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咻咻」。

季成的刀就變得飄忽不定起來,每一刀都詭異異常,再加上出刀的速度又快,一時間,倒是讓昊凌手忙腳亂。

不過昊凌也撐了過來,他將兩柄重鎚舞得密不透風,即便季成的刀再詭異,速度再快,也能被他巧妙的擋住。

「砰」。

兩人硬拼了一記,隨後便迅速的分開,季成氣喘如牛,剛才顯然也消耗了他很多的體力,而昊凌也差不多,胸口不停的起伏著。

「我的混亂錘法,其實首先注重的便是防禦,不過,卻很少有人能讓我專心防禦,你的快刀十三式的確厲害,三刀合一,我也是第一次見識到。」

昊凌與季成的目光碰撞了起來,雙方誰都不服輸。

「其實,我雙錘並沒有練好,還遠遠沒有達到得心應手的地步,我最強的還是單錘啊!」

昊凌休息了一陣后,徑直扔掉了一柄重鎚,只留下了一柄重鎚在手上,但季成卻知道,現在的昊凌更加的恐怖。

「來吧,最強力量!」

季成低吼了一聲,他乾脆閉上了眼睛,全部精神都集中在了大刀上,彷彿在他的眼中,整個世界都只有手中的刀。

這是一種非常奇妙的感覺,季成手中的刀,好像有靈性一般,變得渴望與瘋狂,季成全身的力量,都被調動了起來,刀身猛的顫動了四次,一股恐怖的力量正在醞釀著,彷彿隨時都會爆發出來。

昊凌也雙手舉錘,深吸了口氣,匯聚了全身的力量,這將是他最強的一擊。

而季成也毫不示弱,他猛的睜開了眼睛,舉起了手中的大刀,輕輕向前一劃,他的大刀在空中劃過了一道美麗的弧線,一團無比耀眼的白光在半空中閃現。

「唰」。

四刀合一!

強烈的危機,籠罩在了昊凌全身,但他卻變的更加的瘋狂,大吼道:「哈哈,來得好!一擊定勝負!」

隨後,他也雙手舉錘,朝著那團耀眼的白光砸了下去。

「砰」。

在眾人驚詫的目光中,兩人的大刀與鐵鎚,狠狠的撞到了一起。

ps:又是新的一周,上周我們創造了一個奇迹,五百收藏,一天投出了一千張推薦票,這周還能創造奇迹嗎?我們的凝聚力非常不錯,請投出你手中的推薦票,我們劍指第一,衝上去! 「咚」。

沉重的鐵鎚,重重的掉到了地上,鐵鎚的錘柄只是一根細細的鐵條,雖然材料也非常好,是用精鐵精心打造的,但畢竟沒有錘身那麼厚實。

因此,季成那飄忽的一刀,四刀合一,直接斬斷了昊凌手中的鐵鎚柄,鋒利的大刀距離昊凌的額頭,只有一寸,甚至連大刀上凌厲的刀鋒,昊凌都能感覺到陣陣的刺疼。

「我輸了,剛才是四刀合一吧?」

昊凌深吸了口氣,看了眼掉在地上的鐵鎚,聲音顯得很平靜。

「是的,四刀合一!」

季成也點了點頭,這已經沒法隱瞞了,剛才眾人都已經看到了他的四刀合一,那種純粹的快到了極致的刀法。

「哼,季威,這次你們季家寨贏了,凌兒,我們走!」

昊虎冷哼一聲,剛才勝負已定,沒必要再呆在程家寨了,直接帶著昊家寨的人轉身離開了竹樓,而昊凌也深深看了一眼季成,這才撿起了地上的鐵鎚,跟在了昊家寨眾人的身後離開了。

「好!成兒,四刀合一,哈哈,你可從來沒和我們說過啊!」

季威開懷大笑了起來,季家寨與昊家寨不對付,凡是能夠打擊到昊家寨的,季威都非常高興,更何況現在打敗了昊凌的還是他的兒子季成,能夠施展出四刀合一,在刀法上的天資,已經可以用恐怖來形容了。

要知道,即便是一直練習快刀十三式的季武,也僅僅才能領悟到兩刀合一罷了,周圍寨子里也有一些練習快刀十三式的,連兩刀合一都沒怎麼聽說過,更何況是四刀合一了?

快刀十三式雖然流傳很廣,但這並不代表就最容易練習,相反,快刀十三式,若沒有刀法上的天賦,很難有所成就。


「好啊,成兒,你都能做到四刀合一了,可一直還瞞著我們。不過,做得好,哈哈,這次可真是揚眉吐氣,能打敗昊家寨的昊凌,我們季家寨這次可是狠狠出了口氣。」

武叔上前拍了拍季成的肩膀,也為季成取得的成績感到欣慰,他本來就斷定季成在刀法上的天資很高,但卻沒想到,居然都能做到四刀合一了。

「季寨主,恭喜你了,你們季家寨如今出了一個能與昊凌媲美的天才,後繼有人啊!」

程戰也站起身來,向季威祝賀,誰都知道昊家寨強勢,能在年輕一輩壓過昊家寨,也是非常值得慶賀的事。

「哈哈,好說,以後我們可都是一家人了。季武,把我們寨子準備的聘禮拿過來。」

季威吩咐著,隨後,武叔便拿出了許多聘禮,為了這次提親,季威可是做足了準備。

「好,好,程雲,季成和虹兒也很久沒見面了,帶他去看看虹兒,他們兩人也好好聊聊。」

程戰笑眯眯的說道,他這話就算是同意了兩人的親事,這是兩個寨子的大事,同時也是季成與程虹的大事。

程雲點了點頭,這個時候他也熱情的拉著季成說道:「季成,你可得好好說說,你是怎麼練的快刀十三式?居然能達到四刀合一,真是厲害!走吧,我帶你去見虹妹妹,她老是念叨你,今天能見到你,她也一定很高興。」

程雲也不等季成說話,一把拉住了季成,兩人迅速的進了後院。

*****


程家寨的後院很寬敞,從後面走出了竹樓后,就能看到一條潺潺的小河奔騰在山澗,清脆的響聲,一刻也不停,還有唧唧喳喳的小鳥,偶爾在樹叢中飛過。

「真是好地方。」

季成暗暗讚歎,這個地方鳥語花香,到處都是樹叢,一條幽徑碎石路,一直延伸到河邊,在河邊上,卻修建了一個簡陋的亭子。

不過亭子雖然簡陋,但周圍的環境卻讓人賞心悅目,這裡依山傍水,環境比季家寨好多了。

「季成,快去吧,虹妹妹就在亭子里。」

程雲指著亭子里的一道纖瘦的身影說道。季成微微一愣,踟躇著有些不敢上前,他早就看到了亭子里的那道身影。

一身淡藍色的素色長裙,上面還掛著一些小鈴鐺,風一吹就叮噹作響,腦後扎著馬尾辮,似乎與季成腦海中的那道身影重疊了起來。

「虹妹妹,看看誰來了?」

程雲拉著季成來到了亭子里,笑著對程虹說道。

程虹轉過身來,看著季成后微微一愣,隨後臉上就露出了開心的笑容,急忙問道:「季成,你怎麼來了?」

拒嫁豪門:總裁大叔請溫柔

程雲笑著說道:「哈哈,虹妹妹,你的眼光可真不錯,今天季成可真厲害,連昊凌都打敗了……」

程雲將今天發生的事都簡單的介紹了一遍,程虹剛開始還一臉的擔憂,不過說到最後,她也笑了起來。

「好了,你們在這裡聊吧,我先走了。」

程雲也很識趣,笑著轉身離開了。

亭子里只剩下了季成與程虹,這個眼前熟悉而陌生的人,季成的腦海中,一直都回蕩著這個身影。

「成哥哥,跟我來,我帶你去看一些東西。」

程虹一把就抓住了季成的手,在一陣清脆的鈴鐺聲中,拉著季成一路小跑到了前面的半山坡上。

這個山坡上,小河就從下面流過,而山坡上卻綠樹成蔭,一片鬱鬱蔥蔥的樹叢。

「這是?青棗樹?」

季成看著這成片的小樹,疑惑的問道。

「是啊,青棗樹!成哥哥,你還記得以前帶我去昊家寨偷他們的青棗吃嗎?那時候你怕被昊家寨的人發現,每次都偷偷去摘。季家寨和我們程家寨都沒有青棗,所以我就把你吃剩下的棗核收集起來,種了下去。整整兩年了,青棗樹逐漸長大,明年的秋天,應該能吃到新鮮的青棗了……」

聽著程虹一邊介紹,再看看這滿山的鬱鬱蔥蔥的青棗樹,季成心中生出了一絲暖意,原本那絲「抵觸」似乎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也許,這樣一個女孩,就是他命中注定的吧……

*****

「好了,都快到寨子里了,還一副念念不忘的樣子。」

石大叔看著背後的季成,笑著打趣道。

武叔也在白蠻象上說道:「季成,程虹是個好女孩,你們現在的親事已經定下了,按照山裡的規矩,其實她已經是你的人了,以後你要好好的對她。」


武叔說這話時,表情是非常嚴肅的,季成也隱隱聽說過,武叔年輕時似乎有一段傷心的往事,也是他一直不娶的原因。

不過具體是怎麼回事,季成也不敢問。

現在季成與父親等人,已經在回寨子的路上了。這次去程家寨,季成的收穫還是不小的,第一次與人交手,這與平常自己練習,的確有很大的區別,至少,季成知道了快刀十三式的真正優勢,那就是快,而且是非常詭異的快。再加上能夠提升幾倍的力量,快刀十三式只要繼續練習下去,威力會非常可怕!

不過,季成也發現了他的一些不足之處,雖然他的力量比起父親、石大叔以及一般的族人要強得多了,但這些人都不是真正擅長力量的。

比如昊凌,他天生神力,力量就比季成要強大,若不是快刀十三式季成練成了四刀合一,還真不一定能贏昊凌。

「石大叔,我們與昊家寨為什麼不能和睦相處?」

季成坐在黑蹄牛的背上,終於開口詢問了他一直都想問的問題。

「其實昊家寨與我們寨子也沒什麼深仇大恨,但昊家寨有野心,想要擴寨成族,而我們季家寨以及程家寨,就卡在昊家寨的前面,昊家寨後面又是大山。他們想要擴寨成族,除了一心想吞併我們,就沒有其他的辦法了。哎,大山裡的寨子,你強我弱,就是這樣。」

石大叔感慨的說道,他的表情十分複雜,目光中似乎還有著一絲異樣。

「擴寨成族?昊家寨想成為昊族?」

季成若有所思的說道。

「是啊,大山裡寨子無數,說不定哪天寨子就被強大的凶獸給滅了。到時候,又有誰記得有哪個寨子在大山裡?只有成為氏族,才能受天地庇護,才能留下族譜,我們的名字也才能留在世間,讓大山都記住。而且成為氏族,還會有族運存在,族譜上的先人,也會留下英靈庇護族人,族內也會人才輩出,這是上天的恩賜。」

「成兒,我們的希望都在你的身上,或許某一天,我們季家寨也能成為季族的那一天,哈哈,到時候即便我們死了也值了。」

石大叔大笑了起來。

「季族?真是令人嚮往啊……不過,暫時是別想了,不太現實,我們季家寨才兩萬族人,而昊家寨已經七萬了,再過幾年,昊家寨有了十萬人,再控制了方圓千里的大山,那可就真成了昊族。只可惜,我們擋在了昊家寨的前面,季家寨祖祖輩輩都生活在這片大山裡,也不可能搬走,因此,昊家寨強盛,我們季家寨就衰弱,若昊家寨真有了成為昊族的那一天,季家寨可能也不復存在了……」

季威也開口說道,只是話題比較沉重,昊家寨與季家寨,不是有什麼深仇大恨,而僅僅只是為了生存。

在大山裡,生存才是第一位!

季成深吸了口氣,沒想到寨子平靜的背後,卻隱藏著這麼一個巨大的危機。

ps:推薦票不太給力啊……大家看完后,一定要登陸賬號投張推薦票哦,推薦票是免費的,理論上每位讀者都有,這對新書非常重要,切勿忘記,老月拜謝! 「喝」。

寬敞的練武場內,昊凌舉起了雙錘,比平日更加努力的練習著錘法。

「如果當初我能練成雙手使用重鎚,就不會敗在季成的手上了!」

昊凌心中有了執念,雙手揮舞著雙錘,似乎更加的瘋狂。

混亂錘法,必須雙錘才能施展出來,否則的話,單錘又怎能稱之為混亂?當初在程家寨時,昊凌也才開始練習混亂錘法不久,還無法發揮出混亂錘法的威力。

因此,回到昊家寨后,昊凌的練習就更加的瘋狂了。

練武場外,昊家寨寨主昊虎,看著練武場內昊凌瘋狂的身影,無奈的搖了搖頭,隨後快速的走了過去。

「凌兒!」

威嚴的聲音響起,昊凌停止了練習,回過身去,看到是父親昊虎,臉上也露出了恭敬之色,在整個昊家寨,昊凌只對父親昊虎才會這麼恭敬。

「父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