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蘭心眉頭一挑,道:「怎麼試?」又道:「這樣吧,你找的人如果能擊敗我手下的人,我就同意你們參與人質營救,如果不行……還是由我們的人來吧!」

葉寒道:「你們的人動手,有多大把握,不讓人質在營救過程中出現傷亡?」


古蘭心一窒,半晌無語。說老實話,如果一會兒真要動手營救人質,要想不被六名「血骷髏」發現、要想人質不出現傷亡,她一點把握都沒有。


「你呢?」古蘭心反問道:「你的人動手,有多大把握?」

葉寒想了想,道:「至少有八分把握吧。」

「你就吹牛吧!」古蘭心心裡暗哼了一聲,一臉的不信。

葉寒當然知道古蘭心不服,轉過身對唐雪道:「雪兒,你出來和古隊長的人切磋切磋,免得古隊長對咱們沒信心!」

葉寒之所以選擇唐雪出來,是因為唐雪是他們五人當中看起來最「弱」的一個,如果「龍鱗」的人連唐雪都打不過,那古蘭心就無話可說了。

唐雪笑嘻嘻的走上前來,下巴高高昂起,看了古蘭心一眼,道:「古教官,是咱們兩個切磋,還是讓你的手下跟我切磋呢?」

古蘭心還沒說話,站在她身後的小李、小王齊步上前。

「古隊,讓我來!」

「還是我來吧!」

唐雪見小李、小王爭著要和自己比試,勾了勾手指頭,道:「你們兩個不用爭啦,一起來吧!」

小李、小王相視一笑,小李綰了綰袖子,道:「小丫頭,年齡不大,牛吹的不小。對付你,我一個人就夠了!小王,你一邊歇著!」

唐凡見他們兩人要動手,忙道:「雪兒、小李,大敵當前,你們怎麼內訌起來了?萬一哪個受傷了怎麼辦?有這勁頭,不如想想怎麼營救人質!」(未完待續。。) 唐凡雖然貴為華夏警局局長,但古蘭心也有著特殊的身份,對他的話並不以為然,淡淡說道:「唐局長,他們切磋,是為了證明自己的實力。我們只有選擇實力強的一方,營救起人質來才更有把握!不切磋,怎麼知道誰強誰弱?」

其實唐凡之所以阻止唐雪和小李動手,最主要的原因還是擔心唐雪受傷,看小李那五大三粗的模樣,唐雪站在他面前,彷彿小孩子似的,哪能是小李的對手?

唐凡連連向著唐雪使眼色,示意她退出與小李的切磋,但唐雪卻視而不見。

「不過,唐局長說的也有道理,拳腳無眼,動起手來,誰傷著了都不好……」古蘭心見唐凡臉色不好太好看,對小李和唐雪道:「這樣吧,你們不動手切磋了,各自顯露一下身手,誰能讓對方心服口服,誰就算贏了!如何?」

唐雪和小李都表示同意。

小李今年三十五歲,練習功夫卻已經近二十年,指功尤其了得,見唐雪比自己小了幾乎一半,細皮嫩肉的,哪會把她放在眼裡?上前兩步,咧嘴一笑,對唐雪道:「小丫頭,我就先獻醜了!我做的這件事情,如果你也能做到,就算我輸!」

唐雪道:「好啊!我倒要看看傳說中的『龍鱗』組織成員,有什麼厲害之處!」

如嬌是妻:貪歡總裁不放手 ,目光平視,深吸一口氣,右臂緩緩抬起,右手食指中指緊緊併攏在一起,目中精芒閃動,站在他身後不遠處的唐凡以及其他幾名警界或軍界官員,都感覺到了來自於他身上的一種壓迫氣息。

「吼!」

小李吐氣開聲,一聲低吼。併攏在一起的右手食指中指如箭一般朝著前方的牆壁狠狠戮出。

牆壁是用水泥磚頭砌成,極為堅固,普通人要是像小李這樣用兩根手指用力去戮,就算手指斷掉,牆壁也不會有絲毫損毀,然而小李的兩根手指,此刻卻好似鋼鐵所鑄,就聽「撲」的一聲輕響,那雪白的牆壁上竟彷彿豆腐一般,被他兩根手指毫不費力的深深戮入其中。

小李手指收回時。牆壁上赫然出現一個深深的指洞,而小李的手指,卻絲毫無損。

「二根手指,竟比牆壁還堅硬!」

「『龍鱗』成員,果然非同一般!」

「這兩根手指要是戮在人的身上,威力不比子彈小啊!」

「小李同志,你很厲害!」

「如果『龍鱗』成員人人都有這麼厲害的身手,對付幾個劫匪,應該沒問題吧?」

唐凡等人走上前去。看看小李的手指,又看看那堅固水泥牆壁上留下的深深指洞,不由倒抽了口涼氣,對小李讚不絕口。

「小李的內勁又有所增長了!」古蘭心滿意的沖小李點點頭。嘴角流露出一抹笑意。

三個月前,小李的「二指禪功」還沒有這樣強大的洞穿力,現在能做到這樣,顯然這三個月來他經過了一番勤修苦練。內勁有終於有所突破。

小李見自己的「手指禪功」震懾住了現場不少人,心中不免有些得意,目光轉向唐雪。見唐雪依然一副笑吟吟的樣子,似乎對自己這苦修了近二十年的「二指禪功」有些不以為然,心中微怒,輕哼一聲,道:「小丫頭,你來試試……」

其實小李並沒注意到,現場不僅是唐雪,就連葉寒、法山、蕭葉子、東方傾城四人,同樣都是一臉的不以為然,彷彿小李的指功,根本沒什麼了不起的。

唐雪向葉寒看了一眼,見葉寒輕輕點頭,便輕步向前走去,經過小李身邊時,小聲說道:「你這指功雖然厲害,但是遇上我……只能算是小兒科了……」

「小兒科?」小李一怔,眼看著唐雪站到那堵雪白牆壁邊,心中暗自冷笑:「那我就看看你的本事了,希望你別讓人笑話就好!」

唐雪並沒有像小李那樣,還有先蓄力再髮指,她站到南側的牆壁邊后,手指只是在牆上輕輕點了一下,然後就退了回來。


這小丫頭搞什麼鬼呢?那堵牆壁好好的,連個印痕都沒留下啊!難道她知道做不到小李那樣,以這種方式認輸?

古蘭心心中暗暗奇怪,和小李交換了個眼色。

「這……」唐凡見唐雪點過的牆壁上連一點痕迹都沒留下,苦笑道:「雪兒,你這是幹什麼?你爸剛才還說你很厲害的,連他身邊的護衛王晨、李剛都不是你對手……可是你這一指,怎麼……怎麼……」

唐雪「嗤」的一笑,道:「二伯,你幫我個忙……」

「……」唐凡一怔,道:「幫什麼忙?」

唐雪指了指剛才自己點過的地方,道:「你去推一下那裡……輕輕的推一下就行……」

唐凡雖然不明白唐雪這話是什麼意思,但還是依言走上前去,確定了準確位置之後,抬手輕輕一推……

「轟!」

一聲大響,唐凡的手掌只是在牆壁上碰了一下,被唐雪一根手指輕輕點過的那一面牆壁,彷彿是散沙堆積成的,竟轟然倒塌。

一時間,臨時指揮部內煙塵瀰漫,現場除了葉寒和他手下的幾名「弟子「外,其他人看著那滿地的碎水泥和碎磚頭,全都呆在那裡。

「這……」

古蘭心心中驚駭萬分, 03年的我

小李的二指禪功輕易把水泥磚牆戮出一個指洞,這是他苦練近二十年的結果,已經令人感到驚嘆,然而唐雪那輕輕一指,卻令整面牆都坍塌掉,這就讓人覺得無比震撼了。

兩下里一比較,小李的二指禪功就顯得如同兒戲了。

一般武者,能夠修鍊出內勁已經極為不易,而達到內勁收發由心的化境者,就更是鳳毛麟角了,足以堪稱宗師級別,古蘭心在武當的那位已過百歲高齡的師父,目前就是化境強者,雖然他也能做到像唐雪這樣內勁外放,將一面牆壁震倒,但絕沒有唐雪這樣輕鬆隨意。

也就是說,眼前這個連二十歲都不到的唐雪,實力很可能比古蘭心的師父還要強大。

「好強的內勁……她怎麼修鍊出來的……」小李剛才還為自己的表現而沾沾自喜,但唐雪那一指的威力,卻讓他瞬間從天堂墜入地獄,他臉色原本發白,一想到剛才說出的輕視唐雪的那些話,又滿臉漲紅,慚愧不已。

這邊房間牆壁的倒塌,吸引了不少潛伏在四周的軍方警方狙擊手的關注,就連大禮堂內的「血骷髏」殺手,似乎也聽到了動靜,開始有了反應。

大禮堂的門窗都被從裡面鎖死,窗帘也被拉上,從外面根本看不到裡面的情況,而幾名「血骷髏」成員猶如毒蛇般的眼睛,卻透過窗帘間的縫隙,向四周外觀望著,以防有人發起突襲。

此刻,偌大的大禮堂主席台上,兩百多名師生或蹲或坐,人人面帶驚恐之色,在劫匪的嚴厲威脅下,沒有師生敢發出聲音來。不少女生渾身瑟瑟發抖,強忍恐懼,無聲抽泣著。

兩個身穿黑衣、體型健壯的白人男子一東一西站在主席台兩端,手中持著槍支,黑洞洞的槍口指著兩百多名師生,兩人目光冰冷無情,渾身上下透出一股濃重的血腥氣息,一看就知道是長期生活在生死邊緣的狠角色。

另外兩個黑人男子,分別持槍守在大禮堂的前後出口那裡,他們目光如刀,在保護好自己的同時,也警惕的向外張望著,手中的槍支瞄準著前方,只要有人出現在視線當中,他們有信心一槍擊殺。

還有兩個黃皮膚的華裔男子,在大禮堂里來回走動巡視著,不時從窗縫間向外察看,兩人偶爾交流一句,似乎在籌劃著什麼。

大禮堂內的這六名「血骷髏」成員,來自全球各地不同國家,他們這次潛入華夏,本想策劃一次襲擊,沒想到竟然暴露,遭到華夏「龍鱗」組織二十多名成員的襲擊,原本八人,有兩人在反擊中被擊殺,剩下的六人經過激戰,成功突圍,進入到這所學校里來,並劫持了大量人質,與華夏警方軍方對峙起來。

雖然「血骷髏」成員都是視死如歸,但不到山窮水盡的時候,他們是絕不甘心白白死去的,他們六人被重重包圍在這大禮堂里,決定利用這些人質保護自身安全,同時想方設法,希望能夠脫身。

「獵豹,還有三個小時天就黑了,如果天黑之前咱們還不能脫身,對方就有可能利用夜幕掩護髮起攻擊,到那時候,咱們就會很危險!你說,現在怎麼辦?」兩名華裔殺手中的一人突然低聲說道。

叫「獵豹」的殺手眉頭緊皺著,向外看了看天色,沉聲道:「咱們絕不能在這裡坐以待斃……這樣,野狼,你向對方喊話,告訴他們,要想人質活下去,就在一個小時之內,為咱們準備一架直升機,然後再指派三名高官陪同咱們離開這裡……還有,告訴他們,如果他們不答應,那麼一個小時過後,每五分鐘,咱們就槍殺一名人質!」(未完待續。。) 獵豹的話,很快就通過野狼之口傳了出去。

「血骷髏」成員,除了精通各種潛伏殺人技巧外,也都各有絕活,比如負責傳話的野狼,就懂得一門類似佛家「獅吼功」的本事,他在傳達獵豹的話時,氣從丹田而出,聲如炸雷,彷彿在用擴音喇叭說話,整個校園都聽得到他的聲音。

「一個小時內準備一架直升機?」

「三名高官陪他們離開?」

「一小時過後,每五分鐘就殺一名人質?」

「真是豈有此理!」

「這幾個殺手,剛才圍剿他們時,不但有眾多無辜群眾受傷,更是有『龍鱗』組織的兩名成員死在他們手裡,怎能放他們離開?」

「不能同意他們的條件!」

「可是……不答應他們,人質就危險了啊!」

聽著獵豹的聲音如炸雷般在耳邊回蕩,潛伏在大禮堂四周的軍方警方人員們都覺得無比憤怒,可是憤怒之餘,他們也為那些被劫持的人質擔心,他們知道那些殺手都是毫無人性、視生命如兒戲的兇悍之徒,既然說得出,就一定做得到。

「古隊長,怎麼辦?」唐凡從唐雪給他帶來的強烈震撼中回過神來,看了看手錶上的時間,一臉焦急的道。


古蘭心表面不動聲色,心中卻和唐凡一樣焦急,她知道,一個小時很快就會過去,「血骷髏」那六名傢伙提出的條件,如果自己這邊不答應,就會使兩百多名師生的生命陷入危險境地,可如果答應了他們,讓他們成功脫身,對於「龍鱗」乃至整個華夏軍方警方的聲譽,都是一次不小的打擊。

更重要的是,對方說要讓三名高官陪同他們一起搭乘直升機離開。肯定是想以三名高官做為人質,讓自己這一方投鼠忌器,不敢輕舉妄動,這樣他們就有希望擺脫追捕,脫離險境。

可問題是,哪三位高官願意冒著生命危險,去陪六名劫匪登機離開?就算能找出三位高官來,會符合那六名劫匪的要求嗎?

「告訴他們,千萬不要傷害人質。至於他們的要求,我們這邊會商量。一個小時之內給他們答覆!另外,問問他們,所謂的三名高官,是不是我們這邊可以隨便指派。」古蘭心想了想,對小王道。

小王點點頭,站到窗邊,鼓足中氣,雙目圓瞪,狀如怒獅。以丹田氣息發出聲波,將古蘭心的話一字一句傳向大禮堂那裡,音量之大,竟似比剛才的野狼還要勝出一籌。

「這才是正宗的佛家「獅子吼」功夫啊!」葉寒心中暗道。

對於這個世界里的佛家和道家功夫。葉寒曾花很大力氣去研究過,發現其中有很多功夫可以進行借鑒,然後利用五行功法加以改良,就能成為一門無上絕學。威力能夠十倍百倍的提升。

例如佛門的「獅子吼」神功,通常是以渾厚的內勁混入聲波當中突然爆發,使空氣產生強烈振蕩。從而在短時間內產生出震撼人心的效果,如果把內勁換成五行靈氣中最具攻擊性和穿透力的金之靈氣,再施展「獅子吼」,那威力就會瘋狂提升,實力弱一點的,耳膜當場就會被震破,成為聾子。

小王把古蘭心的話傳給六名「血骷髏」后,很快,野狼的聲音再次響起。

「一個小時之內,我們可以不傷害人質,但你們最好也別玩什麼花樣,趕緊調派直升機過來!另外,三名高官由我們來挑選。一個小時內,我們要看到直升機和三名高官出現在大禮堂前的空地上。到時候,讓三名高官進入大禮堂,然後我們會和他們一起登上直升機!如果這中間你們敢玩花樣,後果自負!大禮堂內兩百多條師生的生命,就掌握在你們手裡!」

野狼這樣答覆道。

「三名高官,他們挑選?真是囂張!」古蘭雙拳緊握,心目如憤火,冷哼一聲,對小王道:「問他們,三名高官都是誰!如果級別過高,我們不可能答應,他們也別妄想!」

小王傳話之後,大禮堂里沉寂了片刻,似乎六人在商量著什麼,十分鐘后,野狼回復道:「三名高官,一個是燕京四大家族唐家的唐平、一個是其妻子慕秋萍、一個是『龍鱗』組織的大隊長張昊!」

「媽地!」唐凡聽到野狼的回復,忍不住爆了聲粗口,怒道:「這些渾蛋,跟我們唐家有仇么?點出的三個人裡面,居然有兩個是我們唐家的人!」

古蘭心看了唐凡一眼,道:「唐局長,你說對了,這次『骷髏』組織多人潛入華夏,就是要針對你們唐家下手。幸好提前被我們『龍鱗』的情報人員發現,否則……」

「骷髏……骷髏……一個個都該死!」唐凡臉色陰沉如水,眼中迸射出懾人的寒芒。

「骷髏」近幾年針對唐家主要人物發動過幾次有預謀的行動,但都沒有成功,而華夏也把「骷髏」組織列入了黑名單中,多次派出「龍鱗」組織成員,欲剷除這個威脅,雙方互有傷亡,以往雙方都是暗中較量,但這一次,卻涉及到了眾多無辜平民,處理不好,將會產生重大影響。

「『骷髏』只是個殺手組織,他們拿錢殺人,再正常不過。而請動『骷髏』出手、針對你們唐家的幕後人物,才更該死!想必你們唐家的一些人,對這個幕後人物也恨之入骨吧?」古蘭心說到這裡,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唐凡,淡然道:「最高首長已經關注這件事情很久,我們『龍鱗』也在行動,相信用不了太長時間,真相就會水落石出,到時候,定會還你們唐家一個公道!」

唐凡點點頭,道:「無論如何,對方讓我三弟夫婦做人質,這個要求絕不能答應!」

古蘭心道:「我們『龍鱗』是『骷髏』的死敵,這些年,『骷髏』成員死在我們手裡的成員可不少。他們這次點了我們大隊長張昊的名字,看來也是想藉機報復啊!別說張隊長已經受傷,就算沒有,我們也不可能答應!」

「我們如果拒絕,那人質怎麼辦?」唐凡一臉擔憂的道。

古蘭心嘆道:「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在一個小時之內動手解救人質……葉寒,你怎麼看?」


剛才唐雪流露出那一手令人震撼無比的絕活后,古蘭心對於葉寒等五人,再也沒有一點輕視之心,一個唐雪的實力就已如此強大,他們五人聯手,那就更不得了,如果連他們也沒信心對付六名「血骷髏」成員,那就真的沒有一點希望了。

坍塌了一面牆壁的臨時指揮部中,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葉寒,每一個人都對葉寒寄予了極大希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