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如一群盡責護衛,保護著紫晶石。

瞬時間圍聚而來,帶著強大的能量衝擊,林風眉頭一簇。

「轟!」腦袋霎時震然。

一片血光蔓騰。充透著濃烈的殺戮氣息。


身體猛的劇烈震蕩,眼前彷彿出現許多模糊影子,沉浸在一片黑暗的血色之中。尖銳而凄厲的聲音迴響在耳邊,好似有著無盡冤屈,濃烈的殺意蔓騰,足以使任何一個正常武者心志崩潰。

殺意。比起『血祭』時更加猛烈十倍!


澎湃淋漓,鋪天蓋地。

但……

林風卻是依然屹立,如老樹盤根,如蒼松屹然。

任憑狂風拂面,卻是不動如山。那些凄戾之聲在耳邊環盪,好似觸碰到一層光壁,再無法進入。澎湃的殺意阻擋不住,四面八方滲透,滲入皮膚之中。融入每一個細胞。

然而,林風神情依然未有半分變化。

心神堅定,穩如泰山。

「原來『血祭』中的紫霧,便是由此而來。」

「殺戮氣息極重,使人信念動搖,走上偏路,衝擊力極強。」

心中暗忖,林風眼眸倏地睜開。

破!!

眼前一切。宛如燈滅。

紫霧蓬然而散,除那『紫水晶』外。再無其它一物。

作為防禦的力量,紫霧並沒有攻擊性,它所能做的僅僅只是引動武者的心魔!

但意志堅定的武者,卻並不會動搖。

「啪!」林風伸手抓過那塊紫晶石。


蓬!!!一股暗勁霎時出現,想要將身體彈開,但林風眼眸灼然。

「星力!」雙手凝起紅色光芒。與那股暗勁瞬時相撞。

「果然是寶物有靈。」林風點點頭。

兩股力量的相碰撞,宛如天雷勾動地火,好似兩個大力士在較勁般,互不相讓。

看的,是誰先支撐不住!

一點。一點。

林風的星力不斷的消耗。

而那『紫晶石』的力量亦是在慢慢減弱。

直到——

「嘩!」輕光綻放,紫色光芒一閃即逝。

原本環繞在『紫晶石』外的光芒,就彷彿在一瞬間消失似的,如燈火般熄滅。


林風的星力依然,然手中握住的紫晶石卻是猛的下落。

「好沉!」林風用盡全力,面色一變。

雙手抓住紫晶石,依然感到沉重無比。

而且,自己還用上星力!

「這到底是什麼?」

「若是靈寶、魄器又或是魂器,怎會如此沉重?」

「連拿都拿不住,談何使用!」

林風心中微忖,卻是肌肉猙獰,感到極是吃力。

就這麼短短的時間便已如此費勁,倘若自己要使用『它』並施展,又或是怎樣?

「這紫色寶物,果然古怪。」林風眼眸粼粼。

雙臂幾乎發麻,林風雙腳亦是感覺到沉重的負擔,卻是無法再撐多久。

這塊沉重的『紫晶石』,太怪!

「算了,眼下並非研究『它』的時候。」

「先收下再說。」

林風心中微忖,炅紫戒霎時閃亮。

這塊巨大而又異常沉重的『紫晶石』,頓時消失無影。

瞬間——

彷彿失去支撐物一般,整片空間劇烈震蕩。

「沒有紫色寶物支撐,這裡恐怕很快會消失。」林風暗忖。

彷如山峰崩塌般的感覺,大地震動,觸目慟心,然林風卻依然不動如山,心中早有算計。果然,不消十秒鐘時間,隨著一片濃烈的紫霧蔓騰,將自己包裹,霎時便是意識一恍,離開此處。



啪!!~

林風,凱旋而歸。

眼前,是一張張期待的臉龐,閃動著灼灼光芒。

祝零、雷霸、季修、紀清等人,無不均在其列,厲雁門十九個武者,再是匯首一堂,煞是熱鬧。

「拿到了么,師弟?」祝零眼眸閃動,卻是問出所有人的心音。

一片靜悄悄,眾人無不焦急的等待著林風的回答。

「當然。」林風微笑而應。

霎時,一片響亮歡呼之聲。

眾人情緒無不沸騰。

(第一更~~呼,刮大颱風了。)(未完待續。。) 否極泰來。

指的是逆境達到極點,就會向順境轉化。

而眼下,正適合厲雁門眾人。

歷經磨難,此次雁翎尊府之行對厲雁門眾人而言,說不出的酸甜苦辣,如今——

終於苦盡甘來!

「哈哈,又是一件七星靈寶!」

「果然跟著林師弟,吃香的喝辣的。」

「太厲害,太效率了!」

……

眾人圍聚而坐,你一言我一句,對林風無不充滿讚美之情。

從紫霧區域出來之後,短短時間內,林風領著眾人可謂『橫掃』整片第四重天。但凡有寶物所在,定有厲雁門眾人。三十天,僅僅花費三十天的時間,十九個厲雁門弟子,人手一件七星寶物!

何等的驚人!


這般效率,讓人震駭。

在雁翎府中,八星寶物可遇而不可求,七星類的寶物便已是頂尖存在。

一石激起千層浪,自從紫色寶物出土以來,各類寶物就好似井噴般出現,卻是擋也擋不住。

收穫無比巨大!

「能拿到這麼多寶物,一則運氣好,二則我們團結。」

「大家都出了力,自然人人有份。」

林風淡然一笑,眼中精光卻是一閃即逝。

自己擁有『感應器』,在第四重天,任何寶物都逃不過自己感應。

但,卻沒必要四處宣揚。

兩個字,運氣。

便可解釋一切問題。

反正連紫色寶物都拿到手,其它寶物與之相比,無疑是小巫見大巫。

「林師弟何須謙虛,其實我們都知道,就算沒有我們幫忙。單憑你一人都能輕易得到這些寶物。」紀清微然點頭道。

「那還用說,林兄弟可是獨自一人能覆滅三百雁翎萬族的存在。」雷霸大笑道,「可笑幾天前岐月宮那幾個蠢蛋還想挑戰,別說一招,連半招都接不住便嚇的屁滾尿流。」

「啐!」紀靜等女子俏臉一紅,卻是雷霸說的太粗俗。

林風淡然一笑。「我一人拿那麼多寶物有什麼用,自然是風甘同味。更何況,我先取得『紫色寶物』,再取得『靛色寶物』,收穫已是足夠,再吞其它我怕我沒那麼大的胃。」

眾人霎時大笑起來,七星寶物放在雁翎府已是足夠珍貴。

但相比靛色寶物和紫色寶物,差距卻不是一般的大。

不提那神秘的紫色寶物,單是靛色寶物。那柄九星級別的寶劍,價值便相當於數百件七星寶物!

「師弟,那柄劍是給師傅的?」祝零笑道。

「嗯。」林風並不隱瞞,點頭道,「師傅所差,正是一把合心的劍,有了這把九星寶劍,師傅的實力起碼能提升一倍!」

無論戰神也罷。武神也罷,一把好的兵器必不可缺。

兵器。是天武者最基礎的存在!

「有了這柄劍,或許師傅就能和那萬莫愁相抗衡了。」祝零正色點頭。

「不好意思二師兄,無法贈劍給你。」林風略感歉意道。

「別傻了,我又不喜歡劍。」祝零颯然一笑,「比起這柄劍,我更中意你贈的那件八星頂級靈寶。對我幫助更大。」眨了眨眼,祝零手肘輕碰林風,嘿嘿一笑,「說不定,我現在實力可比你強了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