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二狗兩步上去,一把抓住褚龍的一個腳脖子,用力向後一拉,褚龍就跟個拖布似的,刷的就從地上出溜回來了。二狗接着把他的一條腿拉起,大腳丫子就朝他的襠踹去,我了個娘,不敢看了。

斷子絕孫腳!!

“啊~~!!”褚龍一聲長長的慘叫。

孫二狗啐了一口,放下褚龍,又轉頭冷眼看了看那些民工,並沒有衝過去,而是走到了郭亮那裏,抱起了他,看了趙六子一眼,接着兩人走了,去醫院了。

郭亮腦袋捱了齊強那一下打,着實不輕,還流了不少血呢。河鄉這個地方,沒有大醫院,孫二狗和趙六子把郭亮先送到河鄉衛生所,簡單包紮了一下,止了下血,就打車去了龍鎮。

龍鎮醫院,病房。

郭亮躺在病牀上,打着吊瓶,還是昏睡着,一直沒有醒。牀邊,坐着孫二狗,牀頭,站着趙六子。

趙六子還好,看孫二狗,就跟剛從地獄裏出來的死神似的,渾身都是血,什麼臉上衣服上都是。但是,幾乎都不是他自己的血,齊強的血和郭亮的血居多。剛纔來醫院,把醫院裏的人嚇了一跳,這是咋了?

還有醫生問他有沒有事,他搖了搖頭,他也確實沒事,那大身板確實不是蓋的。

“六子,現在錢不夠了,俺回趟枯井村去取錢。”孫二狗沉悶了半晌說道。

趙六子想了想道:“你打算怎麼說?是朝亮子家要錢,還是自己家拿?”

“先在俺自己家拿吧!也沒多少錢的!”二狗雙手摸了摸頭,又道。

“你爹孃會給你麼?你一說了亮子的事,你爹孃肯定會和亮子爹孃說的,不說的話,你怎麼要這個錢?”趙六子又道,他的擔心也不無道理。

“沒事,俺想辦法!”

“亮子這件事,最好還是不要讓他的家裏知道,亮子爺爺剛剛去世,就別讓他的家人在擔心了。在說了,醫生也說了,亮子沒啥大事。”

“嗯,好,那俺現在就走了,亮子你照顧吧!”孫二狗說着站起來就要走。

趙六子卻又叫住他道:“等等,二狗,你身上的衣服……”

孫二狗低頭看了看,衣服上都是血跡,還有兩個大口子,這別說回家了,就是在大街上走,回頭率都超高的,不知道的以爲他是殺人犯呢。

“俺有辦法了。”孫二狗說着出去了,十分鐘有餘,他又回來了,臉上身上的血跡都沒有了,但是衣服卻是溼溼的。

趙六子一看就知道,他這是去醫院的衛生間洗去了。

“二狗,你溼溼的穿着好受麼?”趙六子看着他有些好笑。

“那也比剛纔滿是血的強吧!行了,俺走了!”孫二狗說着跟趙六子一擺手,就出了病房。

不一會兒,進來一個小護士,本來是查房的,看到牀上躺着的郭亮,不由輕呼起來。

“呀!郭亮!”

旁邊的趙六子一聽,這咋她認識亮子啊!

“郭亮他又怎麼了?”胡娜娜問趙六子,據她瞭解,這不是郭亮第一次來醫院了,還有一次是郭亮都沒了呼吸,自己也嚇壞了。但是,後來他又活了。

“被人打了腦袋!”趙六子回答。

“打架了吧?”胡娜娜問。

趙六子點點頭,沒說話。

胡娜娜看了郭亮的病例,知道他沒啥大事,就也放心了,看着趙六子又道:“你們怎麼還打架了呢?”

“嗯,被人欺負了,當然要報仇了!”趙六子具體的事情沒說,只是簡單的說了句。

胡娜娜輕笑道:“去報仇他還成了這樣!”

“你知道他們多少人麼!”趙六子白了胡娜娜一眼。

“多少人呀?”胡娜娜還蠻八卦的。

“你別問了!”趙六子沒好氣的又道,心想這個護士怎麼這樣愛問呢。

其實,胡娜娜就是這個大大咧咧的脾氣,以前跟郭亮也是這樣。

“你認識亮子?”趙六子也開始問她。

“嗯,他可是來醫院好幾次了!我們都認識!”胡娜娜回答。

“那這樣,俺去洗洗臉,剛纔打仗弄的身上灰土土的,你幫俺照看一下亮子!”趙六子說道。

“嗯,你去吧!”胡娜娜點頭。

趙六子出去了,胡娜娜坐在郭亮牀邊,看着郭亮,一下子看到了郭亮衣服兜裏露出來小半截的手機。好奇的她就伸手拿了出來,一看真的是手機,不由嘟嘴小聲道:“哼!買了手機也不聯繫我!”說着,她就在郭亮手機裏撥了自己的電話,一會兒自己兜裏的手機響了,她才掛斷。想了想,又把自己的手機號存到了郭亮手機裏。 第075章 二狗湊錢

胡娜娜拿着郭亮手機,把玩起來,看了看裏面的通訊錄,除了剛纔自己存裏的自己的號碼,竟然只有楊姍一個人的,不由莫名的產生一股子醋意。


“哼!果然跟她關係不一般!”胡娜娜嘟囔着。

胡娜娜咬了咬下脣,又把好奇心轉移到了手機裏的短信,想了想,決定看看,短信也不是啥大隱私對吧?胡娜娜心裏這麼告訴自己,這樣想着,就點進去了。

郭亮和楊姍發的所有信息都在裏面呢,胡娜娜開始看的還好,那是郭亮剛剛買手機的時候,不會發信息,發的內容都正常。後面的就有些曖昧了,郭亮總給楊姍發些葷段子,都在裏面保存着呢。

胡娜娜看的臉紅心跳的,後來都看不下去了,撇撇嘴,退出了短信,把手機放回了郭亮衣服兜裏。

“哼!這都發的什麼呀!!”

看着躺在牀上昏睡着的郭亮,胡娜娜微微有些愣神,郭亮三番兩次的進醫院,自己都碰到了,這是不是一種緣分呢? 鄉間少年行 ,她就感覺和他很聊的來,脾氣也挺像。

但是,一想起現在郭亮和楊姍的曖昧關係,她不由禁禁鼻子,伸手輕輕打了郭亮的手一下。這一打,郭亮竟然渾身動了一下。

胡娜娜嚇了一跳,站起來,緊緊盯着郭亮,看他的反應。

半晌,郭亮漸漸掙開了眼睛。

“呀!你醒啦?”胡娜娜高興道,早知道,她就早點打郭亮了,早打不就早醒了麼。

“……好渴!”郭亮第一句話。


“我給你倒水!”胡娜娜趕緊去給郭亮弄水。

郭亮喝了些水,又清醒了不少,看着胡娜娜,半天才道:“看到你,我就知道了,肯定在龍鎮醫院。嗯,腦子裏記得我是在河鄉工地來着,這醒了就到龍鎮了!”

“哼!什麼看到我就知道在醫院,你的意思是討厭我啊!”胡娜娜聽完把嘴一撅,嗔道。


“我不是這個意思啊,我也沒說討厭你啊!”郭亮摸了摸受傷的腦袋,奇怪道。

“你以前不是說你討厭醫院的嘛,現在一看到我就想到醫院,那不就是討厭我嘛!”胡娜娜嘟嘴不滿道。

“你這邏輯……”郭亮服了。

孫二狗回到了枯井村,在往家走的路上,在想着如何跟家裏要錢,現在已經欠了醫院錢了,雖然知道郭亮沒啥事了,但是,欠的錢要儘快補上。

到了家門口,孫二狗還是沒想好該怎麼向爹孃要這個錢,沒啥好理由,撒謊他也不會。

“二狗,你咋回來了?”孫二狗的爹孫正權正在院子裏忙着活,一擡頭正好看到了孫二狗進院子,放下手裏的活,一臉奇怪的問道。

孫二狗嘆了口氣,走過去道:“爹,俺出事了!”

孫正權,40歲,也是個胖子,這點,二狗是遺傳了基因。並且,他的脾氣也跟二狗似的,挺火爆的,一旦爆發了,那就猶如火山噴發,止不住的。但是,要是不爆發,就如死火山,蔫死。

“出啥事了?”孫正權一聽,趕緊走過來問。

孫二狗撓了撓頭,有些爲難,但是不說的話,亮子那邊出不了院,說了,怕爹孃在告訴亮子家人,他們在擔心亮子,其實亮子也沒啥大事,現在他家剛剛出了事,二狗不想在讓郭亮家擔心了。就是告訴他們郭亮沒事,他們也肯定要擔心的,打仗這件事最初又是二狗自己惹的,郭亮算是給他報仇,這纔出的事,二狗心裏也有些過意不去的。

“爹,給俺拿點錢。”孫二狗實在是不想實話實說,但是,撒謊的話,他不會。

“咋了?在錢大富那惹禍了?”孫正權話語的聲調有些提高了,出去是掙錢的,要真惹事了,他當然要生氣了。

孫二狗想了想,咬咬牙,還是說了:“現在亮子在醫院躺着呢,欠了醫院一些錢!”

“亮子?他咋了?”孫正權皺眉又問。

“俺們被人打了,他讓人打了腦袋……”孫二狗小聲的說着。

“他在醫院,你找他家人啊,咱家拿的什麼錢?”孫正權的想法其實也是對的。

“爹,禍是俺惹的,亮子是爲了給俺報仇,纔出事的,咱家不能不管啊!”孫二狗緊忙道,這錢要是拿不去,可怎麼是好。

“這你跟你娘說去!”孫正權一擺手,不管了。其實他是聽出來了,郭亮既然是幫助二狗報仇,他家掏錢也是對的,他拿不定主意了,就開始避了。

“爹,俺娘你也不是不知道,她知道了這事,肯定不會給俺拿錢的!你就給俺先拿錢吧,要不亮子出不了院啊!現在欠醫院錢呢。”孫二狗開始求孫正權。


“咱家錢都在你娘手裏,找你娘去!”孫正權繼續幹活了,這件事擺明了態度不管了。

孫二狗嘆了口氣,老爹說的話也對,他也知道,自己家的錢財大權是老孃把着的。這可咋辦,老孃那裏可不好攻啊。

就在這時,在屋裏的二狗的娘李曉霞聽到二狗在院子裏的說話聲,就出來看看,一看,真是二狗,過來納悶的問道:“二狗,你咋回來了?錢大富那放假了?”

“娘……”孫二狗實在是不知道咋開口,他都有預感,說了肯定被老孃立馬否定。但是,不說錢去哪弄?

李曉霞看着孫二狗,道:“墨跡什麼呢,咋了?惹事了?”

“俺打架了……”孫二狗低下頭小聲道。

“啥?打架了?!被錢大富開了?”李曉霞也不是省油的燈,嗓門也夠亮,二狗站在她面前,都感覺震耳朵。這二狗還是多年習慣了,這要是一個陌生人站在這,都受不了。

“俺們不想在那幹了,那個齊強欺負……”

“不幹了?好不容易出了枯井村,不好好幹,竟打架,這又說不幹就不幹,你纔出去幾天?才幹了幾天?”李曉霞直接打斷了孫二狗的話,生氣的訓斥他。

孫二狗這一看,還哪敢提錢的事,就是提了,自己的老孃會不會給,二狗心裏最最清楚了,絕對不會的!!

這可咋辦!! 第076章 王富貴的小心思

郭亮醒了,跟胡娜娜說了一會兒話,出去洗臉的趙六子回來了。看到郭亮醒了,他也是很高興,走過來道:“亮子,醒啦!”

“嗯。”郭亮微微點頭,又問趙六子道,“六子,我記得咱們是在河鄉打架,後來我倒了,那之後的事情怎麼樣?”

“俺和二狗看你被齊強削倒了,就把齊強也給放倒了,二狗是真的急了,估計齊強這輩子都用不了鼻子了。要不是看你暈倒了,二狗都能弄死他!”趙六子答道。

“咦?二狗呢?”郭亮看了看,沒找到孫二狗的身影。

趙六子撓撓頭,有些敷衍的道:“他出去了。”

“幹啥去了?”郭亮就猜到了,肯定弄錢去了,現在三人身上都沒有啥錢,住院是要錢的,來醫院不破費,那太稀奇了。但是郭亮想不到他去哪弄錢,回家?

趙六子一看也瞞不住郭亮,就直說了:“二狗回村了,去自己家要錢去了。”

“自己家?他要不來的,你怎麼不告訴他去我家啊!”郭亮知道二狗那個老孃是啥人的,要她無故出錢?不可能的!

“二狗說了,這次你受傷,是爲了給俺倆報仇,事情又是他引起的,他不想讓你家破費了,在一個,你爺爺剛剛去世不久,二狗也不想讓你爹孃擔心你了。”趙六子微微嘆氣回答。

“這個二狗!”郭亮說着從牀上坐了起來,又揉了揉頭,道,“那個齊強下手真他奶奶的重!”

“亮子,那個齊強比你慘多了,二狗對着他的鼻子掄了一百多拳,整個鼻子估計都進去了!”趙六子一說起來,感覺還十分解氣。

郭亮聽完笑了起來,他能想象齊強是啥戳樣。

“郭亮,你還笑!打架好玩啊,你這次是被木方打了腦袋,下次要是鐵棍,你就笑不出來了!”旁邊的胡娜娜聽兩人一說打架還挺自豪的樣子,不由來氣道。

“嘿嘿,這次是個意外!”郭亮嘿嘿笑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