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想要垂死掙扎?”

似乎是看出了林隕眼中的決意,羅藝則臉上泛起一抹譏諷之色:“你已是強弩之末,就算大羅金仙前來,也不可能救得了你!”

“是嗎?”

林隕冷笑道:“你信不信,就算我真的註定要死,也能在死之前拉你墊背!”

此話一出,羅藝則臉色微變。

這話由不得他不信,回想起之前林隕那般不要命的戰鬥方式,或許這傢伙真的能在臨死前給他一記致命一擊,把他一同拉上黃泉路赴死!

“施主,回頭是岸!”

慧悟唸了一句佛號,悲天憫人地道。

“虛僞的老和尚!”

林隕厭惡地看了他一眼,冷笑道:“羅藝則要殺我的時候,你怎麼不勸他回頭是岸? 豪門重生:神醫嬌妻寵上癮 ?如此心胸狹窄,雙重標準,也好意思被人稱爲聖僧?在我看來,你這種僞君子反倒不如那些恩仇必報的魔頭們來得光明正大!名揚天下的太初寺里居然有你這種人,還真是一顆老鼠屎壞了蒸鍋粥……”

聞言,慧悟臉色有些發青,卻是根本不知道該如何反駁。

論嘴皮子上的功夫,他顯然不如林隕。要知道他一向都是用那些慣用的話術去普渡衆生,衆人無不敬重他的聖僧之名,對他畢恭畢敬,又哪裏會像林隕這種刺頭一樣瘋狂懟他?

更何況,他也確實是理虧的那一方。他當然知道林隕說的是對的,然而這兩人一個是羅閥五爺,一個則是修爲不到羽化境的年輕小輩,那他又怎麼可能冒着得罪羅閥的風險去幫一個小輩呢?

這筆買賣,就算是傻子也會做。

太初寺屹立於北部疆域,難免會跟羅閥之人打交道,他慧悟是太初寺的高僧,就代表着太初寺的臉面。如果讓羅閥的人知道他幫着一個小輩去對付羅閥,到時候兩大頂尖勢力之間的關係恐怕就會產生微妙的變化了。


“施主,貧僧的本意是助你們化解仇怨,你卻一而再再而三地污衊貧僧,實在是不像話。”

慧悟沉聲道:“即便你年紀尚輕,不知天高地厚,貧僧今日也得好好地教化你一番!羅施主,貧僧助你擒下此子,不過……切莫傷了他的性命。”

他也算是下定決心了,幫林隕得罪羅閥是不可能的。

反正林隕也不領他的情,那他又何必再繼續裝模作樣下去呢?

“慧悟大師做主就好。”

羅藝則笑道。

他巴不得慧悟幫自己抓林隕,僅憑他自己一人,還真沒有把握拿下林隕。至於慧悟所說的不要傷了林隕性命?那全都是場面話罷了,只要把林隕抓回羅閥,想要怎麼處置這個小子,還不都是他說了算!

羅藝則也不揭穿慧悟虛僞的話術,反正這位“聖僧”只是想要維護自己公平聖潔的名聲而已,那他當然願意成人之美了!

譁!


下一刻,慧悟五指成印,金色的佛光真元應聲而出,竟是陡然凝聚成一道卍字手印!那卍字手印遮天蔽月,從天而降,一舉砸向了林隕所在的地方!

天宮境的威勢,盡數展現出來!

感受着那股壓迫感十足的恐怖氣息,林隕心中微驚,連忙收攏起自己的精神力量,要以極曜爆神術跟這道卍字手印一決高下!


可他心裏很清楚,僅憑自己現在的精神力,根本就不是慧悟的對手。兩人的境界差距實在是太過懸殊,除非他能夠突破八品靈藥師,精神力再上一層,纔有機會與之抗衡。

然而明知不敵,他也沒有束手就擒的打算!大不了就是拼個身死道消,屍骨無存!認輸投降,成爲俘虜,這是林隕絕對不可能接受的下場!

“熊靈獸吼!”

誰知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道不知來自何方的浩然音波陡然爆發。林隕只看見那天邊處隱隱有一道龐然無比的暴熊虛影馳騁雲際,一聲一吼引動天地震動,竟是在瞬間震碎了那慧悟施展出的卍字手印!

緊接着,一道高大如鐵塔般的人影突然出現在林隕面前,不由分說地便是將林隕和石嵐二人一同給帶走了!

整個過程發生的時間,甚至不到一息時間!

“羽化境圓滿!”

感受着這虛空中留下的餘威,羅藝則神色微驚,有些難以置信地看着林隕三人離去的方向。這一切發生地實在太過突然了,就連慧悟都沒能反應過來。

只因剛纔出現的那位強者出手迅猛,目的明確無比,在救下林隕二人後便是立刻遠遁離去,根本就不給他和慧悟半點追擊的機會。

“羅施主,那是熊山族的人。”

慧悟眼神深邃,不知在想些什麼,淡淡道。

雖然對方的動作很快,但他還是在一瞬間捕捉到了對方那顯著的熊耳外表。普天之下,擁有此等外貌的人,除了四大異族之一的熊山族以外根本別無他人。

“他怎麼會認識熊山族的人?”

聞言,羅藝則神色驚異,暗道:“難道……這小子跟蒼狼國的人有所勾結?”

熊山族是蒼狼國境內的異族,一直都忠於蒼狼國皇室,絕不可能會跟大秦天朝的人有所結交。可林隕不管怎麼說都算是大秦天朝之人,以熊山族對蒼狼國的忠心耿耿,又怎麼會冒險出手救他呢?

這其中的關係,可真是令人難以捉摸。

不過羅藝則想了片刻後,便是忍不住詭異地笑了起來。

無論林隕和熊山族之間到底有着什麼複雜的關係,反正熊山族人救了林隕這件事就是鐵一般的事實,只要他把這個消息放出去的話……

林隕在大秦天朝還能有立足之地嗎?

“今日讓你逃了又能如何?到頭來還不是要死!”

羅藝則陰險地想道。 眼前的畫面趨於平靜,林隕眼神感激地看向那道及時救下自己的高大身影,抱拳道:“多謝熊祿長老,這次如果不是你及時趕到的話,我恐怕就危險了。”

沒錯,方纔在危難關頭救下他和石嵐二人的正是熊祿長老。

“林小友客氣了。”

熊祿長老笑道:“若是沒有你當日的出手相助,老夫也絕對不可能活到今日,剛纔更沒有力量去救你。這便是所謂的種善因,得善果。”

“熊祿長老,你的修爲恢復了?”

石嵐蒼白的臉龐上帶着一絲欣慰之色,虛弱道。

“多虧林小友的丹藥,已經恢復地差不多了。”

熊祿長老點了點頭,旋即他看到石嵐那一頭散亂的長髮和毫不掩飾的女子姿態,他眼中閃過一抹遲疑之色。誰知還未等他開口,石嵐便是向他解釋了一番在那石窟內發生的事情。

石嵐是蒼狼國詩瀾公主的身份,林隕早就知曉了,所以就算是再怎麼掩飾也只是多餘的。

“林小友,請受老夫一拜!”

得知一切的熊祿長老肅然起立,竟是當場朝着林隕深深地鞠了一躬。這可把林隕給嚇了一跳,連忙將其扶了起來,急忙道:“熊祿長老,您這是做什麼?”

“這一拜,你絕對受得起。”

熊祿長老搖了搖頭,道:“你明知公主的身份,卻依舊捨命相救,這份高義老夫十分敬佩。公主能夠機緣巧合地結識到你這樣的朋友,實在是很幸運。”

保護石嵐,這本就是他熊祿的責任。林隕三番兩次地幫助他們,甚至還捨命救下石嵐,這絕對不是用言語就能夠說得清的大恩。

無關林隕的身份,單單是他的所作所爲,就足夠讓熊祿長老對他感激不盡了。

一番寒暄過後,在各種七品丹藥的幫助下,林隕的傷勢也漸漸痊癒了。自從他修成水之腎臟後,他的肉身自愈力便是與日俱增,配合上強力的七品丹藥,簡直就是如虎添翼。

就算再怎麼嚴重的傷勢,他都能在短時間內恢復,看得石嵐和熊祿二人嘖嘖稱奇。

相比林隕,石嵐所受的傷就沒那麼容易痊癒了,她之前被宮星芷抓去血祭,體內精血真元流失,可謂是傷到了根基。縱使是有林隕的七品丹藥助其恢復,也必須要靜養數日方能夠漸漸痊癒。

“林兄,你現在有什麼打算?”

石嵐猶豫了片刻,道:“雖說我的身份還沒有暴露,但熊祿長老方纔救我們之時,肯定被對方看穿了熊山族的身份。以羅藝則對你的仇恨,他肯定會拿這一點說事,羅閥很可能會大肆宣揚你跟熊山族勾結之事……”

她的言下之意很簡單,既然羅藝則和慧悟二人親眼看到熊祿救走了林隕,那不管林隕跟熊山族之間有什麼關係,對方都會想盡辦法扣屎盆子在林隕的頭上。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大秦天朝,短時間內怕是回不去了。”

林隕心道。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得罪的又何止是羅閥一個頂尖勢力,大秦天朝內想他死的人數不勝數。只要羅閥開一個頭,絕對會有不少人聯名控訴他勾結外敵的罪名。

但這也是沒辦法的,如果熊祿之前不出手救他的話,他早就死在羅藝則和慧悟的手上了。別看那慧悟頂着個“高僧”的名聲,其心胸未必見得有多麼寬大,就算不親自殺他,八成也會假借羅藝則之手來對付他。不過他也算是看得開,反正得罪的人這麼多,也不在乎多那麼一兩個。既然他註定要頂着個勾結外敵的罪名,那他大不了就不回大秦天朝了。

天下之大,又有何處去不得呢?

“林兄,要不然你跟我們走吧?”

石嵐忽然道:“我和熊祿長老已經決定要趕去熊山族的棲息地無址山,有熊祿長老和我在,熊山族人必定會奉你爲上賓。至少,在短時間內你應該不會有性命之憂。”

“公主說的對,老夫雖說無法助你返回大秦天朝,但至少能在無址山保住你。”

熊祿長老神色認真地點了點頭,林隕畢竟也算是因爲他們才受到的牽連,他們自然不能坐視不管。

“二位的好意,我算是心領了。”

聞言,林隕猶豫了片刻,旋即笑道:“不過,縮在一個地方等死,可不是我做事的風格。放心吧,我即便是孤身一人,也未必會出什麼事的。”

熊山族畢竟是隸屬於蒼狼國的熊山族,林隕身爲大秦天朝之人,去那裏避難怎麼都不會是一件合適的選擇。況且,林隕也不想因爲自己,反而連累熊祿和石嵐飽受熊山族人的質疑。

最重要的是,就算沒有他人的庇佑,林隕也有信心孤身一人在這個世界存活下去。擁有千幻面具和氣息模擬的他,只要不碰上像宮星芷那樣的頂尖強者,一般人根本就不可能識破他的身份。


既然如此,那他又何必去麻煩別人呢?

石嵐二人勸說了片刻,卻發現林隕心意已決,也就不再多說什麼了。只是,在他們臨走之前,熊祿長老卻是交給了他一枚巴掌大小的傳訊符篆。

“林小友,如果碰到麻煩的話,立刻用此符通知老夫。”

熊祿正色道:“只要是在北部疆域內,老夫都會不遺餘力地趕過去相助!還有,這枚符篆上有我熊山族的特殊印記,若是碰上有熊山族的人爲難你,亦可用此符亮明身份!”

“多謝熊祿長老了!”

林隕抱拳道。

不管怎麼說,這也是人家的一番好意,不能拒絕。

告別熊祿和石嵐二人後,林隕便是獨自一人繼續起自己的旅程。如今冰魔靈山上下都有兩國大軍的交戰,可謂是戰火遍野,無數的屍骨埋於大雪之中,顯得格外悽美。

石嵐有熊祿這位羽化境巔峯強者的保護,只是不碰上天宮境以上的強者,一般是不會有什麼意外的。林隕就不同了, 萌寶突襲:腹黑總裁俏媽咪 。在戰場之上,對於身份不明的人,無論是誰都不會留手的。

正因如此,林隕特地從一名死去的大秦軍士身上扒下了衣物換上,僞裝成了只有神橋境修爲的普通兵卒。不得不說,他這個僞裝可謂是天衣無縫,一路上避開了不知多少麻煩。

“唳!”

這時,一道淒厲至極的慘叫聲從山頂處傳來,尖銳刺耳,直入人心。

“照夜嘯天鷹?”

林隕心中一動,這不正是照夜嘯天鷹獨特的叫聲嗎?他驀然將視線投向了那山頂之處,原本因大戰引起的天地異象,竟是不知不覺間漸漸平息了下來。

“宮星芷,你居然達到如此境界了?!”

“膽敢冒犯本宮,下地獄去懺悔吧。”

接連兩道聲音從虛空深處直通而下,可謂是傳到了冰魔靈山每個人的耳朵裏,那聲音中蘊含的恐怖威勢,令人心生驚懼之意。

這兩個聲音,林隕可謂是熟悉無比。一個是大秦天朝的徐騰將軍,另一個自然是屬於宮星芷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