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噓!”

“……”

“她是昨天回來的!回來後立刻便回到了她在MS市郊的別墅!她甚至還外出購物了一次!你猜她買了什麼?”

“食品?衣物?外出購物很正常啊?”

“那麼香菸呢?”

“香菸?”

“我調查了她的別墅最近幾周內的用電、用水情況!你猜我發現了什麼?”

“你發現了什麼?”

“……在珍妮離開的這段時間,她的別墅都沒有任何人去過!可是!在安吉麗雅出事後的當晚,別墅的水電居然出現了消耗!當珍妮回來,這個消耗翻了一倍!”

“你是說安吉麗雅在那裏?”

“香菸!珍妮的突然歸來!水電消耗的變化!你不覺得這一切實在是太過巧合了嗎?你幹什麼……你……快躺回去……你這樣不行……”

“你去不去?”

“現在?”

“去不去?”

“……”

同一時間,MS市郊,珍妮別墅。

“安吉麗雅,你爲什麼要裝扮成男人?”珍妮看着坐在副駕駛位上,身穿黑色西服的年輕男子不解的問道。

“我喜歡!”被稱作安吉麗雅的男子從包裏拿出一副黑墨鏡戴上後淡淡的說道。

“嘿嘿!很帥!而且完全沒有破綻!很有一手喲!我該叫你什麼好呢?比爾?尼克?”珍妮笑嘻嘻的看着安吉麗雅說道。

“安!”安吉麗雅靠在椅子上,輕聲說道。

“安?”珍妮有點疑惑的看着安吉麗雅問道。

“是的!”安吉麗雅談談的回答道。

“那麼好吧!親愛的安!我們這就出發吧!”珍妮說完便發動了汽車,緩緩開出了別墅。

“走吧……”安吉麗雅嘆道。

“你還是對她放心不下吧?安?”珍妮微笑着問道。

“……我希望她能好好的活下去!”安吉麗雅緩緩答道。

“……你似乎和他一樣殘忍呢!”安吉麗雅的回答似乎觸動了珍妮的心事,珍妮的話語中滿是幽怨。

“……他叫什麼名字?”安吉麗雅把頭偏向窗外。

“他總喜歡把自己用幻術隱藏起來,所以他的名字也有很多個,不過他最喜歡的名字似乎是艾穆林!”珍妮微笑着說道。

“艾穆林?”安吉麗雅原本平靜如水的心突然微微顫了一下,這是她第二次聽到這個名字了。

“是的!艾穆林!有什麼問題嗎?”

“沒……我似乎在哪裏聽過這個名字,這個名字在你那個時代很流行嗎?”安吉麗雅轉過頭來看這珍妮問道。

“不!我只認識的人中只有他叫這個名字!”珍妮回憶了一下後說道。

“……”安吉麗雅沉默了,爲什麼凱恩會稱呼自己爲艾穆林?難道是因爲自己長相接近?那爲什麼珍妮卻不認識自己呢?

“艾穆林其實是一個比較中性化的名字,它有很多含義,例如尋找、變化、進步等等……”珍妮繼續解釋道。


“珍妮……你說他喜歡用幻術隱藏自己,那你怎麼確定你見到的是他的真實容貌呢?”安吉麗雅想了半天后,轉頭問道。

“……我只知道他的頭髮是白色的……”珍妮微紅着臉說道。

“……”安吉麗雅的心再次突然顫動了一下,她突然想起蕾娜的所預知到的那個未來,一個和她長得一模一樣的女孩似乎毀滅了世界,而那個女孩的頭髮似乎也是白色的!

“你怎麼啦?不舒服嗎?”珍妮看着安吉麗雅有點蒼白的面孔,擔心的問道。

“沒……沒什麼!” 第二天,MS市郊,珍妮別墅外,黑色大衆汽車中。

“我們似乎來晚了一步!水電從做昨天開始就停止變化了!”萊特拿着一部小巧的掌上電腦,不停的指指點點,正在查詢數據。

“……我們進去確認一下吧!”溫蒂咬着牙,一副不甘心的樣子說道,隨即打開車門走了下去。

“你這是私闖名宅……”萊特無奈的搖了搖頭,把掌上電腦放回包中,也跟了上去。

溫蒂來到屋子窗臺邊,利用自己的特殊能力,把窗子的插銷打開了。

“我給你開門!”溫蒂看着打開窗子,輕巧的鑽了進去。

“……”萊特趕緊看了看周圍,生怕溫蒂和自己被人看見,幸運的是,此時正是上班時間,別墅周圍並沒有人。

“進來吧!”溫蒂很快便把大門打開了。

“……”萊特再次四下看了看後,也溜了別墅。

溫蒂隨意的四處走動起來,左看看右看看,開始尋找任何可以證明安吉麗雅來到過的證據,萊特則跑進了廚房。

“我上樓去看看!”溫蒂對着跑進廚房的萊特喊道。

“噢!我負責一樓吧!”萊特隨即應聲答道。

屋子收拾的很好,沒有任何凌亂的地方,所有的東西都放的僅僅有條,看來主人走的並不匆忙,而是早有準備的。溫蒂一間間屋子看完後,搖了搖頭,返回了一樓。


“有什麼發現嗎?”萊特對着從樓梯上下來的溫蒂問道。

“沒,收拾的很整齊,沒有任何東西可以證明安吉麗雅曾經來過!”溫蒂有點喪氣的說道。

“我在屋外的垃圾桶裏發現了這個!你看!”萊特舉起一個裝有菸頭的紙杯,示意溫蒂查看。

“香菸嘛!有什麼問題嗎?”溫蒂有點不解的看着萊特說道。

“香菸本身沒什麼奇怪的!可是它的主人就有點奇怪了!這個杯子和香菸上居然拿沒有任何指紋!”萊特微笑着說道。

“難道就沒有人帶着手套抽菸嗎?”溫蒂不以爲然的說道。

“好吧!那麼,有人可以不在香菸上留下脣紋嗎?要知道我們每一個人的嘴脣或多或少都會留有一點點油脂殘留物,可是這些菸頭上卻沒有!”萊特依然微笑着說道。

“用菸嘴抽菸不行嗎?”溫蒂反駁道。

“可上面並沒有菸嘴的痕跡,反而有牙齒咬過的痕跡!”萊特笑嘻嘻的說道。

“……這和安吉麗雅有什麼關係?”溫蒂不解的問道。

“嘿嘿,根據我長時間觀察安吉麗雅抽菸的習慣來看,這些菸頭完全就是她留下的!”萊特有點尷尬的笑道。

“……”溫蒂看着萊特一陣目眩,她沒想到萊特居然會留意安吉麗雅抽菸的菸頭。

“……恩,除了這個,還有一些新衣物的包裝!從內衣尺寸來看,和我買給安吉麗雅的完全一樣!”萊特的聲音越說越小,臉也越來越紅了。

“還有什麼?”溫蒂有點無奈的看着萊特。

“沒……”就在萊特剛要回答的時候,別墅的大門卻被人推開了,兩人只好跑到一邊,並做好了了進攻準備。。

“別激動!是我!”埃尼斯微笑着走了進來。

“你來幹什麼?”溫蒂冷着臉問道,而萊特則一副完全搞不清狀況的樣子。

“呃……我想見美麗的安吉麗雅小姐!”埃尼斯想了想,最終還是老老實實的說出了自己的打算。

“安吉麗雅失蹤了!你找她幹什麼?”溫蒂有點不安的問道。

“這我知道,關於那一晚的事情我知道的不比你少,甚至可能還要多一點!我知道你們正在找她,我也知道找她的人很多,但請你們相信我,我並沒有惡意!”埃尼斯非常誠懇的說道。

“……”溫蒂看着埃尼斯一陣語塞,要說惡意,埃尼斯的確沒有,在她和安吉麗雅被光明教會追捕的時候,他甚至還出手幫助她和安吉麗雅,而且還因此受了重傷。

“嗨!你是萊特吧?我是埃尼斯,來自那個該死的麥卡斯家族!我們能交個朋友嗎?”埃尼斯見溫蒂不再那麼敵視自己,便主動和愣在一旁的萊特打招呼道。

“我們被人跟蹤了?”萊特並沒有理會埃尼斯,而是轉頭對着溫蒂說道。

“我沒注意……”溫蒂突然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她實在是太過粗心大意了,還好安吉麗雅不在這裏,要不然她就會很危險了!因爲既然埃尼斯能找到她和萊特,那別人也可以!

“恩,你們後面確實有幾個尾巴!不過我已經處理掉了!他們似乎睡的很熟呢!”埃尼斯微笑着說道。

“我們先離開這裏再說吧!”溫蒂說完便拉着萊特離開了別墅。

“帶上我!”埃尼斯則跟在了她們身後。

“帶上你有什麼用?”溫蒂坐在駕駛座上,對着擋在車前的埃尼斯說道。

“……我能爲你們提供來自黑暗世界的情報!”埃尼斯微笑着說道。

“……”溫蒂沉默了,她現在的確需要掌握來自黑暗世界的情報,畢竟他們的情報網會更加準確和快捷。

“謝謝!”埃尼斯見溫蒂不再反對,便打開車門走到了後排座椅上。

“……”萊特聳了聳肩,拿出自己的掌上電腦,再次開始指指點點起來。

“對了,你們剛纔有什麼發現嗎?”看着沉默不語,一路向前狂飆的溫蒂,埃尼斯忍不住問道。

“萊特,你告訴他吧!”溫蒂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對着身旁的萊特說道。

“……根據別墅的……”萊特隨即把自己的發現告訴了埃尼斯。

“恩?我剛纔在別墅中只發現一個人類的味道啊!怎麼會有兩個人呢?”埃尼斯有點奇怪的說道。

“一個人?你確定?”萊特轉頭看着埃尼斯問道。

“我確定!狼人的嗅覺可是很靈敏的喲!我在別墅中就聞到一個女人的味道,還有食物和香菸的味道!不開窗,這些東西是沒有那麼快消失的!”埃尼斯微笑着說道。

“這就奇怪了!房子的水電變化的確是兩個人的量!而珍妮又是不抽菸的!這實在是太奇怪了!”萊特一思考,一面說道。 就在這個時候,萊特的掌上電腦發出了奇怪的嘀嘀聲。

“嘿嘿!珍妮用信用卡在加油站消費了!哈哈!她還買了食物和礦泉水!你們猜她還買了什麼?”萊特看着掌上電腦突然笑了起來。

“不會是香菸吧?”溫蒂半開玩笑的猜到,而埃尼斯則沒有說話。

“BINGO!她的確買了香菸,而且是整整一條!”萊特得以的說道。

“位置?”溫蒂立即追問道。


……

同一時間,某加油站。

“這是哪裏?”剛剛睡醒的珍妮伸着懶腰,對着剛坐進車內的年輕男子微笑着說道。

“加油站!”身着黑色西服,用幻術僞裝成男子的安吉麗雅說道。

“又沒油了?這是第幾個了?錢夠嗎?”珍妮揉了揉迷濛的睡眼,懶散的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