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這麼客氣幹嘛?舉手之勞而已!”楊非凡嘿嘿笑道:“多找幾個警察來幫忙吧,我怕你一個人搞不定。”

俏警花一怔,連忙問道:“你不和我到警局嗎?”

“不去了,我最怕到警局,哈!”楊非凡笑道。

其實,楊非凡最怕的是,到了警局後,警局的局長會認出他是高級軍官。

“既然這樣,那麼,隨便你了。”俏警花黯然傷感,掏出手機後,連忙打電話回警局,找同事過來幫忙。

“我要走了,美女姐姐,保重!”說完,楊非凡轉身離去。

四隻金絲猴看見楊非凡走後,立刻轉過身子,緊跟在他的身後。

“楊非凡,我們還可以見面嗎?”俏警花結束通話後,對着遠去的楊非凡,大聲吼道。

“如果有緣的話,我想,我們還會見面!”楊非凡轉過身子,微笑地看着俏警花。


“留下你的手機號碼,可以嗎?”俏警花紅着臉,高聲道。

長這麼大,俏警花還是第一次,問帥哥要手機號碼。

平時,就算是帥哥問她要手機號碼,俏警花也不會給他們。

楊非凡是特殊的一個,特殊到,就算不問俏警花要手機號碼,俏警花也心甘情願地、主動地給他手機號碼。

“接着!”楊非凡從儲物袋中,取出了鋼筆和處方箋,筆走龍蛇,開了一張調經止痛的藥方,寫下了自己的手機號碼,然後,運轉能量,飛向俏警花。

一瞬間,處方箋如利箭一般,快如電閃般,飛向俏警花。

速度之快,剎那臨近!

此刻,楊非凡和俏警花的距離,至少十米。

這麼遠的距離,楊非凡只是輕輕一揮手,就已經將處方箋,準確無誤地,送到了俏警花的手裏。

單憑這種功夫,俏警花就已經佩服得五體投地。

“羅源市第一人民醫院處方箋?原來,他真的是醫生!”俏警花接到處方箋後,震驚萬分!

楊非凡笑了笑,然後,轉過身子,大踏步往前走。

就在楊非凡大踏步往前走的一瞬間,他的手機收到了一條短信。

“我叫上官嫣兒,謝謝你,治好了我的痛經病!”楊非凡連忙滑動手機屏幕,查閱手機短信。

楊非凡笑了笑,快速地回了三個字,“不客氣!” 俏警花看着手機的時候,情不自禁地笑了,笑得是多麼的甜美!



楊非凡發給她的短信,只有三個字,然而,這三個字,卻字字千金,徹底地撼動了俏警花的心靈。

俏警花並沒有回楊非凡的短信,只是默默地看着楊非凡遠去的身影,彷彿在回憶着什麼,又彷彿在等待着什麼……

“上官嫣兒,不錯,不錯,很不錯的名字!”楊非凡一邊走,一邊喃喃自語:“想不到,這個俏警花不但人美,而且,就連名字,也這麼美!”

那四隻金絲猴,一直都默默地,緊跟在楊非凡的身邊,不離不棄,偶爾還會吱吱吱吱地叫個不停,彷彿是替楊非凡感到高興!

楊非凡一邊走,一邊想着俏警花,就連金絲猴緊跟在身邊,也全然不覺。

良久,直至那四隻金絲猴大呼小叫的時候,楊非凡才意識到它們的存在。

“你們怎麼還跟着我?”楊非凡微微一愣,立刻開啓天目,傾聽這些金絲猴的心聲。

借位:宦海弄潮 ,我看着你,互相對望了一會後,不約而同地叫起來。

如果是一般人,根本就聽不懂,它們到底在說什麼?但,楊非凡不是一般人,而是,身懷異能的能量強者。

所以,楊非凡只要開啓天目,傾聽它們的心聲,就可以立刻明白它們的心思。

“吱吱,吱吱……”其中,一隻瘦小的金絲猴,抱着楊非凡的右腿,可憐兮兮地看着他。

“什麼,你們想永遠都跟着我?”楊非凡頗感意外。

瘦小的金絲猴,重重地點了點頭,很是期待地看着楊非凡。


“不行啊!我是一個到處漂泊的人,根本就沒有時間照顧你們。”

楊非凡端着身子,弄了弄瘦小金絲猴的後腦,然後,微笑道:“森林纔是你們的家,你們快些回去吧!”

所有的金絲猴,幾乎同一時間,使勁地搖着頭,極不情願地發出吱吱吱吱的低吼聲。

很顯然,它們都不肯離去,誓死也要跟在楊非凡的身邊。

楊非凡很是無奈地搖了搖頭,心裏卻在盤算着,等一會,走到森林後,再伺機離去。

那四隻金絲猴,生怕楊非凡會拋下它們不顧,所以,形影不離,時刻緊跟在楊非凡的身後。

無奈之下,楊非凡只好長嘆一聲,往着南極峯仙人洞的方向而去。

途徑山腳下的一個小村莊的時候,楊非凡看見草坪上,密密麻麻地,聚滿了各種各樣的人。

這些人,似乎在看熱鬧。

楊非凡微微一愣,看見一個路過的村民後,連忙問道:“這位大叔,請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怎麼這麼多人圍在那裏?”

憨厚老實的村民看了楊非凡一眼,然後道:“小李的妻子,剛剛難產死了,一屍兩命,所以,小李的父母就請了法師回來,爲他們家作法驅邪。”

楊非凡運轉能量於雙耳,仔細一聽,果然聽到有作法驅邪的聲音。

好奇心之下,楊非凡謝過村民後,快步來到草坪上。

那四隻金絲猴如影隨形,尾隨而至。

當圍觀的村民,看見楊非凡帶着金絲猴走過來後,紛紛將目光,轉移到楊非凡和金絲猴的身上。

“這個帥哥到底是誰,怎麼身邊帶着四隻猴子?”

“不會是來我們村表演的吧?”

“我們的村長,並沒有告訴我們這件事啊?”

“看他的樣子,好像是馬戲團的人。”

“不會是老李請回來,專門爲他們家表演沖喜的吧?”

……

楊非凡走過來的一瞬間,這些圍觀的村民,你一言我一語,低聲議論着。

幾乎同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都轉移到楊非凡的身上。

正在作法驅邪的法師,看見所有人都將注意力,投放到楊非凡的身上後,禁不住怒火中燒。

這個法師年約四十,肥頭大耳,身穿黃色道袍,頭戴天師帽,手中握着一把桃木劍。

“瘟神,你來得正好!”法師揮舞着桃木劍,飛身刺向楊非凡。

楊非凡微微一愣,壓根就沒想到,這個法師居然會衝着他而來。

其實,這個肥頭大耳的法師,之所以,一劍刺向楊非凡,是因爲,楊非凡的到來,搶了他的風頭。

一怒之下,法師乾脆找了一個瘟神的藉口,來教訓楊非凡,好讓楊非凡知道,他的厲害。

那四隻金絲猴,看見有人襲擊楊非凡後,紛紛張牙舞爪,擋在楊非凡的面前,誓死也要守護楊非凡。

眼看法師的桃木劍就要刺中楊非凡的咽喉,就在這時,楊非凡冷哼一聲,豎起兩根手指後,快如電閃般,將桃木劍緊緊地夾住。

法師嚇得臉色突變,連忙用力想將桃木劍抽回來,可惜,他根本就無法做到。

楊非凡的兩根手指,就好像是鐵鉗一般,緊緊地將桃木劍夾住,任憑法師用多大的力氣,都無濟於事。

“瘟神,休得猖狂!”法師左手伸進背袋中,取出了數張符紙後,快如電閃般,貼在桃木劍上。

“裝神弄鬼!”楊非凡微微一笑,冷眼看着法師。

此刻,楊非凡想看一看,這個法師,到底想搞些什麼花樣?所以,只是緊緊地夾着桃木劍,並沒有出手還擊。

法師冷哼一聲,將符紙貼在桃木劍後,張大嘴巴,使勁一吹。

符紙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地燃燒起來。

“殺!”法師大吼一聲,左手食指和中指,按在桃木劍上,然後,使勁地撥動着劍弦。

呼!

一股強烈到極致的旋風,帶着凌厲無比的攻勢,往着楊非凡迎面撲來。

楊非凡微微一愣,運轉能量於雙指後,用力狠狠一夾,直接將桃木劍夾斷。

夾斷桃木劍的一瞬間,楊非凡立刻運轉能量,將法師震得往後倒飛而去。

與此同時,楊非凡衣袖輕輕一拂,將迎面撲來的旋風,直接拂走。

法師的身體,像斷了線的風箏一樣,往後倒飛十多米後,直接摔倒在地。

摔倒在地的一瞬間,法師慘叫一聲,口中噴出了一口鮮血,差點就暈死過去。

見狀,所有圍觀的人,嚇得紛紛往後倒退。

老李嚇得臉色突變,連忙走到法師的身邊,將他扶起。

“法師,你怎麼了?”老李緊張地問道。

“沒事!”法師深吸一口氣,擺出一副大師的風範,慢慢地站了起來,然後,狠狠地指着楊非凡,怒道:“他是一個瘟神,大家千萬不要靠近他。”

“法師,對吧?我根本就不認識你,你卻說我是瘟神,你到底有何居心?”楊非凡負手而立,不怒自威。

“你是瘟神,一個大瘟神!”法師惡狠狠地道:“正是因爲有你,所以,這條村纔會烏煙瘴氣;正是因爲有你,老李兒子的老婆纔會難產而死。”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分明是妖言惑衆,你有什麼證據,證明我是瘟神?”楊非凡笑道:“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楊非凡見過很多荒謬的人了,就是沒有見過,像法師這麼荒謬的人!

“她難產身亡,就是最好的證明!”法師指着一個平躺在地上,身上堆滿了鮮花的妙齡女子,大聲吼道。

“這個女子難產,你就將罪名強加到我的身上,你姓賴的麼?”楊非凡就算是修養再好,這時,也禁不住怒火衝冠。

楊非凡見過很多腦殘的人了,就是沒有見過,像法師這麼腦殘的人!

“要不是你將瘟疫帶到這裏來,她根本就不會死!”法師冷哼道:“本座是太乙真人下凡,火眼金睛,一眼就已經看出,你是一個大瘟神。”

“好一個太乙真人,呵!咳咳,火眼金睛,好像是齊天大聖孫悟空,所擁有的技能吧?你什麼時候,獲得了這個技能呢?”楊非凡淡淡開口時,聲如洪鐘,迴盪八方。

“孫悟空這個火眼金睛的本領,也是本座教他的。”法師洋洋得意地道:“本座是他的師父。”

“扯淡,簡直就是扯淡!孫悟空的火眼金睛,是從三味真火那裏練出來的。”楊非凡冷笑道:“你沒看過西遊記,就不要亂扯。”

“三味真火是本座吩咐太上老君放的,本座是太乙真人下凡,瘟神,你休得猖狂。”法師怒道:“瘟神,你乖乖地受死吧!”

聽到法師和楊非凡的對話後,所有人面面相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