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氣液體被囤積在一處越十立方米的凹槽當中,而在靈氣液體上,一株白淨的蓮花漂浮在其上,片片的蓮瓣散發出的香氣,勾人魂魄!

蓮花越有拳頭一般的大小,蓮瓣越有着三十幾朵的樣子,每一朵蓮瓣都蘊含着恐怖精鈍的靈氣,只要吞服下一葉蓮瓣,辰雲相信,其中的靈氣便會迅速轉化爲人體的神力,增長人的修爲!


不過,蓮花還呈現着閉合的樣子,蓮瓣並沒有分散開,辰雲知道,當蓮花徹底成熟之際,那麼蓮花一定就會大開蓮瓣,香氣四射,而其中的花蕊更會顯露出來,而那花蕊,也纔是蓮花之上真正的至寶所在!

血邪深呼吸了一口氣,看了辰雲一眼,能夠感覺到辰雲眼中的貪婪與興奮,輕嘆一口氣,腳步微微向着後方移動了幾步。

“還有幾個時辰,恐怕這了蓮花靈藥便會成熟了。”血邪皺着眉頭突然說道。


“嗯,沒想到這天狼盜賊團竟然藏有這樣的天地靈藥,恐怕奪來時便知道它的奇效,只是當時並沒有成熟,也不知他們是如何做到的,竟然將天地靈力聚集在這裏,供給蓮花吸收。

蓮花微微的在靈氣液體中打着旋,帶着某中匯聚,突然間整個天地之間的天地之力都匯聚在了一起,以着一種玄奧的速度轉動着,而每轉動了一次,蓮花的四周空間便會盪漾,整個蓮花也就若隱若現,在這一刻,辰雲突然發現了蓮花竟然在辰雲的面前消失。

辰雲瞪大了眼睛,望向了血邪,都看到了對方的驚容!這蓮花,有詭異!

蓮花片片,蓮瓣紋理相纏繞,交匯,突然間,辰雲的腦海中一道精光轉瞬即逝,辰雲並沒有抓住。

而血邪在經過方纔的震驚之後,開始認真的觀察着蓮花的變化!果然,還是讓他發現了什麼,只是他的臉上異常的欣喜,顯然是發現了什麼好消息。

“血邪,有發現嗎?”辰雲問道。

“嗯,發現了,想必就是一名普通的武宗境界的修士也能夠發現這白蓮的奧祕。”血邪面帶笑意地說道:“武靈境界要邁入武宗境界之時,必須領悟天地的法則,而進入了武宗之境,宗域的使用便是利用天地的法則,在對敵中,天地法則更是十分重要!”

辰雲眼睛一亮,“難道你說這白蓮能夠幫助我領悟天地的法則?”

一胎二寶:鮮妻,乖乖寵! 是。”

辰雲看着這株白蓮也變得貪婪起來,看着白蓮在靈氣液體中旋繞,若在若消,漸漸地,辰雲沉浸入這一奇異的變化之中。

血邪看着猶如入定的辰雲,眉頭皺起,知道辰雲恐怕是在其中領悟到了什麼。

隨着時間的流逝,那白蓮也愈加的白靜,無時無刻地散發出清香,而片片蓮瓣也開始向着四處張開。

辰雲的眉頭時而皺起,時而舒展,看着漸漸成熟的蓮花陷入癡迷當中。

突然,又隔了一段時間,那白蓮突然爆發出來了千萬丈絢爛的白色光芒,整個蓮花也在這一刻徹底打開,蓮心出的那粉紅的花蕊,靈液流動,蘊含着無盡的生命氣息。

白蓮的四周變化也就更加的巨大了,周圍的空間微然盪漾,在片片蓮瓣之上,紋理相繞,蘊含了無盡的奧祕。

猛然間,辰雲雙眸之上一道厲芒激射而出,如同一道閃電,忽地守回,辰雲將眼微微一閉,消化着剛纔的感悟,想必對於天地的法則領悟也更加深刻了一分,辰雲真實地感覺到了他修爲精湛了一分,受益匪淺呀!

看着這株白蓮,辰雲如若珍寶。

白蓮緩緩打開,片片蓮瓣張開,粉紅的花蕊處凝結出了一顆紅珠,蘊含着無上的至理,而原本幾十片的蓮瓣也在迅速的凋落,墜下融入了靈氣液體職中,也白蓮迅速縮小了一倍,上面的蓮瓣也是寥寥無幾的十片左右,紋理當中華光流轉!

轟然間,一股莫大的吸力在白蓮上出現,頓時如同籃球場一般大小的石屋中無盡的靈氣朝着白蓮涌入,而四周也因爲靈氣稀薄,開始能夠探查更遠!

白蓮沒有花費多久的時間,所有的靈氣便消失殆盡,白蓮靜靜地漂浮在靈氣液體之上,不知爲什麼原因,那靈氣液體中的靈氣竟然絲毫沒有被白蓮吸收!

天地靈藥,果然蘊含着無盡的奇效,恐怕這一株白蓮的奇效便是讓人在天地法則之上的領悟,對於武靈進階武宗十分的重要!

“辰雲,這株蓮花已經成熟,它的奇效恐怕你已經得知,這樣的天地靈藥對於你突破武宗非常的重要,但是對於武宗之上的強者卻也是無用。”血邪說道。

辰雲不容置疑地點這頭,說道:“有了這株白蓮,在武靈之境的修煉之中,我能夠迅速地提升,沒想到天狼盜賊團竟然有這樣的至寶,果然是機緣!”

說着,辰雲已經來到了白蓮身邊,想要將白蓮收了。

雙手碰在白蓮之上,頓時一股冰涼的感覺入體,讓辰雲的神識一陣舒適,辰雲不得不感嘆白蓮的奇效。

在這時,靈氣液體突然蕩起了一圈圈的漣漪,一個個朦朧的虛影在靈氣液體中顯露出來,同時伴隨着邪惡的力量在他們身體散發。

辰雲因爲離這些朦朧虛影很近,邪惡的力量被辰雲吸入了身體之中,頓時,辰雲神識受到了影響,兩隻眼閃着腥紅的光芒,整個人的身體盡顯妖獸的兇駭!

“怎麼回事?!”血邪似乎也預料到了辰雲的變化,看着這數十個從靈氣液體中出來的邪惡虛影,眼露驚駭,“竟然是古籍中記載的荒古時期的空靈!”

上前踏出幾步,直接來到了辰雲的身邊,將辰雲迅速拉回,而辰雲那顯露兇光的雙眼也漸漸地平息下來,恢復了清明。

“血邪,剛纔怎麼了?”

血邪沒有說話,只是凝重地看着那數十個漂浮在白蓮旁的朦朧的虛影,也就是他所說的空靈,好久,他才嘆了一口氣說道:“幸好這種空靈還沒有成長起來,靈智沒有開啓,不然這一行我們恐怕得不到白蓮,甚至有可能將性命丟在這裏。”

看着辰雲的疑惑,血邪繼續說道:“這空靈乃是荒古的時候就存在, 而他們也只是存在在那些蘊含出無盡邪惡力量的地方,通過千萬年的孕育最後開啓自己的靈智。”頓了一下,血邪繼續說道:“開啓靈智的空靈非常恐怖,他們是修士的噩夢,不怕各種神通攻擊,必須以特殊方法才能夠將他們打散。而他們最喜好的食物便是人類修士的那龐大的靈魂之力,恐怕就是那實力恐怖絕倫的武帝看到了空靈也得繞道走,不敢招惹!”

“真有這樣恐怖?!”辰雲瞪大了眼睛,顯然是不不相信。 聽血邪這麼一說,辰雲看向這數十隻朦朧,而又充滿着邪惡氣息的虛影充滿了肆憚,不敢輕舉妄動,但也不打算輕易放棄!

“難道。就沒有辦法了嗎?”辰雲的表情盡現鬱悶。

“辦法,嗯,讓我仔細想想。”血邪低頭思索道,畢竟擁有了白蓮,辰雲的實力更加強大,對於血瞳宗也就更加的有利。

辰雲也只有鬱悶地看着那數十隻邪惡虛影,卻不能幹什麼,畢竟剛纔已經經歷過了他們的恐怖,怎麼也沒用想到,竟然能夠將自己瞬間的變爲一隻噬血的兇獸一般!

轉頭看着思索的血邪,辰雲也不開口說話,打擾他。

終於,差不多一分鐘時間過去,血邪的眉頭皺得更緊。

辰雲心一沉,“沒有辦法了嗎?”

血邪搖頭,“辦法,也不是沒有,卻是如同沒辦法。因爲這種空靈是在邪惡之地誕生,雖然不知道如何出現在的此處,但是有一點可以確定,那便是這些空靈對於邪惡能量有着莫名的吸引。但是邪惡能量非常難覓,我這裏根本沒有。”

“邪惡能量。”辰雲皺起來眉頭,突然。眼睛一亮,將九幽黃泉得來的最後一滴黃泉水取出來,詢問血邪說道:“這是不是邪惡能量。”

“好濃的死亡氣息。”血邪震驚,點頭說道:“沒想到你擁有這樣的邪惡能量。。”

只是黃泉水一露出來,便已經吸引了那漂浮在白蓮上的那數十隻空靈的注意力,貪婪地看着辰雲手中的那一滴黃泉水,突然呼嘯而來。

辰雲大驚,“我將這十隻空靈吸引走,你迅速前去摘取白蓮,離開這間石屋,我們通道碰面。”

還不等血邪點頭,辰雲的《跨虛步》直接運轉而出,空間盪漾,迅速離開了數十米的距離,等待着空靈追上來。

只是辰雲還是低估了空靈的厲害,在他在空間中顯露出身影之後,那十隻空靈竟然追上來,更讓他麻煩的是邪惡的力量又朝着辰雲而去,影響着辰雲的神智。

“該死。”辰雲低罵一聲,也不得不加快了速度。《跨虛步》全力運轉,迅速離開。

“嗚嗚嗚~”十隻空靈發出來張牙舞爪的憤怒聲,但也沒有停留,直接追上去,速度也不含糊。

待十隻空靈走了之後,血邪纔來到了白蓮身邊,沒有絲毫的猶豫,栽下了白蓮,然後深看了辰雲離開的方向一眼,迅速離開了這間石屋。

“媽的,這羣空靈可追得真緊。”辰雲不敢放送,他也不能放送,身怕這一放送被空靈追上來,讓後吃點他的靈魂之力,臉色卻是愈加的難看。

辰雲一記《滅世掌》運轉而出,一個恐怖大掌橫空出世,在虛空中烏光流轉,辰雲單手這樣一按,大掌轟壓壓而去,碾碎了虛空。

щщщ ¤ttka n ¤¢O

“嗚嗚嗚。~”空靈張牙舞爪地大叫,滅世掌之下,十隻空靈安然無恙,竟然沒有受到了絲毫的傷害,辰雲眼皮一跳,“果然如血邪說的那樣,沒想到如今竟然脫身無力。”

辰雲看着手中的黃泉水,心裏掂量着該如何是好,如果將它扔出去,或許空靈不會追上來,但是空靈也許會貪婪更多,在吸收完那滴黃泉水之後也許會繼續追上來,讓辰雲心裏謹慎,不敢有絲毫的放鬆。

《跨虛步》被不斷地運轉而出,辰雲不斷地在石屋中閃現,一時間空靈。還不能追上來,隨着時間的流逝,空靈也有些煩躁了,發出來淒厲的聲響,而速度竟然是提升了一分。

意識到這樣的情況,辰雲心裏也更是不安起來,石門雖然近在眼前,但辰雲卻不敢輕鬆離開,如果空靈追出去,對於辰雲來說,沒有一絲的好處。

《跨虛步》皇者神通之術當然十分的消耗神力,辰雲體內的神力在大量的流逝,這讓得辰雲犯難,看着不遠處的大門,辰雲突然一咬牙,讓速度再猛然提升了一分,迅速打開了石門,還沒有等到空靈追上來,當機立斷,將石門瞬間關閉,一切動作行如流水。

關上了石門,辰雲發現自己的額頭已經冒着大汗,將汗水擦去,辰雲自語說道:“應該不會追出來了吧?”

話剛說完,轟的一聲巨響,石門上頓時出現了數十道裂痕。

“這。”辰雲倉皇倒退了兩步,瞪大了眼睛,他自然是知道石門的厚實,防禦力肯定不低,但沒想到空靈的實力竟然是這樣的強大,恐怕石門根本禁不起他們的幾番折騰!

“轟!”又是一聲響徹天地的巨響,石門上的裂痕也越來越多。

就在這時,血邪發現了這邊的動靜,過來了。

辰雲臉色陰沉,大喝一聲,“走!”隨後身影頓時向着通道外而去。

“還有兩間石屋。”血邪皺眉道。

“現在沒時間了,空靈太恐怖,就去本。就算是你我都不是對手,如果等到他們打破了石門出來,我們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辰雲說道。

血邪的臉色也凝重起來,點頭與辰雲速度爆發到了極致,迅速向着通道外而去。


當辰雲與血邪離去沒有多久,石門的裂縫中邪惡的力量散發出來,石門上已經佈滿了密密麻麻的裂紋,十隻空靈爆發了最後一擊,轟的一聲,石門破碎,化爲無數塊的石粒碰碰砸在了地面。

十隻空靈的眼睛異常的血紅,渾身散發着邪惡的氣息,又是一陣淒厲的聲音響起,他們盯着辰雲和血邪離開的方向,追上去。

……

打開了黑色巨石,辰雲與血邪兩人也終於離開了地下通道,黑色巨石挪回了原處,辰雲與血邪迅速離開了此處!

“希望那塊不一般的黑色巨石能夠攔下他們一段時間。”辰雲自語說道,向着天琅山山下而去。

突然,血邪眉頭一皺,望向一處,說道:“在那裏有着打鬥的氣息,想必是丘虎大軍與天琅山的天狼盜賊團之間正面碰撞了起來。”

辰雲眼睛一亮,說道:“我們就去那裏,如果空靈嘴上了。追上來了,那樣也找不到我們。”

血邪贊同地點了一下頭,兩人御空而行,向着大戰的方向而去!

沒有飛行多久的時間,辰雲與血邪兩人便來到了大戰的不遠處,頓時有着一股血腥味瀰漫出來。

辰雲並不着急前往戰場,而是隱蔽起來,遠遠地看着丘虎的大軍與天狼盜賊團對抗在一起,並不打算出手。相助。”

丘虎手握 大刀,眼中凌厲,他的大軍匯聚在一起,殺氣聚集,化爲了一柄大刀狠狠朝着天狼盜賊團劈過去。

只見紅軍師一人,她的嘴角已經溢出來鮮血,臉色更是蒼白,見到狠狠劈開的殺氣大刀,她冷哼一聲,雙手快速凝結出一個手印,向着殺氣大刀拍打過去。

轟轟轟!一聲聲巨響想徹了天地,天穹禁不起他們的打鬥轟然顫抖了起來,恐怖的力量餘波襲擊着周圍的一切。

辰雲驚訝,沒想到這紅軍師一人便能夠對抗丘虎的萬人大軍,看來實力不俗,而上次恐怕也是隱藏了實力。

辰雲還在思考要不要“幫”紅軍師一把,隨着丘虎的暴起,辰雲也就放棄了,丘虎手握着大刀,直接踏破了虛空,出現在紅軍師面前,突然直接地劈出了一刀,威力十分恐怖,直接劃破了虛空。

辰雲也仔細地察看了一下,十分的驚訝,沒想到這丘虎還是有着兩把刷子,在這裏天狼盜賊團的大當家狼一刀與二當家狼殺已經死去,至於三當家狼虎,辰雲也敢肯定他已經死去,如今的天狼盜賊團算得上是名存實亡,而只要殺了這名紅軍師,一切也就不足爲懼!

辰雲嘿嘿一笑,帶着血邪從暗處走出來,看着一刀將紅軍師劈飛的丘虎說道:“丘虎將軍果然厲害呀,沒想到短短的時間,便快要將天狼盜賊團剿滅。”

丘虎也是十分的高興,沒有乘勝追擊,而是立在了虛空哈哈大笑地說道:“辰老弟。我丘虎能夠這樣將天狼盜賊團剿滅,你可功不可沒。”


辰雲搖頭,也不再開口說話,因爲那紅軍師又向着丘虎撲殺而去,辰雲清晰能夠知道,如果不是這萬人大軍的相助,以丘虎的實力恐怕還不是那紅軍師的對手,隱隱之間,辰雲發現紅軍師的實力似乎不是武宗那樣簡單,每一招爆發的力量比武宗還要恐怖,同時其中也蘊含了無盡 的規則力量!

不過,即使紅軍師厲害,但也抵擋不住丘虎連綿不斷的攻勢,漸漸地敗下來,被丘虎生擒住,他哈哈大笑,城主交給他的任務也就算是結束了。

看着剩下了的天狼盜賊團成員,狼虎眼中盡現殺光,沉聲開口說道:“都殺了,一個不留!就此天琅山再無天狼盜賊團!” 丘虎在將天狼盜賊團剿滅之後,已經是到了晚上。

晚上的天琅山異常的安靜,丘虎帶着大軍與辰雲還有着血邪隨便找了一處地方,開始停下來過夜,打算明日離開天琅山。

夜晚繁星高掛,皎潔的月光從遙遠的天空拋灑而下,照印在天琅山之上,顯得異常的美麗!

無數的將士在深夜中發出豪爽的大笑聲,天琅山的一處平坡上,一團團火焰燃燒,火光燻烤着黑暗的天空,顯得異常的紅豔。

辰雲與血邪兩人並沒有與丘虎和那些軍士在一起,而是遠遠地離開了丘虎暫時的營地,隨後離開了數百米的距離,在一處大山後面,兩人才停了下來。

血邪沒有多說什麼,直接取出了白蓮,倆白蓮交給了辰雲。他說道:“如今你的修爲已經是武靈之境,爲了突破武宗之境,利用白蓮的力量,你可以趁現在打好了基礎。”

辰雲點了一下頭,馬上取下白蓮上面的一葉佈滿天地紋理的蓮瓣,隨便找了一處,雙腿盤膝坐下。

看了血邪一眼,辰雲平淡說道:“幫我守護一陣,不能夠讓人靠近我。”

血邪點頭,“你儘管當心就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