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體感受着陰陽劍上傳來的威脅,很是明智地鑽進了陰陽劍之中,丁牧則是施展納兵訣,將靈體與陰陽劍融爲一體,經過一個小時的煉製,陰陽劍竟然真的生出了幾分靈性,雖然還不能和丁牧心意相通,但丁牧相信,隨着他不斷修煉納兵訣,陰陽劍必然能夠達到如臂使指的程度。

至此,武山之行就該結束了,丁牧帶着蕭情和林魔君離開權老魔的洞府,剛走出通道,就看到兩名魔修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小子,知道這是誰的地盤嗎?”

兩名魔修先是大量一下丁牧和蕭情,發現兩人不過是神合境和納氣境的修爲便放下心來,大聲呵斥道:“這個洞府是我們早就發現的,沒想到竟然被你們捷足先登了,識相的把寶物交出來,還能留你們一條性命!”

丁牧失笑,沒想到竟然在這裏遇到打劫的了,從這兩個魔修的態度來看,他們很可能就是在武山潛修的魔修。

今天他心情高興,倒也沒有着急動手,而是動了和他們玩一玩的心思。

“我若是說不呢?”

“呦呵!還敢說不!我就問你聽說過我們兄弟的大名嗎?”其中一人趾高氣揚,“我,劉圭,人稱鬼見愁,這是孫堯,人稱堯煞星,你們兩個是活得不耐煩了嗎?”

劉圭和孫堯齊齊放出了神合境的威壓,放在平時,也確實是難得一見的高手了,但是在丁牧這裏,他們還不夠看,甚至激不起丁牧動手的慾望。

蕭情看出了丁牧的心思,向前一步,“你們兩個想打劫,問過我了嗎?”

“哈!小妞,本想等會再找你玩,沒想到你倒先跳出來了,既然如此,那就別怪哥哥不客氣了!”

劉圭發出一聲怪笑,朝着蕭情撲上去,蕭情剛剛突破到神合境,也有意試試自己的修爲,登時與劉圭打成一團,倒也不落下風。

但是十幾秒後,劉圭取出了一把分金尺,藉助法寶的威力成功將蕭情壓制住,孫堯放下心來,看向丁牧,“小子,該你了!受死吧!”

啪!

砰!

孫堯剛衝上去就被丁牧搧了一巴掌,身體打着轉兒倒飛出去,摔到地上,沒了動靜。

正和蕭情戰鬥的劉圭看到這一幕,整個人都愣住了,忍不住嚥了咽口水。 孫堯被丁牧瞬間打敗,劉圭不敢戀戰,轉身要逃,但丁牧怎麼會給他機會,一道劍芒發出,正中右腿,劉圭也噗通一聲倒在地上,發出陣陣慘叫。

蕭情則是趁機出手,把分金尺奪了過來,在手裏掂量幾下,頗爲得意。

“大哥饒命!饒命!我們有眼不識泰山,您就放了我們吧。”劉圭開始求饒,生怕丁牧再給他一下,讓他丟了性命。

丁牧搖頭,擡手打算直接殺死孫堯和劉圭兩人,林魔君卻飄了出來,“丁牧小友,不如把這兩個人交給我如何?我保證讓他們受盡折磨而死!”

“是嗎?”

天絕末路 ,“你懂吞噬他人氣血的法門?”

“一點點,魔修嘛,你懂的。”林魔君笑道。

丁牧瞭然,雖然林魔君這幾天表現得人畜無害,但誰若是真的以爲這就是林魔君的真面目,那絕對離死不遠了。

“交給你了,剛好我也見識一下你們魔修的手段。”

林魔君發出嘿嘿的笑聲,飄到已經昏迷過去的孫堯面前,左手掐訣,右手抓住孫堯的腦袋,隨後孫堯從昏迷中醒過來,發出一陣陣慘叫,聲嘶力竭,四肢用力掙扎,卻無濟於事,僅僅十幾秒的功夫,孫堯的身體就變成了一具乾屍,而林魔君的身影再次凝實了不少。

劉圭眼看着這一切,露出驚恐的神色,他是魔修,自然知道將一個人的氣血、修爲、元神生生吸乾是多麼痛苦,擡起右手用力朝自己腦袋拍上去,他寧願死,也不想受到這種非人一般的折磨!

但丁牧怎麼會讓他如願?擡手發出一道劍芒,刺穿他的右手,林魔君趁機飄過去,抓起劉圭的腦袋,十幾秒後,受盡折磨的劉圭也變成了一具乾屍,被林魔君隨意地丟在地上。

“丁牧小友,你很合我的胃口啊。”林魔君感受到實力再次提升,有些飄了,丁牧毫不客氣地發出一道劍芒,刺穿林魔君的腦袋,林魔君一下就老實起來,一副委屈的樣子鑽進屍體裏不出來了。

接下來就沒什麼好說的了,帶着蕭情、林魔君返回江南市,丁牧把聚靈鼎和腥獸草放到別墅裏,心裏盤算着抓緊時間再去一趟萬獸谷,如今他手裏只有六十多顆七階妖獸的妖丹,想要完全發揮腥獸草的作用,就必須湊夠一百顆,而除了崑山的未知區域,丁牧想不到還有什麼地方有大量高階妖獸了。

不過在此之前,他要回家看看,至少也要先找個地方把林魔君的屍體安頓下來,防止引出什麼事端。

按道理來說最好的選擇就是讓蕭情處理,但蕭情明確表示了不想和一具屍體在一切,讓丁牧不得不找別人來做這件事。

把葉清凌、沈羽芝、巫穹、孔升他們都叫到一起,稍稍想了想,丁牧又把袁夜和柳言心也叫了過來。

袁夜雖然你不怎麼現身,但丁牧相信她的能力,直覺告訴他,袁夜應該是能處理好林魔君的屍體的。

至於柳言心,早就說了要讓她追隨自己,這段時間一直都在忙着和孔升交接情報交易市場的事,剛好趁着這次機會讓大傢伙都認識一下,防止出現什麼誤會。

所有人到齊之後,丁牧踢了踢林魔君的屍體,“行了,出來吧。”

離婚前妻太搶手 ,能不老實嗎?

“丁牧小友,這幾位是?”

“以後你就知道了。”丁牧指了指林魔君,“你們都認識一下,林魔君,數百年前是一個魔修,至少也有窺天境的修爲,如今就只剩下一具屍體和殘存的元神,我打算找個人保存他的屍體,別出了意外,落到別人手裏,你們誰來?提前說一下,林魔君的元神無法離開屍體太遠,而且戰力極其一般。”

“……”林魔君一臉無奈,一般就一般吧,你加個極其是什麼意思?

葉清凌、沈羽芝、柳言心齊齊搖頭,她們對屍體有一種天然的忌憚,巫穹沒什麼反應,但丁牧也不可能把林魔君的屍體交給他,因爲他連照顧自己都成問題。

至於孔升,雖然沒說話,但丁牧也能看出來孔升內心的不願,到最後還是要落到袁夜這裏。

“袁夜,你可以嗎?”

“可以。”袁夜還是一副冷冰冰的樣子,不過她如今已經進入了神合境,只要小心一點,林魔君也不是她的對手。

“那好,明天你去買一套房子,把林魔君安頓好,這顆血魂丹給你,好好修煉。”丁牧將一顆血魂丹交給袁夜,讓旁邊的林魔君深感驚訝。

丁牧竟然還有血魂丹?


這小子莫非是邪修不成?

“林魔君,擺清楚你的位置,我讓袁夜照顧你的屍體,你也讓我省點心,如果你敢找麻煩,我會很高興的。”丁牧語氣中帶着幾分冷漠。

林魔君打了一個哆嗦,連忙點頭,“好好,我知道了,放心吧,我知道該怎麼做。”

丁牧點頭,看向其他人,說道:“靈氣潮汐越來越明顯了,你們要抓緊時間修煉,雖然我現在能保護你們,但你們但凡有一點鬆懈,不需要多長時間,就會有無數天才在靈氣潮汐的作用下超越你們。”

“明天,我準備再去崑山一趟,巫穹,你和我一起去,其他人好好修煉。”

巫穹點頭,又問道:“又去獵殺妖獸嗎?”

“沒錯,順便看看你的實力修煉到了什麼程度。”丁牧起身,就這樣,都散了吧。“

葉清凌快走兩步來到丁牧身邊,“丁牧,明天我和你一起去吧。”

沈羽芝、蕭情齊齊看過去,雖然沒說話,但也都在等着丁牧的迴應。

“不用了,這次去不會耽誤太久,你就留在這裏好好修煉,爭取早日進入魂海境。”丁牧說道。

葉清凌露出失望的神色,她還以爲她和丁牧經歷了這麼多,多少能在丁牧這裏佔據一些特殊的位置呢,沒想到還是這副結果。

丁牧沒理會葉清凌的表情,直接回別墅去了,因爲他要藉助聚靈鼎過來修煉。

第二天一大早,丁牧開車來接巫穹,卻發現巫穹和葉清凌都在各自的房間裏沉睡不起,這讓丁牧覺得有些蹊蹺,修煉到了巫穹和葉清凌這個地步,根本不存在睡不醒的情況,除非是遭人暗算或者是中毒了。

先後檢查巫穹和葉清凌兩人的狀況,丁牧的臉色變得陰沉起來,因爲他已經確定巫穹和葉清凌都被人用毒給放倒了。 丁牧察覺到這一點的時候心裏也是有些好奇的,江南市誰有這麼大的本事,竟然能把巫穹給放倒了?

雖然是中毒,但並不致命,可就是因爲不致命,丁牧才明白這是對方的挑釁,如果他不能解毒,就是他輸了一場。

伸手搭脈, 驚世煉器師︰公子,不約 ,哪怕是簡單的**也能做到快速生效,藥勁強大卻不傷身體,只要睡上三天三夜,毒性自解。

丁牧倒是有解毒的辦法,就是凝毒丹。

七步草號稱能解九成九的毒,可不是開玩笑,但問題是丁牧手裏的凝毒丹只剩一顆了,巫穹和葉清凌都中毒,給誰解?

這次是不會傷害到人體的**,下一次呢?會不會就是致命毒藥了?

所以丁牧不打算用凝毒丹,也不打算解毒,而是想把下毒的人找出來。

既然解決不了問題,那就把製造問題的人解決掉。

給孔升打電話,響了十幾聲,沒人接,丁牧生出不好的預感,快速趕到孔升家裏,發現他也昏迷過去了,同樣的毒素,同樣的症狀。

之後又去找沈羽芝和蕭情,竟然也是完全一樣。

至於袁夜,丁牧也不太清楚她在什麼地方,只能發出信號,等袁夜自己找上來。

十幾分鍾後,袁夜出現,丁牧臉色才稍稍好看了一些,至少沒有全軍覆沒不是?

一番詢問之後,丁牧才知道袁夜昨天晚上離開之後就一直注意隱藏身形,一般不會有人發現,所以才能逃過一劫,而沈羽芝、葉清凌等人,雖然修爲比袁夜要高,但沒有袁夜這麼小心,很容易被人盯上。

林魔君的屍體已經被袁夜妥善安頓好了,倒是不用擔心,但丁牧目前的注意力明顯不在林魔君那裏,而是頭疼應該如何找到下毒的人。

給柳言心打電話,幾秒之後電話接通了,柳言心這些年一直在經營情報交易市場,行動小心謹慎,而且修爲高深,也沒有中招。

丁牧把沈羽芝、巫穹等人中毒的情況告訴柳言心,讓她抓緊時間調查是誰有這麼大的本事,竟然能巫穹、沈羽芝都暗中吃癟。

柳言心也很是驚訝,心中慶幸自己這些年來的小心謹慎,要不然昨天晚上絕對也要中招。


掛斷電話,丁牧來到樓頂,他對柳言心的調查並不抱什麼希望,就是盡人事聽天命的意思,能夠在悄無聲息之間放到沈羽芝和巫穹的人,絕對不是等閒之輩,恐怕不會留下什麼痕跡。

丁牧開始認真回想這段時間有沒有招惹什麼特別厲害的用毒大師或者是煉藥大師,但是想來想去,似乎並沒有,唯一一個喬冊都已經死了,那還能有誰?

突然間,丁牧想到了蕭情在邰湖中毒的事,一羣機車黨拿着特製的**就能把武道宗師修爲的蕭情放倒,這應該算是煉藥大師了吧?

如果對方因爲蕭情的事從邰湖趕過來和自己過招,倒也沒有必要搞出人命,這樣一來倒也說得過去。

有了一個大概的方向之後,丁牧又聯繫了柳言心,讓她調查一下這兩天從邰湖來到江南市的人都有誰,柳言心雖然你好奇,但也沒有多問,應了一聲之後就忙起來了。

三個小時後,柳言心給丁牧發來一份名單,上面有十二個人,都是一個星期之內從邰湖來到江南市的人,包括他們的姓名、年齡、住址、工作單位等等。

丁牧看了一遍之後很快就鎖定一個名叫陸宸的人,三天之前來到江南市,和他從邰湖返回江南市的時間基本吻合,最重要的是這個人無業,來到江南市沒有明確的目的。

江南市並非旅遊勝地,外地來到江南市的人往往都是爲了工作,像陸宸這樣毫無理由地來到江南市的人本身就很可疑。

按照資料上顯示,陸宸此時就住在一家小旅館裏,也符合隱藏身份的特徵,所以丁牧直接就出發了,他要看看這個陸宸到底是不是真正的兇手。

來到小旅館,找到陸宸的房間,踹門進去,裏面空蕩蕩的,沒有人,不過在丁牧踹門的時候一股白霧出現,明顯不是什麼好東西,也就丁牧不怕毒,不僅沒有躲閃,反而吸了一口,細細分析一番之後,確定這種白霧與巫穹他們所中的**是同一種成分之後,丁牧知道自己的方向對了。

來到前臺,在金錢的作用下,丁牧調取了小旅館的監控,發現陸宸是凌晨三點離開的,雖然留下了身影,但是卻用口罩和墨鏡遮住了容貌,丁牧根本看不到對方長什麼樣,想要通過這個線索尋找陸宸也不怎麼現實。

這就有點麻煩了,難道又要在江南市尋找陸宸的蹤跡嗎?

他突然覺得這段時間沒幹別的,就找人了,而且每次找人都不順利的那種,必須要一波三折才能找到,頓時就覺得心累。

都跟我玩捉迷藏是吧?

那好!

咱們好好玩!

丁牧撥通了小田的電話,把小旅館裏監控拍到的陸宸的視頻發了過去,讓他去尋找陸宸的下落,結果就是天色剛剛發暗的時候,丁牧來到另外一個小旅館門口,嘴角帶着幾分玩味。

柳言心的情報交易市場雖然也不錯,但和丁牧一手建立起來,小田親自坐鎮的情報網比起來就什麼都不算了,單說小田這些年從官方購買來的各種設備就能把柳言心的情報交易市場甩出十條街!

更何況小田這些年一直都在培養各種各樣的情報人員,雖然丁牧隱退了,但是丁牧每年給這個情報網的維護費用都是以億來計算的!

現在小田正在重新啓用這個情報網,保守估計每年的費用要翻十倍。

也就丁牧這些年來積攢的家底真的太豐厚了,要不然還真養不起這麼一個龐然大物。

說到底,他讓孔升接手情報交易市場也不過就是讓孔升鍛鍊一下,將來好接小田的班而已。

丁牧沒跟陸宸客氣,找到陸宸所在的房間,一腳踹門,砰的一聲門開了,然後丁牧看到了一個身材曼妙的背影…… 丁牧也沒有想到和他過不去的陸宸竟然是一個女人!

想想柳言心發來的消息,上面並沒有備註性別,丁牧在小旅館裏調取監控的時候,看到陸宸的身影,但那個時候的陸宸不僅遮住了容貌,還穿了寬大的衣服,頭髮又短,丁牧也沒懷疑陸宸的性別,結果就是他破門而入的時候,只穿了一件輕薄睡袍的陸宸發出一聲尖叫,丁牧急忙退了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