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您現在回去休息,我帶一隻小隊去看看。”魯慕斯說道。

“嗯,你千萬要小心,如果發現不對,立即撤回來。”阿德里叮囑道。

魯慕斯點了點頭,帶着20多名精銳天使,直接飛向靈界方向。

一刻鐘前,梵畢斯來到惡魔祭壇周圍,他也不敢進去,因爲他怕被同化,也只能將姜衍帶到這個地方。

姜衍從靈臺空間袋出來時,也是被眼前的場景所震驚,一羣羣的屍骸與殘骸不停的走出惡魔祭壇。

“我去,這就是一個製造機器呀,還是批量生產的。”姜衍吐槽道。

“啊?什麼製造機器?”梵畢斯問道。

“哦,沒事,你是打算在這裏等我呢,還是跟我一起進去?”姜衍問道。



“我不能進去,如果進去後,我就要被同化,也就變成那種怪物。”梵畢斯指着一隻形同蝙蝠一樣的怪物說道。

姜衍點了點頭,他也懂梵畢斯的意思,什麼話也沒說,只是簡單的拍了拍梵畢斯的肩旁,就消失在原地。

梵畢斯剛要囑咐姜衍時,就發現他已經消失了,也只能躲藏在周圍等候姜衍回來。

就在姜衍出現時,那羣鬼物就好像發現獵物一樣,一羣羣瘋狂的撲向姜衍。

“一羣渣渣,讓你們嚐嚐小爺的厲害,風馳電掣!”姜衍雙掌推,一道道龍捲風瞬間形成,風中夾雜這紅色的閃電。

四道龍捲風同時開道,姜衍握着黑劍跟在颶風的後面,時不時的就能聽到雷擊的聲音。

叮~恭喜宿主擊殺邪靈殘骸,獲得10000點經驗值。

叮~恭喜宿主擊殺邪靈屍海,獲得20000點經驗值。

叮~恭喜宿主擊殺惡魔同化者,獲得30000點經驗值。

一段段的系統提示音不斷的翻滾着,姜衍直接選擇過濾這些信息,他時不時的看向系統掃描,因爲他要找到進入惡魔祭壇的方法。

後面的梵畢斯都看傻了,這姜衍明明是一個引聖期境界的人族修士,怎麼會這麼強大的招數,而且這威力明顯和他一樣。

惡魔大軍越來越多,姜衍也發現不太對勁,因爲他從系統掃描上清楚的看到,那羣離開的殘骸大軍,正在往他這裏聚集。

“嗚~!”一聲長鳴,四頭龐然大物飛到姜衍頭上,瞬間朝着他這裏砸來。

“轟轟轟”一羣羣會飛的怪物就好像下餃子一樣,直接撲向姜衍。

“我去,捅了馬蜂窩,道心斬!”姜衍說着,直接將手中黑劍拋了出去。

黑劍瞬間換成人形,道心雙手就好像一柄鋒利的劍,快速劃過面前的殘骸大軍。

“御雷劍法,雷劍領域!”道心雙腳一擡,一道道紅色雷霆瞬間展開,包裹着姜衍衝進殘骸大軍。

“咕咚”梵畢斯喉結不停的吞嚥着,他已經呆滯,他沒想到姜衍敢直面衝進去。

“仙法,捲土重來,推土掩埋。”姜衍右手掐動手決,一指並出。

地面的砂石泥土就好像潮汐一樣,不停的翻滾着,地面上的殘骸和屍體也全部壓着土中。

“仙法,水之封印,順水播種。”姜衍雙手朝着地面按下。

一道道的水霧快速集結雖然沒有多少水,但是也足夠他施展下一次法術。

“讓你們嚐嚐小爺的厲害,枯木逢春,大地滋養,天火降臨!”

姜衍體內瞬間迸發出三種火焱,不停的在他周圍轉動着,火勢越來越大,他也沒着急扔出去,他在等樹木的生長,只要樹木蓋過這羣怪物,那大火也將同時襲來。

無數的殘骸瞬間被樹木貫穿,就連四隻龐大的鯤,也被牢牢困在地面,一顆顆樹木就好像長藤一樣,瞬間裹住幾隻殘骸。

“燒吧,讓大火燃燒起來!”姜衍一指彈出,三道火焱瞬間飛向樹林。

“呼呼”的火焱伴隨着哀嚎聲,不斷的響起,姜衍聽着系統的提示聲音,他直接選擇靜音,因爲這一場戰鬥完全是在給他刷經驗。

“叮~發現祭壇入口,入口位置已發送給宿主,建議宿主購買邪念防護服,祭壇中有強大的邪氣和邪念,等級S級。”系統提示到。

姜衍連忙吐槽道:“小全,你奶奶的孫子的,你又要坑我,這破衣服1萬裝X值,1萬憤怒值?太貴了,不能便宜點呀?”

“宿主這已經是打折完的價格,而且裏面的邪氣和邪念都是S級的,物有所值哦。”系統解釋。

姜衍這個無語呀,但是爲了仙玄大陸他也沒辦法,直接選擇購買。

一道水波的防護服直接穿在姜衍表面,他嘗試着握了握拳,就感覺什麼沒穿一樣,有朝着天空打了一拳。

“轟~!”天空中的殘骸瞬間爆炸,他也是滿意的點了點頭,這衣服還真不錯,竟然不影響自己釋放功法。

後面的梵畢斯就愣愣的看着姜衍消失在他的視野中,他現在的內心已經不能用正常思維看待姜衍了。

原本進攻其他界域的不死生物,這時也大批的往回趕,因爲惡魔祭壇發出不尋常的信號。

“轟轟轟”一片片的爆炸聲讓這個祭壇徹底炸開了鍋,一隻粘稠的邪惡巨人站在姜衍的面前,就好像要吞噬姜衍一樣。

“我去,這什麼鬼東西,長得醜也就算了,還怕出來嚇人。”姜衍說着一拳擊出。

那邪惡巨人就好像明白什麼,握着身邊一個殘骸直接抵擋姜衍的拳頭。

“嘭”拳頭上的靈氣瞬間貫穿那隻邪惡巨人,姜衍走進一看,一些散亂屍骸已經被自己打爛,手指輕輕一彈,一道火焱瞬間點燃邪惡巨人。

姜衍朝着裏面不停的移動,無數的殘骸和屍骸也不停的向他撲來。

“妹的,還殺不完了,想和小爺打消耗戰,那你們算找錯人了。”姜衍說着,直接服下兩枚丹藥。

“咯咯”的聲音起此彼伏,一羣羣大型的屍骸要衝進祭壇,但是這些殘骸沒等靠近姜衍,就被道心所斬殺。 當魯慕斯小隊跟着撤回的殘骸大軍時,他們發現詭異的畫面。

“大人您快看那裏。”一名天使指着惡魔祭壇說道。

無數的殘骸大軍蜂擁的進入祭壇,祭壇中時不時的就發生爆炸,而這一幕讓他魯慕斯驚訝起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就在他想着事情時,一名天使喊道:“大人,是血族,那裏有一名血族!”

魯慕斯立即回神,看向祭壇的一角,梵畢斯正在那裏站着,他一直呆滯着想想姜衍在裏面的場景。

“梵畢斯?他怎麼在這裏,他不是已經死了嗎?”魯慕斯也是驚訝的說出來,

“走,下去看看。”魯慕斯說着,直接飛向梵畢斯方向。

當魯慕斯帶着天使小隊靠近時,梵畢斯都沒反應過來,就愣愣的站着。

“梵畢斯,都是你們這羣該死的血族!”魯慕斯朝着梵畢斯就是一劍。

“噗”一劍直接貫穿梵畢斯的胸膛,梵畢斯這時候纔回神,轉頭看向魯慕斯。

“你刺我做什麼!”梵畢斯惱怒的問道。

“哼,如果不是你們血族,我們家園能遭到破壞嗎!”魯慕斯氣憤的說道。

梵畢斯搖了搖頭,右手輕輕的將天使長劍拔出,他也懶得解釋,繼續看向祭壇。魯慕斯也是一愣,這梵畢斯是怎麼了?

“梵畢斯,我問你,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魯慕斯問道。

“你要真想知道,要不就進去,要不就在這裏等着。等結束後,你自然明白。”梵畢斯說道。


魯慕斯身邊的天使們剛要發怒,卻被魯慕斯攔住,他了解梵畢斯的性格,但是他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

梵畢斯轉頭看向魯慕斯,又搖了搖,繼續看向祭壇那裏。

“我們追殺的那個人族小子,正在祭壇中戰鬥,他是爲了拯救這片大陸,你說這個諷刺意味着什麼?”梵畢斯自嘲的笑道。

魯慕斯和所以的天使們都驚愕了,他們不敢相信梵畢斯的話,但是事情就這樣發生了。

“等他出來時,你們就會明白,我現在已經和血族斷開聯繫,而我也成了這人族的朋友或者說合作者。”梵畢斯搖着頭說道。

“哼,少和我說這些,惡魔祭壇本來就是你們血族召喚來的,雖然具體情況我們還沒查清楚,但是我一定要爲我們戰死的天使復仇,哪怕變成墮落者!”魯慕斯憤怒的說道。

祭壇中,姜衍拼命的廝殺着,他看着掃描的紅點也是越來越多,這讓他的頭皮也開始發麻起來。

“道心,你去開路,我來阻止這羣怪物。”姜衍喊道。

道心立即明白,朝着姜衍前方就是一道流光,姜衍雙手直接砸向兩邊牆壁,粘稠的牆壁就好像打着蠟一樣光滑無比。

“我去,這牆壁可以呀,竟然把我的力道全卸了。”姜衍驚訝的說道,一頭大型屍骸朝着他就是一撲。

“嘭~!”一拳瞬間貫穿那屍骸的身體,突然他想到了一個主意,那就是將這些屍骸全部堆滿,堵住這裏。

就在他想這麼做的時候,天空中一具龐然大物瞬間落下,整個地面都開始顫動起來。那怪物張開大嘴,用力一吸,姜衍面前的幾具屍骸和殘骸瞬間進入到那龐然大物的嘴中。

“嗚~!”陣陣的咆哮聲就好像發泄某種不滿的情緒一樣,姜衍也是眼角抽搐,因爲他剛搭建的阻止牆就這樣沒了?

“你妹的,長這麼大,正好夠抵擋這裏了!”姜衍說着,憤怒的一拳再次擊出。

“轟~!”的一聲,那龐然大物就好像沒事一樣,朝着姜衍就是一口。

姜衍也是發覺不對,連忙向後躲閃,就在他靠近牆體時,牆上的菌泡瞬間破開,細小的銀色蟲子就好像發現獵物一樣,直接鑽向他,就在他打算躲閃的時候,才發現自己防護服竟然可以抵擋這些蟲子。

“我去,這裏真是處處都是危險,難怪那血族不願進來。”姜衍吐槽道。

這時一堆堆屍骸貼着那龐然大物衝向他,姜衍繼續後退,他可不打算白費力氣,轉頭看向已經清理乾淨的通道,他連忙跑了進去。

“嗚~!”龐然大物的聲音在整個祭壇上空響起,無數的菌泡瞬間裂開,無數的銀色小蟲也爬了出來,其中也夾雜着紅色的幼蟲。

通道中,姜衍發覺不對,朝着前面一掌打出,灰色的火焱瞬間包裹着整個通道。

“吱吱和嘰嘰”的聲音不斷的響起,姜衍聽着也是鬧心,因爲這是燒蟲子的聲音。而姜衍後面的屍骸越來越多,一些古怪屍骸拿着不同大小的菌泡吞下,那羣屍骸的肚子也開始變得巨大起來。

“我去,竟然還有孕婦?”姜衍吐完槽,抓緊速度向通道深處跑去。


當姜衍發現道心正和一隻龐大的蜘蛛怪物糾纏時,他抓起道心直接一拋,道心瞬間飛向深處,姜衍也是貼着蜘蛛一旁滑了過去。

“轟~!”一面牆瞬間炸開,無數的怪物蜘蛛阻擋住姜衍的去路,它們張開詭異的嘴巴,朝着姜衍咬去。

“仙法,天火燒萬界!”姜衍同時一指點出,灰色的火焱瞬間籠罩住那隻蜘蛛的身體。

“咯咯”的聲音不斷靠近,姜衍發現後面那羣大肚子的屍骸就好像要炸開一樣,連忙衝向另一隻蜘蛛。

“砰~!”一個個大肚子的屍骸瞬間爆炸,一條條的銀色蟲子就好像變大了很多,朝着姜衍這裏就飛了過來。

“仙法……”姜衍剛要掐訣,就發現不對勁的地方,連忙躲閃開來。就在他躲避的一瞬間,那些銀色的蟲子瞬間鼓脹起來。

“砰砰”的爆炸聲不斷響起,而更詭異的畫面出現了,原本爆開的蟲子體內出現無數條紅色幼蟲,那些幼蟲就好像鎖定目標一樣,緊跟着姜衍移動方向飛去。

“我去,蚯蚓成精了?”姜衍踩到一隻蜘蛛身上,直接反跳到上面,這時那些幼蟲就好像融入到蜘蛛體內一樣,在看那蜘蛛身體瞬間化成濃水。

姜衍立即麻爪,想都不想,朝着更深處跑去,因爲他發現更可怕的東西,正在靠近這裏。 當他跑到一條細窄的通道時,想都不敢想,直接跳了下去,下降的速度越來越塊,他也注意到旁邊的牆壁上,時不時的出現古怪的氣泡,而氣泡中還有蠕動的小線蟲。

“我去,這是掉進蟲窩了嗎?怎麼這麼多呀。”姜衍驚訝的叫道。

“撲通”一聲,姜衍直接跳入一灘粘液之中,無數的蟲卵就好像發現美食一樣,拼命的靠近他。

姜衍看到眼前的場景,身上的雞皮疙瘩都要掉一地,三道火焱瞬間迸發,朝着周圍快速燃燒。當火焱附着在那些蟲卵之上時,他立即朝着更深的地方跑去。

“道心,雷域劍陣。”姜衍喊道。

一道道雷光從道心體內迸發,只要是周圍10米範圍內的東西,全部受到雷擊,姜衍此時也不敢停手,雙手直接扇出一道道風刀,飛刀之上還有一股電流加持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