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不就得了?哈哈哈。」兩人瀟洒的一下,拜別了帝天,便離開了這裡。

帝天滿懷歉意的目送兩人離開。飛到了空中,再度看了一眼星極洲,嘆了口氣,說道:「星極洲,呵呵,我帝天崛起的地方,今日一別不知道何時才能回來了。」

臉龐上現出一副滄桑之感,數年的青春在這裡度過,當時自己不過是手無縛雞之力的人,現在已經成了整個小千界的主宰,正是隨著時間的遷移,變得物是人非了。

收起了感慨之心,縱身進入到了傳送陣,真正的離開了這裡。 沒多久,帝天的身影就出現在了天城之中。之前沒有發現,現在倒是看到了龍老,蠻老,鷹老,龍王,還有龍神,很多之前的人都出現這裡,一幕幕的都讓他感覺到十分的珍惜。

「幾位前輩好。」帝天深深的朝著幾人鞠了一躬,不論別的。如果沒有眼前幾人的鼎力相助,自己是無法站到至今這個位置的,所以自己能夠有所成就絕對和幾人脫離不了干係的。

「老大,你這一走,我都想死你了。」龍神開口說道。

「哈哈,沒事,現在我們不是又團聚了嗎?」帝天爽朗的一笑,氣氛一下子活躍了起來。

「宗主,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一名男子大聲叫道,這也是所有人心裡的話。既然來到了這裡,應該是有個居住的地方吧。

「是這樣的,沐清風已經安排妥當了,你們只需要在他的帶領下前往自己的住處便可了。」帝天拉出了沐清風,將這些繁瑣的小事就交給他了。

「幾位,我們不如去酒館敘敘舊如何?」帝天看了看下面的酒館,此時有人已經陸續走進了酒館,在沐清風的吩咐下,誰掌管酒樓都被他安置的妥妥噹噹,沒有一人說不。

「那感情好啊,我倒是很想知道,你這小子這兩年又有什麼奇遇了。現在的修為可是比我們強大多了啊。」蠻老欣慰的說道。自己作為帝天的第一個親人,形同親生父親一般,看到自己的孩子能有如此的成就,他也不多求什麼了。

「哈哈,對啊,臭小子。我還以為你實力提升了,就把我們忘了呢,看來也不是我想象的那麼糟糕啊。」鷹老也在一旁煽風點火的笑道。

「好啦,好啦。看看你們兩個老傢伙,記得我們就好了。走,我們這就下去。」龍老有些不適應這個氛圍,連忙開口說道。

帝天心裡暖暖的,這就是親人的關心啊,還有什麼比親情更重要的事情嗎?「呼呼,走,我們下去喝他一個不醉不歸。」

看著帝天等人離開了,這群青年才俊一時沒了去路。

「這樣吧,等沐清風回來,我們在商量商量去哪。」趙子龍看著帝天的身影消失在了視線中,提出了建議。

「也只能如此了。」說著洛歡就看了看下面的沐清風,只見他不斷的在各個房子中穿梭。心裡不免的一陣陣的心疼,也提出了建議,說道:「反正我們在這裡是乾等著,要不我們下去幫幫清風怎麼樣?」

「哈哈,擔心你情郎的身體了啊?」程迷兒倒是大大方方,有什麼說什麼的。

「你。。」洛歡一陣嬌羞。

其實五人從小就一起長大,基本上彼此之間的脾氣個性都了解的差不多。所以就算是他們五個人再怎麼吵,再怎麼鬧,都會言歸於好的。

「哈哈,不要欺負洛歡大美女了。我看著都怪累的,更何況清風他本人。走吧,快下去幫忙。」說這狄羽就縱身飛了下去。

「也是,這天城也沒有誰比我們更熟悉了,走咯。」程迷兒也跟著趙子龍一同下去了。

洛歡看到幾人都在幫助沐清風,心裡陣陣的趕緊。此時一隻溫暖的手放在了自己香肩之上。轉過頭,看到上官雨馨一臉笑意的看著自己。

「姐姐。。。」

洛歡直接忍不住了,撲到了上官雨馨的懷裡。

「好了,妹妹。沒看到大家都很在意你說的話嗎?以後就不要把自己關注了,一起交流玩耍才是真的,明白了嗎?」上官雨馨的個字比洛歡高,摸著她的秀髮開解道。

「嗯嗯。」洛歡如同小雞啄米般的點了點頭。

聊了不久,兩個絕色美女也飛了下去。瞬間在空中形成了一道靚麗的風景線,一下子奪走了不少的眼球。

「哈哈,臭小子,沒想到你這兩年裡倒是活的有滋有味的啊。」蠻老灌了一碗酒,豪氣的說道。

「那必須,也不看看我是誰啊,哈哈。」帝天倒是沒有絲毫的客氣,說出了自己心裡的話。

霸氣,果斷的霸氣。周圍就餐的人聽到這句話,心裡都默默的抬起了大拇指,小千界第一人,當之無愧!

鷹老夾了一口菜,放到了嘴裡,邊嚼邊說道:「對了。我聽說你一個人就把天城滅了?還只用了一招?」

「是啊,怎麼了?」帝天不懂鷹老為什麼會這麼問。

「可我想不應該啊,五大勢力的底蘊應該沒有那麼差吧?再怎麼樣也能支撐一會兒,怎麼會被你一招全滅了呢?」

鷹老的聲音不小,酒館中的人也都聽到了這句話。都豎起了耳朵,期待著帝天的下文。

只見帝天神秘的一笑,道:「天機!不可泄露也。」

「靠。。。」

場中一聲聲的鄙夷,沒想到帝天會說出這麼一句令人心裡痒痒的話。

「好吧。既然你小子不願意說,那我們也不好強問了。」鷹老鬱悶的灌了一口酒,似乎在解恨。。

「哈哈。。」

幾人看到鷹老這一副小孩子的脾性,開懷大笑了起來。

「帝天,我龍老敬你一杯。」龍老站起了身子,端著一碗酒對著帝天說道。

「呃?」帝天還沒有反應過來,便條件反射的站起了身子,連忙擺擺手說道:「龍老,你這是開什麼玩笑?我帝天何德何能讓前輩敬我酒,這不是折我壽么。」


龍老搖了搖頭,一臉嚴肅的說道:「其實,我不是為了我自己敬你酒的。」

「哦?」

這句話說完就連蠻老和鷹老都有些好奇了。倒是龍王以及龍神沒有絲毫的面部波動。


發現這一幕的,帝天就知道這件事情與龍族有關了。

果不其然,只聽龍老說道:「其實我是龍族的外交長老,一般就是負責幫助龍族打聽外面的事情。」

「嘶。。老龍頭啊,你倒是騙了我們這麼久啊,我們居然沒有發現。」

蠻老倒吸了一口涼氣,豁然驚呼起來。在看鷹老,兩者的表情真的是大同小異。

至於帝天,他之前就看出了一點頭頭,雖然得到了肯定,有些吃驚,不過還是能夠接受的。「恐怕龍老的身份不僅如此吧?」

「什麼?!!」 「小天,你別跟我們開玩笑,這龍老頂多就是龍族的外交長老,他還能有什麼身份?」蠻老倒是希望帝天在開玩笑,要不然他的老臉可就掛不住了。

要知道自己跟龍老在一起交談了上百年,只知道他是星極洲的萬獸王,這下子才與他交好的。雖然今日知道了他有一個身份是龍族的外交長老,這已經夠讓他沒有臉面見人了,現在居然還有別的身份,豈不是讓他顏面掃地啊。

「呵呵。不知道龍老你還在隱藏什麼呢?」帝天的眼睛直勾勾的盯著龍老。其實他之前在星極洲的時候,就知道這龍老有些不對,再加上後面一系列的事情,他更是發現了龍老的不同之處。

「哈哈哈,沒想到啊,老夫隱藏了那麼久,還是被人發現了。」龍老一聲大笑,看著帝天叫道:「但我實在是沒有想到,揭開我身份的人居然是你,倒是讓我有些好奇了。」

「哦?不知道龍老在好奇什麼呢?」帝天不解的問道。


「我很好奇,你是怎麼知道我的另一個身份的。要是你說不出原因,恐怕下場有些不好過啊。」龍老的臉色猛然一變,語氣的低沉的說道。

帝天把玩著手指,沒有絲毫的忌憚。「呼」吹了下指甲里的灰塵,雙腿搭在了桌子上,斜躺著看著龍老說道:「其實我早在星極城的時候,就發現了你的不對。一個普通的獸人,怎麼可能知道龍族那麼多事情。」

「雖然我當時是好奇,但是也留意了你很多。尤其是在後面屏障癒合那裡,以你的實力是根本逃不出去的,但是我看到了一個龍尾出現在了你的身後,雖然說是一晃而過,但也被我發現了。就是一條龍尾的出現,讓你平安的出了屏障。對於這一切,;龍老你不可否認吧?」

龍老的臉色已經越來越冷的,整個臉上陰暗的都能滴出水來了。「不錯,我說了我是龍族的外交長老,有一條龍尾有什麼稀奇的?」

「哈哈,這個確實沒有什麼稀奇的。但是一條龍尾的出現,引起了我的興趣。加上後面一系列的事情,讓我越發確定了一件事情。」

「哦?什麼事情?」龍老的心裡免不得一顫。。

帝天看著身邊的龍神,將它抱在了懷裡。

「老大~!」一個奶聲奶氣的聲音,讓人心裡都萌化了。


「這件事情就是。。。」長長的拖了一下,看到幾人都把心提起來了。這才說道:「你,是上一任龍主!!」

「什麼。。。。」

有了帝天的事情,在場的人基本上都知道了龍主是什麼。

龍王的兩顆眼珠子都差點跳出來了,要是龍老是上一任龍主的話,豈不是自己的老祖宗?連忙看著帝天,說道:「小天啊,這種事情可不能隨便開玩笑的啊。」

「龍天,你還要裝到什麼時候?」帝天一聲大吼,看著龍老吼道。

「哈哈哈,還是被發現了。」龍老這一句話,就徹底的印證了帝天的話,他龍老就是上一任的龍主。

帝天放開了龍神,收下了雙腿,站了起來,說道:「怎麼樣?龍天?渡劫失敗的滋味不好受吧?肉身毀滅的滋味也不好嘗吧?只不過白白浪費一個**,還花費了你上萬年的時間來彌補之前的過失。」

龍老,不對,現在應該是龍天了。他一搖一晃的走出了凳子,站在了外面,看著帝天笑道:「我雖然想不通你是怎麼知道這一切的,但你既然知道了這一切,那我想要做什麼你也知道了?」

「不錯。」帝天毫不客氣的點了點頭,「殺了龍神,將其精血吞服。這樣你就可以擁有龍神的精血,使自己的體質得到改變,這樣對付天劫的時候你就不會這麼無力了。我說的是也不是?」

「哈哈,沒錯。真是想不到,你的思維如此的縝密。」龍老的神色有些黯然了,單單面對一個帝天他都沒有把握戰勝,更何況在場的還有這麼多人。

蠻老聽到了這一切,終於是知道了為什麼。嘆了口氣,站起身子,看著龍老說道:「如果你不去想這些事情,我們現在還是無話不談的老朋友,只可惜,你做出了傷害我們兄弟的情義的事情。」

「兄弟?情義?哈哈哈哈,多麼冠冕堂皇的借口。如果有兄弟情義,上一任的龍神為何我離我而去?我堂堂一個龍主,居然做了龍神飛升的墊腳石,我的怨,我的仇,你們怎麼會知道?」龍天哭喊著說出了這段話。

場中的人都方向了手中的碗筷,聽著他們的對話。面對真正的利益之前,還有什麼兄弟情義可言嗎?這不是法治社會,這是以武為尊,弱肉強食的地方。

有了利益,就算是欺師滅祖那又何妨?

有些人不禁為龍天感到可惜,作為寵物的主人,居然被自己的寵物背叛了。這份仇,想想都讓人覺得惋惜。

龍天冷冷的一笑,指著龍神說道:「你知道嗎,當我看到他的時候,我就無時無刻的在想著那個背叛我的龍神。我每天都在告誡我的自己,要殺了他,殺了他。但是我始終下不了手。因為總有一道聲音在告訴我,說這一代龍神跟上一代的龍神沒有人任何的關係。」

「我的心情是怎麼樣的,你們都知道嗎?」

帝天也沒有在說話了,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

此時蠻老走了出來,為著龍天開脫到:「小天啊,你看老龍頭他也沒有做出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不是?我們現在只是教他回頭是岸的道理,犯不著見血的。」

帝天也不是那麼沒有理智的人。聽到了蠻老的話,他也是稍作考慮,便看向了龍天,問道:「那不知道你可悔改?」

「我?哈哈哈,我龍天有了這個念頭就沒有回頭的時候,只要我什麼時候狠下心了。龍神就要去地獄見死神了。」龍天絲毫不畏懼的說道。

帝天眼睛微眯,看來這件事情不能善了了。

「老龍頭,你快點醒醒吧。你忘了我們這幾百年是怎麼無話不談了嗎?」蠻老還朝著鷹老打了一個眼色,示意他也開導開導。

「是啊,我們三個老傢伙不是還承諾要一起飛升的嗎?怎麼,你這就想要臨陣脫逃了嗎?那你的承諾不是跟放屁一樣嗎?」鷹老直接開門見山的說了起來。

龍天搖了搖頭,緩緩的閉上了眼睛。「多說無益,就當是我龍天背負了你們吧,帝天小子,你動手吧。」

看了看兩老,發現他們也是嘆了口氣,便不再多說什麼了。

帝天明白,這就是讓自己看著辦了。「那龍老,小子這就對不起了。」說著一道天地吞便打了過去,龍老整個人都變成了血霧,徹底的消散在了這片天地之中。

「哎。。」無數道嘆息聲響了起來。 好好的一場宴席,卻搞成了見血的飯局,弄得誰都沒有胃口再去吃飯了。

帝天甩了甩頭,示意自己不要多想。看了看蠻老二人,只見他們都是一臉的惋惜之色。不禁的說道:「蠻老,鷹老,你們看開點吧。不是你們沒有給他機會,是他自己不懂得珍惜,不知道什麼是好,什麼是壞。」

「是啊,你們就不要多想了。哈哈哈,我龍家的老祖宗我今生有興趣到也知足了,雖然我也有些不舍。」龍王身為當事人,都沒有什麼好說的。

這下子,鷹老和蠻老才反應過來。他們倒是忘了,這龍天確實是龍族的老祖宗呢。

「哈哈,倒也是。」

兩人不禁莞爾,氣氛也逐漸的好了過來。

「呼呼。」帝天鬆了口氣,看著手中的碗。叫道:「小二。」

「宗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