉棺的後面,隨即蜷下身子,謹慎地望著位於前方不遠處的水面。

沒過多久,蕭羽的耳邊忽然傳來「嘩啦」的出水聲,隨即三條身影破水而出,來到了石室之內!

「想不到竟還有人到此!」蕭羽暗暗心驚,目光隨即落在了出現在石室的陌生人的身上。

破水而出的是三個衣著奇怪的人,為什麼這麼說,因為這三人的裝扮十分古怪,每個人的身上都披著巨大的長袍,長袍極其寬大,甚至連他們頭都被完全遮擋住了,他們的模樣,像足了外國電影里的僧侶祭祀!

cosplay嗎?

眼前這一幕大大地出乎了他的預料,這樣的景象,估計誰見到都會愣住!

這樣裝扮的人忽然出現在這裡,大大地出乎了蕭羽的意料!

這些是什麼人?為什麼穿著打扮這麼奇怪?他們又怎麼會到這裡來的?難道他們也是道家的人?亦或是來自於超自然科學調查科?他們穿著這樣的長袍不難受嗎?

看著渾身濕透的三人,蕭羽心念急轉,不過看情況,這三個傢伙倒是沒準備將脫下長袍的意思!

「難道……」

猛然間,蕭羽似乎想到了什麼。

難道這三個人就是闖入地宮的盜墓賊?

這時候,蕭羽忽然想起自己躲入黑棺暗道時聽到的砸牆聲!

只是……

看著三人的模樣,怎麼看,也不像是盜墓賊啊?至少,在蕭羽的印象中,還從未見過穿著寬大長袍去盜墓的傢伙。而且,看這三人的模樣,似乎對這石室內的金銀財寶並不感興趣似得?

難道這三個傢伙並不是盜墓賊,而是護墓賊?他們到這裡來,只是為了將這裡的財寶交給國家!

一念至此,蕭羽不由覺得好笑。

正當他暗暗納悶之際,卻見這三名打扮怪異的闖入者原地轉了轉,然後竊竊私語起來,蕭羽想聽這些人在說些什麼,但是這些人說的是十分奇怪的語言,他竟一句都沒有聽懂!

怪人怪語,這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唉,沒文化真可怕!

蕭羽此時倒是有些後悔自己的外語沒有學好了!

就在他暗暗詫異之際,場中異變陡升,只見三人恍若幽靈一般,猛地飛撲而起,而他們的目標竟是位於他們身後的水下通道。

未等蕭羽反應過來,卻聽嘩啦一聲脆響,又有一條身影破水而出。

「林詩雨?!」

這個出現的身影不是別人,正是先前與蕭羽有過**之緣的林詩雨!

只見林詩雨手持一柄匕首,猛地撞向了為首的一個長袍怪人,夾帶陣陣寒光的匕首狠狠地刺入了一條黑影的腹中。

鮮血如噴泉般噴洒而出,染紅了林詩雨的衣衫,也染紅了四周的牆壁。那個人高馬大的黑影當即倒在地上,像蝦米似的縮成一團,口中不住地嘔吐著鮮血。林詩雨這一擊很重,不但匕首刺入了對方的小腹,巨大的衝力也讓對方的身體受到了重創。

同一時間,風聲響動,另兩條身影一左一右夾攻向林詩雨,兩人的反應極快,就在林詩雨出手的一霎那,他們就動手了。< 林詩雨抽回匕首,可這時候異變突生,先前被匕首刺入小腹的人影忽然咆哮一聲,竟如發了瘋一般撲向眼前之人,兩隻手臂死死抓住林詩雨的雙腕,似乎要將她撕碎一般。

感覺到雙臂傳來的劇痛,林詩雨娥眉微鎖,似乎十分痛苦,可下一刻,她整個人竟反轉身體,後腿反踢而下,竟以一種看似不可能的踢法踢中對方的天靈,黑夜中傳來一聲毛骨悚然的骨頭碎裂聲,隨後那名發瘋了似地人影就如一團棉花一樣,癱倒在了林詩雨面前。這一切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下一刻,另兩人已經逼近林詩雨身後。

就在蕭羽以為林詩雨即將殞命的霎那,林詩雨突然一側身,雙手在空中畫個玄妙的半圓,一牽一引,也不知她用了什麼手法,「啊」一聲慘叫響起,血花飛濺。黑影明明是用盡全力對著林詩雨撲了過去的,身體卻在半空莫名其妙地改變了方向,撲倒的卻是自己的同伴,雙手狠狠地插進了對方的胸膛!

沒等那人倒下,林詩雨突然縱身倒退,一個手肘兇狠地打在受傷黑影的後頸處,骨頭清脆的碎裂聲在寂靜的石室聽得清清楚楚,讓人牙根發軟。那個人影一聲不吭地倒了下去。

一瞬間擊倒兩人,林詩雨展現出的實力讓一旁的蕭羽目瞪口呆。不是這些人沒用,而是林詩雨實在是太厲害了。

只是……

蕭羽這時候才察覺到不對勁,因為他竟看到,位於林詩雨的左肩不知何時出現了五道長約一分米的傷口,此時正潺潺地向外滲出血液!

林詩雨受傷了?!

蕭羽的臉上露出一絲意外——他與林詩雨分開並沒有多長時間,她是怎麼受傷的?而且她與這些長袍怪人究竟有什麼關係,為什麼一見面就生死相搏!?

連番動手,牽引到林詩雨肩上的傷痕,她左肩的傷口一下裂開,頓時血流如注。林詩雨一個踉蹌,堪堪扶住一旁的牆壁,這才沒有倒下去。最後一條身影卻是看準時機,身形同時掠出,夾帶萬鈞之力,撲向重傷的林詩雨。

人影撲來,林詩雨本能地想要躲避,可是左肩的傷勢實在是太重,加上失血過多,根本沒力氣躲避。眼見對方已經撲到面前,她苦澀一笑,下意識地閉了眼睛,等待那無法躲避的結局。


此人的雙掌可以輕易貫穿人的胸膛,若被他撲中,必死無疑!

一聲脆響,那人遲遲沒有撲來。只聽見石室中長長地一聲慘叫:「啊——」接著傳來重物墜地的聲音,林詩雨心知有變,睜開眼睛,只見最後那黑影仰面躺在距離自己幾步開外的地方,一動不動,也不知是死是活。

而先前那個奪取自己初次的男子正手持一柄泛著幽藍血光的長劍,靜靜地看著自己!

「是你?」見到蕭羽,林詩雨緊繃的心瞬間一松,隨即搖搖欲墜地栽了下去。

「小心!」蕭羽見狀,一個箭步衝到對方的面前,伸手扶住了她。

※※※※※※※※※※※※※※※※※※※※※※※※※※※

不知過去了多久,當林詩雨幽幽醒來的一瞬,猛地握緊了手中的匕首。不過當她看到靜坐一旁的蕭羽時,微微鬆了口氣,放下了手中的匕首。

「你怎麼了?」見蕭羽此時正目瞪口呆地望著地上的屍體,稍微恢復了些氣力的林詩雨,開口詢問道。

蕭羽望了望地上那被幹將劍刺死的長袍怪人,語氣微顫地說道:「我殺了人了!」

「怎麼? 陰九行 ?」林詩雨有些好笑道。

「別把殺人說的好像吃飯一樣簡單好不!」蕭羽瞪了她一眼,道:「殺人可是犯法的,是要被槍斃的!」

林詩雨不由地笑罵道:「你放心吧!就算被抓到,你也不會被槍斃!」

「你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蕭羽回了一句:「故意殺人可是大罪,就算不槍斃,至少也是無期徒刑!我知道你是市長的千金,可是——」

林詩雨有些無語了,她嘆了口氣,苦笑道:「你以為市長千金就能隨便殺人嗎?你放心吧!且不說我們是屬於正當防衛,就算是故意將他們殺了,也不會有人來管的!因為……」她頓了頓,忽然說出了一句讓蕭羽頗為意外的話:「因為他們已經算不上是人了!」

算不上是人?!

蕭羽愣了愣,隨即滿臉的鬱悶:「就算你想要安慰我,也不需要找這麼爛的借口吧!」

「安慰你?」林詩雨聞言冷笑,隨後指了指那個被蕭羽打死的屍體道:「你掀開他身上的衣服看看!」

「掀開他的衣服?」蕭羽愣了愣,但還是依言走到那具屍體前,掀開了對方身上的長袍!

what-s·the·***!

蕭羽「噔」「噔」「噔」地連退了數步,一臉不可置信底望著眼前的那具屍體,臉上充滿了驚恐之色:「這……這是什麼東西?這傢伙是……是人嗎?」

只見這寬大的長袍下,竟是一具暗灰色的身體,皮膚透出慘白,很顯然已經開始**,最恐怖的是他的模樣——臉上沒有毛髮,甚至連眉毛也沒有,容顏已經開始腐爛,隱約可見頭顱內的森森白骨,暴起的牙齒銳利非常,他的模樣就好像……就好像是恐怖片裡面的喪屍一般!

我滴個神啊!

強忍著想要嘔吐的衝動,蕭羽將目光轉向一旁的林詩雨,過了半晌方才悠悠開口道:「這傢伙到底是什麼?cosplay嗎?這……tm這也太敬業了吧!」

「你覺得這像是cosplay嗎?」林詩雨瞥了一眼蕭羽,嘴角露出一抹淡淡地微笑,似乎看到他吃癟很是開心。

「那這東西到底是什麼?」蕭羽揉了揉太陽穴,希望能讓自己平靜一些,此刻的他,早已將先前殺人的恐懼拋之腦後!

林詩雨搖了搖頭,嘆了口氣道:「屍族!他們應該是屍族的人!」

「屍族?」蕭羽聞言一愣,隨即一喜道:「你是說,我並沒有殺人?」

林詩雨瞥了一眼暗鬆一口氣的蕭羽,笑問道:「怎麼樣?現在不再有負罪感了吧!」

「只是這屍族究竟是什麼……」


林詩雨看了一眼蕭羽,苦笑著開口解釋道:「屍族,就是人死之後,屍體變化而成的族群!靈屍、殭屍、乾屍都算是屍族。不過,只有達到修身期之後的屍體,才能算是真正的屍族。屍族之人平時以普通人的相貌隱藏在社會當中,只有在飢餓或是晉陞的時候才會以人血、人心為食。其實每天都有人成為屍族的屍族,只不過輿論卻從未報道過……」

「為什麼?」

林詩雨嘆息道:「因為屍族是一個異常龐大的族群,雖然它們後來遭到了道、佛、儒三教的圍殺而瀕臨覆滅。不過當年它們也是擁有堪比三大教的可怕實力……」

「屍族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難道……!!」


「不錯!」林詩雨的面色沉重:「我之前也說了!屍族的目的便是為了奪取被封印在此處的贏勾魂魄……」

「嘿嘿……不愧是林家的後人,對我屍族之事果真瞭若指掌!不過,你的朋友知不知道,你與屍族的關係呢?」< 突來的聲音,驚的石室二人打了個激靈,蕭羽回身望去,發現位於自己的身後不遠處,不知何時竟出現了一名年輕的男子。

這男子年紀不大,二十歲上下的年紀,容貌也算俊秀。不過他的衣著打扮卻是驚出了蕭羽一身的冷汗——頭戴藍寶石及藍色明玻璃頂戴,身穿九蟒五爪蟒袍,補服上綉著一隻威猛的獵豹。

對方的裝扮赫然是清朝三品武官的裝扮。

cosplay嗎?

蕭羽心中一凜——不,不可能!

蕭羽心中暗道:絕不可能會有人會穿著這樣的衣服出現在古墓當中,如果不是cosplay的話,那麼就只有一種可能了——對方是一個粽子!

沒錯!!

在蕭羽的印象當中,大多數殭屍都是穿著清朝的官府,雖然不知道這究竟是什麼原因,但可以肯定的是,眼前這個穿著清朝三品武官官府的男子極可能與屍族脫不了干係!

「是你——」

相較於蕭羽的錯愕,一旁林詩雨的臉色卻是難看到了極點!

「你果然還是來了!富察義博!」

「哼!區區小陣,你以為能夠困住身為屍將的我嗎?」男子瞥了一眼林詩雨,嘴角浮現出一絲冷笑。

「你……」

「念在你的先祖與我們富察家略有淵源,如果你將東西交出!本將或許會饒你一命!」男子瞥了一眼滿身是血的林詩雨,冷哼道:「若不然,本將也不願意吸干你的血,讓你成為我的奴僕!」

「你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