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莉還想要辯解些什麼。

但是被宋壹擺了擺手表示不想再聽下去,主管這個時候也恢復了清醒,整個人攔在孫莉的面前。

表示就像宋壹示意的那樣讓曲雨欣做這個總統套房的專屬服務員,而且他們會盡可能的滿足貴客的一切合理的要求。

“既然已經開除了,就不要再出現在這家酒店裏面了。”宋壹皺了皺眉,想要出門,卻又突然想到什麼似的駐足,這樣說道。

“是的,還請宋先生放心,我們的管理制度十分嚴苛。”主管顯然是知道楊月林的相關計劃,所以在說話的時候,有意無意的提到公司的管理方面,畢竟如果日後真的想要合作,那麼對星林集團的考覈,也是早晚的事情。


“這些沒必要跟我交代。”

宋壹完全不在乎主管的承諾,反而現在曲雨欣的處境更讓宋壹覺得在乎。

“曲雨欣呢,我更想看你酒店的工作效率,現在就上崗吧。”

宋壹扔下這樣一句話就推門離開了,出奇的想要看看這個酒店的環境,換句話說是想要看看曲雨欣離開自己視線的那段日子生活的環境吧。

然而張順賢卻表現得完全不意外的樣子,好像這一切都在他的預料之中一樣。

……


“曲雨欣,沒關係,就算是這次機會我們錯過了,還會有下次的。”

楊月林遞給了曲雨欣一張溼巾,曲雨欣卻像是出了神,剛剛因爲自己被主管發現自己偷偷的去總統套房而跑了出來。

現在想想,就在總統套房的門打開的那一剎那,曲雨欣好像依稀的看到了那位貴客的臉和依稀可辨的身形。

那個人的臉和身形是那樣的熟悉,可是卻十分的模糊,就像是自己記憶當中的那個人,而那個人又是誰來着?

“曲雨欣,總統套房的宋先生指名要求你去做客房服務,這段時間應該都會有你來照顧這位性格怪異的貴賓了。”

“雖然聽說是從z市來的總裁,但是卻好像從來都沒有好好的和別人相處過。”

楊月林和曲雨欣在聽到一向沉着冷靜的主管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完全就是兩臉懵的樣子。

平時的總管在大家的眼睛裏是那種就算是天塌下來都會從容不迫的人。

但是從宋壹的房間裏走出來的總管竟然被氣的滿臉通紅。

“真的嗎?也就是說我真的得到了這次機會。’

曲雨欣的關注點很明顯有有些不同,相比較進行一件事情可能會遭遇的困難,曲雨欣更害怕的是這件事情自己完全就沒有開始的機會。

“可以啊曲雨欣,我就說你可以的,果然有兩下子嘛。”

聽到這裏剛剛還和曲雨欣一樣愁眉不展的楊月林也露出了難得的笑容。

事到如今應該算是楊月林和曲雨欣共同經歷的第一件困難以後就真的可以算得上是同甘苦共患難過吧。

“既然知道了還在這兒愣着幹嘛?趕緊上樓去照顧那位祖宗啊。”

總管扔給了曲雨欣那個房間的房卡,然後悻悻的離開了。

“好,不過您剛剛說的金老闆是?”

曲雨欣愣了愣,一個人的身影在她的腦海裏逐漸清晰。

主管並沒有回答她,楊月林也是聳了聳肩表示不要想太多,反正對曲雨欣來說是誰都無所謂的吧。

曲雨欣拿着總統套房的房卡,乘着電梯上樓的路上,在心中一直的打鼓。

雖然自己覺得總管和楊月林口中的那個人像極了自己以爲的那個人。

可是心中的另一個自己卻始終不願意承認,這一路上她都在不斷的自我否定。

“您好,我是您的客房服務曲雨欣,請問現在方便開門嗎?”

曲雨欣叩響了門鈴,拿起電話,自己的臉再一次出現在監控器當中。

“果然是不願意說話脾氣古怪的大叔嗎?”

這個時候的曲雨欣還不知道,到來的人是因爲自己的顏值和氣場引起那麼大的轟動,而不是因爲身上散發的金錢的氣息吸引那些女人的尖叫。

在曲雨欣的腦海裏,這樣的四處彰顯自己有錢有勢的土豪,一般都是那種挺着啤酒肚的油膩中年大叔纔對吧。

“那……爲什麼想要來服務大叔呢?”

“當然是因爲職責所在啊。

曲雨欣的身後傳來溫柔的聲音,曲雨欣還沒有來得及反應條件反射一樣的自然而然接,上了身後的人說的話。

“欽?”

曲雨欣突然意識到身後的聲音的時候,宋壹已經接過曲雨欣手中的房卡,兩步走到曲雨欣的面前。

“這纔多久沒見,就記不清我的聲音了?”

宋壹彎下身將房卡靠近門鎖,而曲雨欣則是被夾在宋壹和門之間。

……

“太近了……”

曲雨欣近乎是半貼靠在宋壹的胸膛上,宋壹俊美的側顏則是在曲雨欣的目光正中央表露無疑。

“咚咚……”

曲雨欣那一刻分不清是自己的心跳還是宋壹的心跳聲,在安靜的快要凝固的空氣當中砰然的雀躍奔跑着,而因爲靠得太近,宋壹身上好聞的男士的氣息縈繞在曲雨欣的面頰。

天啊,這是什麼唯美的瑪麗蘇橋段。

宋壹打開門門的那一剎那,曲雨欣迅速的躲開了老遠,好像生怕自己一個不下心靠在宋壹的身上。

“我去洗個澡,你就簡單的把房間整理一下吧。”

宋壹說話的時候總是雲淡風輕,就好像對曲雨欣的出現完全在意料當中一樣,曲雨欣愣了愣才點點頭說好。

看着宋壹的背影漸漸的消失在拐角,曲雨欣半天才對剛剛的相遇或者說是重逢緩過神來,如果不是做夢的話,難道自己又陰差陽錯的遇到了宋壹?

曲雨欣不可置信的將身體倚靠在牆上,害怕自己因爲太大的驚訝而站不住腳。

“總統套房的貴客指名要曲雨欣去做服務員……”

主管說的話的其他部分已經模糊,只剩下這一句此刻在曲雨欣的腦海當中不斷地重放。

曲雨欣感覺心頭一顫,捂住嘴,這應該算得上是驚嚇了巴。

而這個時候剛剛走進浴室的宋壹關上了門,擡起骨節分明的左手,緩緩地靠近自己的面頰,曲雨欣髮絲的香味纏繞在宋壹的指尖。

這個味道,似曾相識,太熟悉。 “金先生,這是您的浴巾。”

曲雨欣低着頭將一條擦頭髮的浴巾遞到剛剛洗完澡的宋壹的受傷,宋壹看着低着頭的曲雨欣倒是不以爲意,直接接過曲雨欣手中的浴巾徑直的走回了臥室。

“晚餐不想去酒店的餐廳。”

宋壹走到臥室門口的時候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停下了腳步問了這樣的一句話,但是並沒有回頭。

“好的金先生,我會將晚餐爲您準備好送到您房間的餐桌的。”

曲雨欣恭恭敬敬的衝着宋壹的方向點了點頭,兩個人不過幾分鐘的時間冷靜之後,就不約而同的絕口不提之前的事情,就像真正的客人和服務人員那樣,剛剛好的距離。

宋壹沒在回答,推開門走進了臥室。

當臥室的門關上的那一刻,曲雨欣好像鬆了一口氣一樣的拍了拍胸口。

沒錯,當時的合約當中寫得清清楚楚,在曲雨欣生下孩子之後,就會和宋家不再有一點點的關聯。

更何況現在的自己不過是一個服務員,宋壹的身份來講,怎麼會願意跟一個服務員扯上關係?

雖然這件事的的確確是宋壹幫了自己,但是大概是因爲看在自己是認識的人的份上的吧?


既然這樣默不作聲的領了這個人情,那就在這段日子裏好好的照顧好宋壹的起居。

現在這種情況的話,自己也只能這樣來回報宋壹幫的這個忙了吧。

對,就是這樣。


曲雨欣好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一樣,雖然現在自己做不到直視宋壹那灼熱的目光,但是至少要做好分內的事吧。

“少爺,您今天晚上會有個人到星林來拜訪您,預約了星林的晚餐。”

張順賢打來電話,宋壹這次出門可不是出來旅遊的,一個身上承載着大財團的希望的人,不管是走到哪裏,就算是舉手投足,說不定都是有意義的存在。

“取消。”

宋壹完全不考慮的說出了那樣的話,張順賢怔了怔,這次從z城到s城不就是爲了在這裏能夠吸引一些企業的吸附嗎?

還是說,自己和這位總裁大人拿的是兩幅劇本?

張順賢驚訝之餘推開門,恰好看到從宋壹的總統套房走出來的曲雨欣,雖然上一次見面已經是很久之前的是你。

但是對於張順賢來說,能讓他記住的只有兩種人,一種是樣貌出衆的美女,另一種是身上被賦予了某種特殊價值的女人,而曲雨欣剛好佔據了這兩點。

“明白。”

張順賢隨即爽快的掛了電話,突然想誇自己是個會看眼色的小機靈鬼。

“曲雨欣,你是認識那位住在總統套房的貴客嗎?”

“雨欣啊,沒看出來啊,什麼時候認識的那樣的大人物啊,欸,聽說那個人是宋家的唯一繼承人。”

“天才的管理家,年紀輕輕就做了總裁,曲雨欣,你真的不知道什麼內情嗎?”

“曲雨欣,曲雨欣,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我們說話啊。”

身邊的服務員推了推曲雨欣的肩膀,曲雨欣纔回過神來,剛剛還在愣神今天這件讓自己大吃一驚的事情,所以身邊的人說了什麼自己可是一句都沒聽清。

“對不起,我剛剛走神了,你們說什麼了?”

曲雨欣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服務員們則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感覺自己自討沒趣,都搖了搖頭嘴裏嘀咕着什麼走開了。其實她們當中的大多數人都對曲雨欣被宋壹特別點名的事情心存嫉妒。

但是畢竟自從曲雨欣進入星林以來,所作的哪些努力都被大家看在眼裏,更何況曲雨欣還間接的讓孫莉被炒了魷魚,可以算得上是大快人心了。

“金先生,您的晚餐已經準備好了。”

曲雨欣敲了敲宋壹的臥室的門,宋壹隔了幾分鐘推開門,很明顯剛剛是在處理工作,臉上的疲憊還清清楚楚。

“辛苦。”

宋壹禮貌性的說了兩個字之後開始用餐,而且說話的時候並沒有擡頭看曲雨欣,這讓曲雨欣覺得出奇的貼心。

雖然曲雨欣心裏知道這一定不是宋壹的本,相比較不讓自己尷尬應該是更不想和自己說話的吧。

“不是說想吃軟骨魚嗎?”

宋壹看着盤子裏的鱈魚,半空中停格的叉子收了回來。

雖然這是高檔主打奢華的餐廳,但是宋壹還是很難每天都吃西餐,畢竟王姨做得一手好的中國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