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足等領頭大修大聲道。

「善!」

老頭兒緩緩抬起頭對了不足等五修笑道,而後隨了數位侍女入內中而去了。那少爺忽然起身,悄悄伸出手,一把捏在那後邊豐腴女修之肉臀上,慌得那女修急急行了數步。而那少爺這才迷離了眼目笑眯眯迴轉身,對了不足等五修道:

「爾等隨了本少去耍來。」

「是!」

五修向那大管家行禮畢,急急隨了其前去。(未完待續。。) 未及出門,大管家對了不足道:

「車夫,汝之責在駕車,還不去後院準備車馬。」

「是!」

不足應一聲隨了那大管家往後院而去。一道小型蟻穴轉移大陣閃了亮光,不足與大管家霎時便現身在一處殿堂內。其一邊隨了那大管家行出大陣,一邊左右四顧,入目之眾多轉移大陣近百餘座,心下里不自禁大吃一驚。

「此便是神修地貴族豪門,其奢華當真驚人也。這般一座莊園不知其幾許廣大,便是其蟻穴轉移大陣在此地一處居然有百座之多也!」

那大管家觀視不足之吃驚模樣傲然而笑道:

「驚倒了吧!此不過吾家實力之千牛一毛爾!汝等好生為家族效力,他日必然有成就大神之時候也。」

「是!小可明白!」

那不足低首一禮恭恭敬敬道。

「呵呵呵,汝不錯,好生駕馭天龍車攆,家族對特別之修眾還是著實看重呢!」

「是!大人之言,小可謹記!」

「呵呵呵,不必拘謹,往後仔細隨了少爺,萬萬勿使之出事,此便是你我之大幸,亦是你我之大功勞也。至於少爺在外如何如何,吾等卻乎勿得多言半句。此一點切切勿得忘記。」

「多謝大人教誨!小可曉得也。」

從法陣殿出來,往後院龍馬殿而去,那大管家對了不足安當了些許事情,好容易終於至龍馬殿。那大管家又復對了不足喋喋不休道:


「平素龍馬勿得輕易駕馭,只需以尋常天馬駕車即可,逢了家族大典或者特別之事,尊令而行便了。此一點需知悉也。」

「是!小可唯大管家之令諭行事!」

「呵呵呵,或者少爺有吩咐亦可。」

「是!」

待得大管家將不足介紹了於此地管事相識,自家便自去也。那不足對了那管事道:

「小可吾足,乃是少爺之車夫,少爺……」

「得了,您吶,少爺之事非是吾等可以過問。汝只管守好龍馬即可。餘事如何。汝自家去做即可。啊也,這些許年月,幾匹畜生害得吾等幾乎氣絕也。」

那管事大人將龍馬交代了不足,而後長長出了口氣。大約彼等果然受了煎熬。此時數修俱各興高采烈往去吃酒也。不足觀得彼等之形貌。忽然笑道:

「卻是某家得不是耶。應下了龍馬半年之約。誰知道居然過去百多年月也。然此事便是某家亦是無奈何也!」

隨即轉身入了龍馬殿中。那八匹龍馬觀視得不足行來,其頭馬行過來對了不足大是不喜般模樣。

「唉,莫要這般氣惱。某家亦是無可奈何也。那古氏家族雖是接納了某家為車夫,然卻複試煉,吾等一干往去二十許,返回不過五修罷了。汝等倒想一想,某家有多難也。不過好在試煉通過,今日便是某家為爾等八位道友傳授化形**,且以神丹為輔助,務必三月左右功成可也。」

那頭馬等聞言交頭接耳半晌,最後盡皆點頭不再起鬨也。

次日午後,八馬進食罷,不足一一會了龍馬八匹,將一篇化形**以識神傳真之法門,刻印了在彼等識海,而後將出八顆神丹相助。那八龍馬俱各歸去自家龍馬穴居閉關練法。不足閑得無聊,便行出來龍馬殿,往一邊諸位管事大人之居處去了。

「咦,車夫小子,汝怎得有空出來玩耍,不虞那八個畜生生事么?」

「生事?呵呵呵,彼等畢竟龍馬,向來高傲,某家多多奉承幾分便可以哄得其得意洋洋,閉關修行也。」

那不足得意道。

「啊也,小子,不錯么!聞得爾等去了涉密空間,怎得僥倖逃生者?」

「唉,不當人子!某家入去那涉密空間,不敢遠去,只是悄悄潛藏了身子,待得時間夠了,急急行出,這般才逃得半條命也。」

「哦?哈哈哈……高啊!無論如何命乃是最大也。」

「大人說得極是!」

那不足亦是笑道。

「喂,車夫小子,可會耍賭博?」

「某家卻然不甚明了也。」

「無妨事,隨了玩幾把,不一時便會了。」

「是!某家試一試?」

那不足笑道。

「好,有膽識!」

於是不足便隨了彼等賭博輸贏。整整半年左右,那少爺幾乎忘記出門,日里便是閉關練法,或者追逐家族中瞧得上眼之女人。不足亦是往去拜訪了那四位同道護衛,然遭彼等小視,便漸漸失了相交之心思。那日正是不足坐地禪修之時候,忽然八位彪形大漢行過來對了不足下跪叩謝。

「多謝道友破解大光明神之詛咒,吾等終於可以化形而修也!」

「呵呵呵,諸位道友免禮,吾家此舉著實有大危難在也,好在諸位應下了千年不以人修之面目出世,不以人修之言語交流之承諾,故一應諸般事情應無有太多麻煩也。」

「是,道友之恩情,吾等雖為獸神,然亦是不敢有一絲半毫遺忘。至於承諾,吾等定然信守!」

「善!諸位外間似乎有修來也!」

「是!吾等明白。」

那八匹龍馬忽然復化出真形,昂首而立。

「兀那車夫小子,大管家有令,著汝駕馭天馬駕車前去接送少爺往去家族密地試煉,不得有誤!」

「是!小可明白了。」

不足辭別了八龍馬,駕馭三轅馬車趕去少爺之居處,一處桃林之地。一邊嘻嘻嘻嘻有女修淫笑,不足不敢近前,只是遠遠兒候了車馬,而後對了那一邊巡邏修眾道:

「可否通報了少爺,車駕到也。」

「嗯?汝,少爺近前之修也,汝都不能隨意覲見少爺,吾等又哪裡能夠呢?」

那一眾嘲諷了遠去。不足無奈何唯有等候。大約半日後,有數人護衛大神行出來道:

「兀那車夫小子,汝幾時來者耶?」

「早得很哩!近乎多半日也。」

「怎得不進來回報?」

「無有傳召,小得不敢進去。」

「哼,膽小鬼!進來吧。」

「是!」

那不足隨了那大修入去內中,那少爺之居所。觀諸斯景,不足亦是小有吃驚。一處堂屋內,**女子**了體膚,跑來跑去任憑蒙了面目之少爺來抓。抓到者卻然將身一扭入去少爺懷中,大是柔媚矯情也。四位護衛大修亦是笑嘻嘻不時伸出手去對了近前之女修偕油。那等女修亦是不惱,只是嬌笑了遠去。此時不足入內,觀諸斯景,不知如何。一女大約觀得不足俊雅,居然自家過來對了不足下體一把撈取,慌得不足急急後退,大聲道:

「少爺,小可車夫奉召聽命。」

「嗯,兀那斯,過來。」

「是!」

那不足前去,對了那少爺鞠躬道:

「少爺,車馬已然準備妥當!」

「嗯,不錯!此地一乾女修,汝可有看上者?若有,不必客氣,只管帶了去玩弄。初次見面,汝家少爺便賜汝一藝妓如何?」

「多謝少爺恩賜!小可不敢討取少爺之愛姬!」

「嗯,有趣!哈哈哈,有趣!汝,過來!」


「是!」

「這位媛媛豐腴可人,賜予汝吧!」

「是!多謝少爺。」

那媛媛隨即穿了衣裙,婷婷裊裊過來不足身邊靜靜而立。不足好奇掃了一眼,而後靜靜聽令。

「一得,汝乃是吾之護衛首領,車夫便由了汝安排居處,離得不要遠了,日後出去方便。」

「是!」

於是那不足帶了那媛媛者藝妓,隨了護衛大神入住一處小別院,金玉其外,富麗堂皇!有數位丫鬟伺候,那藝妓隨了不足進了此地院落,不足道:

「護衛大神,小可無甚好東西孝敬,此株吉珠之花果奉上,往大人不棄!」

「嗯,好,好!車夫小子,汝隨了此少爺,定然有無盡艷遇,人人羨慕之好處耶。哈哈哈……」

那大神大笑了而去。不足觀諸那藝妓道:

「汝何名?」

「大人,奴家單名一個艷字,汝可喚奴家艷姑娘。」


「好,艷姑娘,少爺所賜,不敢不受,然某家非是汝之良人,汝若可以隨在此地由了汝,否則自去!」

「大人,小女子便是有一萬個膽,亦是不敢自去。只是在此地便罷。此後如何聽天由命吧。」

「也好!」

那不足語罷,自家坐地不再言語。(未完待續。。) 不足自此便生活了在此地前院中,一日日觀視那少爺修行、**。自家只是假意唯唯諾諾,不敢出頭一般。弄得那四大護衛越發鄙視之!

正是少爺二度突破,剛剛得享三度之大神尊位時,其興緻甚高,居然帶了四大護衛,令不足駕馭天馬駕座隨行。其端坐豪華車攆上,金絲盔甲,龍鳳冠,足下一雙赤炎神火戰靴,腰間誅仙神劍,渾體散發出大類主神之光芒。那不足居前座低矮之御車位,觀之可以無視,五匹天馬一轅四稍,盡數足下火雲升騰,威風凜凜。鑾駕兩翼各具一十八位美嬌娘,花籃開處,天女散花,一路清雅淡香。四大護衛亦是頭戴魔神盔,身被烏龍甲,胯下赤血戰駒,白金披風迎風獵獵而耀目,一副凶神惡煞模樣,隨行了在車駕四向。

「古家少爺出行,閑雜人等迴避!」

那護衛大神大喝一聲,震得四圍諸神惶急而避讓了大路。

「天啊,家族族長之出行亦勿得如此排場也!」

有家族小神悄言議論道。

「誰說不是呢!此敗家之象也。家族中興無望矣!」

有修搖頭道。

亦有艷羨了少爺,伸長了脖頸仔細打量者。其一修高聲咋呼道:

「少爺神勇!少爺神勇!」

一地裡成千低階諸神合了大吼。那少爺忽然得意起來,隨手一撒,數千神丹飛揚而去,地下數萬修眾哄搶。場面熱烈一時無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