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羽拿出自己那枚令牌,看着上面那大大的十七兩個字,不由得脣角抽了抽。不知不覺,自己在這烈焰池裏面居然花費了將近半月的時間,還有剩下的半個月時間,看來凌羽需要抓緊時間了。

拿到了烈焰玉髓,也再沒有了什麼已知的奇珍能夠是凌羽現在所能夠得到的,凌羽當即選擇了閉關修煉。

而在這烈焰獸橫行的烈焰洞窟之內,這沒有絲毫烈焰獸存在的烈焰池周圍無疑是最合適的閉關場合。

說到這裏,凌羽更是慶幸萬分,多虧這烈焰池周圍沒有烈焰獸,否則自己即便不被那幾只烈焰獸王獸擊殺當場,也會在受傷昏迷之中不知不覺的被其他烈焰獸吃掉,那樣對於凌羽來說還不如直接殺了他的好。

不過當想及自己在那幾只烈焰獸王獸的聯手攻擊之下居然毫無反抗之力的便被轟飛之時,凌羽卻是不由得閉眼深吸了口氣,當睜開眼睛之後,目中卻是充滿了鬥志。

儘管現在他的實力在某些人的眼中顯得弱小,但是他卻絕對不會一直弱小下去。

看了一眼從自己儲物戒指之中拿出來的那幾瓶青色靈液,凌羽之時微一猶豫,便再不遲疑,直接手中靈力捲動,一道道漆黑的靈力漩渦出現在雙手之上。

只見凌羽手中那禁制層層的玉瓶在凌羽手中那兩道靈力漩渦的攪動之下只不過眨眼間便化爲一片玉屑飄散向周圍,只留下瓶中的那些青色靈液。

而在凌羽手中靈力漩渦的攪動之下,那些青色靈液也只是片刻時間便被吸攝一空,同時凌羽也是感覺到自己體內猛然多出一股炙熱的暖流,不斷的在自己體內四肢翻滾涌動。

不過凌羽這次卻是全力壓制着自己體內靈力的翻涌,轉而將那些青色靈液中所蘊含的精華全都用在了自己身軀的強化以及靈魂海之中靈魂力的鍛鍊之上。

因爲隨着體內靈力不論是質還是量的巨大提升,凌羽漸漸的感受到自己的身軀以及靈魂力居然再次被拉開了差距,而且凌羽也再次感受到自己道基的搖動,顯然是凌羽這段時間連續突破幾大階級造成的後遺症。

也多虧凌羽現在身軀的強度以及靈魂力的質量大大提升,這才能夠穩住,不用想上一次那般主動封印自己的修爲。

不過,儘管如此,凌羽卻還是需要警惕萬分,畢竟太過極速突破,必然會在他的體內留下衆多他所忽略的地方。

現在的凌羽雖然看起來實力強大,甚至能夠和一些玄王境中期的修士正面抗衡而不落下風,被看作是天才。

但是凌羽卻也明白,自己現在如果放在天權大陸的話,甚至便連同修爲的天才修士也不一定能夠戰勝。只因爲凌羽身體的破綻實在是太多了,不僅僅道基不穩,其實便連其他的方面也遠遠不能與那些天才們想比。

凌羽畢竟太過倉促, 我的仙女大老婆

在末玄大陸之上,就算這時間最短也是需要二十多年才能夠做到,更何況凌羽更清楚末玄大陸上的修士之所以晉級速度如此之快,原因便是因爲他們的修爲實在太過單薄。

這些自然有着末玄大陸之上的各種靈珍以及天地靈氣稀少稀薄的原因,這才使得末玄大陸上的修士個個修爲晉升困難,而且靈力的積累也是不多。

但是更重要的卻還是因爲末玄大陸上修士所修煉的功法原因,因爲末玄大陸上流傳的那些功法太過低級,即便是凌羽所在的五品宗門烈火宗門中最頂級的功法據凌羽聽說也不過是區區四品,而既然烈火宗能夠名列末玄大陸九大宗門,並且實力在末玄大陸上排名前列,那麼可想而知其他的那些勢力所擁有的功法最多應該也不過如此。

要知道功法可是總共可以分爲十二等,一到十品之上的則是逆天與開天級別。自然,這兩個等級的功法便連凌羽前世的頂尖勢力天聖堂也是隻有第十一品的功法流傳,並且經過上萬年的積累纔不過有了兩三本。

儘管如此,但是卻也能夠看得出來末玄大陸各種的落後,不僅僅界內天地靈氣稀薄,更是傳承低級,在凌羽看來這種大陸居然經歷瞭如此長的歲月都沒有被那些強大的勢力所攻佔,這簡直太過神奇,就算是凌羽也不得不爲末玄大陸修士感到深深的慶幸。

一個是沒有積累靈力所必須的靈珍以及足夠的天地靈氣,另一個則是沒有合適的功法,末玄大陸衰弱下去簡直是毋庸置疑的。

甚至凌羽能夠感受到這片世界之中便有着一股悄然衰弱的趨勢,以前在外界因爲周圍靈氣稀薄的原因凌羽感受的還不算清晰,但是在這烈焰池之中因爲靈氣濃郁的原因,凌羽卻能夠感受得到周圍天地之力的衰弱。

與周圍靈氣衰弱無關,而是凌羽感受到了周圍空間之中的天地之力。可能是因爲凌羽的丹田與靈魂海之中都融入了一絲天地本源的原因,所以對於這片天地感受的比其他修士都要敏感的多。

察覺到這種情況後,凌羽原本便想要變強的念頭便更加的強烈了。因爲凌羽知道,如果不是這片天地即將要發生什麼異變,便是這片天地感受到了什麼威脅到了自身的威脅,所以調動全部力量去抗拒。

在前世凌羽跟隨天聖堂艦隊征伐外域的時候可是見多了這種情況,所以對於天地有着自己的意志毫不驚訝。

凌羽此時有的只是擔心與急切。不論是這片天地即將發生異變,還是有外域的修士要來征伐末玄大陸,對於凌羽來說都不是一個好消息,都證明他以後安心修煉的好日子要到頭了。 服用了那些相當於大幅度稀釋過的烈焰玉髓的青色靈液之後,凌羽儘管在拼盡全力壓制着自己的修爲,但是凌羽的修爲卻還是依舊暴增,直到突破到武玄境大圓滿這纔在凌羽強行壓制之下停止。

因爲凌羽身體與靈魂的原因,凌羽現在在玄王境之下每個大階層之中都沒有絲毫的障礙,甚至可以說只要凌羽靈力質量到了,那麼他的修爲自然而然的便會跟着提升上去,而這些都是因爲凌羽在那次雷劫鍛體之中的收穫。

藉助那次雷劫鍛體,凌羽不僅僅重塑了自己的身軀,更是令自己的身軀在那雷劫的錘鍛之下變得越來越強勁,最重要的還是凌羽在重塑身軀之時有意改動了自己身軀一些經脈的走勢以及體內諸多穴竅的位置,讓之更加的貼合天道。

在凌羽的刻意改變之下,凌羽的身軀資質已經不弱於那些天地靈體,甚至在某些方面更有勝之。

不過即便如此,凌羽卻也知道以自己現在的情況,與那些真正受到天道眷顧的天生靈體來說還是差了不少。那些天生的靈體,從出生以來便能夠開始修煉,而其他的修士則是需要在九歲身形初定之後纔開始修煉。

在九歲之前,人類嬰孩體內的經脈不定,而且太過脆弱,根本承受不住外界天地靈氣的衝擊,甚至還可能在外界靈氣的衝擊之下將體內的經脈衝斷或者扭曲,造成萬劫不復的結果。

然而那些天地靈體卻是不需要有這種顧慮,只因爲他們的身體天生暗合天道,因爲各種靈體的性質不同,所以那些天生靈體擁有者天生便親和各自屬性的靈氣,而且天地靈氣在他們面前也會變得更加的柔和甚至主動幫助他們洗經伐脈。

比如說天生木靈體,天生便親和木屬性靈氣,不僅在修行木屬性靈力的時候具備常人難以企及的優勢,在木屬性靈氣的掌控上也是遠超同階修士,甚至修爲穩固之時,更是往往能越級而戰。


這可不是凌羽這樣的,碾壓末玄大陸這種半殘缺形修士,而是真真正正的碾壓不論是靈力質量還是功法等級亦或者靈魂力俱都上等的上等大陸修士。

據凌羽推測,他現在的實力也不過比之前世天聖堂那些同階的普通弟子略微高處那麼一些罷了,而且就算是高也是高的有限,畢竟凌羽的修爲終歸是速成,就算是有着兩世的經歷,但是卻依舊難免有不足之處。

一開始是因爲凌羽因爲青雲國的局勢對自己大大不利,所以這纔不得已用各種靈丹迅速提升自己的修爲,而等到凌羽剛剛穩定下來,好不容易將之前的很多漏洞補上,還沒來得及穩固紮實,凌羽便在那試煉祕境之中歷經生死,不得已再次盡力提升自己的修爲。

異界召喚之華夏英豪 ,已經失衡,但是凌羽卻依舊不能輕易捨棄,更何況凌羽心中的急迫感最近隨着想起了凝雪汐之後便越來越重。

一連串的變故,彷彿有着一隻無形的巨手,正不斷的推着凌羽向前,就算是凌羽想要緩一緩也是不可得。

儘管知道自己現在是飲鴆止渴,但是爲了自己心中的那抹緊迫感危險感,凌羽卻也不得不繼續自己的突破,只期望以後還有能夠彌補的機會。

儘管凌羽也知道想要日後彌補,那一定會花費比現在上倍的時間,甚至有些地方的缺陷凌羽更是很可能永遠也彌補不了,但是爲了自己在接下來面對那些困境之時能夠有足夠的力量,凌羽卻也不得不飲下這毒酒。

就算是飲鴆止渴,凌羽也認了,只求自己在以後能夠不會因爲自己實力不足而後悔,只求自己不會遺憾什麼。

隨着體內那劇烈波動的靈力以及靈魂力停下,凌羽也是切實感覺到了自己的進步,同時身體上的力量也是令凌羽頗有種眼前一亮的感覺。

不過就在凌羽想要起身的時候,凌羽的體內深處卻是突然一股炙熱感傳來,突兀至極,卻是剎那間便席捲凌羽的全身上下。

凌羽只覺自己此時便彷彿是沉浸在一隻大火爐之中,凌羽體內的經脈此時在這股炙熱之下齊齊開始扭曲,便連凌羽的身體肌肉也是塊塊隆起,整個體表都是在剎那間紅的嚇人,凌羽那換上沒幾天便接連受損的衣衫再次在這股炙熱之下化爲飛灰。

而隨着時間推移,凌羽卻是隻感覺自己的身體就彷彿是要被徹底焚燒乾淨一般。

那股炙熱不僅僅是在焚燒着他的身體靈力,更是在焚燒着他僅存的理智意念。

凌羽在這股彷彿無處不在的炙熱之下,苦苦堅持着不讓自己昏迷過去,同時也在用靈識上下掃遍自己全身。


據他所知,烈焰玉髓雖然炙熱如岩漿,但是入體之後卻反而會冰冷刺骨,可從來沒聽說過會帶給人如此強烈的炙熱感,凌羽想要確定是不是自己吸收的那些稀釋之後的青色靈液發生了什麼異變,以及這股異變是好是壞。

凌羽不敢放任自己體內那股不受控制的炙熱感亂竄,即便其不受自己控制,但是凌羽卻需要時時監控其帶給自己身體的異變,也好方便他以後改動或者補救。

不過凌羽卻顯然低估了這股炙熱之感帶給他痛苦的強烈強度。凌羽只感覺自己的全身上下不斷的向他腦海之中傳遞着各種足以讓普通人直接靈魂崩潰的痛苦。

一波波的痛感傳來,凌羽僅剩的意識就彷彿是那狂風暴雨中的小船,不斷的在一波波劇烈的痛苦中跌宕起伏,彷彿隨時都可能被那一次次痛感淹沒。



凌羽原本還在關注着自己體內各處變化的意識,在這一波強過一波的痛感之下,也是不得不緊守着自己最後一絲意識不曾消散,至於一開始注意體內變化的念頭此時卻是已經有心無力。

就在凌羽依舊緊咬着牙關,甚至嘴角也是已經有着一絲血線留下的時候,凌羽卻是突然感覺自己體內那連綿不絕的痛感猛然一消,突兀至極,甚至讓凌羽都感到突然渾身不適。

不過凌羽卻還沒來得及慶幸,卻是突然有一股無形的能量在凌羽還沒有反應過來之前轟擊到了凌羽的靈魂海之中,讓凌羽沒有絲毫反抗的直接昏迷了過去。 凌羽在那股突然襲來的疼痛之下直接昏迷,卻是不知道他的身體在他昏迷過去之後,突然散發出一圈圈的淡金色光華,而且隨着時間的推移,那些淡金色光華更是在不斷的朝着純金色變化。

只見那些淡金色光華,便彷彿是化爲實質一般,緩緩地將凌羽的身軀託浮而起,同時更在凌羽的身周盤旋纏繞,只是短短時間便將凌羽的整個身影包裹,形成一個巨大的淡金色光繭。

而隨着時間的推移,那淡金色光繭之上更是隱隱間現出幾道純金色的光紋,仔細分辨便能夠看得出來,那些金紋在組合起來之後分明是一隻正仰天長嘯,彷彿遨遊九天的巨龍。

在那隻巨龍金紋出現之後,一股無形的壓力也是迅速波及向四周,原本烈焰池之中衆多被凌羽氣息吸引到洞口的烈焰獸居然只是瞬間便被那股無形的威壓碾壓爲點點火光。

在遠處,周圍洞窟原本圍繞在烈焰池這塊禁地周圍的那些烈焰獸在這股威壓之下也是被波及,靠的近的烈焰獸甚至便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便被直接碾壓。

如果此時凌羽還醒着的話,他肯定能夠看到周圍那些烈焰獸目中閃動的恐懼。

沒錯,就是恐懼,不管那些低階的烈焰獸到底有沒有靈智,或者靈智高或者低,在凌羽那光繭散發出的那股威壓之下,周圍的那些烈焰獸赫然齊齊恐懼的後退。

不是因爲在那股威壓之下他們周圍的夥伴莫名其妙的便會被碾壓破滅,而是因爲周圍的那些烈焰獸彷彿都在懼怕着什麼,有一些品級最低的甚至在那股威壓壓過來的時候,居然直接哀嚎一聲跪倒在地,任由那股彷彿能夠橫掃一切的威壓將之碾碎。

周圍那些實力高強的烈焰獸,雖然沒有被那股威壓碾碎,但是他們目中弟弟那股懼怕與恐懼卻是不減分毫,彷彿是他們天生便應該如此一般。

шшш ¤ttκΛ n ¤C ○

那些沒有破碎的烈焰獸此時也都是連連退開到了數百里之外,那股威壓傳到數百里之外的時候已經對那些烈焰獸造不成威脅,只不過從那些烈焰獸焦躁不安以及那明顯反應遲緩的軀體來看,那股威壓居然即便是遠隔幾百裏也依舊對那些烈焰獸造成了極大的影響。

仔細觀察的話,甚至能夠從那些烈焰獸的一對巨目中看出,它們看向遠處凌羽所形成的那個巨大光繭之時,目中明顯帶着某種畏懼以及敬畏,彷彿那光繭之中的便是它們的皇者,它們天生便需要服從。

只不過現在凌羽卻是乾脆昏迷了過去,就算是沒有昏迷過去估計也是看不到,只因爲凌羽此時身周的那層光繭隨着時間的推移變得越來越厚,原先還能夠隱約看到凌羽的身影,但是在短短几刻鐘之後卻是根本見不到絲毫的痕跡,只有外面的那層光繭原本的淡金色越來越朝着金色演變。

隨着那層光繭的變化,那光繭之上的龍紋也是越來越清晰,越來越真實,彷彿將要騰空飛起一般。

隨着那龍紋的變化,就在那光繭越來越大,那金色龍紋也彷彿是要徹底完善了一般。但是就在這時,凌羽所在的光繭卻是突然劇烈波動了起來,那原本將要完善的金色龍紋也是隨着這股波動而停了下來,不再繼續完善下去。

同時凌羽所在的那枚光繭也是在膨脹到一個程度之後,開始了緩慢的回縮,緊跟着,那光繭之上的龍紋也是開始縮水,原本已經趨於完善的龍紋,甚至那金色龍紋之上的道道龍鱗也是開始變得模糊,彷彿整條金龍隨時都有可能崩潰一般。

不過就在此時,一道漆黑細長的裂痕卻是突然出現在這方空間。如果有人在這裏仔細觀察的話,肯定能夠看到那裂縫之中的一隻巨大的金色巨目。

那裂縫之中的巨目在出現之後便細細的大量了四周一番,當察覺到附近的靈氣濃度,只見那巨目之中明顯閃過一抹不屑。不過當那隻巨目看到那將凌羽包裹起來的巨大光繭之時,卻是不由得微微楞怔。

好半晌之後,在那枚光繭再次收縮之時,那隻巨目之中才反應過來,同時更有着一抹凝重與輕鬆。

“血脈蛻變,卻不曾想我聖朝後代血脈居然也有這等樣精純之人。不過現在進化血脈卻未免太過急促,準備不周,反而失敗的可能性太大。”

只聽得一個略顯蒼老的聲音從那裂縫之中傳來,話音落下,便只見一道紫金色的靈光突然從那道裂縫之中飛出,只是眨眼間便洞穿那層光繭,直接落入光繭之中那已經昏迷過去的凌羽眉間。

只見那道紫金色靈光只是瞬間便沒入凌羽的眉間,然後凌羽身周那在伸展到極致然後彷彿後力不濟,已經開始抽取凌羽生源之力的光繭便迅速的萎頓了下來,只是幾個呼吸間便全數收縮進入了凌羽的體內消失不見。

只剩下面色已經蒼白無比的凌羽依舊懸浮在原地,卻是明顯已經損傷了生命本源,如果不是那道紫金色靈光,凌羽現在估計已經被直接抽光生命元力而亡了。

看着那在光繭消失之後露出來的的凌羽,看着凌羽那不到二十的年輕面龐,那隻金色巨目之中明顯掠過一道吃驚,顯然不敢相信凌羽居然這麼年輕。

不過當察覺到凌羽那處處漏洞的身體之時,金色巨目之中卻是閃過一抹無語,看向凌羽的目光更是帶上了一絲嘲弄以及鄙夷。

“年紀輕輕便一味追求修爲的高低,根基搖動,甚至可以說相當於沒有根基。對天道的感悟倒是不錯,可莫非是感覺自己天縱奇才,修煉進境神速所以就沒必要注重根基了不成?可笑。”

雖然語氣之中滿是不屑與鄙夷,但是那巨目主人卻顯然有些無奈,只好再次一道靈光打出,沒入到凌羽的體內,幫助凌羽完善着體內的種種不協甚至缺陷。

彷彿是察覺到凌羽快要醒來,那金色巨目不由得眨了眨,微微凝思,然後這纔再次打出一道靈光,直到看到那道靈光完美融入到凌羽的體內之後,這才放心。

“小子,老夫也就幫到你這裏了。哎,實在是隔着太遠,沒想到在這種偏僻的地域居然也能有我聖朝後裔,實在稀奇,不過接下來的也就要看你自己的了。反正你現在也和其他的聖朝子弟沒什麼兩樣,一樣都是在外自己打拼,老夫也不能厚此薄彼,你以後自求多福吧。” 再說完那些話之後,那道裂縫也是突然消失不見,彷彿一切都沒有出現過一般,只不過周圍那已經全部消失一空的烈焰獸卻是證明了剛纔那神祕金眼的出現。

在那隻金色巨目消失,便連那道長長的裂縫也是閉合之後,原本昏迷之中的凌羽也是悠悠轉醒。

看了一眼周圍那熟悉的景象,凌羽不由得有些迷茫,不過卻只是瞬間便反應了過來,看着自己渾身上下那再次光溜溜的身軀,凌羽不由得抽了抽嘴角,不過當看到自己那再次提升的身軀之時,凌羽卻是不由得雙眼一亮。

看着自己那開始略顯黝黑的皮膚,雖然不復之前的白淨,但是凌羽卻能夠感受得到自己體內那股潛藏起來的龐大能量,據凌羽估計,他現在恐怕光憑自己的肉身力量便能夠直接將那些頂尖的靈器捏碎。

想到這裏,凌羽不由得從自己的儲物戒指之中拿出一件靈器,雖然只不過是三階的靈器,但是卻不妨凌羽發揮。

只見凌羽將那柄靈器長劍拿在手中,然後右手全力催動自己的靈力,然後在那長劍漸漸承受不住自己靈力的時候,這纔將那已經被濃郁劍氣所團團包裹的長劍朝着自己的左手臂上狠狠刺下。

但是那長劍卻還沒來得及刺到凌羽的體表,凌羽的手下便感覺到一股強烈的阻力從劍尖上傳來,卻原來是凌羽體表的罡氣自動運轉,讓凌羽右手中拿着的長劍完全刺不下去。

就在凌羽想要再次加大力氣的時候,卻是隻聽到手中長劍發出“咔嚓”的一聲悶響,只見那柄靈器長劍居然直接從劍身中間斷開,卻是承受不住凌羽靈力灌輸以及凌羽體表罡氣之間的壓迫所致。

滿意的看了一眼自己體表那自主運起的罡氣,凌羽卻也不由得蹙眉。剛纔他運轉自己體內的靈力之時敏銳的感覺到一絲不同,在檢查完自己肉身的強度之後,便直接將自己的靈識掃進自己體內。

在凌羽的靈識掃進自己體內的時候,凌羽卻是面上不由得愕然,心中說不出是喜是悲。

喜的是他體內的那些明顯的缺陷以及便連他也覺得很棘手的缺陷居然被莫名的補齊,而且便連他那原本浮動的道基也是變得堅實萬分,甚至便連神魂也是穩固異常。在凌羽的印象之中便連前世那些天聖堂的天才弟子也是沒有一個人能夠和他現在相媲美。

但是讓凌羽有些苦澀的卻是,他的修爲卻是大大縮水,居然直接從那武玄境的修爲跌落到了靈玄境,甚至已經處在了即將再次跌落的邊緣,如果不是凌羽察覺到之後連忙運轉靈力將自己的修爲穩固,那麼再有幾刻鐘,凌羽的修爲不可避免的會再次掉落,甚至最後能夠掉落到玄羅境也是未曾可知。

儘管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這種情況對於凌羽來說畢竟還是有着極大的好處的,起碼以後他再也不需要爲了之後自己前面打下的根基不穩而造成以後修爲滯礙而後悔萬分了。

雖然凌羽有些可惜自己想要儘快達到兵玄境,開啓自己前世第一式威力強絕的底牌的願望落空,但是對於自己現在穩紮穩打的穩步提升,凌羽也是抱有不小的期待的。

儘管現在自己想要速成的願望落空了,但是卻也打消了凌羽一直以來的顧慮,讓他沒有了後顧之憂,至於接下來的那種危險的預感,凌羽卻也不是非要採取這種方法不可。

凌羽一開始也是因爲提升自己本身的力量方便,而且更能夠讓自己不必過分的藉助外物,憑自己的實力硬撼玄王境強者與藉助外物之後才能夠硬撼玄王境強者這兩種情況可是截然不同。


相比起來,凌羽更想選擇自身力量的提升,因爲那畢竟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力量,比之外物的外力更加令凌羽放心,而且藉助外力終歸是外道,很容易便會被別人所剋制。

想到這裏,凌羽也不再多想,反而鬆了口氣,或許是天意吧。讓他免去了快速晉級的後患,也斷絕了他繼續猛衝猛進的念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