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感覺是……魔血黨的諾拉!不好,大家快散開!”修雷克忽然道了一聲,同爲魔血黨的高級幹部,他們之間是認識的,這個殺人不眨眼的怪物,就連修雷克都對他畏懼着三分。

那個士兵的身體在黑夜之下忽然變成了半透明的狀態,難以辨認,憑空消失掉了。

在修雷克的提醒之下,有些士兵並沒有第一時間反應過來找到了一個稍微明亮的地方,而遭到了那諾拉黑影般的毒手,忽然一個個士兵應聲倒地,士兵只感覺到他的腹部像是被什麼利刃割傷了一樣,而站在士兵身旁的那個半透明的身體,正是魔血黨的──諾拉。

黑夜之下很不利於作戰,在突發的奇襲之下,士兵們趕忙點起了火把,照亮了諾拉那半透明的身體,妖嬈的身姿確實非常動人,讓第一次見到他的士兵都被他那若隱若現的身姿而稍有迷惑。

“公主,小心!大家注意保護公主!”聽到了危險的傳音,阿波和米蕾尤急忙站在了麗莎公主的身前,見到有這兩人保護,克里斯看了麗莎一樣,麗莎同時也注視着他,在其點頭一下之後,克里斯也趕往去了士兵士兵受傷的地方。

“哦哦,今天人還是蠻齊的嘛!羅斯坦團長,金髮青年,背鐮刀的小哥,還有叛徒修雷克……話說你們還真厲害啊,連奧洛克都被你們打敗,不過,現在開始,我要從誰開始收拾呢?”面對這些人,諾拉似乎一點都不畏懼的樣子,他看着那些到底士兵令自己滿意的傑作,均勻的呼吸聲,在靜的詭譎的氣氛下,異常清晰。

修雷克只是稍移腳步,沒有吭聲,他深知眼前這個傢伙是一個無聲無息的傢伙,而且極其擅長僞裝,他一定要把全部精力匯聚起來,不能讓她鑽了空子才行。


然而,站在最前面的羅斯坦,心中隱約開始有些欲動,在過去的幾個月裏,他一直在尋找魔血黨的蹤跡,卻一直沒沒有找到,在他心中,可是有一個一直與魔血黨要當面算清的帳,那就是好友奎因的死。

如今機會來了,終於來了,這個人和那時在地下他們碰到那個怪物極爲相似,看來他很有可能知道奎因是如何死的,帶着這樣的想法,又向前走了幾步,手中的火焰更是蓄勢待發。

“原來你也是魔血黨的啊!”羅斯坦淡淡道了一句。

同樣的,諾拉當然也知曉眼前這個人的底細了,她可是做夢都想找到這人報仇的,在諾拉今天晚上忽然混到這堆人中的目的,除了體空間收集一些情報外,那就是要找個機會向羅斯坦動手,好幫助自己死去的姐妹伊莉斯復仇,之前她一直沒有機會,如今她終於能夠如願以償,但卻被羅斯坦發現了行蹤,想想自己都可笑。

雖說心裏很複雜,但她嘴上依然裝作沒事一樣回道:“真是幸會了,羅斯坦團長,人魔大戰的英雄……不過那邊的修雷克可也是曾經將拉爾王國毀滅的禍首哦,難道你不去制裁他嗎?”

修雷克已經得到了公主的寬恕,就算諾拉再怎麼調撥,羅斯坦也不會干涉拉爾王國公主所作出的決定的,所以嘆了一口氣,無奈的迴應着諾拉:“我可沒空去迎合你那低級的趣味!”

“低級?”諾拉兩眼一睜,覺得羅斯坦的話有些可笑,因爲回想起她在大陸上做的那些醜陋之事,她在大陸這段時間,她因爲擁有能夠變成其他人類模樣的能力,她在短短的時間裏捉弄了無數的人類,變成親人的模樣去當面殺掉他們的親人,變成美女去勾結男人們自相殘殺。

更可惡的是,她甚至還做過變成奎因的模樣回到了潔西卡身邊,潔西卡本以爲那是個夢,可諾拉卻用奎因的身體對潔西卡說無數令她痛心的話,以至於潔西卡現在人已經近似瘋掉了,這些事情她都沒有導出來,只是她一想到這些,她就覺得人類真的是傻到家了,這麼無知的生物怎麼會生活在這個大陸呢?

聽着羅斯坦嘲笑自己低級,諾拉卻冷哼一聲,“在我看來,你們人類似乎更喜歡看別人的不幸或是愚者的掙扎吧……”此刻,諾拉認爲她所看到的那些,就是所謂人類的內心。

然而,羅斯坦卻頷首一笑,輕輕的回道:“是啊,看愚蠢之人瘋狂掙扎的確是很愉快……”說着,羅斯坦那也顯露出了他那怒不可遏的寒眸,“特別是魔血黨這種蠢貨的掙扎最好看了!”

此話一出,諾拉的怒意瞬間提升了數倍,以至於她手間的黑色物體也隨之膨脹了數倍,在羅斯坦的身體的維麗連忙提醒着他,要小心,因爲那種感覺和當時在地下密室裏的伊莉斯感覺很像,很危險,可羅斯坦卻搖了搖頭,以表示他心裏有數的。

“好了,我回答了你的問題,現在你該回答我的問題了!奎因,那個在亞斯特帝國周圍的叢林裏的人,是誰殺死的,回答我!魔血黨!”迪蘭克里斯面面相覷,他們沒想到羅斯坦會問出這個問題,雖然他們心中都沒有忘記這個好友,但他們卻從羅斯坦的話裏,感覺到一股從未有過的殺氣。

羅斯坦之所以會這麼問,是因爲他深知奎因的實力,如果是那些魔血黨普通雜碎,是不可能至奎因無聲無息與死地的。

呵呵!叫做奎因的人好像很熟悉啊……畢竟她殺過人也太多了,想記住也不是那麼容易,不過在羅斯坦提出的亞斯特周圍的叢林裏,這點卻讓諾拉回想起來了,是那個意外發現了他們祕密的人,還差點將自己解決掉的人,那個使用**的人麼?原來這個團長一直在找殺害他的人啊,一想到這裏,諾拉竟有一絲一位羅斯坦費力好久才找到的真相而覺得可笑。

看着諾拉總是猶豫眯着眼睛,不說一句話的樣子,羅斯坦有些不耐煩了,“趕快照實回答我,你這個蠢貨,究竟是誰殺了奎因!”換做別人,看着諾拉那副迷人的嬌軀,可能還會YY一下,可如今羅斯坦在得知了諾拉身爲魔血黨之時,他的心中只有一個目標,就是問清到底是誰殺害了奎因。

從羅斯坦的口氣中,修雷克忽然眼角略動了一下,這種感覺,他總覺如此熟悉呢,難不成……

周圍是如此的沉靜,在對視了片刻之後,諾拉終於開口說話了,那半透明的臉面也突然冒顯出了雙眸的樣子,而且,在那雙陰鷙的眸子如同嗜血般可怕,那冰冷透明的軀幹朝羅斯坦一指,寒意襲來,不留一絲情感,獰笑道:“恭喜了你,羅斯坦團長,你今天終於找到你想要的答案了!” 羅斯坦一愣,眼前這個人就是殺死奎因的兇手?她憑的什麼,憑的她這身優美的身材曲線?不可能,奎因絕不可能是被女色所能誘惑的人,而且實力上羅斯坦也斷定這人並不是奎因的對手,雖然只是眉頭微微一皺,但其的認真感便很快鬆懈了下來,“真不敢相信,是你這種貨色的魔血黨能殺的掉奎因?”

“你說我這種貨色……”被這個一直懷恨在心的這等說三道四,諾拉也一時間失去了理智,她的雙手微微一顫,從腳底開始,那透明的身體逐漸變化成了人類女子的模樣,而她所變成的模樣偏偏是……潔西卡的樣子。

“所謂這種貨色,可是被這樣的小花招所騙倒的!比如說,像那個叫做奎因的!”在衆目睽睽之下,潔西卡的樣子忽然出現在了他們面前,雖然不是所有人都認識潔西卡,但毫無疑問,那和潔西卡的樣子沒有分毫的差別,但那令人厭惡的笑容卻偏偏顯露在這張可愛的俏臉之上。

迪蘭、克里斯、維麗在看到這個景象時,心中的疑惑瞬間就被解開,他們當然也想明白了,奎因兄弟到底是因爲什麼原因而斃命的,然而,他們三個只是心懷遺憾的低下了頭,不再去看諾拉那副得意的樣子,而此時的羅斯坦,在看到潔西卡的樣子後,死死的盯住着諾拉本人,如果目光可以殺死人的話,想必諾拉已經變成了一灘肉泥。

“哇,臉色變了,是因爲這個女的很漂亮可愛麼?”

羅斯坦緊握着拳頭,那雙本是清澈的眼眸瞬間變得如深淵一般,深不可見底,那本應該不屬於他的殺氣竟然從他的體內洋溢而出,臉容倏地一沉,眸子間閃過揉合痛苦、怨恨之色。

此刻,他似乎要將自己心中所有的怒意還有怨恨完全釋放出來,他要爲奎因報仇。

“這表情真的不錯,仔細想想殺奎因的時候也是這麼的好看,那傢伙,那表情,被長着心愛人的樣子的人擊殺的絕望,真是可笑啊!”諾拉看着臉色深沉的羅斯坦,完全沒有在意他那漸漸涌出來的殺意,而是繼續着口中那讓人怨憤的話語。

忽然,羅斯坦擡起了頭,一陣懾人的氣息撲面而來,諾拉這時才覺得羅斯坦好像有些不太對勁,他的牙齒咬得“格格”作響,冷然道:“確定了,是你殺了奎因,知道這個事實就行了!你的話說到這就夠了,諾拉,首先就先從你那舌根燒光吧……”羅斯坦左手扶着右手的手腕,一點點朝前走了過去。

見到諾拉欲想逃跑的動作,他立刻瞪起了眼,眉毛一根根豎起來,臉上暴起了一道道青筋,憤怒地盯着他,一道鮮明的火焰驟然從他右手掌中如繩索似的飛出,還要諾拉躲閃及時,因爲這道火焰的力量竟然使那厚硬的牆壁都被深深烙下了一個半徑數尺大的洞穴。

“迪蘭、克里斯、維麗,你們不要插手,這傢伙是我的獵物!”羅斯坦的聲音由低到高,像是漸漸咆哮起來一樣。

諾拉從羅斯坦的身影看向他們身後,似乎那個叫做維麗的女人實力最弱,如果能對她做些文章的話,說不能就能夠牽制住這個帝國團團長。可是當她正有此想法的時候,她的嘴裏不知道爲何,一股灼燒感瞬間從她口中冒出,一縷青煙隨即從她的面龐飄過。

沒錯,在諾拉眼神稍微羅斯坦之時,他就已經再次釋放出了火焰,而諾拉並不知道,羅斯坦可是擁有能夠控制火焰的能力的,當時伊莉斯也是因爲不知道這個原因才敗給了羅斯坦。

竟然無聲無息的釋放了火焰魔法,而且還是自行在空中隨意興起燃燒,這讓諾拉不禁心頭一顫,那自己豈不是他的活靶子嗎?

“在我面前你還有閒心要打別人的主意嗎?哼,和你那個同伴真是一副樣子,果然你體內某處也藏着一個那所謂的魔力核心吧,今天我就要把全部燒光!”羅斯坦不屑的說道。

果然如羅斯坦所說,諾拉嘴中被燃燒的部分竟然在這幾秒間就復原了,像這個樣的場景維麗、迪蘭他們都是見過的,那個伊莉斯曾經也可以迅速復原傷口,因爲他們的體內都有着一顆魔力核心,但是當核心的能量用完之後,他們本體也會隨之消失。

此刻,所有士兵都已經進入了備戰狀態,一點點朝着諾拉這邊移動來,但他們卻被羅斯坦橫臂擋住了,羅斯坦對這個人恨意已經到達了已經臨界點,他要讓她生不如死,爲了他死去的好友,奎因。

“呵呵,復原蠻快的嘛,難道你是想讓你身體燃燒的更旺麼?”羅斯坦細眯着眼,低視着諾拉,嘲諷道。在背後看着羅斯坦的背影,迪蘭心中居然隱約也開始涌起了不安,爲什麼。

“是嗎?原來你一直在尋找殺害奎因的仇人,真是人類無聊的友情啊!”說着,諾拉那副潔西卡的模樣身體忽然開始膨脹了起來,如水泡一般的爆破,身體在驟然之間膨脹了數倍,“轟——!”真是不可思議,在灰色霧氣的衝擊下,劇烈的震盪感使整個古塔都陷入了動搖之中……

除了羅斯坦之外,其他人都因爲剛剛的震動用手慣性的遮住了自己的視線上方,在他們回過神來後,只見一個身體幾乎近似二十餘米的怪物就這樣憑空出現在了他們眼前,那怪物的外形很特殊,看上去並不是這個大陸所擁有的生物,但如果硬說的話,樣貌和蜥蜴略有相同,四爪,頭部都很相似,那龐大的身體已經將其背後的樹幹,草被破壞的不堪,難道這就是諾拉的原型嗎?

看着這個突如而來的龐大怪物,麗莎公主和拉爾王國的戰士們都不禁心顫了一番,這樣龐大的怪物他們還是頭一次見到,但那些士兵並沒有因此後退,依然舉起長槍、長劍,做出誓死與這個怪物戰鬥的決心。

可是,羅斯坦依然是那個動作,橫臂站在最前,在他眼裏,不管諾拉變成什麼樣子,她都是殺死了奎因的人,就算她是整個大陸,他也會把整個大陸全部燒光殆盡的,這就是他現在的決心。

看着那些一個個比自己小上數倍的人類,諾拉頓時充滿了居高臨下的感覺,身形雖然變大了,可說出話來還是那婉轉的女人聲音,“哼哼哼,爲了紀念你那美好的友情,我便認真的來對付你吧,可我這個身體可掌握不了分寸的,把你碾成什麼樣我都……”

本以爲羅斯坦會對自己這身怪物身體感到畏懼,可是諾拉那挑釁般的話語還沒有說完,她便瞬間感覺到眼睛裏也瞬間產生了灼燒之痛,只見兩道火焰迅速的在那龐大的眼球上旋轉着,和剛剛嘴裏被攻擊的感覺一模一樣,就算是自己的身體能夠復原,但這種疼痛的嘗試,卻是如同下油鍋一般刺激着身體,令人難以忍受。

“眼球裏的水分燃燒沸騰的感覺如何?超乎想象的疼痛吧!”羅斯坦僅僅是稍微動了下手臂,便可以釋放出火焰,有着這種能力,說他是大陸最強的火系魔法師,也似乎愧對與他了。

諾拉那龐大的怪物身軀在眼睛受到攻擊後瞬間失去了平衡,捂着自己的臉部朝後面倒去,嘴中咒罵道:“你這混賬!”一句發泄似的話,沒想到竟是臨火上頭,羅斯坦又揮起了手臂,他身前瞬間出現了一個太陽大的光點,伴隨着一沉濃厚的熱浪充斥,如瀑布般瞬間覆蓋在了諾拉那龐大的身軀之上,烈火瞬間在其身上燃燒了起來,漆黑的夜空也被那明亮的火光瞬間照亮。


夜晚本來就常有微風拂過,而當它們遇到這熊冗的火焰時,那陣風則化爲了更強的催化劑,使諾拉身體上的火焰燒的更旺了,哀叫聲驚動了正在熟睡的鳥兒蟲獸,可這些都絲毫沒有降低羅斯坦心中的憤怒。

此刻的羅斯坦渾身的血液像是沸騰着的開水,帶着一股不能忍受的怒氣,一直流到他的手腕指間,眼睛好似冒出能夠焚燒掉一切的烈火,誰都沒有想到,雖然諾拉將自己變得如此龐大,可是在羅斯坦面前竟然沒有一點威懾作用。

“哼!說你是無知還否認,竟然自己主動將靶子變大,以爲個子變大了就能贏麼,蠢貨!”羅斯坦冷寒嘲笑道。“趕快站起來,怪物,然後再生,我要反覆折磨你到死爲止……”說話間,羅斯坦的眼底忽然顯露出凶煞的目光,這讓廢了好大力氣才讓身體上面的火苗熄滅的諾拉更是心中一驚,對啊,想起來了,這傢伙可是將伊莉斯活活燒死的人啊,自己竟然這麼輕敵,果然正面對戰他也不是這個團長的對手。

輾轉之間,諾拉用力搖擺了自己的身體,他那寬大的尾巴將古塔旁邊的一處高棚撞塌,令自己的身體一瞬間變回了原來那半透明的模樣,順着古塔旁裂開的縫隙,嗖的一下,竄了進去。

那裏面有着一個密道,之前麗莎公主他們也知曉,但那個密道里面究竟是什麼樣子,他們也不知。

看着諾拉如此逃竄而走,羅斯坦稍微整理了下自己的外套,赫然的從古塔正面走了過去,直衝密道而去,手中的火焰依然在強烈地燃燒着。 農家有好女 那個怪物跑掉了,快追!”有士兵這樣喊着。

但是,他們纔剛剛有了動作,就再次被已經走到古塔前的羅斯坦攔住了,“對不起,拉爾王國的士兵,這個怪物就交給我好了,請你們不要插手,我有很多東西要跟他單獨算算,當然你們不用害怕他會逃走,剛剛在我的火焰裏,那熟悉的燒焦味道,就算她今天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一樣會至於她死地!這是她唯一的結局!”

“可是……”士兵們出於擔心,仍然想要跟隨同去。

“我說過了,就給我一個人解決就可以,請你們不要多事!”羅斯坦的語氣有些過激,士兵們全都愣神在那裏,他們有很多人都知道羅斯坦的來歷,帝國團的團長,人魔大戰的英雄,火焰祓濯。僅憑這些稱號,他們就無法再多說什麼了,只要保護好麗莎公主就可以了。

“團長!”維麗終於也忍不住道出了聲,她深知羅斯坦心中對諾拉的恨意,但她也覺得羅斯坦這樣甚是不對勁。

“維麗,你在這裏等着,我要一個人解決她!”說着羅斯坦身影一閃,消失在古塔之前,維麗作爲唯一一個帝國團的尉長,她當然要緊跟其後,所以也隨着羅斯坦的行動跟上去跑向了那個密道。

暖暖 ,湊到他身旁說到:“放心吧,憑剛剛團長那股氣勢,他應該能將這個魔血黨分子繩之以法的。”

然而迪蘭卻搖了搖頭,淡淡的道:“這應該不是重點吧!”迪蘭身旁的修雷克,似乎和迪蘭有着相同的看法,在一旁並沒有說話。

“修雷克,和我過來一下好麼?”迪蘭雙手插與胸前想了好久,終於控制不住內心所想,和身旁的修雷克說道。

修雷克看了看迪蘭,眼神充滿同情之意,“是那個帝國團團長的事情吧!”修雷克試探了一下,其實他心中已經知道了迪蘭爲何而擔心。

迪蘭沒有猶豫的點了點頭,修雷克這纔在嘴間掛起了一絲笑容,“我也曾經因爲復仇之火焚身,迷失自我,所以很清楚,照他那樣下去,一定會被憎恨的力量而自己那善良的心吧!”

修雷克說的沒有錯,這正是迪蘭所擔心的,修雷克曾經就是因爲海頓的事情一起痛恨着人類,纔會無法找回真正的自己,還好現在終於找回了初衷,這都要謝謝泰利,狐王海澤爾,但那也已經爲此犧牲了重大代價,如今羅斯坦這股復仇之火和修雷克那時實在太像了,迪蘭害怕,他最好的同伴又會因爲那所謂的仇恨而失去了自我。

兩人沒有和誰做什麼商量,甚至連克里斯也是,他們在士兵們和好友們詫異的眼光之下,緊隨着前面兩人走下了密道,阿波這時也趕到了跟前,從克里斯那裏多少了解了點情況,就算人類確實很痛恨魔血黨,但羅斯坦的恨意已經超乎了常人了,這點阿波很不理解,此時,克里斯沒有保留,將他們好友奎因的事情告訴了阿波。

……

誰知,在迪蘭他們還沒有深入密道時,就已經從入口處聞道了那刺鼻的火燒焦味,羅斯坦漫步在密道之中,這個密道原先是爲了避難所造,所以下面是出乎意料的寬敞。

轟!!轟!!轟!!一陣陣的火焰爆破聲震耳襲來,羅斯坦每走過一個角落,就要做出揮手動作,那片被他走過的路徑,都會有一團火焰爆炸出來,就算是諾拉身形不太容易顯露,卻依舊被那火焰蓬炸的力量所傷的不清,她沒有想到,這個帝國團團長竟然強到了這等地步,她感覺羅斯坦的魔法力量,甚至高於了魔導士等級,大陸在不聲不息的幾年裏,竟然會出現如此強勁的對手,如果不除掉他,他很有可能在日後對空間魔大人有着最大的威脅。

可是,她要怎麼對羅斯坦下殺手呢,逃跑之中,諾拉忽然想到了一個法子,可以暫且一試,那就是她把自己的模樣變成了奎因。找好角度之後,諾拉帶着奎因的樣子忽然從羅斯坦背後的角落走了出來。

“呦!羅斯坦!”在聽到那可惡的女聲之後,羅斯坦心中的噬血快感忽然怒漲了數倍,帶着胸中的一直找不到敵人的壓抑感猛的轉回了頭,看到的卻是奎因的樣子,他竟然停下了手中的火焰。

諾拉冷冷的一笑,用力甩掉那屬於她的血跡,沒想到這個方法真的得逞了,“人類畢竟是人類,犯迷糊了吧!”說着,她便迅速化作黑影衝了上來,躍至空中,準備劃破羅斯坦脖頸。

誰知,羅斯坦只是在看到了奎因的樣子時心頭一顫,很快便又對眼前這個卑鄙之人痛恨衝心,她竟然變本加厲的在自己面前變成好友的樣子,這一瞬間,帶着這份怒意,羅斯坦瞪大了眼睛,寒芒如利刃一樣掃過眼前的諾拉。

呼啦!一道從其手中席捲而來,霎時間便將諾拉(奎因)身體全部包裹在其中,伴隨着火焰的爆炸聲,橫掃這四周的牆壁,衝擊直撞之間,諾拉那慘叫聲早已頻頻響起,她又一次小瞧了人類,失策了。

“咿呀……竟然……毫不猶豫的焚燒掉……自己的好友……”帶着哀嚎聲,諾拉從空中如燦烈的隕石碎片掉落在了地上,身體的火焰並沒有瞬間散去,而是如衣服一般僅僅貼在她身上燃燒着,那半透明的身體也在這種高溫之下,變成了漆黑的銀色,那面色沒有表情的臉,看上去簡直就是鬼怪一般。

“奎因死了,已經不存在了,你的這種行爲只是火上澆油而已!”徹冷的聲音閃電般的刺入了諾拉的心底,隨即一股強大熾熱的能量猛烈襲來,幾經周折之後,使她那身體的最後一絲防線也幾乎要被破壞,身體一軟,連滾了數米,摔倒在地。

“可惡,可惡,又是眼睛……眼睛……”

“真愚蠢,以爲主動近身我就可以得逞了麼?不要小瞧了我的技術,我想要讓哪裏出現火焰,就可以做到!”羅斯坦沒有瞄準別的地方,而是專挑着她最脆弱的地方,用強熱的火焰焚燒。沒有任何鮮血流出,可能那些東西都已經被蒸發掉了,雖然身體沒過多久有恢復原狀,但那陣陣的刺痛感諾拉只要想到,就無比的害怕。


在身體恢復動力的那一剎那,在羅斯坦的一不注意,諾拉便再次消失在了密道之中,縱深而逃,羅斯坦只是稍微的咧了下嘴,冷道:“嘖,又逃了?” 絕世殺神在都市

諾拉拼命的逃着,直至逃到了一個非常小的空間裏,她陰埋着自己的氣息,窺視着外面的情況,這時,維麗一直跟隨着那些爆炸聲,一直追到了這個地方,這個地下密道就如同迷宮一樣,道路很曲折,她會和羅斯坦沒有碰到這也是理所當然的。

隱藏在角落裏的諾拉在看到維麗之後,心中忽然想到了一個說不定逃走的方法……

如今傷勢較重的諾拉已經無法召喚黑影或是化成黑影去傷人了,她需要趕快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如果在與那個團長碰面,她可能真會因爲無法與其對抗而斃命了。

……

密道之中,羅斯坦正在一步一步安穩的走着,他的樣子很奇怪,一直在注視着道路前方的牆壁那裏,那個牆壁有什麼不對麼,原來,在那個牆壁後面,維麗因爲聽見了奇怪的腳步聲而蹲身躲在了那。

腳步逼近,維麗將長劍輕輕拔出劍鞘,在根據地上的影子距離適中之時,維麗瞬間衝了出來,銀光一閃,直逼那個影子的本人頸部而去,兩人目光有了百分之一秒的對視,但其在劍軌揮一半中就停下了動作,衣襬也因爲衝勁做出了小幅度的變形,她已經知道這個腳步聲是羅斯坦。

“你違抗命令了,維麗!”羅斯坦看着維麗,淡淡的道。

“對不起,但我,不能保持沉默等待了!那個……魔血黨呢?”維麗很恭敬的回道,說話間依然在默默的注視着羅斯坦的每一個小舉動。

“一不小心跟丟了,這裏跟迷宮似的,別離開我的身邊,維麗,既然過來了就要幫忙!”說着,羅斯坦便又朝着他剛剛的方向走了過去。

看着羅斯坦的背影,維麗沒有應聲緊跟了上去,她心裏應該也清楚那個諾拉是可是變成人類模樣的,所以她一直都保持着一顆戒心。在跟着眼前的羅斯坦走了幾步之後,她忽然又再次拔出劍鞘,聲音很明亮,讓走在前面的羅斯坦也能聽見。

羅斯坦意識到這點後連忙停下了腳步,他用餘光看了看維麗,舉起了雙手,無奈的道:“你這是什麼意思,維麗,你用劍指着誰呢?”

維麗輕然一笑,沒有收回劍的動作,回道:“誰?別說笑了,在兩人獨處的時候,團長可都是叫我寶貝兒的!”其實說出這句話時,維麗也覺得自己有些那個,但這只是她來試驗眼前這個羅斯坦不得不說出的話。

眼前的羅斯坦果然上套,他是假的,在連續向前跳躍了數米之後,那聲音也回到了諾拉的聲音:“可惡,竟然沒想到你們兩個是這種關係……” “騙你的!”維麗冷靜的回了一句,“我只不過是試探一下,謝謝上當了,魔血黨!”話語間,只見維麗從衣服中掏出一碧一黑兩道短劍型影交錯、互擊後,那鏘然之聲清越且銳利,然後便用力將兩支劍交叉揮出,極短暫的一瞬,已經飛至到了諾拉眼前。

當然,諾拉可以清晰感覺到,這個人的力量遠不如那個羅斯坦,那兩把短劍也沒有擊中諾拉,諾拉轉換了一個角度,將那半透明的手臂用力揮向地面,頃刻之後,那由她揮擊的地方開始出現一條縫隙,朝着維麗蔓延過去,維麗沒有搞清這是招式,隨後便被那縫隙之中忽然飛出的藤蔓纏住了,這也是諾拉身體衍化而出的,她的本體其實就是一個萬能體,能夠將身體改變成任何物質,所以她纔會能變成不同人的面貌。

將捆住的維麗高舉空中,然後用力摔向地面,這樣猛烈的動作也讓維麗嘴角不斷的流出鮮血來,剛剛從那個火焰團長受到的恥辱,她要百分之二百的從這個女的身上找回來。

“弱小的蟲子也敢在這裏放肆,我要把你弄成垃圾一樣,扔到那個混賬團長面……咿呀……”誰知,諾拉還沒有得意多久,她那身體就再一次感受到那熾熱的感覺,全身如針扎一樣,刺激自己的每一塊神經。

維麗忽然發現,那條纏住自己的藤蔓忽然消失了,同時眼前諾拉剛剛所處的那個地方,轟的一聲發出了火焰爆炸聲,諾拉她再次被熊熊火焰整個洗禮了一番,此刻,諾拉整個人都有如一個暴跳的火屍一般,渾身上下,都已經是被火焰給徹底燒遍了。

然而,一道火光結束,另一道火光緊接着就出現,重複的在諾拉身上發生這無比強烈的火焰噴射,她那身體不斷的被破壞,又重生,直至羅斯坦從另一個角落裏走了出來。

走到諾拉麪前,諾拉已經無力再用訊快的速度逃跑了,看着羅斯坦那厭惡自己的眼神,諾拉竟然展露出了懼怕的神情,雖然焦黑略顯透明的面龐不容易被人看見。

“你要對我重要的部下做什麼?”走出角落,羅斯坦毫無同情的看了看維麗,警告道:“別亂來,維麗,我說過這個傢伙要由我親自解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