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內屍骨如山,沒有一絲生機。

唐萱看後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氣,她知道,這不是唐伯虎乾的,城中原本就是如此。

“你……還要戰嗎?”唐伯虎望着唐萱,知道她被這城中的景象所觸動了。

“戰!”唐萱一咬牙,拔出了屠魔劍,長髮隨風飛舞着。

“主人,小心啊,他……他是仙境中期。”丸子在一旁擔憂道。

“嗯!”唐萱面色凝重的點了點頭。

“你現在還不是我的對手,這樣吧,我們一招定勝負好了,恐怕你也只有一擊之力了。”唐伯虎飄身落在了唐萱的身前,吹了一下手中的黃金大劍,輕聲說道。

唐萱不置可否,她知道唐伯虎說的是事實,但前提是自己不和丸子合體的前提下。可即使是和丸子合體,短時間內達到仙境,恐怕也不能奈何的了唐伯虎,他可不是那種很好解決之人。

龍吟戰甲,套在了唐萱的身上,水靈珠、火靈珠、土靈珠也是圍繞在她的周身,右手之上的屠魔劍已經是催動到了極致。

這種土豪裝備就連唐伯虎看到都是爲之眼熱,如若換在平日,唐萱可不敢這麼輕易的得瑟,可是現如今,她已經有這本錢了,即使這一擊無果,她還是能夠有辦法全身而退的。

“你先出手吧!”唐伯虎微微一笑,很有風度的做了個請的姿勢。

唐萱也沒有矯情, 重生之千金巨星 ,但是面對着唐伯虎,她覺得還不夠。九色靈力催動到了極致,整個人飄了起來,衣衫長髮無風自動,這是天外飛仙的起勢。

雖然唐萱修爲已經無限接近仙境,雖然她有着諸多法寶,更是有着屠魔劍,可靈境就是靈境。

面對仙境,讓她不得不慎重,更慎重。

好在唐伯虎託大,並沒有直接出手,而是等待着。

“天外飛仙!!一劍驚虹!”

唐萱低喝着,一道如仙身影劃過天際,向着唐伯虎攻了過去,將唐伯虎死死的鎖在了那裏。

隨之而來的是屠魔劍和黃金大劍的碰撞,一聲驚天的響動,讓這方圓萬丈之內的所有魔界之修全部受到了重創,即使是強如靈境也是口吐鮮血。

屠魔劍的劍尖直指黃金大劍,黃金大劍並沒有刺向唐萱,而是橫在那裏防禦。

讓人意想不到的是,唐萱的屠魔劍居然佔據了優勢,推着黃金大劍緩緩的向後退卻,雖然只是那麼一寸兩寸的,但顯然是唐萱佔據着主動。

再看唐伯虎,此時也不是那麼的氣定神閒了,揹着的右手也是伸了出去,抵在了黃金大劍之上,口中還不停的喘着粗氣,很是吃力的樣子。

丸子見狀並沒有欣喜,而是面色凝重,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死死的盯着唐伯虎。

“哇!”唐伯虎一口鮮血直噴了出去,整個人彷彿也都有些頹廢了。

“主人!!”在場爲數不多的幾名靈境強忍着傷勢,想要上前幫忙。

“你們……退下!” 校花歷險 ,低聲喝道。

“可是!!”有一位靠近的靈境關切的說道。

“退下!”唐伯虎雙目赤紅,大聲吼道。雙臂更是青筋暴起,抓住黃金大劍的手臂也是有些微微發顫。

唐萱那邊也沒好哪去,在持續的催動下,也是有些香汗淋漓,但還是拼死的將靈力不斷的注入到屠魔劍之上,三顆靈珠也是圍繞着她急速的旋轉着。


二人就這樣僵持着,雖然唐伯虎那邊略佔下風,可也勉強算是保持着一股爲妙的平衡,誰也無法打破。

丸子有心幫忙,可是它知道,憑藉着自己此時的實力,如果被捲進去,可不是鬧着玩的。

丸子焦急,外域魔族的靈境們也同樣的焦急,不知在誰的傳訊下,還是被這驚天的對抗下引了過來,這裏已經足足有了十名靈境,而且還有着靈境中期和後期,這外域魔族的底蘊可見一斑。

十名靈境何時見過唐伯虎如此窘迫,不知在誰的提議下,已經是排起了錐形大陣。十名靈境排了四排,最後一排四人用雙手抵住了前一排三人的後心,第三排三人也是用手掌抵住了前一排二人的後心,第二排兩人用手掌抵住了第一排一人的後心。那第一排正是那靈境後期,集合了十名靈境的靈力後,那名靈境後期已經是隱隱的爆發出了無限接近於仙境的修爲。更是在唐伯虎沒有授意的情況下出手了,對着唐萱。

一直在旁邊待命的丸子此時也是顧不得那麼多了,雙爪合十,也是對着那個雙劍碰撞之處攻了過去。

這一下,在場所有的高手全部被拖住了,又是達到了某種平衡,誰也無法撤手了。

“哈哈哈哈!唐伯虎,你也有今天!”

一個陰陽怪氣,半男半女的聲音突兀的出現了。 「當年你背叛我修仙界,奪我摯愛,你可想到有今天?」

一道消瘦的身影隨著那陰陽怪氣的聲音降臨了。

唐萱此時心頭大駭,小心的遁著聲音的方向望了過去,因為……這聲音她再熟悉不過了。

「哼!王霸,你終於忍不住了是不是,怎麼不龜縮了?把自己弄成這副鬼樣子,真是笑死人了。」唐伯虎嘴角抽動著說道。

原來這道清瘦的身影居然一半身子是男人,另一半身子是女人,就連衣服也是一半一半,左右兩邊各自漂浮這一個靈珠,正是木靈珠和金靈珠。

唐萱認得,這正是王天官和王倩的結合體,看起來甚是詭異。

「唐伯虎,你給我死吧!」王霸雙手高舉,一手黑光,一手白光,結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個陰陽魚,而在那陰陽魚的外圍還有恐怖的雷暴氣息向著四處散去。那些靈境之下的外域魔族修士在那四溢而出的雷紋下被大面積的滅殺掉,就連唐萱也在一道雷紋的觸碰下被劃下了道道血痕。

唐萱眼見王霸術法通天,可是自己這裡已經被死死的纏住了,根本無法抽手,不禁的冷汗都下來了。看王霸那架勢,恐怕是要把他們所有人全部都滅殺掉。


現在再想和丸子合體也已經是做不到了,怎麼辦?


就在這緊要關頭,唐伯虎忽然黃金大劍向前一遞,將眾人的攻擊全部化解。接下來整個人的氣勢不斷的攀升,也沒有絲毫的頹廢和蒼老,轉瞬間就已經變回到了中年的模樣,手中的黃金大劍也是終於出鞘,劍指王霸。


「你……你……你!你這是為了把我引出來才故意設的局?」王霸見狀心中大駭,可手中的動作依舊沒停,將手中的陰陽魚向著唐伯虎丟了過去。

「來的好!」

唐伯虎手中黃金大劍金光大盛,化作了一道萬丈金鵬,彷彿劃破了空間一般,向著陰陽魚轟了過去。

沒有想象中的驚天碰撞,沒有想象中的天崩地裂,兩道術法居然僵持在了一起,並保持著某種平衡。

那十個外域靈境此刻正從地上爬了起來,驚駭的看著這驚天對決,這次……他們沒有再輕易上前了。

唐萱也是面色凝重的仰望著這驚天一戰,她知道,即使自己和丸子合體,暫時成為仙境也不可能插足這種層次的拼殺的。只是不知道王霸為何會有如此實力,這已經不是剛剛突破仙境那麼簡單了。她看出來了,唐伯虎剛剛和自己的對決簡直是在胡鬧一般,此時他們恐怕已經都是達到了仙境巔峰,一想到仙境巔峰,唐萱不禁的冷汗直流。

「主人,他們二人都已經是仙境巔峰了。」丸子小心的湊到了唐萱身前,小聲說道。

「嗯。」唐萱點了點頭,雖然剛才自己已經猜到了,可還是為之震撼,可王霸既然已經如此實力為何要一直躲著呢。

「你個老匹夫,我看你能撐多久。」唐伯虎右手催動著黃金大劍,不斷的施壓。

「你個小人,還是和當年一樣,卑鄙,是怕我突破到神境嗎?哈哈哈哈,還跟我玩這種小把戲。」王霸雙手之上也是不斷的加力,面目猙獰道:「不過就算現在的狀態,我也照樣會殺了你,為我修仙界報仇!」

「可笑!不知是誰煉化了修仙界所有生靈,還有這蒼茫界城池中的百姓和修士,你可真夠狠毒的了。」唐伯虎冷笑道。

「住口!這一切都是因為你,我要殺了你!」王霸雙目赤紅,彷彿要噴出血一般,在這緊要關頭,居然撤出一手,向著高空舉起。不斷的有著魂魄向著他這裡聚攏,隨著魂魄被他吸入手中,他的氣息不斷的增強。

「軒兒!快去破城,他在施展九九煉獄大陣,再這樣下去沒人能夠阻止的了他了。」唐伯虎感到手中壓力大增,連忙對著唐萱吼道。

「我為什麼要相信你?」唐萱眉頭一凝,說道。

「剛剛自由城的慘狀你沒看到嗎?快,再晚就來不及了。」唐伯虎繼續大吼道。

「唐萱,你不要聽他的,他現在已經是外域魔族的頭領了,雖然不知道他是怎麼做到的,他是來滅我修仙界的。」

王霸那讓人只打冷顫的聲音也是在唐萱耳邊響了起來。

「可笑!」唐萱冷冷的看了王霸一眼,她覺得王霸真是可笑,也真是可憐,冷聲道:「閉嘴!你們都不是什麼好東西!」說罷身形一動,已經是帶著丸子向著自在城的方向掠去。

「你們這些蠢貨,還不去幫忙破城!」唐伯虎對著那十個靈境吼道。

「可是……魔皇您……」那個靈境後期擔憂道。

「你們在這能做什麼?快去!」唐伯虎大吼道。

「是!」

外域魔族那十個靈境化作一道道流光,隨著唐萱遠去的方向跟了過去。

「主人,我們要和外域魔族聯手嗎?」丸子緊隨唐萱身後,認真的說道。

重生嬌妻有點辣 聯手你妹啊,給我進行無差別攻擊!」唐萱沒好氣的說道,這丸子真是太單純了,她是看出來了,唐伯虎和王霸,兩個都是壞人。一個是純粹的壞人,另一個是腦子壞掉了的壞人。

「那要叫大家出來協助嗎?」丸子小心的問道。

「嗯,你背著它們吧。」唐萱說罷神念一動,寶寶和鳳鳳八已經是出現在了丸子的背上,它們修為低,讓丸子載著不影響行進。至於其他人,唐萱就沒有放出來了,一是他們幫助不大,最重要的是他們所殺戮的外域魔族並不能給她增加修為。而碧蓮呢,唐萱有些擔心她的安危,有她在身邊就有顧慮了。

說話間就已經來到了自在城,唐萱是二話沒說就已經是一下躍到了丸子的頭頂,將屠魔劍催動到了極致,源源不斷的天地靈力向著屠魔劍匯聚而來。

「唐萱!!手下留情!」那個略上年紀的外域魔族靈境後期老者在唐萱身後叫道。

「哼!」唐萱哪裡會理會他,一劍驚虹直接出手,自在城的護罩哪裡能夠擋得住這招,如同唐國一般,直接是被剷平。周圍只跑出了幾個靈境初期,外域魔族幾乎是全軍覆滅。

「大天尊,我們……」外域魔族好幾個靈境看著那略上年紀的外域魔族齊聲道。就要上前去戰唐萱。

「哼!大局為重!」那被稱作大天尊的老者看了看唐萱,又看了看唐萱身邊的丸子,黯然的低下了頭。

「你是大天尊?」唐萱一邊吸收著那些白色光點,一邊看著大天尊問道。

「老夫正是。」大天尊強忍著悲憤抬頭望向唐萱。

「那……那唐伯虎呢?」唐萱眉頭一皺,怎麼這大天尊才是這種實力。

「他……他是我們魔皇陛下!」大天尊咬牙回道,彷彿心有不甘。 聽到大天尊的回答,唐萱還真是大吃一驚,不過也沒有再逗留,繼續向著下一個城池掠去。

臨走前留了一句話,可以把你們所有靈境都撤了,靈境之下繼續攻城。大天尊聽罷一臉的苦澀,他知道這是唐萱的底限了,而此時唐伯虎正要用到唐萱,他們也不敢忤逆唐萱的意思。

接下來唐萱是一路的破城,一路的殺戮,終於,在破了最後一城后,唐萱突破了,和丸子一起突破到了仙境。

「這就是仙境嗎?」唐萱突破后哈哈大笑,她能感覺到,突破后整個人已經變了一個層次,雖然之前的那次穿越讓她體驗了仙境,可畢竟那時有種虛幻感。

之前雖然是靈境巔峰,哪怕是無限接近仙境,可那並不是真正的仙境。只有成為了真正的仙境,她才知道了仙境的真正可怕之處,而現在也沒有覺得王霸和唐伯虎有多可怕了。哪怕他們都是仙境巔峰,哪怕她只是初入仙境,別忘了,她可是九系同修,九色仙氣。

隨著唐萱的破城,已經有著近百名外域魔族了,他們原本都只是跟在唐萱的身後,打算唐萱功成之後將她圍殺,可是哪成想到唐萱居然突破了,而且最要命的是身邊那頭魔獸居然也跟著突破了。

「哼!我就先饒你們這些螻蟻一條狗命,別以為你們的心思我看不出來。」唐萱冷眼看了一下身後的眾人,只是這一眼,就讓一些修為低的口吐鮮血。

唐萱沒有再理會他們,跨上了丸子,向著自由城之處飛掠而去,只是幾個閃爍就已經到了,而那些外域魔族也是硬著頭皮跟了過去。


大戰還在持續,各種術法的碰撞,肉身之力的各種碰撞,只是此時,唐萱已經是能夠到近前了,這些對於她都沒有影響了。

王霸面目猙獰,口吐鮮血,顯然是狀態不好,在硬扛了唐伯虎一掌之後身形爆退到了唐萱的身邊,咳血道:「都是你乾的好事,你把我的陣法都破了,快!快跟我聯手一起解決掉他們的魔皇。」

「那是你的事,我沒有對你出手已經很好了,你繼續上吧!」唐萱只是淡淡的看了王霸一眼,從丸子身上跳了下去,端坐在虛空中。

「你……你會後悔的。」王霸說著又沖了過去,和唐伯虎戰在一團。

不多時,那近百個外域魔族靈境已經是趕到了。

「唐萱,快……快殺了他們!」王霸纏鬥著唐伯虎,驚呼道。

「哼,晚了!」唐伯虎哈哈一笑,放了一個大招逼退王霸后,右手捏決,一道萬丈六芒星從他腳下升騰了起來,那近百的外域魔族靈境紛紛向他飛來,只是每個人都那麼的虛幻,化作了道道巨大的光點,向著唐伯虎匯聚而去。

王霸見狀二話沒說,雙手猛捶胸口,噴出了大量的精血,滿頭的黑髮也是飛快的化作了花白。不知從哪裡拿出了一根千丈黃金長槍,向著唐伯虎所在投擲了過去,這一剎那,他的修為彷彿短時間超出了仙境的範疇。

「我說過了,你……晚了!」唐伯虎一邊吸納著那些巨大的光點,一邊伸出右手食指,對著黃金大槍一點。

只是這麼輕描淡寫的一指,黃金大槍支離破碎,王霸本人也是迅速的萎靡,修為迅速跌落,從仙境巔峰跌落到了仙境後期,又從仙境後期到仙境初期。這還不算完,還是有些不穩固。

唐萱心中一驚,很果斷的進入到了小世界內,她還不忘了把王霸也一起帶了進去,因為王霸身上有她需要之物。

就在她們消失的瞬間,一道黃金劍氣對著她們剛剛所在劈了過來,直把虛空都斬裂,可是卻沒有傷到唐萱分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