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事!」菁兒瞪大眼睛看著她,雖然說話的思緒還是自己的,但是她卻控制不住自己的行動,眼看著劍又收不住的朝著歐陽紫玥刺了過來!

她的實力扔在那裡,歐陽紫玥連忙避開!

她一邊要飛快的奔跑,一邊又要避開菁兒的攻擊!

而此時,她不遠處,君無殤居然也開始朝著君無邪攻擊起來……

君無邪到底是見多識廣一些,看到君無殤言不由衷的舉動,忍不住出聲,「或許,他們這是中了血咒!那些鹿人信仰一些邪神,然後以血為詛咒,若是它們死去,必然會讓殺它們的人被控制!」

歐陽紫玥看著菁兒和君無殤兩人,「這可怎麼辦?難道要把他們打暈?」

君無邪搖頭,「打暈了,也還是被操控,因為操控他們身體的並不是他們本人,暈過去的卻是他們本人,沒有一點關係……」

歐陽紫玥糾結了,橫也不行,豎也不行,然而最糟糕的是,還在後面!

君無殤居然開始向菁兒攻擊!


「君無殤!」歐陽紫玥吃驚的喊出口!

「我知道!可是我控制不住我自己!」

歐陽紫玥真是急到不行,這什麼血咒,讓兩個相愛的人自相殘殺,何其殘忍!

可是……眼看著菁兒也開始控制不住自己,兩把劍在空中交相輝映著,兩人沉痛的眼神看著彼此!

可是偏生就是無法讓這種殺戮停止下來!

君無殤看著菁兒的眼神裡帶著點絕望的味道,這樣下去,不是他死就是她亡!

不行,他一定要想辦法破除這血咒才行,而菁兒也是同樣的辦法,她正在努力奪回自己身體的主動權,化被動為主動! 不行,他一定要想辦法破除這血咒才行,而菁兒也是同樣的辦法,她正在努力奪回自己身體的主動權,化被動為主動!

但是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因為毫無門道可言,完全都不知道該從哪兒著手!

菁兒望著君無殤笑,「殤,我們來比一次可好?」

「比什麼?」君無殤茫然的看著他。

「比這一次誰能最先擺脫控制,若是你贏了,你就在上,若是你輸了,你就在下……」

歐陽紫玥:「……」

她似乎聽到了什麼不該聽到的東西!

「咳咳……這些鹿人就交給我們對付,你們就安心商量著以後誰上誰下吧!」歐陽紫玥迎面對上一隻鹿人!因為他們放緩速度的關係,這些鹿人已經追上來了!


然後她一劍砍過去,又得小心翼翼的不讓那些鹿人被殺死,若是殺死血濺落在她身上,那麼就會落得和菁兒,君無殤一樣的下場!

她才不想和君無邪自相殘殺呢!

歐陽紫玥,君無邪,雲若曦很有默契的將背對著菁兒和君無殤,將他們保護在中間,讓他們自己去解決問題!

然後……

君無殤閉上眼睛,感知著自己身體里操控他的人的存在,菁兒也同樣閉上了眼睛。

兩人陷入了一個猶如老僧入定的狀態!

君無殤感覺自己進入了一個密閉而黑暗的空間,只有腳下的水流提醒著自己,尚還存在著!

他順著走了不久,看到了一個巨大的怪獸,看上去有點像傳說中的饕餮,張著一個血盆大口,輕蔑的看著他!

「就是你在控制我的身體?」

那碩大的腦袋點了點,像是不屑於跟他說話!

不過君無殤也懶得跟它說話,眼下他在跟菁兒比賽呢,每一分每一秒都非常重要!


正所謂話不投機半句多,於是他立刻朝它攻擊起來!

但是這怪獸根本就不動,只張開一張血盆大口,君無殤就感覺到一股強勁的吸力朝著自己襲來……

他眼睜睜的看著自己主動的朝著那怪獸的大嘴給飛去,終於到了那怪獸跟前,它一咬牙,居然直接撕咬掉了君無殤的一隻胳膊!

君無殤疼得撕心裂肺,就那麼揮劍,朝著怪獸的牙齒給砍去,可是那怪獸的牙齒分毫不動,簡直是一口鐵齒銅牙!

—————————————————————————————————————

外面的歐陽紫玥,君無邪還有雲若曦三個也分戰正酣,那些鹿人的角著實厲害,並且它們不僅角厲害,還有人的思維,數量一多,它們居然列陣,企圖困住他們!

數百的鹿人里三層,外三層的將他們給圍住了,只見一道如同罩子的光線將他們牢牢的罩在裡面!

只不過一會兒,歐陽紫玥就開始覺得有些呼吸困難!原來,他們竟然是想方設法把罩子里的空氣給抽空了!

她回頭看著君無邪,雲若曦,他們兩個也是面色鐵青,一口氣抽不上來的樣子!

歐陽紫玥嘗試著將手砸在那透明罩子上,可惜無濟於事,這簡直宛如一個堅不可摧的結界,完全出不去! 歐陽紫玥嘗試著將手砸在那透明罩子上,可惜無濟於事,這簡直宛如一個堅不可摧的結界,完全出不去!

可是總也不能困死在裡面吧,為今最為重要的就是要突破這保護罩!

歐陽紫玥想了想,不是原來有個故事嗎?

一隻筷子一下子就掰斷了,一雙筷子卻是使多大氣力也掰不斷,這麼說來,就是團結力量大!

「若曦,無邪,你們過來……」歐陽紫玥將也在跟這結界奮戰的雲若曦,君無邪叫過來!

外面的鹿人看到她們突然停止攻擊,還以為他們是破罐子破摔了,所以愈發狂妄,眼神里充滿了輕視!

鹿應該是看上去非常溫柔寬厚的,但是這些鹿人給的感覺完全變了……

————————————————————————————————————

「無邪,你能看出這上面那個地方最為薄弱嗎?」歐陽紫玥轉向君無邪,君無邪點點頭,「我試試!」

自從轉世成為魔族,他的實力就變得比以前精進不少!

很快邊找到了歐陽紫玥所說的最為薄弱的地方!

然後她指著雲若曦,君無邪,「我要我們三個人同時一起使用靈識,攻擊這個地方!」

「好!」兩人都一口應下來!

但是三人都知道,若是一下子凝聚靈識,又站在這個地方,勢必會讓這些鹿人又警惕起來!所以只能回到他們本來站的位子,先將靈識凝聚好,從一個玻璃彈珠的大小,然後凝聚到差不多一個碗那麼大,然後三人飛快的速度朝那薄弱點匯聚!

這些鹿人這時候終於看出他們三人的意圖,想要亡羊補牢,可是為時已晚!

三人的力量匯聚成一股靈泉,朝著那薄弱處爆涌而去!

而那些列陣的鹿人族直接被彈出去老遠……

重新呼吸到新鮮空氣,雖然猛然之下,有些頭暈目眩的感覺,但是仍不是一般的舒爽!

…………

彼時,君無殤正和那怪獸分戰正酣,那怪獸最為厲害的就是它的一口鐵牙,據它所說,若是它將他的身體全部吞進去,那麼他身體的主動權就全被它所掌握!

他萬萬不能讓這種事情出現在自己身上!

於是他手撐著它的牙齒,努力不讓它的嘴閉上,若是閉上了,他將會被攔腰咬斷!

眼看著手上滲出了不少血,可是一想起菁兒的笑容,他就陡然覺得一點都不痛,一點都不艱辛了!

那感覺上像是他和菁兒在打賭,但是對於菁兒,他是再熟悉不過了,那是他和菁兒的約定,兩人相約著,要一起活著出來!

陡然升騰起的力量混合著他的勇氣,將一切艱難的事都變得不再艱難!

「菁兒,等我!」君無殤目光灼灼!

歐陽紫玥這方剛解決,結果三人都很一致的,惡趣味的回過頭,看著菁兒和君無殤,兩人都靜靜的站著,現在沒有彼此攻擊,如同睡過去一樣的狀態!

他們在等待著,看到底是誰先睜開眼睛!結果—— 他們在等待著,看到底是誰先睜開眼睛!結果——

「太好了,我贏了!」率先睜開眼睛的……

居然是菁兒!

聽到她的聲音,君無殤慢悠悠的睜開眼睛,似乎有點頹喪,「我輸了!」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歐陽紫玥對於這兩人只剩下欣慰!

菁兒則是徹底的沉浸在勝利的喜悅之中!

君無殤看了看自己的胳膊,還好還在,看來剛才那怪獸咬掉的只是他意念之中的自己!

君無邪上前去推了君無殤一把,「不要以為我沒看出來,剛才菁兒還沒醒過來的時候,你的手指頭先動了一下!」

君無殤將手放在唇邊,做了個噤聲的動作,「不要告訴她,菁兒的好勝心很強,我希望她能開心!」

君無邪擠眉弄眼的揶揄道,「應該不是讓她開心那麼簡單吧?」

君無殤笑笑,果真是兄弟連心,君無邪還是最懂他!

確實他比較喜歡菁兒在上面!

歐陽紫玥她們哪知道君無殤這點小九九!

終於解決掉鹿人,也算是有備無患了……

又重新燃起了篝火,然後用樹葉子做成碗,菁兒和君無殤又去叢林深處找了一些食物,一邊串烤著食物,一邊把那綠桓草在火焰上熬……很快便熬成漿了……

歐陽紫玥只是嗅了一口,就感覺到很苦,她用樹葉做成的小碗盛了起來,遞給君無邪,「可能會很苦……」


君無邪點頭,望著她突然說了一句意味深長的話,「和以後的甜比起來,這些苦算不得什麼!」

然後他便喝了下去,歐陽紫玥緊張兮兮的看著君無邪喝下去,內心既忐忑又期待著,終於……一切都將恢復到原點!

她和君無邪終於能幸福,平安的生活在一起了……

——————————————————————————————————————

君無邪剛喝下去,歐陽紫玥就看著他,「怎麼樣?感覺如何?」

其他幾人也圍過來,看著君無邪。

一時之間,君無邪成了焦點,因為大家都在關心著君無邪!

君無邪點點頭,有些茫然,似乎沒有發現自己有什麼變化……

可是轉瞬,他的臉色突然變了,變得鐵青,額頭上有汗珠滲出!

但是他一貫喜歡忍著,所以他並沒有叫出聲,但其實他的胃裡早已如同有一團火焰在燃燒著……疼得他無以復加!

歐陽紫玥心疼的看著他,「君無邪,你怎麼樣了?」

君無邪為了避免歐陽紫玥擔心,看著她難受,他竟然比現在的疼痛還要難受,於是他勉強的笑著搪塞道,「或許是草藥的作用吧……我想過一會兒就會好的!」

歐陽紫玥點點頭,然而君無邪的疼痛仍然還沒有停止!相反是愈演愈烈!

他終於忍不住倒在地上嚎叫起來,小小的身子蜷成蝦米一樣,蜷成一團!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