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聞得砰的一聲悶響,身材肥碩的龍建渚竟是雙眼翻白,筆直倒在地上,徹底暈死過去。

而其身後,則露出一個瘦弱熟悉的身影……

“小夏?!”

見狀,袁蓉瞳孔緊顫,震驚道:“你……你怎麼做到的?”

“呼……呼……”

此時盛夏微微彎腰,右手上的白光一閃而逝。

她勉強看着袁蓉,想說些什麼,嘴裏卻一直喘着粗氣,說不上話來。

袁蓉微驚,連忙道:“別急別急,先緩口……”

“噗!!”

話沒說完,盛夏突然雙目一瞪,面色漲紅,嘴裏噴出一大口鮮血,隨即整個人朝直接癱軟在袁蓉身上。

“小夏?!小夏!!”

袁蓉看着面色蒼白的盛夏,頓時大驚失色。

可渾身被綁、身受重傷的她,卻只能眼睜睜看着對方,無能爲力。

“媽……我、我沒事,休息會就好……呵……”

盛夏耷拉着眼皮看向對方,努力扯了扯嘴角,露出一個艱難的笑容。

見狀,袁蓉忍不住雙眼一紅,眼角溼潤,微微哽咽道:“好、好,你休息一會,不要着急……”

說着,她便忍不住撇過臉去,兩行濁淚流下……

自己虧欠女兒太多太多……

……

隨即,盛夏就這麼趴在袁蓉懷裏,不斷喘氣,嘴角時不時溢出鮮血……

“這是?!”

突然,袁蓉看到盛夏手上的黑紋,面色一驚,立馬想起之前龍建渚的話語,連忙道:“小夏,你中毒了!”

“我……我們都中毒了……”

盛夏瞥了眼對方同樣發黑的手,嘴脣乾裂,輕聲緩緩道:“這廢廠裏……全是毒氣……”

“那快去龍建渚那拿解藥,他有!”

聞言,袁蓉咬牙,試圖慢慢挪動身子,朝暈倒的龍建渚靠近。

“媽……我來。”

見狀,盛夏皺了皺眉,逐漸從功法的副作用中緩了過來,隨即慢慢爬起,至龍建渚身旁。

她剛一伸手,拿出對方口袋裏的小藥瓶後,不禁面色一愣,動作停在了原地。

袁蓉面色微驚,忍不住問道:“小夏,怎麼了?”

“這藥瓶裏……”

此時,盛夏緩緩轉過身來,怔怔道:“只有一粒解藥。”

……

……

此時,四樓觀臺上,興巖正看着下方大廳的場景,嘴角微微翹起。

而龍建丹面露驚疑,不確定道:“那堯風怎麼了?怎麼突然停下來了?”

“呵呵,他中毒了。”

龍興巖嘴中叼着一根高檔煙,拿出金屬質感的打火機啪嗒一聲點燃。

隨即,他輕輕吸了一口,再朝空中緩緩吐出,面露輕鬆,嘴角上揚:“中毒了就好,我們的計劃就能成了……”

“他竟然真中毒了?!”

聞言,龍建丹詫異地看着樓下那道魁梧身影,眼底卻仍是忍不住閃過一絲畏懼。

之前堯風以無敵之勢打死半步化境黃鴻天的場景,依舊深深刻在她的腦海之中。

以至於她在面對堯風時,從內心就會有一絲無法抹除的恐懼。

“他怎麼就不能中毒了?”

龍興巖吹出一個菸圈,淡淡瞥了眼龍建丹:“雖然武境越高身體綜合素質越強,但也不是百毒不侵的。”

“武道強者真正強大的在於他們的破壞力,而不是抗毒能力。”

說着,他冷笑一聲:“要不然,這堯風豈不是天下無敵了?”

“既然說武境越高身體素質越強,那你的毒能真正傷害到他嗎?”

見龍建丹仍是擔憂地看着自己,龍興巖放下香菸,不由咧嘴嗤笑一聲:“我說小姑,你不會是被這堯風給嚇破膽了吧?”

說着,他微擡下巴,冷傲道:“我的毒,可不是那些普通毒藥能比的。它每疊加一層,毒性就會翻上數倍。”

“之前堯風在廣場上中了第一層毒,然後在廠房內又中了第二層毒……”

“毒性一層可毒死內勁武者,兩層便可毒死宗師。”

說着,龍興巖雙眼微眯,嘴角微翹:“就算他是化境武者,中了我的毒,即便不死,也會一直像現在這般全身無力。”

“那還有第三層嗎?”

聞言,龍建丹忍不住追問道。

“三層……呵呵。”

龍興巖看向對方,笑了笑:“小姑,你繼續看就知道了。”

說完,他的目光不經意間從對方手指上掃過,其上正隱隱流露這一絲若隱若現的毒紋……

堯風中的第三層毒,自然便是我們所有人都中的……這空氣中的毒!

……

……

大廳之中。

場面出現詭異寂靜。

堯風低頭彎腰,沉默不語,神色不明。

而衆人面色警惕,小心翼翼地圍繞在堯風周圍。


見對方遲遲沒有動靜,爲首的光頭男子,雙眼微眯,轉頭向周圍的屬下微微示意。

見狀,人羣中立馬走出五人,互看一眼,隨即繃緊全身,緩緩朝對方走去。

吱呀……

吱呀……

五人腳底踩在地板上發出的輕微響聲,在這詭異安靜的大廳內,顯得異常清晰。


看着依舊沒有動靜的堯風,五人面色微沉,屏息凝神,緩緩運轉功法,朝對方逐步靠近……

五米……


四米……

三米……

二米……

轟!!!

就當五人即將碰到對方之時,堯風猛然擡頭,雙目冰冷,如一隻突然甦醒的遠古兇獸,無聲怒吼,氣勢頓時如驚濤駭浪般朝五人撲來!

五人驚得驟然瞳孔緊縮,面色大變!

而堯風高舉手臂,其上的黑紋瞬間壓制至最淺之色,隨即猛然出拳,直衝五人而去!

五人大駭,連忙爆退,全身皮膚瞬間呈現鐵青之色!

可剛退出半米,五人皆是渾身一顫,頓時僵硬在原地,一動不動。

隨即,他們瞳孔微顫,緩緩低頭,艱難地朝自己身體看去……

只見五人胸口處,竟是皆出現了一個拳頭般大小的血洞!!

“唔……”

緊接着,五人嘴角溢血,面色慘白,身體後倒,如五朵血紅花瓣,在場中綻放開來……

這時,堯風緩緩站直,面色冰冷,身姿雄偉,俯視衆人。

其雙拳之上,還在緩緩滴落着五人胸口上的殘留血液!

他淡漠看着面色驚懼、瞳孔緊縮的衆人,緩緩開口:“你們想用毒來殺我……”


“還差的遠!” “他絕不可能不受劇毒影響!”

爲首的光頭男子,雙眼一狠,咬牙吼道:“一起上!別給他任何喘息的機會!”

“是!!!”

衆人皆是爆吼一聲,雙目瞪大,皮膚鐵青,渾身環繞渾厚能量,直衝而上!

一時間,數十名武者高高躍起,佈滿整個空中,氣勢驚人,殺氣騰騰,所有攻擊全部集中於場中的那道魁梧身影!

看着空中成片殺來的武者,堯風雙眼微眯,面色冰冷,右手從風衣中拿出一卷羊皮卷!

皮卷一開,寒光乍現!

五把銀刀如五條蛟龍,渾身正氣,飛速顫鳴,竟是震得衆人內心驚慌,武力不穩!

而堯風右臂一揮,入手銀刀,擡頭望去,咧嘴笑喝道:“來得好!”

轟!!!

一聲巨響,兩波巨大力量對衝!

煙塵四起,震得整個大廳微微晃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