岐月宮如今局勢更加混亂,因為幸如夢加入長老院一方,乾君獨木難支。別說一年半載,就是三五七年恐怕都難以控制整個岐月宮。幸如夢雖無實權,但卻是正宗的掌門三千金。

而雁翎萬族,別說三五七年,連一年半載都等不了!

嘩!萬莫愁雙拳一握,眼眸已是閃動著灼然而堅定之色。

「按原定計劃,繼續執行,一個半月後,總攻厲雁門!」萬莫愁的聲音,穩如磐石,鏗鏘若定。

「是,族長。」萬莽和萬破軍拱手,便是退去。

(第二更~~)(未完待續。。) 木靈之地。

淡淡的木之氣息纏繞,巨樹輕搖動著枝葉,微風拂拂。

這裡,一片寧靜,彷彿與世隔絕一般。

時間,在這裡過的極慢。

進入這裡,林風已經度過足足十二輪的修鍊,每一輪便是外界十天。如今,已然到了第十三輪的修鍊,距離當日所定下的十八輪,已是過去整整三分之二的時間。


戰神等階,在第十二輪中段的時候,便已經突破。

星海級十二階,到達星海級戰神極限。

再無法前進一步。

但木命星盤的吸收,仍未到極限,故而林風依然在繼續,耐心的修鍊,耐心的等待。

直到——

「嘩!」「嘩!」木命星盤,吸收的速度已是完全變緩。

就好似吃飽肚子的人,再要往裡面塞東西,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速度,大大減慢!

但……

林風,卻甚是喜悅。

「就快要飽和!」林風心中,期待不已。

修鍊不知時日,但這一次就算再好的耐性自己也已是有點支撐不住。

每天重複同一件事,畢竟很疲累。

如今,終於守得雲開見月明!

自己即將點亮木命星盤!

「滋,滋滋~~」金命星盤閃動發亮。

終於,吸收最後一絲木之能量氣息,金命星盤完完全全飽和,就好像一個瓶子,被灌滿水再無法倒入哪怕一滴!淡淡的木之氣息環繞著金命星盤,無法進入,在外部形成一片氣霧形態。

體內的鳳凰亮了起來,仰頭錚鳴。

鳳首處。那玲瓏的鳳眼綻亮,充斥著極致光芒,彷彿活了過來。

第三個木命星盤,急劇璨光。

「好濃郁的能量。」

「蓬勃,而有生機,這就是木命星盤。」

「如同火命星盤和金命星盤一樣。這第三個光點彷彿有了意識,有了生命力。」

林風心中暗嘆。

自己身體內,木命星盤連帶著整個鳳凰都在變化著。

那是進階,是脫胎換骨的變化。


心神沉浸體內,細細觀察木命星盤與鳳凰命盤的變化,卻並未注意到在『巨樹世界』中,自己唯一的『朋友』枝條揮舞更加劇烈,輕然的聲音帶著風聲,彷彿在說話般。

霎時間——

嘩!明亮的翠綠色光芒閃動。

一向隨風波動的巨樹。突然間變化!

半空,一片布滿枝葉的枝條,飛襲而來,速度快至流星一般,看也看不見。

這速度,遠勝林風全力攻擊的千倍萬倍!


只是瞬間,便包裹住林風。

「什麼?!」

林風一驚,面色頓變。

霎時脫離內視狀態。睜開眼睛。

此時,眼前已是一片綠色。周圍充斥著濃烈的木之能量氣息,自己彷彿被與世隔絕。

「樹葉?」林風怔然。

眼前那片綠意,正是巨樹的大樹葉。

伸手觸摸,那『圍』住自己的,是巨樹的樹枝蔓條,形成一片如『繭』般形狀。

「怎麼回事?」

「巨樹為什麼困住我?」

心中疑問連連。林風頓感不解。

看起來,巨樹似乎並沒有惡意,但眼下自己卻出不去。

正是心忖間,倏地——

「啪!」綠光大盛,一顆閃動著綠色光芒如水滴般的晶瑩顆粒。出現在自己面前。那是由巨樹的一根細小的綠色枝條所連接,就好似人的手臂般,拿著仿如『禮物』。

「什麼意思?」林風好奇的望著眼前這『綠色水晶』。

孕育著極具能量,充斥著強烈的生命氣息,自己剛伸出手,想要輕撫這『綠色水晶』。

但剎那間,異變突起!

「叱!」刺透的聲音。

林風睜大眼睛,完全懵在原地。

不敢置信的望著胸口處,此時鮮血不斷滴落而下,在自己胸口前,那一條巨樹細枝仿如一把匕首刺入了胸膛。速度快到極致,自己甚至感覺不到任何疼痛。

「為什麼?」林風神色呆然。

自己怎麼也想不通,巨樹為何莫名襲擊自己!

「咻!」枝條猛的抽出,帶起血花飛濺。

那好似一把可怕極致的兇器,沾染著自己的鮮血,瞬間便將鮮血吸收的一乾二淨。劇痛隨心,林風盯著眼前那細小的綠色枝條,卻和剛才自己所見有些不同……

「等等!」

「綠色水晶去哪了?」

林風一蒙,彷彿想到什麼,「不會?」

胸口不斷起伏,緊咬牙關,林風心神瞬時沉浸其中。

很快,便發現那『綠色水晶』!

但……

卻是在自己的木命星盤之中。

「這?!」林風大驚。

此時木命星盤已是漸漸恢復到正常形態,好似一個空洞的璨亮光球,已是進階完畢完全開啟。自己,能真真實實的感覺到木命星盤的存在,就好像鳳凰命盤中打開了一道門般。

然而,打開木命星盤那道門,所見到的,卻是——

一棵樹!

「嘩!」「嘩!」這棵樹,不斷向上生長。

成長的速度並不快,卻彷彿沒有止境似的,一直拔高。

林風,完全看呆了。

濃郁的木之氣息,強韌的枝條,樹的形狀、特徵,甚至連樹榦上的紋路,都是似曾相似。

這不就是那棵巨樹?

「它把自己的種子,種到了我的木命星盤裡?」林風眼眸綻光,此時完全明白。在木命星盤中,沒有什麼能瞞得過自己感應,那顆『綠色水晶』化作根,構成這棵巨樹的『地基』。

那種生機澎湃的感覺,和自己彷彿一脈相連。

「是我的血。」林風目光灼灼。

凝望著木命星盤,那巨樹根部的綠色水晶。仍殘餘著自己淡淡的血跡。

霎時,林風退出內視狀態。

淡淡的木之能量氣息隨身,自己的身體,此時已然恢復。

那是巨樹在替自己『治療』,但氣勢,以自己鳳凰之血的恢復能力。這點傷不過小傷而已。

林風望著巨樹,目光粼粼。

心中,已是明白許多。

巨樹,並沒有惡意。

更不是把自己當作它『孩子』的蝸居。

若不然,它沒必要讓『種子』沾染自己的鮮血,就是一種『認主』般的過程,使自己完全能夠掌控它。

「放心,我會好好照顧它的。」林風輕然一笑,點點頭。「不過……」

「我很想知道為什麼?」林風目光閃動,帶著分好奇。

「可惜我聽不懂你的話。」

越是強大的存在,後代便越稀有!

巫族如是,古族如是,魔獸如是,木靈同樣如是。

抬頭望去,自己看不到第二個『綠色水晶』,更感覺不到類似氣息。


Leave a comment