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嵐,別哭了,你哥哥沒事的。”聽到楊嵐的哭泣聲,田桂芳原本就有些憂慮的心情變得更加沉重了,不過她知道現在擔心也沒有用,沉思了片刻,接着說道:“小嵐,不如你去問問天龍以前的班主任徐老師,她或許知道天龍的情況。”

“嗚嗚~~沒用的。徐老師已經離開這裏了,聽說去了燕京。”楊嵐勉強止住了哭泣,接着說道:“我找了校長問了徐老師的電話號碼,結果那個號碼已經停機了。”

“啊!那可如何是好!”田桂芳一聽,一顆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心想看來這是天意啊。

“媽,我決定去燕京找哥哥。”楊嵐想了想,瞬間做出了個決定。

“這……這怎麼行,不行!你一個女孩子家,一個人去了燕京,人生地不熟的,到時候遇到危險了怎麼辦。”田桂芳聽到女兒的話,斬釘截鐵的說道。

“放心,媽,我學了很厲害的功夫,到時候遇到危險我可以保護自己。”楊嵐認真的說道。

“一個女孩子家去我不放心,再說就算你在學校學了幾手功夫也打不過那些大漢。”田桂芳聽到女兒的話,心裏已經軟了下來。她知道女兒的脾性,認定的事情就一定會去做的,更何況自己的女兒對楊天龍一直暗生情愫,她和楊羽華又怎麼會看不出,只不過沒說罷了。更可況其中還涉及到一些事情,所以楊羽華夫婦一直沒有阻攔他倆。

“不如這樣,我讓你爸陪你去怎麼樣?”田桂芳接着說道。

“不用了,我去就可以了。再說老爸還有許多事情要做。好了,媽,我掛電話了,到了燕京我再給你打電話。”說完楊嵐不等田桂芳再回話,就先掛了電話,跳下牀鋪,準備請假去燕京…… 楊天龍幾人剛跑出那一片建築,正準備舒口氣,可是後面傳來了巨大的聲響。

衆人轉過頭一看,一個個目瞪口呆,那條蛟龍實在是太強大了,即使修爲纔是先天頂峯,但是它的肉身卻堪比天道強者,那些堪比神兵利器的牆土在那條巨大的蛟龍的衝擊下,紛紛土崩瓦解。

遠遠看去,那條巨大的蛟龍活活的像是一個超級推土機,漫天的土塊像是下雨一般,紛紛揚揚的灑落下來。那場景確實是壯觀無比,比起奧運會的開幕式好看得多了。

可是眼前這壯觀的場景確是一個巨大的危險。眨眼間,那條蛟龍就已經到了衆人近前。

楊天龍等人想跑但也無法跑過這巨大的傢伙,再說在這地方這條蛟龍就是王者,跑,那隻會死的更慘。

“氣勢不能弱,既然到了這地步,我們只有硬着頭皮一戰了,如果不能殺了它,那我們就只能死了。”曹青望了衆人一眼,沉聲說道。

“戰!”衆人壓下心中的膽怯和畏懼,抽出寶劍,準備應戰,如不能殺了它,那就只能死了。

“吼!”

蛟龍雙眼如燈籠一般,望着楊天龍幾人大吼一聲,那聲音中充滿了戲謔和不屑。

巨龍的聲音比傳說中的獅子吼厲害了上百倍,楊天龍等人運功塞住了耳朵,但是那吼聲太過厲害,聽到那聲音,渾身氣血翻騰。

水柔幾人沒有到達先天境界,苦苦抵擋,但還是抵擋不住。

“噗!”在半步先天境界的只有楊天龍一人沒什麼大事,其他人都忍不住噴出了鮮血。

“不行,我們得先下手爲強,否則的話,這怪物光吼幾聲,我們就都沒命了。”沈雲飛望向那條巨龍接着說道:“他的弱點應該在尾部,其他地方我們都攻不破。”

說完沈雲飛率先衝了上去,寶劍出鞘,寒光凜冽,一股奇寒之氣瞬間瀰漫在沈雲飛周身,那一股強烈的戰意和殺氣瞬間攀升到了頂點。

沈雲飛縱身一躍,朝着蛟龍的尾部攻去,楊天龍等人見狀也連忙衝上去,集衆人之力如果不能殺了這眼前的蛟龍,那結果可想而知了。

各人將自己的保命絕學全都施展開來,十三道各色的劍氣向着蛟龍的尾部攻去。

楊天龍也不甘示弱,運集全身功力大吼一聲。

“天龍十八掌第五式——龍在於野!”

“嗷!”一聲巨龍盤旋而上,威風凜凜,雖然比起眼前的蛟龍尺度上小的可憐,但是那股神龍的威勢卻比也眼前的蛟龍更勝。

那條蛟龍正準備向着沈雲飛幾人一口咬去的時候,突然身子一頓,看着旁邊一條威風八面的神龍,大眼睛一眨不眨的觀望着。

那眼神中有崇拜和嚮往之色,它的尾部任憑沈雲飛幾人攻擊。沈雲飛幾人使出渾身解數,砍得汗流浹背,別說砍出一滴血來,就連一條印記都沒能留下。

楊天龍見到自己用真氣凝聚的巨龍竟然吸引住了蛟龍的目光,面色一喜,可是一看沈雲飛那邊,頓時冷汗直冒。

“我的娘啊!這傢伙真是一個超級無敵大變態,他媽的,這麼多人攻擊它,它竟然連撓癢的感覺都沒有。”楊天龍心裏不經有罵老天的想法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楊天龍用真氣凝聚的神龍漸漸地模糊開來。凝聚神龍是非常消耗真氣的,還要控制好,而且還不能打出去。

楊天龍此時都有些堅持不住了,但是爲了殷雨晴他們,楊天龍咬了咬牙,調動真氣,補充過去。

蛟龍望了望那條神龍,又望了望蛟龍身下的楊天龍,像是發現了什麼。

“吼!”

那條蛟龍發出一聲巨吼,那巨大的聲波像海中的海嘯,如光速般的向四周蔓延開來。楊天龍與那條蛟龍相對,那巨大的衝擊波的威力可想而知。

瞬間,楊天龍凝聚的神龍煙消雲散。在那巨大的衝擊波下,楊天龍被衝飛出上百米,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吐出了一大口鮮血。

蛟龍的那一聲巨吼,差點震碎了楊天龍的心脈。此時,楊天龍感覺全身像散了架一般,痠軟無力,勉強偏過頭望向殷雨晴那邊。

蛟龍將楊天龍打傷之後,沒有乘勝攻擊,一個它不需要,二個它想先決掉在它身上沒完沒了攻擊的沈雲飛幾人。


蛟龍轉過頭,不屑地看了一眼沈雲飛幾人,巨大的尾巴,就像是孫悟空的金箍棒一樣,向着沈雲飛幾人掃過去,所向無前,那速度,那力量真是堪稱遇神殺神,遇佛斬佛。

“嘭嘭嘭~~”

一連串聲響像是放鞭炮一樣,瞬間沈雲飛幾人還沒有反應過來就已經被那條巨大的尾巴掃中了,巨大的力量瞬間將沈雲飛幾人掃飛出了幾百米的距離。

幾人重重的落地,鮮血噴出了好幾口,全都昏迷不醒,氣息奄奄,如果不是楊天龍的鮮血作用,護住了他們幾人最後的心脈,否則光是蛟龍的那一擊就已經要了他們幾人的性命。

“不~~”看到殷雨晴他們倒地不醒,不知生死。楊天龍憤怒了,咬了咬牙,聚集全身之力站起身。

蛟龍沒有管楊天龍憤不憤怒,遊動着身子,向着沈雲飛幾人游去,準備將那幾個打擾他的“小蟲”給吃了。

“蛟龍,你的對手是我!”楊天龍大吼一聲,聚集全身最後的力量,凝聚成了一條巨龍,縱身一躍向着蛟龍攻去。這一擊不成功便成仁,這是楊天龍最後的想法。

蛟龍感受到了神龍的氣息,停下了身子,轉過頭看向楊天龍,此時楊天龍已經向它攻了過來。

“嘭!”一聲巨響,楊天龍用真氣凝聚的那條神龍成功的打在了蛟龍身上,可是那條蛟龍身子只是顫了顫,身上啥事都沒有。

“吼!”蛟龍此時有些憤怒了,又是一聲巨吼,瞬間將楊天龍震飛了出去。

這一下楊天龍再也沒有力氣了,躺在地上吐了好幾口血,意識都開始有些模糊。正在這時,一道流光劃過,飛進了楊天龍嘴裏。

那道流光剛進楊天龍身體,一股神祕的力量瞬間衝刺到了楊天龍的每一個細胞,每一條經脈。

那道流光不斷地擴散,不斷地在強化楊天龍身體裏的每一個細胞,每一條經脈。楊天龍原本的傷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復原着,身體裏原本潛藏的潛龍草的藥勁在這一刻得到了充分的發揮。

那一股股潛龍草的藥勁不斷地滋養着楊天龍全身,不過大部分都向着一個地方而去。 潛龍草所有潛藏的藥力所流向的地方正是楊天龍的眉心處。

此時楊天龍身上那一道阻擋他進入先天境界隔膜終於破了,頓時天地靈氣像一股風暴一樣聚集到了楊天龍身上,順着楊天龍周身的每一個毛孔,進入他身體裏的每一個細胞。

得到神祕力量強化後的楊天龍,原本就已經很粗壯的經脈變得更加強健了。此時楊天龍體內的真氣不斷地轉化爲先天真氣,溫潤着他的每一個細胞,絲絲的沁入肺腑,溫潤這他的身心。那一股股暖流像是一道道溫泉一般,身體浸泡其中,如墜入了仙境一般,飄飄然,全身感覺不到絲毫重量,有一種羽化登仙而去的感覺。

蛟龍感受到楊天龍身體的變化,沒有去阻止,在一旁靜靜地觀望着,或許是楊天龍對它來說實在是弱爆了,它想看看進階後的楊天龍能夠在自己手中過幾招。

楊天龍身上的修爲在不斷地攀升着,到了先天初期小乘境界後好像沒有停止下來的趨勢,還在繼續攀升着,不一會兒就到了先天初期中乘境界,但是此時還是沒有停止下來的趨勢,天地靈氣涌入得越來越瘋狂,就像是一張巨嘴在不斷地吸吮着奶水一樣。

又過了一會兒,楊天龍的修爲已經攀升到了先天初期大乘境界,但是他的修爲還在攀升着,不過此時天地靈氣涌入的量在逐漸的減少,慢慢的迴歸於無。楊天龍最後的修爲停在了先天初期頂峯境界,這對於楊天龍來說實在是一個巨大的驚喜。

楊天龍感受到了身體的變化,一下子獲得如此巨大的力量,心裏喜不自勝,內視了一番,發現眉心處那個地方,竟然長出了一個小東西,那小東西形狀像一個核桃,橘黃色的,實體,楊天龍可以感覺到裏面蘊含着一股巨大的力量,那是一股可以毀天滅地的氣息。

當楊天龍的靈識掃過那個東西的時候,頓時一股很神祕的氣息蔓延至了楊天龍全身,那是一種很玄妙的感覺。

然而當楊天龍正徜徉在那股玄妙境界的時候,一陣震天巨吼將他生生的拉了回來。

楊天龍睜開雙眼,雙眼一道精芒閃過,直刺那條蛟龍。蛟龍吐出一口鼻息,好像對於楊天龍的挑釁絲毫不屑的樣子。

楊天龍看到殷雨晴他們還躺在地上,沒有受到蛟龍的攻擊,靈識掃過他們的身體,發現他們都還活着,而且傷勢在逐漸的轉好,終於放下心來。

“蛟龍,讓我看看你到底有什麼本事。”說完楊天龍向着蛟龍縱身躍去,原本楊天龍距離蛟龍上百米,可是這一躍竟然一下子就離蛟龍只有十來米的距離了。

對於新增的力量,楊天龍根本就沒有掌握,沒有準備得情況下,在離蛟龍十來米的位置,身子一頓,蛟龍見狀沒有放過楊天龍,對着他吐出一口濃郁的白霧。

那白霧不是一般的霧氣,而是一種帶有強烈腐蝕性氣息的液體。那股白霧剛一粘楊天龍的衣服,瞬間,楊天龍的身體就一絲不掛了,身下的那一條巨龍顯現出來。

這一巨大的變化讓楊天龍有些不知所措。雖然楊天龍百毒不侵,但也感覺到身體皮膚上傳來生生的灼痛感,全身火辣辣的。

此時楊天龍才瞭解到自己並非所有的毒都不能侵害自己的身體,有些很強烈的毒藥還是無法擋住的。眼前蛟龍的毒霧雖然給楊天龍很深的灼痛感,但是體內潛龍草的藥性還是能夠擋得住,畢竟神龍可不是蛟龍可以比擬的。

“你這條臭蟲,看我如何收拾你。天龍十八掌第十式——龍震江河!”

這一下楊天龍凝聚了一條比先前大上十倍的巨龍,張牙舞爪,威猛絕倫。

“嗷!”一聲震天動地的巨吼,楊天龍發現自己凝聚的巨龍像是有了一絲的神智一樣,很是神奇。

“去死吧,臭蟲!”

楊天龍朝着蛟龍一掌揮出,蛟龍見勢有些不屑的噴了口鼻息,縱身伸出龍頭向着那條神龍撞去。

“嘭!”一聲巨響,一股巨大的蘑菇雲沖天而起,四周的空氣被這股巨大的力量飛速的排開,就連強度如斯的地面也凹陷了一個小槽。

“嗷!”蛟龍一下子被那股巨大的力量衝飛了幾十米的距離才停下來,重重的砸在了地面,吃痛的哀叫了一聲。


楊天龍向蛟龍落地的地方看去,那條蛟龍雖然被那股巨大的力量衝飛了,但是身上毫無傷痕。

“變態,他媽的太變態了。”楊天龍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自信的擦了擦眼睛,但是確實沒有看錯。

蛟龍甩了甩頭,此時它真的憤怒了,對着楊天龍發出震天般的吼聲,一股熊熊的火焰從蛟龍的眼角冒出。

楊天龍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威壓傳來。在那股壓力之下,楊天龍感覺自己是多麼的渺小。

“吼!”又是一聲吼聲,楊天龍雖然對蛟龍的吼聲已經免疫了,但是接下來楊天龍卻不得不慎重了,因爲一個巨大的火球竟然從蛟龍的嘴裏吐了出來,如閃電般的速度向着楊天龍射了過來。

楊天龍心中一凜,它能夠感受得到這股火焰的恐怖,要是被這個火球射中了,自己非烤熟不可。

楊天龍連忙飛身像旁邊躍去,身子還在半空,看着那個恐怖的火球從身旁飛過,心裏舒了口氣。

可是這口氣還沒落下,接着一道颶風從自己的後背傳來,那是蛟龍的尾巴掃了過來。


楊天龍連忙撐起護體真氣,一聲悶響,楊天龍被那股巨力拋向了空中,一直上升了上百米才又向下落去。

可是下面那條蛟龍竟然張大了嘴巴,等着他掉下去吞了他。身在空中的楊天空根本就無法掌控自己的身體,心裏焦急不已,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可是又毫無辦法。

就在離蛟龍嘴巴不到一米的距離,楊天龍聚集一口氣翻身往旁邊縱去,終於沒有被蛟龍給吞了。

然而楊天龍纔剛落地,那條蛟龍也迅速的反應過來,向着地面的楊天龍又伸嘴咬去。

楊天龍此時全身神經緊繃着,見到蛟龍又向自己咬來了,沒辦法了,楊天龍向前快速的移了一米,聚集全身功力於雙手抵住蛟龍的下顎。

蛟龍得力氣實在是太大,兩秒鐘還沒過,楊天龍就已經抵不住了。

此時,楊天龍全身大汗淋漓,雙手青筋緊爆。雙眼逐漸的模糊開來。看了看前方還躺在地上的殷雨晴,嘴角閃過一絲難言的溫柔。

蛟龍見一下子還沒能吃掉楊天龍,心情更加暴躁,擡起頭加大力量,再次向下壓去。

“嘎哧!”一聲脆響,楊天龍的雙手應聲斷裂開來。

“啊!”楊天龍雙手下垂,疼得大叫,已經毫無力氣了,眼見蛟龍的大嘴越來越近。

這一刻,死神是多麼的臨近;這一刻,遠處正在火車上的楊嵐不知道爲什麼心裏一陣發緊,眼淚不知不覺的掉了下來;這一刻,燕京大學經濟學一班的王淑妮和夏詩涵心裏沒由來得一陣慌亂,淚水忍不住下流。

“楊大哥!”正在上課的王淑妮突然站起身驚叫一聲,此時淚水已經浸溼了她的面頰。

她的驚叫聲嚇了老師和同學一跳,看到王淑妮此時哭成了一個淚人兒似的,都大感奇怪……

這一刻,楊天龍意識中看到了一張張熟悉的面龐…… “楊大哥……”一聲聲的呼喚像是一道道敲醒夢中人的警鐘一樣。

“不,我不能死!”楊天龍大吼一聲,眼見蛟龍的大嘴已經挨着楊天龍的腦袋了。

突然,楊天龍的眉心處一道沖天的紫色光柱射了出來,對着蛟龍的大嘴,毫無阻礙的將蛟龍的整個腦袋射穿了。

那紫色束光柱蘊含了一股十分恐怖的氣息,充滿了道的意蘊,像是天地的審判者一樣。一直射向雲層,毫無阻礙的穿過後射向宇宙深處消失不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