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在我尚未走星座奧秘流,按盤古決所言,倘若已為星空戰者或是星空異能者……」

「再修鍊盤古決,效果便會打個折扣。」

林風心之暗忖。

並未猶豫,也毋須猶豫,因為分身已經走上了這條道路。再者,盤古已是在這條路上證明過了自己,更加不需要擔心。哪怕退一萬步來說,修鍊盤古決的僅僅只是自己的分身,就算到時失敗也還有本體在。

本體走的,必定是星座奧秘流。

傳承神獸鳳凰,自己本體對鳳凰星座的感應,更勝過分身許多,而且走的是單一的『火』之一脈,更能專心一致。到時候本體修鍊速度快,分身戰鬥實力強,兩者搭配互補不足,正是天衣無縫。

「星座奧秘流,是以『道』之為本。」

「哪怕是星空戰者,極為注重肉體強度,但其本質還是要修鍊『魂』,道之領悟與星空異能者並無區別,只是戰鬥方式的不同而已。」

「然盤古決,卻是徹底推翻了這種修鍊方式,專攻『體』之一道。」

「身體到達極限,身體契合天地,成為天地的一部分。」

「未來,甚至能與天比高!」

……

林風心中念道。

這番話語,充滿雄心壯志,正是自己在盤古所留信息中所讀到的。

他確實很厲害,能創出這等層次的心決,以天地之力強化己身,再已體之極限強行突破桎梏,遂而降臨天地之力溫養強化『魂』。與星座奧秘完全可以說是相反,如兩條截然不同的岔路。

「第一層!」林風抬頭望向上方,閃動著炙熱光芒。

盤古決第一層,對應盤古梯第五千層至五千九百九十九層,按盤古所言,只要自己能踏到第五千九百九十九層,說明自己的『體』已是到達了預備星空戰者的極限。

並非斗靈世界的界限,而是——

星空世界的極限!

而在第五千九百九十九層,會有一段信息所留,告訴自己怎樣跨過這桎梏,完美蛻變!

「唔……」林風眉頭微皺。

連續的登梯,已是讓自己感到幾分壓力。第五千層到第五千九百九十九層,實則是對『身體』的檢測,身體越強,所能登上的階梯便越高。之前輕鬆是因為身體能輕易的負荷,就好似能提一百公斤的物體,要提起一公斤的重量自是輕而易舉。

但眼下……

卻是一步步接近如今的極限。

登階梯,並未消耗身體力量,而是一種類似於『檢測』的過程,能則能,不能…則不能。



「第五千兩百層,第五千四百層,第五千六百層及第五千八百層。」

「每兩百層都是關鍵,按盤古前輩所留信息,在那裡他有『好東西』留給我。」林風雙瞳閃光,此刻步伐已是放緩,速度變慢許多,但正一點一點的接近第五千兩百層!

… 霍寒煙剛剛把鑰匙插進鎖孔,忽然聽到身後車響,回頭看時,卻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小冤家,她頓時呆住了。兩行清淚順著鼻子兩側滾滾而下。

郝仁和宣萱急忙從車裡跑出來,就要上前擁抱寒煙。寒煙卻身子一轉,背對著他們,伏在門上,無聲地痛哭。

宣萱一下子就明白了,寒煙姐姐這是氣他們一個月不告而別,這一個月她一定是擔驚受怕過來的。這也怪不得她生氣,她一個弱女子連出門去找的能力都沒有。當然,她也可以調動自己霍家的勢力,可是她並沒有和郝仁舉行婚禮,霍家人也並不承認郝仁這個女婿,如今,能幫到她的可能就霍寒山一個人了。

想到這裡,宣萱把郝仁往前一推,示意他去哄哄。女人嘛,就需要男人的關愛。只要把她摟在懷、抱上床,再大的火,經那幾滴液體一澆就滅了。

其實,當初郝仁與寒煙和夏子親熱的時候,宣萱的心情也是一樣的。只不過她出自桃花源,對於男人有三妻四妾這種事看得開,本人又善於掩飾,最重要的是,她那時候還不知道閨房之樂竟然如此的刻骨銘心!

郝仁經宣萱一推,立即就明白了。他立即上前一步,將寒煙抱在懷裡。寒煙使勁地掙,卻哪裡掙得開。

這時,只聽身後輕響,宣萱已經把奧迪Q7開走了,估計要麼去公司,要麼去醫院吧。

宣萱那頭是不用管了,郝仁現在只需要把寒煙給安撫好。他一手摟著寒煙,一手將門上的鑰匙一擰。門一開,他立即將寒煙攬了進去。

寒煙還在抗拒,但是力度卻小了很多。郝仁拔下鑰匙,腳一下勾,就把門給關上了。然後他一隻手摟住寒煙的脖子,另一隻手向她的小腿下一伸,對寒煙來個公主抱,就把她輕輕地抱了起來。

「放開我,壞蛋!」寒煙嘴裡嬌斥著,手上也不閑著,輕輕地拍打著郝仁的頭和肩膀。

「寒煙,都怪哥哥臨走之前沒有和你說清!」郝仁連忙賠不是。

「你還回來幹什麼?你直接跟小萱在外面生孩子算了!」寒煙的醋勁還真不小。

「是,是,她一會兒就向你賠禮道歉!」

「賠禮道歉,誰稀罕!你知不知道,我這些天是為你擔了多少心,受了多少怕?」寒煙依然是不依不饒。

郝仁不說了,直接將嘴湊了上去。寒煙還想再說話,卻被郝仁成功地偷襲了小嘴,然後她的舌頭也被吸住了。再然後,兩人的嘴就象帶了磁性,而且是一正一負。

郝仁抱著寒煙,從大門前,穿過院子,一直來到客廳的門前。別看他正投入地親吻著,以他結丹境武者的修為,就算是路上有幾塊大石頭也絆不倒他。然後,他用鑰匙捅開房門,慢慢地來到他的房間。

郝仁的床上,收拾得十分齊整,這應該是寒煙的功勞,因為這段時間只有她有鑰匙。他輕輕地將寒煙放到床上,象放一個嬰兒一樣小心。

寒煙還沒有消氣,她一掙一掙地想跳下床。她掙第一次的時候,郝仁就脫下了她的襯衣。掙第二次的時候,郝仁就脫下了她的包臀裙。掙第三次的時候,郝仁便脫下了她的高跟鞋。現在,她再不掙了,因為郝仁已經壓上來了。

在一陣急促的喘息之後,寒煙偎進了郝仁的懷裡,開始傾訴她的相思之苦。原來自己那天晚上郝仁和宣萱走了之後,他的手機就再也不打不通了。一開始她還以為郝仁是故意關機,不讓人打擾他和宣萱風流快活的。這種做法寒煙也很理解,畢竟郝仁要把宣萱推倒也是經過她同意的。

但是,接連一個星期之後,寒煙仍然打不通郝仁的電話,這就讓寒煙有點急了。一來,她自己也害相思病,二來,他擔心這兩人玩火玩大了。萬一出點什麼事,那她下半輩子可怎麼辦!

出於擔心,寒煙回到家裡把她和郝仁的事說給自己的母親聽。母親一聽就炸鍋了,她早就擔心女兒會被姓郝的小子把心給偷去,如今果然讓她猜中了。本來她還準備把女兒禁足的,聽說郝仁失蹤了,她倒放心了。想讓母親幫著想辦法尋找心上人,寒煙是想錯了。

寒煙又來找他的哥哥霍寒山。霍寒山聽了妹妹的敘述,再結合平日里對郝仁的了解,他就勸寒煙:「郝仁兄弟的本領已經不是我們這些人能想象得出的。在龍城這個地界還沒有人能怎麼他,就是鄒應龍來了也不行。況且,我聽說鄒應龍在澳洲呢,華夏國他是三年之內不敢回來了!至於諸家和董家這兩家,他們根本沒有能力再去對付郝仁。」

寒煙問道:「要是真出點事了怎麼辦,因為之前他無論去哪兒,基本上一天幾個電話的,就連去東瀛也一樣的!」


霍寒煙苦笑道:「以郝仁的本領,他要出事,那就不可能是小事!在我們這些凡人看來,那就是天大的事!」話雖如此說,他還是派出了自己的手下,到處尋找郝仁,可是到昨天為止,還是沒找到。

因為連哥哥都找不出線索,寒煙每天晚上都是在眼淚的浸泡下睡著的。郝仁看到寒煙憔悴的樣子,十分心疼。

寒煙問道:「好人哥,你和小萱去哪兒了!」

「我告訴你,但是你一定不要告訴別人!」

「行,我不說,任何人我都不告訴,連我哥哥問,我也不說!」寒煙本來還想開個玩笑,沒想到郝仁卻是鄭重其事的,如此一來,她也不得不嚴肅對待。

郝仁就將他和宣萱去卧龍山捕捉貔貅,然後進入一個全新的空間,並在那個空間建功立業的事全部講了一遍。宣萱聽得十分痴迷。尤其是聽到湯姆.德古拉突然之間就虎牙長到兩寸,指尖尖利如溝,並且一言不全,就開始吸梁雨的鮮血,差點就要了梁雨的小命。他突然說到:「別講了,我害怕!」

說著,她又鑽進了郝仁的懷裡。心上人光著身子在他懷裡蹭,這可是極度的誘惑,郝仁哪受得了這個,立即又把寒煙壓在身下。 神殿。

「有了!」蒼木古神目光銳利。

「慢下來了,不,應該說是壓力開始變強了。」鯨吞古神凝神開口。

「這才正常,五千層之後不可能沒有阻力。」蔄鷂古神輕皺,雙眸一冷,哼道:「這小子不知走了什麼運道,在剛才消失的時間必有斬獲,若不然怎可能連登近兩百階梯。」眼中帶著幾分利光,夾雜著嫉妒和貪婪。

大地嬸母目光望去,笑道:「怎麼,起心了?」

蔄鷂古神面不改色心不跳,冷聲道:「盤古梯乃先祖留給我們古族的寶藏,之前我便反對讓此子進入盤古梯,此次其跨入傳說中的第五千層,消失的那段時間定然收穫不菲,或是一件逆天寶物又或是某種神奇功法,此為我古族之物,又怎能被這區區一個人類所得。」

話音傲骨自如,打著族群旗號,蔄鷂古神絲?無?錯?.s.毫沒有半點不好意思。

大地神母搖頭反駁:「盤古梯在我古族神域已有無數年代,卻從未有族人發現其中奧秘。林風能取得是他的機緣,又或是老祖宗冥冥中指引,我等怎能窺覷?」「什麼機緣!」蔄鷂古神冷笑道:「我古族一代比一代更強,這一代便有古笙年紀輕輕到達四千層,假以時日突破五千層輕而易舉;就算古笙不行,下一代,下下一代,哪怕百代千代后,我古族總有逆天的天才橫空出世,跨入五千層,所謂的機緣算個屁!」

「強詞奪理。」大地神母直是搖頭。

「是么?」蔄鷂古神目光掃過眾古神,精光卓卓,「你問問其它古神,看他們是否願意花落旁家。將我古族先祖遺留之物賜予一個人類?為證明我非私心作祟,大家投票只要票數打平,就當我說的是廢話。」

嘴角冷然而划,蔄鷂古神顯然信心十足。

而被其目光掃過的眾古神均是一言不發,面帶猶豫卻又有些難以啟齒,除了……古笙。

「師傅怎麼能這麼說?」古笙皺了皺眉頭。正待開口卻被其父一拉,打斷話音。神殿之主『古正』面色肅然,望著光幕淡然道:「無需爭吵,此事容后再議,先看下去。」

眾古神點點頭,隨著古正的目光望向光幕,眼中閃爍著驚訝光芒。林風此刻距離第五千兩百層,已是越來越接近!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其吸引,古笙望向父親。然從他表情中卻看不出任何情緒想法,輕抿雙唇,又是望向光幕,莫名感覺一分心亂。



五千一百一十七層。

五千一百一十八層!

五千一百一十九層!!!

……

林風感覺到身體沉重壓力,那是一種外在的束縛,是一種對身體的框箍。就好像攀爬著高山懸崖,用盡全力伸長手臂想要夠住那崖邊,所能取決的因素十分簡單。就是能否夠到。

「只差最後一步!」林風緊咬牙關,顫動著身體跨出最後也是最關鍵的一步。

「啊!!!」心底在嘶喊。身體彷彿不受控制,天地之力澎湃的散發開去,林風雙瞳充血,強大的意志力幾乎榨盡身體每一分力量,攀爬著那最後一層階梯。

「蓬!」腦袋一陣震動,心之驚顫。

霎那間。框箍的壓力為之消散,周圍的世界瞬間變化,一股威壓而又強大的能量包圍自己。周圍一片虛幻空無。這一步的踏入再一次進入那神秘空間,腦海中無數訊息灌輸而入。

伴隨著訊息而入的,還有那線條。空間,及一個人型身影。

赤手空拳,那是一個武者背影,並不算強壯,然身體卻透射著強大的力量,整個人與天地融為一體,感覺就好似天地的一部分。只是遠望著,都能感受到那澎湃的天地之力及氣息。

是盤古么?

林風不知,也根本無法辨別。

唯一清楚的是,那似實似虛的幻影在瞬間動了,天地之力的引動熟悉無比,正是盤古決的心法。並不複雜,身體經脈更是清晰可見,能量流動的方式,一開始是正常運轉,但瞬息間卻是變的極為複雜。

唰!唰!~

線條變化,路線變化。

好似無數道線條交錯,形成一片複雜無比的畫面,林風猛的睜大眼睛,感受著那奇異的天地之力交錯,感受著那畫面中所蘊藏的可怕能量,無法相信這簡單的變化,卻是引起整個心之震動,整個身體變化。

身體自上而下,出現七個光點,又有成千上萬個細小光點閃動,構成整個身體的脈絡。

「轟!」一拳揮出,驚天動地。

如毀滅般的一拳,僅僅只是拳道之力,僅僅只是天地之力的匯聚,沒有任何奧秘加成,七個光點凝成一體,力量瞬間增幅爆炸。那可怕的威力好似能毀滅星球般的可怕,林風只感窒息。

太強!

太可怕!

遠遠超出了自己想像。

「嘩~~」眼前景象瞬息消失,信息源源不斷流入腦海之中。有畫面的輔佐,有之前的記憶,包括天地之力的感應,林風瞬息便是明白了這其中內容,這第五千兩百層的所謂『好東西』。

「七寸拳!」林風輕喃。

並非真正的『拳法』,而是一種力量運用技巧。

將天地之力正確的運用,將身體力量極限的發揮,七寸拳共分七層,每一層的修鍊都能將力量運用提高一個等次,輔以天地之力的威能,七寸拳的威力能發揮到極致。

「星座能量,有奧秘將其發揮。」

「天地之力固然也能發揮奧秘威力,但顯然有更適合發揮天地之力的能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