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老看著那突然出現在楊恆身前的一百名金甲傀儡說道。

「呵呵,你沒想到的事情還多呢。」楊恆笑著說道。

「想憑藉這一百個傀儡就攔住我!你也太小看靈人境界了!」

血老身上血魔大法發動,周圍的血液都是向他的方向凝聚而去,那股威力簡直可怕。

「一百個傀儡攔不住你,那我呢!」

天空之上一道恐怖的氣息降臨! “你們,都該死–”易逍遙目光所及,將對面衆人一個個掃過,冰冷的聲音如埋藏在九幽冥界十萬餘年的雷霆怒嘯,在周天虛空下,滾滾浩蕩!

雷厲與雷風震驚地望着眼前的背影,當初白皙如玉的面容此刻看來更增添些剛毅與堅韌,當初羸弱的身子如今卻是更加的健碩挺拔,雖然少爺的身影仍顯蕭條,卻掩蓋不住他巍峨高大的氣勢,當初那個名滿天下的書劍第一公子,此刻竟如同屹立在天地間的曠世巨神!

“易逍遙?!”宿青侯幾乎與鬼秀才同時喊出聲,但他們的臉色卻完全不同,宿青侯先是震驚,而後漸漸輕蔑地露出一絲笑意。

鬼秀才在見到易逍遙的剎那,雙腿竟不自覺地發顫,當初在古費城一戰仍是記憶猶新,那個腳踏虛空,傲視羣倫的陰影總是在心裏抹之不去,此刻再見,鬼秀才怎能不驚?!


“宿宗主,我想。。。我們神遺族諸事繁多,我還是走吧。。。”鬼秀才低聲顫道,身子不自覺地向後退去,他身後的兩名黑衣老者閃身擋在他的身前。

“嗯?”宿青侯不解地回頭望着鬼秀才,道:“秀才兄不但是四品煉丹大師,而且修爲早已達到九陽脈境界,難道連一個毛頭小子也懼怕起來了?”

鬼秀才冷笑一聲:“你兒子宿清風不也是九陽脈境界麼?怎麼在易逍遙的面前連個屁都不如?!上次也沒見到他施展出如此厲害的鞭法,我看我還是先走爲妙~~~~”

“你——嘿!”宿青侯憤憤地道:“你要走就趕緊走,到時不死神藥你們神遺族休想染指!”

鬼秀才剛欲轉身遁逃,但見虛空突然閃現一道白衣身影,徐徐落在他的身前,長劍破空一揮,竟是隔空指着鬼秀才的鼻子,仙若面色清冷,神色淡淡地道:“易哥哥說讓你們死,你們一個也別想走!”

“九陰脈境界?!”宿青侯面色一寒,剛纔探查易逍遙的修爲卻如泥牛入海,但三十餘丈外的仙若,周身竟透出一股磅礴無匹的九陰脈真氣,隱隱的,宿青侯感覺事態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血紅的轎子前,三道身影突然閃現,一個持生鐵闊劍,一個持紫金雙錘,一個手持青色長劍,正是劍修、狂牛以及丁浩三人,三人齊出,將血紅轎子的去路完全堵死!

“嗷嗚——”

虛空中,十數頭飛行魔獸倉皇逃竄,發出一連串的慘叫之聲,只見一頭通體雪白的雙翼猛虎,張口吞食掉一頭飛行魔獸,緊接着第二頭,第三頭,小老虎像是在空中豢養一般,哪一頭膽敢逃脫,須臾間便追了上去,一口將其吞食一空,霎時,十幾頭飛行魔獸一頭頭地消失,而小老虎似乎意猶未盡,貪婪地玩耍着剩餘的幾頭。

“咳咳!”遠處,宿清風殘破不堪的身子緩緩站起,驚怒異常地舉起金色古劍,長聲怒喝道:“易逍遙我殺了你——”

金色古劍爆發出一道刺眼的金芒,閃電般撕裂着空氣“鏘鏘——”之音不絕於耳,九陽脈的磅礴真氣盡覽無疑,易逍遙冷冷地注視着迎面撲來的宿清風,這個人在易逍遙的心裏不知死了多少次!

“蒼龍問世!”

玄青色長鞭轟然爆涌而起,將周遭空氣霎時席捲出一團狂暴能量,鞭尾一甩,狠狠地砸了出去——

“嘭嘭嘭——”

狂暴的能量過處,周遭空氣連聲炸響,最後一道則與宿清風的金色古劍融爲一體,宿清風瞳仁霎時暴睜,極力甩開手中的金色古劍,卻怎麼也擺脫不了漸漸襲進體內的狂暴能量——

“轟——”

一道悶聲炸響,以宿清風爲中心,轟然激盪八方——

四分五裂的屍體散落一地,只有那把金色古劍“咣噹!”一聲砸在地面,而宿清風這個人,則徹底消失在九脈大陸!

“風兒!” 祁少你的寵妻額度已超限 ,手中早已備好的長劍“嗤啦!”一聲劃破空氣,身影騰空飛掠十餘丈,劍芒橫掃,向着易逍遙狠狠切下——

“嗤啦!”

玄青色長鞭如蛟龍探穴,在易逍遙的身前劃出一道圓形光影,應聲將周遭劍芒震出十丈開外,宿青侯手臂一顫,長劍橫拋出去,但見玄青色鞭影速度奇快無比的射來,想躲已是不能,霎時揮出雙臂橫在身前,與飛射而來的鞭影狠狠撞在一起!

“咔嚓!嘭——”

宿青侯騰身暴飛而起,雙目驚愕地望着身前應聲折斷的雙臂,劇痛傳來,竟是咬牙切齒地嘶吼狂叫,而後重重地摔在一塊巨大的岩石上!

“這一鞭!是我雷豹大哥的!”易逍遙失聲狂吼,身影一動,飄忽間橫穿長空,手中長鞭霎時如蛟龍出世,在虛空縱橫盤旋——

“猛龍回首!”

“神龍擺尾!”

“萬龍點睛,啊——”

怒喝連連,一道道狂暴無匹的龍影在虛空盤旋低吟,一道道重擊一重接一重地砸在宿青侯的身上,最後數萬道龍影如漫天玄雷,齊齊地砸在宿青侯的周身!

“轟!”

一個個碗口大小的血洞接連出現在宿青侯的軀體上,早已生機頓失的他睜大了雙目仰望虛空,天際烏雲浮動,悶雷陣陣,卻不及易逍遙的鞭影咆哮,氣勢磅礴!

手臂一揮,長鞭閃電般將宿青侯的屍體分成兩段,而後徹底碎裂一地!


聽說愛在你心裡 ,易逍遙狠狠地怒吼道:“老匹夫!老王八!這是還給我雷虎大哥的——”

九玄宗剩餘的十餘名青衣弟子頓時面面相覷,雙腿發顫地緩緩後移,但覺空氣中一道凌厲的劍芒飛射,三名九玄宗的弟子悶哼一聲倒地身亡,片玄,他們的脖頸處方纔轟然炸開一道修長的血口!

仙若清冷的臉上沒有絲毫表情,長劍飛雨,瞬息間便將十三名九玄宗弟子斬殺殆盡!

“九陽脈一重境?!哼哼!還擋不住我!”鬼秀才倉皇叫道,手掌一翻,一把白色紙扇霎時暴飛出一抹灰色光影,向着仙若暴擊而來!與此同時,鬼秀才身旁的兩名老者同時出手,灰色光影在前,他們二人在後,而鬼秀才,則身影急閃,向着另一邊奪路而逃——

“鏘!”

一把鏽跡斑斑的闊肩應聲插在鬼秀才身前的岩石上,一道青衣身影須臾間閃現,臉色冷漠地掃了鬼秀才一眼,劍修淡淡地開口道:“那我可否攔下你?”

PS:今日第三更送到! 這種突破用了幾個小時的時間,當週圍的這些魔氣變得稀薄了之後,一直緊閉着眼睛的唐闊卻是猛然睜開眼睛,一道燃燒着的黑炎卻是閃爍而出,緊接着,無盡的威壓在唐闊體內碾壓而出。

“停,停,停,你小子懂不懂得尊敬老人家啊,我這老胳膊老腿的,哪兒經得起你折騰啊!”當這股恐怖的威壓從唐闊體內爆發出來之後,作爲唯一的一個生物,魔源卻是被嚇了一跳,當下便直接飄到了半空中。

“不好意思,剛剛突破,沒有掌握好這股力量!”唐闊當下便將體內的威壓盡數收回,接下來唐闊並沒有着急出去,而是盤腿坐下,將自己的境界鞏固下來。

實力達到了神威境巔峯之後,唐闊感覺自己的力量成倍的增強了,現在他感覺自己最多幾招就能將秦家兄妹給擊敗,只不過唐闊也知道,自己跟那些頂尖強者還是沒有辦法比的。

又是幾個小時之後,唐闊終於將自己的境界穩固了下來,沒敢再耽擱,隨後唐闊便長身而起,掠出魔源世界。

仔細觀察了一下自己佈置在外面的禁制陣法,發現沒有人破壞,唐闊頓時鬆了一口氣,隨後唐闊便吞服了一枚高級隱靈丹,悄無聲息的潛伏出了這客棧。

“這小子,還挺謹慎的嘛,有點兒手段!”這個時候在客棧櫃檯處,一直微閉着眼眸的章虯卻是睜開了眼睛,饒有興趣的看着唐闊離去的那個方向。

唐闊自然不知道自己的隱靈丹居然被章虯看穿了,此時他正皺着眉頭,有些猶豫不決。

因爲就在他剛剛出了客棧的時候,便看到了那柳齊帶着一幫子人正隱藏在客棧外面,不用說,肯定是在等他。

他在猶豫,到底要不要現在動手將對方給擊殺了呢?不過想想還是算了,這裏畢竟不是天古大陸,這裏是清池界,一個不謹慎,很有可能會被人給抓住把柄而致死的。

唐闊眼神冰冷的看了一眼還在觀察着從客棧進出客人的柳齊等人,當下便緩緩的隱藏起來自己的身形。

唐闊不知道秦家兄妹此時在什麼地方,不過他也沒有着急去尋找他們,反正到了武修大會就能遇見了,而武修大會是何等盛事,隨便一打聽便能打聽得到。

武修大會是在清池場舉行,不過不是今天,而是明天,只要在明天開始之前報名,就可以了。

唐闊將自己隱藏的身形給顯露出來,快步來到了清池場,此時的清池場已經人聲鼎沸了,清池場並不是一個場子,而是一個非常大的訓練場地,在清池場的最中央有一塊是格鬥場,總共有六個臺子。

除此之外,在外圍還有一些觀衆席,因爲每次的武修大會都會吸引無數的人前來觀看,這些席位是給那些前來觀看的人準備的,圍繞着訓練場鋪了一圈。

而在邊緣地帶卻是有一個豎起來的巨大光幕,在這光幕上面顯示着參加此次武修大會的人名,以及他們所在的大陸,除此之外,就沒有其他的資料了。

唐闊從這上面卻是看到了秦家兄妹的名字,只不過卻是在最後面,看得出來,天古大陸確實不被人家放在眼裏。

想到這裏,唐闊頓時搖了搖頭,當下便朝着報名的地方行去,畢竟早點兒報名結束,他也就可以回去繼續修煉了。

“老人家,您好,我要報名參加武修大會!”唐闊來到報名處,看到那報名處有一個雙目渾濁的老者正坐着呢,唐闊卻是不敢有絲毫的不敬,當下便小心的說道。

只是唐闊說完之後,那個老者卻依然沒有反應,一絲絲非常細小的鼾聲卻是從他的鼻息裏面傳出,這傢伙居然睡着了。

不過唐闊也是極有耐心,當下便依然恭敬的站在那裏,等待着那老者的醒來。

因爲他想起自己師父皇煌來了,師父的年紀應該也很大了,如果他在這樣的地方,別人也可以這般尊重他,那麼唐闊肯定會非常高興,所以他臉上沒有露出一絲不耐的神色。

“唔……怎麼睡着了啊!這人吶,老了就不中用了,總是愛瞌睡!咦,小傢伙,你要報名嘛?”好半天后,老者才終於伸了一個懶腰,斜眼看着唐闊問道。

“是的,老先生,晚輩要報名參加此次的武修大會,麻煩老先生了!”唐闊卻是沒有爲老者的態度而感到有什麼不妥,當下依然恭聲道。

“恩,說說你是從哪個大陸來的吧,然後交納五枚中品靈晶就可以完成報名了!”老者耷拉着眼皮看着唐闊伸出手來。

“晚輩是從天古大陸而來,只是……晚輩沒有中品靈晶,這……”唐闊的臉上頓時露出尷尬的神色,他的魔源世界裏面倒是有不少靈晶,只是只有兩枚達到了中品,其他的都是下品靈晶和廢品靈晶,根本不夠報名的啊。

“天古大陸?怎麼那麼熟呢?在哪兒聽過呢?哦,對了,跟你一起來的是不是還有一對年輕的兄妹啊?他們好像遇到點兒麻煩,報名不着急,你還是去看看吧!”老者彷彿絞盡腦汁的想了半天,最後纔對唐闊提醒道。

“麻煩?還請老先生明示!”聽到秦家兄妹遇到麻煩,唐闊的心裏頓時有些着急了起來,雖然他跟這兩兄妹認識沒多長時間,但是唐闊卻是把他們當成朋友了。

“喏,你自己去找吧!” 一夜強寵,帝少節制點 ,懸浮在唐闊的面前。

“多謝前輩了!”唐闊伸出手來,抓住玉簡,精神力探入其中,發現這玉簡之內刻錄着的正是秦家兄妹跟一夥人發生衝突的影像,雖然有些模糊,不過唐闊還是從裏面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

“晚輩告辭!”唐闊心裏大急,因爲此時的秦家兄妹正在清池城的死鬥場上跟人決鬥呢,雖然唐闊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他也知道,以這兩兄妹的脾氣秉性,如果不是遇到真正讓他們憤怒的事情,他們不會這麼貿然的跟人家生死決鬥的。

“去吧!”老者隨意的揮了揮手,而唐闊卻是飛快的消失掉了。

“現在像這麼尊敬老人家的年輕人不多了啊,希望你能救下你的朋友吧,或許……”老人說到這裏,眼睛卻是再次微微閉上了,而他的身影卻是消失掉了,周圍的人居然沒有發現這一點。


此時的唐闊正心急火燎的朝着死鬥場掠去,在這清池城不允許修煉者發生大規模的戰鬥,而一切的麻煩必須在死鬥場進行,一旦踏入死鬥場,那麼也就意味着有一方身死而結束。

唐闊知道,那些敢隨意招惹秦家兄妹,肯定實力非常的強悍,必須要儘快趕到啊,否則的話……

唐闊此時的面色非常的陰沉,速度更是被他提升到了極致,而那些感覺到唐闊速度的強者們此時卻是非常的震驚,因爲他們都能感覺得到,這個瘋狂奔掠的年輕人實力並不怎麼強,可是速度卻讓他們都有點兒驚豔的感覺。

當唐闊趕到死鬥場的時候,死鬥場已經坐了很多人了,雖然清池城有死鬥場的存在,但是卻鮮少有人會真的來死鬥,除非是那種生死大仇,否則誰沒事兒去找這樣的刺激啊。

看到死鬥場的場地上並沒有人在戰鬥,唐闊頓時鬆了一口氣,因爲他的目光已經發現了一臉鐵青的秦家兄妹,而讓唐闊又皺起眉頭的是,這秦楚戈的氣息有些不穩,而且他的臉上有一絲絲青氣纏繞,明顯是中毒的跡象。 天空之上的恐怖氣息降臨,楊恆等人突然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威力壓在自己身上,那威力之強竟然讓他連動一下都做不到。

一個身影赤裸著上身,穿著白色短褲降臨到了楊恆和血老中間。

「大伯!」

青青看著那突然降臨的身影興奮的喊道。

「你這丫頭,這次偷偷出門真是惹怒了你爹,看你這次回去你爹不打斷你的腿。」

青青撇了撇嘴對著那突然降臨的身影說道。

「我爹才不會呢,我爹最疼我了,就大伯對我最嚴厲,哼!」

那來者轉過頭來看著青青頗為無奈。

「是是,就大伯對你嚴厲,要不是我在暗中跟著你早就被你爹抓回去了!」

青青吐了吐舌頭頓時服軟,看著那來的人說道。

「嘻嘻,大伯對我最好了。」

來人對於青青這般耍賴的模樣也是無可奈何,搖了搖頭走到了楊恆的身前。

「楊恆是吧,多謝你了。」

楊恆抬起頭於那來人對視,只不過那青青的大伯身材頗為高大,楊恆想要和他對視卻是要費點功夫。

「客氣了,我將青青當成自己的妹妹看待,照顧她應該的。」

楊恆笑著說道。

「這一路上我都看見了,就你小子對青青最好,而且還沒有半點壞心眼,青青能夠遇到你也是福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