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錢不要。”許昌碩冷冷道:“我要你們各大公司,百分之二十股份!”

嘶!衆人倒吸一口涼氣。

這可真是獅子大開口啊!高層們心裏有不好預感,覺得這羣大少不會答應,埋怨許昌碩太不講理了,洛董快開口阻止啊。

然而洛雨只是在一旁喝茶,並不在意。

果然程少冷冷道:“許公子,看來你是不接受我們的道歉了?”


其他幾名大少也是瞬間變了臉色。

“哎。”許昌碩緩緩嘆口氣:“道不道歉又能何妨呢?既然你們踏入這個房間,那麼我不讓你們走,誰也走不掉。”

程少等人一愣,忽然想到許昌碩會傳說中的國術,並且十分能打,不寒而慄。

“一二三……你們六個人,這樣,我在鬆南郊區買上十塊墓地,任你們挑選,如果覺得不合適,我還可以幫你們換一換,如何?”許昌碩淡淡說道。

墓地?這是光明正大的威脅啊!

大少們面色一變,對視一眼,驚慌失措,有無限悔意,他們本以爲過來道歉,已經是給極大面子。

許昌碩不僅會接受,可能還會很高興的接待他們,那樣他們就與這件事脫離干係了。

就算李家調查,他們也有理由,可誰能想到許昌碩這麼霸道!

“許公子,據我所知,你們雨墨集團現在最需要的是錢吧?”程少凝聲說道。

許昌碩卻是一笑,“錢?” 許昌碩卻什麼都缺,就是不缺錢。

但是顯然大家可不這麼認爲。

許昌碩有些想笑,爲什麼總有些人自恃狂傲,什麼都盡在掌握的樣子?

他無奈道:“姐,向他們展現一下吧。”

洛雨點頭,直接在大屏幕上,向他們展示了一下雨墨集團的總資產。

衆人看過去,都是一呆,細數着,“個,十,百,千,萬……九百億!”

九百億啊!


非但程少等人不可置信,就連高層們都不敢相信,怎麼可能有這麼多錢?

但是賬戶上又做不得假。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他們都快瘋了!

他們知道許昌碩給公司捐了不少錢,但也沒想到有這麼多,洛雨這個賤女人,瞞的夠嚴實啊!

程少等人原本料定許昌碩會同意合作,畢竟他們沒錢,可是看到這幕,腦袋都快炸了,這些錢比他們所有人的公司加起來價值都要高!

“你剛纔說,據你所知,我們雨墨集團最缺的是錢?”許昌碩望着程少,淡淡問道:“現在,你再說一遍,我們缺不缺錢?”

“這這這……不不不,不缺……”程少有些緊張,結結巴巴道。

至於其他大少爺們差點被嚇得的尿褲子!

雨墨集團有這些錢,完全可以和李家幹一架啊!他更不用說他們了。

“許公子,我們錯了,不該拿一千萬侮辱你啊,可是你張口就要百分之二十股份,我們做不了主啊!”程少欲哭無淚,他就是一個二世祖,哪有那麼大的權利。

其他大少爺們也是連忙點頭,委屈的要命。

許昌碩早就料到,他剛纔就是坐地起價而已:“看你如此誠懇,那就百分之十吧。”

百分之十……程少覺得這倒是可以接受了,但是他們還是沒有權利,小心翼翼的說道:“許公子,我手上只有百分之五的股份,您看……”

“好,那就先百分之五,姐,你叫人去擬定合同,至於剩下的百分之五,你們回去想辦法,一個月之內給我。”許昌碩立刻答應。

程少等人一呆,面面相覷,但也明白根本沒辦法,如果不拿出一些代價,或許正要在郊區選一塊墓地了。


十幾分鍾後幾人簽訂合同,終於客氣走了。

雨墨集團那些高層卻被這番操作驚呆了。

這就弄到了那些大企業的股份?就這麼簡單。

但有人提醒道:“許公子,他們回去了,肯定不會把那百分之五股份給你。”

“我當然知道。”許昌碩輕輕說道:“可我要的就只是這百分之五啊。”如果要多,那些家族肯定不同意,但百分之五就是一個很微妙的數字。”

洛雨讚賞道:“弟弟,你的手段恰到好處。”

許昌碩靦腆一笑,和剛纔判若兩人。

高層們也恍然大悟,終於明白這百分之五的股份相當於白給的啊!

“現在誰還不同意我弟弟當名譽董事?”洛雨的目光淡淡掃過衆人,平靜地開口詢問。

衆人對視一眼,都看到對方眼中的羞愧,隨後說道。“洛董,別說名譽董事,依我看許公子的才能,能和你一個級別,共同執掌我們雨墨集團啊!”

“我願意將我的位置讓出來,讓許公子安排,有他在,我們雨墨集團絕對會更加昌盛!”

……

高層們目光堅定,明白許昌碩擁有什麼樣的才能。

震驚,喜悅,興奮!更加相信,有許昌碩和洛雨帶領,雨墨集團有更廣闊的未來!

洛董有這麼一個弟弟,還真撿到寶了啊!


就在這時,許昌碩的手機想了,進來一條短信。

“頭兒,白家查到你身上了!”

說到這個短信,許昌碩也有些想笑。

每天簽到系統偶爾會給他分配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比如這個什麼殺手組織統領……

本來以爲他有了毒蠍就可以了,誰想到系統給他分配了一個什麼國際殺手聯盟統領。

許昌碩搖了搖頭,目光逐漸清明,是時候創造一個屬於他的時代了!

……

此時程少等人坐着專車回去,也覺得有些不對,空氣很安靜,都不說話了。

忽然孫少說道:“咱們拿出一千萬已經夠誠意了,爲什麼還要交出股份?”

“不知道啊,我們該不會被坑了吧?”程少也反應過來,臉色一變:“就算我們不給股份,他許昌碩敢動手殺我們嗎?”

孫少等人顯然也想到這一點,意識到被許昌碩耍了,臉色極爲難堪,但隨後紛紛打個冷顫。

耍了就耍了吧,就算吃下這個暗虧,他們也不想再面對許昌碩這麼恐怖的人啊!

畢竟連李秋生都敢做了的人物,還是少惹爲妙。

……

安排好雨墨集團的事宜,許昌碩和洛雨告別,準備一個人去八卦門找蘇清河,現在的各大門派,幾乎都隱於城市中,而八卦門就在鬆南市一處寫字樓裏。


許昌碩害怕太過招搖,就沒有開惡魔,而是和手下打車過去,速度就比較慢。

此時八卦門正在遭遇着最大危機。有人踢館!

踢館的也不是別人,而是東洋合氣道傳人,他們帶着一大羣人,但是隻是寥寥兩個人,就將八卦門的衆多學院擊敗。

蘇清河身爲傳承者,只有硬着頭皮上了,要和合氣道的傳人山田涼介,打個你死我活!

”許公子,希望你快點趕來,希望你能給我們華夏爭光!。”蘇清河嘆了口氣,雖然爲明勁高手,但是面對詭異的合氣道,他也沒有把握,而這個山田涼介也十分厲害,剛纔已經擊敗四五個人。

他盯着蘇清河,嘴角勾勒,有不標準的普通話說道。

“我會打死你!”

山田涼介是從東洋而來,在鬆南市開個武館,自然聽說了華夏有功夫聯盟,裏面都是各門各派。

他想出名,就要打出名堂,柿子要挑軟的捏,自然選中了快要沒落的八卦門。

山田涼介也看出蘇清河有實力,但他已經有七段實力,要是參加相同體位的各種拳擊賽,輕而易舉就能拿冠軍,實力極強。

他輕蔑地笑了笑,“來吧!”

就在此時,一個戴着鴨舌帽的女人推門而入,“慢着!” 衆人紛紛聞聲回頭。

一個身材纖細的女人站在門口,黑色的長髮隨意地披散着,凌亂美顏。

琥珀色的眼睛彷彿碎了滿天的星子,勾人心魄。

皮膚白皙,嘴角不屑地勾着。

她伸手指了指山田涼介,“聽說,你要打死蘇清河?”

女人的聲音有些低,沙啞又性感。

“經過我的同意了嗎?”

說完,她迅速的上前,快速的僅剩一道殘影!

山田涼介也反應很快,迅速做出防禦姿勢。

“雕蟲小技!”喬木諷刺地一笑,“你以爲你面對的是誰?”

說完一把握住了山田涼介的肩膀,一發力,掃堂腿,把山田涼介按在了地下,迅速欺身上前,緊緊扼住了山田涼介的脖子。

“我告訴你,我弄死你比弄死一隻螞蟻都簡單!”

“滾!”

女人身上散發的殺氣,讓在場的每個人都發自內心的害怕。

這場變故在在場的所有人都驚呆了,包括蘇清河。

“不知這位小姐,您……?”

喬木懶懶地瞟了一眼,嚇得蘇清河連忙噤了聲,這個眼神好熟悉,好像在許昌碩臉上看到過……

可怕的上位者的氣息。

說完,喬木鬆了扼住山田涼介的脖子,“滾!”

山田涼介終於呼吸到新鮮空氣,連忙連滾帶爬跑了出去。

木喬解決了山田涼介,才把眼神幽幽落到了蘇清河臉上,薄脣輕啓,“我希望你沒見過我,如若一會兒許先生問起來,就說是你自己解決的。”

“許,許先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