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真的發怒,她不可能下狠手將身爲劍皇親傳弟子的荀翎傷成這副半死不活的模樣。這也就是看在了劍皇的面子上,否則荀翎早就死在她的手上了。

“無名劍,去!”

誰知這一刻,荀翎竟是陡然擲出手中的無名劍,化作一道流光朝着巨靈熊王飛去。他目眥欲裂,大喊道:“熊王,你先走!放心,她不敢殺我的!”

仔細觀察,那化作流光的無名劍劍身之上竟是包裹着一層巨大的劍芒,遠遠看去就像是變大了數十倍一樣!荀翎此舉,居然是想要讓無名劍帶巨靈熊王御劍逃離此地!

一眼就看出荀翎意圖的宮星芷,美眸中泛起一抹譏諷之色。

僅憑區區的御劍飛行,就想逃離她的追蹤嗎?

啪!

令人瞠目結舌的是,還沒等宮星芷出手打斷無名劍,一隻碩大無比又毛茸茸的手掌卻是直接將飛在空中的無名劍給拍在了地上。

“啊,這……”

荀翎徹底傻了眼,那呆滯的眼神就這麼看着無名劍從空中跌落,最後掉在他的面前。


爲什麼會傻眼?

原因很簡單,就因爲打斷無名劍的傢伙……正是他一心想要救下的巨靈熊王!

“俺老熊天下無敵,哪裏需要你這個搬運工小子來救?”

和我攪過姬的女主必OOC ,鼻孔直出白氣,甕聲道:“臭小子,看好了,看你熊爺爺是怎麼力挽狂瀾的!”

荀翎撇過頭去,已經不想再去看這頭犯病的蠢熊了。

管它去死!

老子不惜受了重傷也要救下你這頭蠢熊,你居然把我的好意說糟蹋就給糟蹋了,現在還一口一個熊爺爺囂張地喊着。荀翎發誓,如果時間可以倒流的話,他絕對不會再管這頭蠢熊了。

什麼玩意兒!

的確,就連荀翎這種性格都能被巨靈熊王氣成這樣,可見這頭熊到底有多麼地欠揍了。

宮星芷也不說話,反而是饒有興趣地看向那一口一個俺老熊天下無敵的巨靈熊王,好像是想要見識一下這頭蠢熊待會兒到底要用出什麼驚天動地的招數。

“看俺老熊的!”

只見巨靈熊王做出了一個懷抱天地的奇特姿勢,旋即不知從哪裏抓出了一隻毛茸茸的小傢伙,直接舉到了自己的頭頂。

“就決定是你了!”

熊王丹田運氣,猛然大吼了一聲:“出現吧!小貂!”

荀翎:“……”

宮星芷:“……”

小貂:“???” “你這頭……蠢熊!”

荀翎已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他憋了半天,才冒出這麼一句話。

敢情這頭蠢熊放了半天狠話,荀翎還以爲它有什麼殺手鐗能對付得了宮星芷,結果居然無恥到把小貂這頭六品妖獸祭出來送死?

蠢熊到底是蠢熊,也只有它才能想出這麼絕的招數了!

宮星芷顯然也是被巨靈熊王的操作給驚到了,她那絕美的眉頭微蹙,表情緩緩舒展,最終化作了一個驚心動魄的微笑:“很好玩嗎?”

她感到自己被戲耍了,而且還是被一頭蠢熊給耍了!

這讓一向自視甚高的她,如何能夠忍受?

所以……這一次她是真的怒了!

管你是什麼劍皇的恩人,說白了就是一頭九品妖獸,殺了也就殺了!不得不說,宮星芷這回是真的動了殺機,就連空氣中的氛圍都有些凝固了起來。

“不好!”

荀翎臉色劇變,暗道不妙。

他雖然很想揍死這頭蠢熊,但他心裏還是希望對方能夠好好的。可現在宮星芷居然想要殺了巨靈熊王,看來這頭蠢熊是真的惹惱對方了!

他暗罵這頭蠢熊除了添亂以外什麼都不會,本來最差的解決就是丟失幾滴精血,結果現在卻硬要作死,非得把自己的性命給一起送掉!

“出手吧,小貂!”

令人哭笑不得的是,面對如此危機的巨靈熊王仍然是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咧着那一口大白牙笑道:“讓他們見識見識你的厲害!”

“大熊,你想要害死我嗎?早知道就不跟你待在一起了,你們都打不過的人類,好意思喊我去打嗎?”

小貂很是生氣地道。

這頭笨熊豈不是明擺着讓它去送死嗎?它這麼嬌小可愛,咋看都不像是能夠打得過宮星芷的妖獸啊!這不是欺負人,不,欺負貂嗎?

“誰讓你打了?”

然而巨靈熊王白了它一眼,無奈解釋道:“別說是一個你了,就算是一百個你都不可能是那個女人的對手。你真以爲俺老熊會這麼蠢嗎?俺老熊是讓你發揮你們天妖貂一族的天賦異能,趕緊破碎虛空,帶我們逃走!”

“天賦異能?”

小貂滴溜溜地轉動了兩下眼珠子,垂頭喪氣地道:“可是我不會呀!”

“少騙熊了!”

巨靈熊王陡然瞪大了銅鈴般的眼睛,怒道:“天妖貂又怎麼可能不會穿梭空間呢?你們是空間之力的寵兒,除了你們以外,絕對沒有第二個種族如此得天獨厚了!小祖宗,就算俺老熊求求你了,這都啥時候了,再不發威我們就都得死在這裏了!”

“別怪俺老熊沒有提醒你,你們天妖貂的皮毛可是出了名的稀有,萬一那個女人殺了我還不夠,再搭上你的小命可咋辦?”

這已經算是半哀求半威脅的態度了。

巨靈熊王這次是真的急了,它也沒辦法,畢竟小貂是它們現在唯一的求生機會了。雖然小貂現在還很年幼,不可能帶它和荀翎隨心所欲地在各個空間來回穿梭。但再怎麼說小貂也是貨真價實的天妖貂,哪怕只是六品妖獸的修爲,終究也能帶他們在一瞬間拉開上百里的距離!

要知道,完全成長起來的天妖貂可以隨時隨地出現在任何一個空間裏,其攻擊如鬼魅般令人捉摸不透,任你是何等厲害的對手都難以抵擋。不僅如此,天妖貂還可以藉助空間之力撕裂一切事物,那等威力簡直就是毀天滅地,絕對不是一般的妖獸種族能夠比得上的。


這就是天妖貂的可怕之處!

“可是我真的不會啊……”

小貂被逼得眼淚都快掉出來了,它倒是真想帶着熊王和荀翎一起逃離這裏,但它從出生以來就沒有用過什麼天賦異能。以前跟着大鷹的時候,它有吃有喝,也沒有人敢欺負它。這反而導致它本身就沒有經歷過幾次戰鬥,自然不可能懂得太多除了吃睡以外的事情。

如果是正常情況下的天妖貂,哪怕只有六品修爲,也已經可以短暫地穿梭空間了。

偏偏小貂是一個例外,它是一隻被照夜嘯天鷹寵壞了的天妖貂。而且,它自幼就脫離了種族, 我的微信連三界

“小祖宗啊!俺老熊這次真要被你害死了……”

巨靈熊王現在很想用熊掌捂着嘴巴痛哭一場,它千算萬算都沒有算到這頭天妖貂居然根本從來都沒用過自己的天賦異能,這不是要完犢子了嗎?

你看它對面那個可怕的女人,已經生氣到要準備動手殺熊了,這一次怕是真的在劫難逃了。

“嗚嗚……大鷹,林隕快點來救我!”

看着那不遠處的宮星芷渾身殺機,小貂一下子就被嚇得渾身顫抖,一向只知道睡覺的它哪裏見過這等場面,直接就大哭了起來。

“等等!”

驀然間, 美男,愛無效 :“就算它沒有用過自己的天賦異能,也不代表着它不會啊……天妖貂擁有記憶傳承,天賦異能也是生來就會的,只是它從來都沒有意識到這一點。所以,俺老熊只要給它一點小小的刺激,激發出它的潛能,那不就完事了嘛!”

如此想着,熊王覺得自己簡直是聰明絕頂,直呼大腦袋瓜子真好用!

“小貂,我有辦法了!”

熊王連忙道。

“啊?啊!”

小貂停止了哭泣,困惑地看向了熊王,可它還沒來得及問,它那小小的身軀就被一隻巨大的熊掌當成皮球直接扔了出去!

接連兩聲慘叫在空中此起彼伏,小貂現在整隻貂還是懵的。

速度飛快,其目標正是宮星芷所在的位置!

“臭熊,你幹什麼?!”

荀翎急聲道。

“嗯?”

宮星芷柳眉微蹙,美眸中有着一抹厭惡之色。高貴如她,又怎麼可能允許一頭骯髒下賤的妖獸觸及到自己的身體?

驀然間,她便是玉指輕點,一道凝實的真元匹練朝着小貂激射而去!

若是被這道真元打中,別說是六品妖獸的小貂了,就算是身爲九品妖獸的巨靈熊王都不敢正面接下。荀翎驀然閉上了雙眼,他彷彿已經預見了小貂被打成碎肉的悽慘下場。

“啊!”

“不行!大鷹說過,我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我還要去救大鷹!”

小貂那小小的眸子中充滿了恐懼和絕望,彷彿已經看見地府的修羅在向自己招手。也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小貂眼中的絕望變成了堅定之色,一抹銀白色的光芒驟然閃過。

令人震驚的一幕出現,小貂的身影竟是憑空消失在了原地。

再度凝聚視線,它居然不知何時躲到了巨靈熊王的屁股後面,而宮星芷的攻擊則是毫無預兆地打中了正在看熱鬧的巨靈熊王!

“媽呀!痛死俺老熊了!”

巨靈熊王的身上多出了一個血洞,它疼得齜牙咧嘴,哇哇大叫了起來:“天殺的玩意兒,爲什麼最後倒黴的還是俺老熊?!”

雖然是在不斷地痛呼,但荀翎卻是從它的眼中看到了得意之色。

真的成功了!

“空間之力?”

這一刻,宮星芷始終平靜的美眸驟然出現了震驚之色,就連那對誘人的朱脣也是久久沒有合上。任是傻子都能看得出來,剛纔那一幕到底對她的內心造成了多大的震撼。

這頭看起來毫不起眼的小妖獸,居然能掌控最爲玄妙的空間之力!

她看得一清二楚,小貂在那危急關頭並非是利用了什麼障眼法的手段快速移動躲開,而是在瞬間進行了空間轉移,直接出現在巨靈熊王身後的空間!

這是真正意義上的穿梭空間!

不需要任何的空間轉移大陣,也不需要那些強大的天宮境強者們強行打開空間裂縫進行轉移的手段,小貂完成這一切居然只是在瞬間完成的!

就連天宮境之上的強者都未必能做到的事情,一頭小小的六品妖獸居然能輕易做到?

宮星芷不得不爲之震驚。

“還愣着做什麼?趕緊跑啊!”

趁着宮星芷失神之際,那巨靈熊王忍着疼痛,一把抓起了倒在地上的荀翎,大聲喊道:“小貂,快帶我們離開這裏!”


咻!

又是一道銀白色光華閃過,他們的身影就這麼憑空消失在了原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