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到是該去跟這些妞們談談了,二組的女生很多,個個貌美如花”

“這允許?”

“哪個條令裏規定不允許?你不知道一組和二組的大頭就是一對嗎?哈哈”

“二組的頭是個女的···”

“傳奇的女人,那狠勁據說整個二組上下每一個人都不敢說個不是,想想都覺的可怕,卻又生出副好模樣,哎,可惜了”,

“說這麼會兒,你有沒有啊!”

“這不問問你們嘛,要不要一起搭個夥去找一個呢!她們的脾氣個個都不小,真真切切的隨着他們的上司。去年就有一個一組的搭訕,耍了無賴,結果被好頓打,在女廁裏,一羣···”

江傻傻的笑着:“這是女人嘛···呵呵”

“悠着點吧,私自交往被上面查下來不好辦”江告誡着。

“這不是主要的,那個被打的兄弟,上頭也只是讓雙方寫了檢討而已。我們啊,自身就帶監視系統,裏裏外外都是監視,說白了,你哪天在牀上做的事,人家都清楚的很,如果他們有興致的話。自然,果真想叛變都不給你機會,至現在,沒有任何一起內鬼的,沒人敢,這裏薪水又高,誰會傻到那種程度而冒險呢?” 鄰近於慶賀的正時,一組和二組的老大都臨於臺上。亮點在於二組的頭,身材高挑,真是形容不出的美,她笑着,有些憨態可掬般的笑着。

臺下即使是女人的眼睛也難以不往那看,羨慕的,又何止是地位和權利,單是這身子骨和模樣,在地上,沒有能力也該是嫁給王公貴族的命運。江至想,這人真是不能比較,要麼連玫瑰都會是一坨糞。

“聖誕快樂夥伴們!”一組的頭兒新年致辭。

“每一個日夜,你們都在爲世界效力。每一個夥伴,都不辱各自國家的使命。你們將國家,民族和自己的尊嚴深深的在這裏完整的展現,你們都是好樣的,我爲你們自豪!(臺下一片歡呼喝彩聲)無論你們居於什麼崗位,都無於是此類的精英,你們應該爲自己慶祝。夥伴們啊!我們的任務時常會有人消失,他們消失的原因,甚至是屍首都無處可尋。你們都深知一組的危險。沒人會認識我們,在葬禮上,只會你的家人,和你最好的同事,但我期望着你們在閉上眼的時候,還在心繫於國家,世界的安寧。你們的存在,是強大的後盾,你們默默的付出,悄然生息的離去。因此,每年的聖誕等節日,你們都應該享有如此的待遇,大家要放開一切去歡愉!祝你們愉快!夥伴們!” 爆萌小妖︰帝尊大人饒了我 掌聲不斷,臺下高聲呼躍)

接下來二組致辭。

“聖誕快樂!”她的嗓音清脆而甜美,如花季的少女。自然的如百合張開似笑着。

“一組長官的致辭連我都打動了······”

此時臺下一組的一些人大聲呼喊着:長官,給我們組長生個小孩吧!·····

臺下也也一片接應。一組組長先是愣着站在臺上,後對她傻笑着說:“民心所向啊!”她一把抱住吻住了她,她也摟住他的脖子,兩人就這樣纏綿熱吻,臺下也一陣陣吶喊聲,呼喝着,舉起酒杯互相慶祝着。當然,畢竟是公共場合,這也只是一小會,她接着剛纔的話說:“成全了我們, 絕色總裁的超級兵王 ,真是聰明。(她瞧向起先呦呵着的那位)還記得先起鬨的,就是上次聖誕節,被我們二組的女孩子打的呢?(她忍不住笑了,臺下也一陣鬨笑聲,他也毫不在乎的笑着)很有勇氣!二組的女孩子們今年下手輕點,要不今年就該我寫檢討了!”(又一陣鬨笑)

“好!”二組的女孩子們高聲呼應。

此時一組組長接起話:“哎呀,要不是我們一組的男孩子們看你們二組男生太少,幹嘛找你們啊,這是同情你們!”

“就是,一組的兄弟們,咱以後就吃窩邊草,讓二組的去眼饞吧!哈哈”中間的一個人又開始起鬨道。

接下來可想而知的情形,一組都開始熱鬧了,一而二,十而百的,都挑起了話。

一組組長又說:“你看看我們一組的男孩子們,個個身強體壯,可不比你們二組的男生,是真怕啊!啊?哈哈!要知道,那個被打的兄弟可一點都沒還手!”

餐廳的那些管理和工作人員都聽的歡聲大笑,今年這是難得場景,往年都沒這麼熱鬧過。

江至打眼前面的位置尋摸着,問梅塔:“喂,梅塔”

梅塔還沉浸在這氛圍內。“啊?怎麼了江”

“這伊威怎麼沒有來!”

“伊威?伊威是誰?”

江至想了起來,那不過是他假名字。 狼性老公,別過來! 哦,就是這層的大頭兒”

“哦,你說他啊!他每年都不和大家一起過節的,他身體不太好,每年都會回家過。據說他要退休了,身子熬不住了,上面好像正在物色候選,也就這兩年的事”


“這樣啊······”

聖誕的氣氛越發高漲,一二組之間相繼進行了各種活動,如格鬥,技術,喝酒比賽等。

格鬥環節,二組的女生差點便要選擇江當擂臺對手,他太靠近擂臺的位置了,好在他千番拒絕,這自然引起一片噓聲。大概人家看他瘦弱的樣子好欺負吧!助長威風的最佳選擇。也好在他拒絕,上去逞能的那位弟兄幾個回合就被揍的無法起身,他們是被擡下去的。體格不亞於費雷德。

“真是個好節日,你會難忘一生的夥計!”江暗自嘲笑着望着他們被擡走。

最後,她還是被一組的一位女士打倒了。

但直至遊戲環節結束都沒有梅塔所說的誘人獎項。

“別急,好的東西都在後面呢!”梅塔說。

人羣中歡顏鼎沸,江至尋思着可以看到林澤,但找了一大圈都沒發現他的蹤影,而梅塔帶着費雷德也果真的去搭訕二組的女生了。梅塔在這之前自嘲道:“我這副模樣是間諜的好皮子,可就是找女朋友便不適合”


會場的後方,一間設有押注的偌大的房間,敞着門的。那裏也是好個熱鬧,但觀察他們的臉色,輸贏的卻都是一副樣子,看情況,他們並不在意能否收些票子。

臺上的空間驟然下降,沉於地下玄關。後方的牆體也隨之朝着兩側展開,那後面則又是一大塊場地,估摸着應同一個足球場大小。這裏的空間,像是無限大般的能上下左右的延伸,若是不親眼瞧見,哪怕是想象,都難以用那無限的腦力去聯想。

那後面,大都是娛樂的設施,盡是高科技的玩意兒。此中最爲耀眼的就是鐵籠擂臺,那真是顯眼,很多的人也都朝着那兒去。江旁邊的一個人說道:“這麼高的獎項可不能錯過了!”

江朝着食物纔有些勁頭,顯着並沒有興致去觀看。但他卻尋思着:“這就像是鬥牛,爲什麼他們也不舉起支長槍呢?是在長槍,觀衆,還是牛的身上算是合法?但算是在那方面顯得興致,而放在同類就或是拘於法的約束吧!你們應該舉起長槍,去體驗那般感受,不是有意義的多嗎?”

羅恩曾說,聖誕節的都是手藝最好的廚子。 據說吃貨總是佔據多數,無論生個什麼殼子,什麼樣子,什麼性別,總無法擋住此難得的口福,顯然,在大多數情況這是正確的。

R國的菜系居於第一張長桌的中間,這花費了江好一會兒的腳程才尋得,這“人山人海”的形容並不誇張,他是絕對不會懷疑這不僅僅是一二組的上千人。除非會覺得自己是活見鬼。

那佔據桌面僅有一張單人牀大小的幾道特色菜系,共十六道菜,包括那最邊上的餃子。江起碼的自認爲,其他的國菜都無法顯得如此般具有特色。

“啊···算算,大該有兩年沒吃過餃子”江長聲的吁氣,感嘆着。

雖然是蒸餃(大概怕時間久會涼,纔沒有做水餃),但他吃着也似那水餃的味兒!他先後嚐了幾種,只有一種陷兒他即使將餃子剝開也沒弄清是什麼,一股子怪味道,但又卻讓人上癮。

鐵籠賽的音樂此時震耳欲聾的響起,江瞧了一眼那裏,小聲的嘟了一嘴:“低級···”

或許江一直沉於舌腔裏的那股子怪滋味,關注的也就像只有眼前的餃子一樣,甚至旁邊的同胞也未注意。至始至終都沒察覺到他身邊一直有個人在旁打量着他,直到他這不打緊的恰似又認爲自己纔會聽見的微弱之聲。

江的雙肩突似感巨石壓身。不自主的雙眉聚中,渾身不自在。

“喂,亞洲小子!”

江彈開了壓在他肩上的雙手,有些氣憤的轉過身子。也許,居多數的人都會討厭享用食物的時候被人打擾,那是一種“禪修”般的體驗,不是總有好運氣碰的上。當然,有了相應“資本”再疊加些“運氣”便不會算些什麼。又何況他這副又相當不如意的身軀。

一個女人,一直在臺上叫囂而被她打敗的一組女人···

她一身紅色晚禮服,高挑的身軀,那股子勁兒是她的就不會錯了!

“哎?是你啊!”


她搖晃着杯中的紅酒,一手搭臂。“恩?驚訝嗎?我關注你很久了!”

“關注我很久了···這是暗示我嗎?”江望着她那泯而不失實的表情,到也像是真話。

“哈!在臺上你很厲害!但你說關注我很久,但我們從未見過,很少互相接觸,那你的這話根據在哪兒?”

“你,就不覺的在哪裏見過我?腦子不會也受影響了吧!”她低頭掩笑着。

“莫非她也是···”江不排除這可能,沒有理由會知道他之前的事。

“說罷!什麼來路?”江的語氣不那麼和順了,自從那個案子後。

“呀!脾氣還不小!”

“不說,要麼你離我遠些,要麼我走!”

“你這個人啊,心胸怎麼這麼狹小。我沒有把你怎麼樣啊!好也算同道中人呢!”

“正因爲如此啊!”江使着眼神,想讓她理解體內的監視。

她看江使着眼神,像是覺的很滑稽的又笑了,她很愛笑。

“沒關係的,範圍內,體內的東西無效用,起碼是現在的你我”

“那說吧!”他聲音壓的極低。

“你在酒吧裏忘了我嗎?我可記得你那鄙夷的眼神啊!”

“酒吧···你是那個脫衣舞娘?”他大驚。

“呦,這麼激動啊!這角色就那麼討人厭?還是在裝紳士啊?”

“哦,我明白了!你也是新人,上 屆的吧!”

“小鬼,老孃活的時候,你還沒出生呢!”她眼神定住,臉正朝着他,露出嘴角的笑容說道。

江想着:“真是老妖精輩出的年代!”

“哦,很時尚啊這身打扮。那請問您這個真身也有這金髮碧眼的殼子美嗎?而且,長話短說!這食物都涼了!”江轉身朝着對面走去,他討厭極了,至於爲什麼恐怕他自己都說不出。

這女人一手按住他的肩膀,江極力的往前邁步子,卻只能如同拋下的錨,動彈不得。

“這個女人,真是妖精不假,力氣大的很!”江想。

她笑着,是嘲笑,嫵媚的而又譏諷的笑聲。

“這麼一個大小夥子,怎麼還不如我個女子?再往前邁邁步子嘛!”

“純是爲羞辱我,怎肯上你當,試試你先!”江定住神,全身所有氣脈的氣都運於腿部,這使力氣於先十倍不止,但卻又未動絲毫。身旁的不知情的,以爲他是怎麼了,還上來詢問,江的臉通紅,沒言語一聲,人家的好心到似成了多嘴,還好大家都往鐵籠競技那觀望,這地方也沒有幾個人停留,都在那激烈鼓動着比賽的進展,也有一些來回於賭場,食物的誘惑性彷彿是接近了尾聲。

“喂!你真是想要較量一番嗎?”江不再運氣,轉過身子,推開了肩上的纖細的手。


女人此時定住,拉入他進入了虛擬世界。

“真是老套路,是不是都喜歡玩這套?動不動就入其他世界!”江是有陰影的,他不會忘記這副身軀是怎麼病秧成這般模樣。

“哦?你是說那個H國人的軀殼嗎?”

“你們認識吧!”

女人沒言語,她走走動動徘徊於江的周圍,又停了下來,看着他的臉。

“加入我們,怎麼樣?”

江望着她的臉,一表正態。

“犯罪團伙吧!”

“呵,小子,你繼承的是不是隻有你老師的脾氣了?怎麼看似一無是處?肯收你,還如此語氣?”

“那說說,你是幹什麼的?!”

“獵手”

“獵什麼?”

“羅剎”

“羅剎······”

“呵,動心了吧!”

江的臉靠近她,輕聲的嘟語:“真激動啊!”隨之退後大笑,盡是嘲諷:“我身子雖然不太好,但腦子靈敏的很!當誰無知嗎?羅剎都是人的樣子!能力高強,你拿什麼獵?誰知道你是不是騙人的?我從未聽泰弗說過你們的存在!”

“泰弗?呵呵,

她哼笑着挑釁般的語氣,嗲聲細語的朝他的耳旁道:“這樣,若是你贏得了我,就放過你!若你輸了,就加入我們,還要給我磕三個頭!怎麼樣!”

“哼!你在耍我嗎?你都是老妖精了,我能鬥得過你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